他現在什麼也看不見,又怎麼可能找得到離開第三重境地的路。

鳳逸軒,你怎麼可以不等我。

我現在不逃了,可你怎麼可以跑的比兔子還快。

你若是敢出半點事,我絕對饒不了你。

「啊——」柳狐玥腳下一踏空,便感覺自己的身子似乎是墜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之中。

聽不到南靖宇、舞非歡還有小鶴的呼喚聲,只感到一堆堆的泥往她的鼻子、口腔襲來,讓她連一點反擊的能力都沒有。

她只好順著這股力量,一直的往下墜落。


最後低頭去看,竟然發現自己的腳下有無數個嬰靈亡魂在扯拉著她。

是孩子!

一群孩子。

看到這些孩子,她竟然想到了小黎君。

「黎君,你在不在。」她張開了嘴說話,卻發現根本說不出一個字來。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一群孩子把她拉扯到了一片散發著星光點點的花海世界。

「花海!」紫焰的聲音傳來:「沒想到你竟然進入了花海。」

「師父。」柳狐玥坐在了花海群中,這些所謂的花海,皆是由那些五顏六色的星星點兒形成了花朵兒,它們可以擺弄出各種各樣的花朵,形成一籟籟閃爍著亮光的花海群,可是你的手放在花朵上時,這些星星點兒就會散開。

「黑暗神殿用靈魂培養起來的花海,那些星光都是孩子們的靈魂,一個便是一縷殘魂,或許你要找的那個孩子的殘魂就在這花海之中。」紫焰道。

柳狐玥心一顫,她的黎君成為這花海之中的其中一份子。

想到她的黎君在這裡待了整整十五年,成為那些人觀賞的對象,她的心就抽痛的不行。

「這些的亡魂不下一千億,如果要一個一個的去找,恐怕需要花上大量的時間,怕哪用上你一生的時間都有可能。」紫焰說這些的時候,心情有些壓抑。

一千億的數目啊。

這個傻徒兒為了要尋找那孩子,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

然而,柳狐玥卻在聽到紫焰的話后,露出了期待的笑容:「太好了,只要這裡面有黎君,讓我花上三生的時間我都願意。」

「但是,我需要怎麼做,才能分辨出他們是不是黎君。」柳狐玥忘了臉上的痛,站起身,拍了拍四周的花朵,她每拍一下,那些花朵就會立刻散開,從而飛到另一片草木間,形成另一種模樣的花朵來。

紫焰低嘆了一聲:「最快捷的方法是拿出他生前最喜歡的東西,召喚他的名字,可是,這種方法只適合剛剛死亡沒多久的亡魂,因為在這個地方待久了,亡魂們會慢慢的忘掉前世的記憶。」 「所以,這種方法在經歷十五年後,或許……已經不受用了。」

「什麼?」柳狐玥的心狠狠的沉了下來:「黎君會把我忘掉。」

「亡魂是沒有記憶的,一般在七天之內,亡魂就會將前世的一切都忘掉。」紫焰的話讓柳狐玥受到了打擊。

是啊……

她都忘掉黎君整整十五年,若不是因為她先缺失了他十五年,黎君又怎麼會在這裡待上十五年。

該死!

她現在又開始恨透了鳳逸軒。

該死的臭男人。

「除了這個方法之外,難道就沒有別的方法了。」柳狐玥問。

紫焰說:「有,還有一種方法。」

「什麼方法?」柳狐玥雙眸又點燃了一抹希望的光。

「引起那些孩子的公憤,他們就會化為人形,出現在你面前,不過,你將要面對的是,被群毆的下場,亡魂死後,依然保留著前世的面目,他們一旦現了原形來,你不就瞭然了嗎?」紫焰說出這話時,語氣帶著一絲調侃:「不過,徒兒,你身上的毒可不允許你動用魔法,甚至你連戰氣都不能用,否則,毒霧會讓你毒素加快蔓延心臟,別到時候還未找到那孩子,自己卻先丟了命。」

「師父,你還能想到更好一點的辦法嗎,這個辦法很餿。」她現在這具身體跟殘了一樣,可受不起那一大群的孩子圍攻,正如紫焰所說,別到時候連命都丟了,卻還未找到黎君。

「那就只能認魂了,那個孩子是九靈童子,亡魂自然要比其它孩子的亡魂特別一些,你看看亡魂比其它亡魂要大上一倍,充滿著九彩之光的亡魂就有可能是那孩子的。」紫焰認真又頗為嚴肅的說。

