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裏十分震驚,簡直不敢相信,這個被他稱爲螻蟻的傢伙,居然有這等實力!

秦陽也蠻驚訝的,他一拳本就可以粉碎沙袋,突破之後,一拳一隻野獸不帶停歇。

這一拳的威力,居然沒有將面前的伯爵擊殺,只是讓他倒飛出去!

伯爵抽搐着臉撐着地面,那一拳並非毫無傷害,他內俯盡皆破碎,且疼痛感無比強烈。

若非他的異能強大,且特長就是恢復能力,恐怕這一拳就讓他失去戰鬥力了。

他很憤恨,自己一時不慎,居然被偷襲了!

他也很堅強,忍着疼痛,內俯在異能的運轉下快速修復,雙手扶着地面起來,一躍而出。

他居然有騰空的能力,從空中向着秦陽飛過來,他要反擊!

秦陽一臉好奇,這伯爵居然對他發起進攻,是有什麼底牌嗎?還是說剛纔一擊根本就沒讓對方受傷?

他是一個果斷的人,既然還敢來,那就讓你吃不了兜着走!運轉武技,全身肌肉同時發力,腳下又是一個大坑出現,藉着推力踏步而出。

一拳!

轟!

聲音極大,伯爵後腦勺遭受了這一擊,當即暗哼一聲,頭破血流。


直接從天上被打入了地裏,鑲嵌進去。

就算如此,伯爵的後腦勺還在緩緩恢復,意識也逐漸清醒。他極度惱怒,一個被自己看不上的人,居然有這種實力。

居然把他這個自稱爲神的人,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小子,你必須死!”他的聲音從地面傳來。

接着,肉眼可見,伯爵的膚色開始蒼白起來,渾身膨脹,肌肉從地下腫脹出來,身體在變大。


秦陽就算再蠢,也不會看着對方變身。當即就是一腳踩上去。

砰!

足以踩碎地面的一腳,居然只是讓對方搖晃幾下,肉身變大的趨勢依舊不可阻擋。

砰砰砰!

既然一腳踩不死,就多踩幾腳,反正不會看着對方變身,就算阻止不了,也要多輸出幾下。

趴在地下的伯爵不斷悶哼,身體在變大的同時也在抽搐。秦陽的每一腳,都讓他的臉面和和地面接觸,並且阻止了他起身。

好在他身體變大的時候,防禦力也是成倍增長,這才能夠扛得住秦陽的一腳又一腳。

即便如此,他也感受到有幾根骨骼在這般重擊下碎裂,就算是變身了,也不一定能發揮巔峯戰力。

吼!

伴隨着一聲恐怖的吼叫,伯爵從地上翻起。而秦陽,早先一步躲閃出去。

土石翻滾,大地被破壞!

秦陽一臉驚訝,覺醒果實有這種特性嗎?居然能將人變成這幅鬼樣子。

只見此刻的伯爵,身高足足有三米高,肌肉炸裂,衣服早已撕成碎片。他的腦袋變成了一個蝙蝠頭,有一對尖尖的耳朵,爪子也是獸爪,幾十釐米長。

這身體非常的強壯,肌肉線條非常明顯,只不過全身被毛髮覆蓋。

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的人獸!不,獸人!

“小子,見識到了嗎?這就是覺醒者的力量!”那蝙蝠腦袋嘴裏,嘶吼着傳出聲音。

秦陽略微沉默,掃視了一眼地上的紅毛,同樣是覺醒者,差距這麼大?

面前這具身體太有震撼力了,一個血肉之軀的人,居然變成了半人半獸的合體,而且,看其外形,實力大有進步。

“你,死吧!”伯爵再嘶吼,聲音尖銳無比。

碰的一聲,地上出現一個大洞,是伯爵踏地而出造成的。

他變身之後,速度大有長進,居然和秦陽不相上下,僅僅半秒,就來到了秦陽面前,散發着鋒利氣息的爪子,向着秦陽的腦袋抓去。

這一爪的力道非常大,若是普通人,恐怕腦袋都要像西瓜一樣炸裂開來。

伯爵十分生氣,他在全力出手。他想要將這面帶給他傷害的人殺掉,碎屍萬段,宣泄他剛纔變身的時候受到的屈辱。

他快!秦陽更快!

運轉武技中的身法和步法,快速側閃,就躲開了這一擊。同時,向前閃動,一拳砸向伯爵的腰子。

無論多麼強大的生物,雙腎都是薄弱之處,就算是這蝙蝠人,也不能例外。

伯爵很驚怒,這個螻蟻居然躲開了他的攻擊,還妄圖襲擊他的腰子!

當即憤怒無比,斜跨的同時,一爪也是攻來。

秦陽躲閃,並且一拳砸在了伯爵的利爪之上。

秦陽現在肉身很強大,突破之後,拳擊鐵塊也沒問題,他想要試試,打在這利爪上,會有什麼效果。

鐺!