柳狐玥點了點頭,趕緊低下頭,拿出了魔獸之墜:「我可以讓烈火、金寶寶還有正天明幫我。」


「出來。」踏入了這裡,她的精神空間似乎能夠打開了,但是,她卻不敢動用魔法,因為正如紫焰所說,一旦動用了魔法,身體的血液會帶動著毒素加快流入心臟,她只動用了一點小小的力量,將烈火、金寶寶,還有正天明從裡頭召喚出來。

三人落地。

正天明一臉見鬼的瞪著柳狐玥:「醜女人,你的臉……」

柳狐玥皺了一下眉,毒素暫時被舞非歡定住,柳狐玥短時間內可以平安無事。

她別開了臉說:「正天明,我沒有時間跟你廢話,你們幾個聽好了了,替我尋找一縷充滿著九彩之光,比其它亡魂大一倍的亡魂,記住,一定要輕一點,別惹怒了這群孩子,否側,落得被群毆的下場,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是,主人!」烈火眯了眯眼,看著那一群花海,心情卻備為爽朗的快步奔跑了起來。

柳狐玥看到烈火那剛烈的性子后,頓時又覺得,放出烈火來是一種錯誤,那個傢伙……最喜歡的就是找對手打打殺殺,比比實力,又怎麼肯放過這一次那麼難得的機會。

「烈火!」柳狐玥冷喝了一聲。

烈火轉過了身子,聳了聳耳朵,看著柳狐玥…… 柳狐玥瞪著烈火,嚴肅的命令:「這裡的任何一隻亡魂我們都不可以傷害。」

因為它們是一群孩子,那些孩子是無辜的一條小生命,她貿然踏入這個地方已經是冒犯了他們。

烈火含著無辜的看著柳狐玥。

柳狐玥狠狠的扯拉他的耳朵問:「聽到了嗎?」

「是,主人,別扯我耳朵,好痛。」烈火眯了眯眼,滿臉痛意的說。

「去吧,記住,那是一縷比其它亡魂還大的殘魂,擁有著九種光彩,若不是這種亡魂,你們千萬千萬不可以碰。」柳狐玥道。

正天明走了過來,被柳狐玥強行契約了之後,正天明也顯得比以前要乖多了,但是,他的態度依然像以前那麼的惡劣:「醜女人,你中了劇毒。」

柳狐玥轉身看向正天明,然後點了點頭:「放心,暫時死不了的。」

「把這顆丹藥吃下去。」正天明並不是想幫助柳狐玥,甚至在柳狐玥強行將他契約下來的時候,正天明恨不得她死,但是,看到她對那孩子的執著,正天明突然覺得柳狐玥也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惡劣。

柳狐玥低頭看著在他掌心內滾動著的丹藥,問:「這是什麼?」


「你要跟我廢話下去嗎,要不要,不要我扔了。」

「誒誒誒,要要要!」柳狐玥立刻撲了過去,雙手抱住了正天明的胳膊,將他手中的丹藥奪了過來,然後一口氣就將那枚丹藥咽進了肚子里。


紫焰感應到了來自於那縷丹藥的氣息后,輕輕的笑道:「是正家的避毒丸。」

「避毒丸?」柳狐玥聽這名字怪有意思的:「是不是吃了這葯,我的毒會被驅走。」

紫焰搖頭:「並不是這麼解釋這個藥丸的意義,它在某種程度上擁有著解毒的作用,但是,你中的是毒霧,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黑暗魔印,這種避毒丸只能在短時間內,讓你臉上的傷不那麼痛,可並無法起到解毒的藥效。」

紫焰一說起痛,柳狐玥就覺得臉龐那處傷傳遞來了撕裂般的痛,想到了龍逸獨自一人踏入第三重境地,也不知道現在到達了花海沒有,若是沒有的話,那他現在豈不是還困在那第三重境地的某一個地方,獨自一人面對危險。