宛如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聲極亮。秦陽沒有什麼感受,而伯爵卻朝後退了一步。


他的蝙蝠腦袋上浮現痛苦表情,感覺一根爪子好像要斷裂一般。他如何也想不到,就算變身了,率先受傷的還是他。

要知道,他可是完美的應用了果實的力量,並且付出了一定的代價,才進入到這種狀態,他完全當得起神這個稱呼。

而且,只要繼續給他覺醒果實,他就還能進化,利用各種覺醒果實的屬性,組合出更加強大的狀態。

因爲如此,他覺醒之後特別膨脹,自稱爲神,並且加入了一個了不起的隊伍,爲一個強大的家族服務。

事實上,在來這裏的時候,他也是一路順利,所有的野獸連他一招都擋不住,就算是覺醒獸,也能輕鬆擊殺。

現在被一個螻蟻擊傷,他很不服氣。

之所以認定秦陽是螻蟻,就是因爲感受不到秦陽身上的覺醒氣息,所以,他認定要高出秦陽一等。

伯爵瞳孔猛然收縮,他要殺掉秦陽,不只是爲了完成任務,更是爲了洗刷恥辱。

動了,他動了!

爆發出超越極致的速度,彷彿潛能爆發,身體上飄起一層淡淡的血色氣息。

他利爪探出,前方出現微微的白色氣流,那是空氣被劃開的表現!

秦陽不懼,他嘗試過一擊之後,已經大概判斷出,眼前的蝙蝠人不足爲懼。

他毫不退縮,運轉武技,直接迎了上去。

刷刷刷!

二人快速交手,秦陽憑藉巧妙的身法躲避攻擊,並伺機攻擊。

此時此刻,他將武技運用到極致,全力出手。

咔嚓!

多次交手之後,秦陽一拳砸在伯爵的利爪之上,只見那利爪四分五裂,竟然被打的碎裂開來。

緊接着,秦陽抓緊進攻,將伯爵一隻只利爪盡皆打碎。最後一拳,直接打在伯爵腹部,將他倒飛出去。

院子裏,泥土飛濺!

伯爵倒在地上,雙爪之上,殷殷流血。

他惱羞成怒,發出一聲尖銳的聲波,震的秦陽腦子發懵。

隨即,一爪拍出,因爲爪子已經被打碎,只能用肉掌去拍,但就算是肉掌,也有腦袋大小,足以拍碎一個人。

秦陽緩了過來,暗道不妙。

大意了,對方是蝙蝠人,肯定有類似音波的攻擊方式,居然沒有提防。

再睜眼,伯爵的一掌已經近在眼前。

躲是躲不掉了,但對方的掌上已經沒有了尖刺,還怕他不成?

秦陽運轉指法,直接戳了上去。

指法的攻擊最爲集中,將全部的力量集中於二指之上,是以點破面的最好方法。

撲哧!

血液四濺,秦陽的兩指完全戳了進去,擋住了對方的一擊。

伯爵的眼睛瞬間就紅了,忍不出吼叫出聲。

秦陽不猶豫,抓住機會,閃身接近伯爵,抓住對方的身子,一拳又一拳,盡皆砸在腹部。

伯爵被砸的氣喘,瞬間失去了戰鬥力,只能任由秦陽攻擊!

隨着拳頭不斷落下,伯爵身上開始漂浮出淡淡的血色霧氣。

“不……”伯爵嘶吼,想要竭力阻止血色霧氣的消散。

見此,秦陽出拳更快了。

伯爵的身體在不斷縮小,那血色霧氣似是他變大的精華。

時間不長,在秦陽不斷的揮擊下,伯爵恢復了正常人大小。

只是現在看來,他已經不如那來時的意氣風發了。

渾身乾癟,膚色發白,好像風燭殘年的老頭,身體上沒有一絲血色。萎靡不振,抱着肚子喘氣。

秦陽剛看到也是大吃一驚,怎麼成了這幅鬼樣子了?

莫非是變身的副作用?那種副作用也太大了。 傍晚的小院,微微帶涼,地面被破壞的一塌糊塗,大坑小坑深淺不同。

“你這變身看起來不咋地嘛,怎麼弄成這幅鬼樣子?”秦陽走到了身前,低着腦袋問他。

已經成了老頭的伯爵惱怒,他化身神蹟,居然被嘲諷!

不過,心中更多的則是驚駭,他知道這次栽了,對方怎麼可能是個他看不起的螻蟻?雖然對方沒有覺醒者的氣息,但實力卻強的可怕!

他恐慌不已,害怕秦陽對他做什麼。

“你是許天派來的?”秦陽平靜的問道。

伯爵眼中露出驚訝,似是沒想到對方從一開始就知道他的來歷。

看到他驚訝的表情,秦陽就知道,是許天派來的沒跑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