想到這些,柳狐玥的心比臉還痛。

她咬了咬牙,問紫焰:「師父,你說他可以走出那個地方來嗎?」

「你那麼關心他,當初為何還要讓他為你受傷。」紫焰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話來。

柳狐玥低下頭,嘀咕:「難道我不該生氣一下嗎,我不理他,他就自殘,哪裡有這麼霸道的人。」

「這世上就有一種人,可以為了女人割肉掏心甚至付出生命。」紫焰感嘆。

柳狐玥聽到紫焰的話,心抽的更痛。

「花海世界看起來很大,我要怎麼尋找他跟黎君。」柳狐玥抬頭看向那一望無際的花海,這片花海看起來就似海洋一樣的大,根本看不到盡頭,你跑了又跑,走了又走,可你看見的還是一望無際的花海。 正天明跟隨在她的身後,目光雖冷,可是眼底深處卻藏著一股讓人看不透的情緒。

她找到了一片片多彩的亡魂,可是又一次次的失望著。

她走了好久,久到臉上的傷開始隱隱的作痛。

正天明又一次拿出了藥丸遞給她服下。

他們在這片花海里走了好幾天。

誰也不知道盡頭在哪裡。

換成別人,怕是早就倒下了,可柳狐玥似乎在用不完的精力,在這片一望無際的花海之中,一個一個挑出那些與其它亡魂不一樣的殘魂。

然而,正天明看不下去了了,他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暴戾之氣,將四周的亡魂霸怒。

柳狐玥一驚,回身,破口大罵:「你幹什麼?」

「醜女人,我記得你並不是一個心善的人,現在這麼婆婆媽媽,到底是怎麼了?」正天明揚起了手,一下又一下的甩動著花草上盛開的花兒,他每晃動一下,那些花兒就會散開,然後,他們飛向了天空,形成了一縷縷人形狀的透明魂體。

那些孩子的臉上掛著顯而易見的怒,他們攥緊了拳頭,似乎與正天明跟柳狐玥有著不共待天的仇恨般。

那一張張清秀粉嫩的臉,呈現在柳狐玥的面前,他們當中,並沒有她想找的黎君。

「看清楚了嗎,有沒有你的孩子。」正天明問。

柳狐玥搖了搖頭。

正天明隨之一揮手,便將那飄蕩在天空中的亡魂給抹滅。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柳狐玥瞪大了雙眼,望著瞬間消失在好了眼前的孩子。

正天明抿了抿唇瓣:「我並沒有對他們怎麼樣,只是將他們挪到了另一個空間罷了,免得你我都隨心了他們腹中的食物,你難道想要這樣的結果。」

「當然不是。」柳狐玥板著臉:「我只是好奇,你把他們弄到哪去了。」

「等你離開了這片花海不就知道他們去哪兒了嗎?」正天明隨後便近著她的手,快速的飛了起來,他瞬間化為了黑莽的體形,將柳狐玥叼在嘴裡,然後在那花海之中一掃而過。

那些被激怒的亡魂們瞬間化為了人形,只要柳狐玥低下頭,就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著那些孩子的面目。

正天明一次次的激怒那些孩子,然後再將那些孩子收到另一個空間。

一瞬間,這片花海暗下了許多。

回頭望去,便可見那片被正天明掃蕩過的花海變成子黑暗,一半晝夜,一半是白天。

「不要分神。」正天明道。

柳狐玥回過臉來,繼續望著下方的孩子。

她看了很久,也沒有黎君的身影。

最後一片的花海角落也暗了下來,原本是一望無際的花海,在正天明的肆意掃蕩之下,頓時暗了下為,原來這片花海就是那麼大點兒。

最後一點明光暗下后,柳狐玥心中的明亮也暗沉下去。

她坐在黑暗之中,捂著自己的胸口,低低的呼喚:「黎君,你在哪裡,娘親來找你了,如果你聽得見,就出來見見娘親。」

正天明站在她背後,冷著聲說:「或許那個孩子並不在這個地方。」 「嗯……」柳狐玥突然覺得心一抽,好像有什麼在抓住她的心臟一樣痛的她喘不過氣來,她雙手死死的按壓住自己的胸口,低下了頭,彎下了腰,噴吐出了一口烏黑的鮮血。

正天明皺了一下眉頭,然後在自己的兜里掏了掏,發現身上已經沒有避毒丸給柳狐玥服用了。


他蹲下身子,一隻手搭在柳狐玥的肩膀上,問:「你感覺如何?」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