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快釋然了,沒準人家有別的事情要做也說不定呢,管這麼多幹什麼。

沿著官方的大路一路前行,荒涼的野外逐漸變的繁華了起來。

一個小鎮一般的建築群出現在了哲也的眼前。

「終於到了。」

他伸了個懶腰。

這一路上居然遇到了不少「熟人」,也是蠻少見的。

「歡迎來到32號道路的專有休息區,願您在這裡度過美好的一天~」

喬伊小姐甜美的話語從一個高高懸挂的喇叭中響起。

「先去一趟波波店好了。」

有多個目的地的哲也看了看地圖,很快就決定了自己第一個要去的地方。

所謂的波波店,並不是指培育波波蛋的官方培育店,而是指專門為各地的人們傳達書信貨物的店鋪。

基本上現在所有的諸如聯盟賞金獵人公會,聯盟交易平台等訓練家相關的機構,乃至大多數普通人寄送快遞的方式都是通過波波店。

雖然叫做波波店,但是它的員工可不只有波波,比比鳥甚至是比雕都是工作的一把好手。

當然了,比雕還是比較少見的,畢竟這種等級的精靈與其用來送東西,還不如做更有意義的事情,除非加錢。

要知道,在野外,一個超大的波波群也不一定會有一隻比雕作為統領,這可是能稱霸一片森林的強大猛禽。

之所以叫做波波店,主要是因為創始人一開始是從波波送東西起家的。

波波店在每個城鎮都開有分店,不過它的總店卻是在城都地區的這片野外道路的專用休息區里。

不得不說,這是很讓人驚訝的一點。

畢竟大城市的安全更加的有保障。

按照波波店前任店長的話來說就是:「波波、比比鳥、比雕都是嚮往自由熱愛天空的精靈,如果生活在城市中無疑會讓它們情緒得不到釋放,這是非常不對的。」

這是比較官方的說法。

按照哲也翻譯過來的意思理解大概就是,波波店要培育的這三類精靈實在太多了,城市中根本無法容納那麼多的精靈,在野外反而更好一些。

而且,波波店一開始也只是個小店,成本問題還是相當重要的。

儘管現在做大了,但是總店的位置也不能說變就變。

這裡的總店實際上並不直接負責接收信件寄送物品的事項,它更多的是承擔起了一個類似於培育員工的作用。

休息點外的很大一片森林都是它員工們休息居住的地方。

那些城市中的分店更像是員工精靈們的臨時居所。

很快的,在一個懸挂有波波外形標識的建筑前,哲也停下了腳步。

不要誤會,他不是來讓自己的比雕成為波波店的臨時員工來賺錢的,他還沒窮到這個地步。

「是哲也先生吧,速天館主已經和我說過了,快請進。」

一個店主打扮的略顯年老的人走了出來,很是熱情的招呼著。

「您就是源次郎先生吧,很抱歉打擾您了。」

哲也彬彬有禮的回應了一下。

沒錯,波波店實際上很大一部分歸屬於桔梗道館也就是阿速他們的家族。

如果不是這樣,波波店也不可能被這麼多人信任。

很多寄送的物品可都是相當珍貴的,要不是桔梗道館的名聲作為保障的話,基本上是沒人願意冒著丟失東西的風險來通過波波店寄東西的。

鬼知道擔任你的信使的波波會不會在半路上被烈雀或者是大嘴雀給當做點心吃掉了。

除非是花大錢讓比雕替你送,否則比比鳥做信使都不太安全。

這很大程度上也絕了哲也想要靠這個行業掙錢的念頭。

他可沒這麼大的名氣和能力為所有寄出去的東西作保。

固然桔梗道館因為波波店的存在不論是經濟實力還是別的方面都在日益增長,但是前提是在建立波波店之前,桔梗道館就已經是城都頗具盛名的八大道館之一了。

「速天館主的比雕正在我們店鋪的森林區域中教導新一批的員工,得麻煩您稍微等待一段時間了。」

店主源次郎先生給坐下的哲也倒了杯熱茶,稍微解釋了一下。

「啊沒事,我也不是很著急,等今天的訓練任務完成了才說吧。」

哲也喝了口茶回應道。

他來這裡的目的正是為了讓自己的比雕向速天的比雕請教。

至於說請教什麼,那當然是突破天王了。

比雕卡在准天王巔峰已經有近三個月的時間了,雖然知道卡個一年半載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哲也還是有一些焦急的。

畢竟在此之前,比雕的實力從未有過如此長時間的停滯。

也不能說是停滯吧,儘管等級沒提升,但是其他能力、技能掌握方面比雕還是日益精進的,就是說比起原本的突飛猛進差了太多。

心裡難免會有些不平衡。

每個精靈突破天王的方式方法並不一樣,但是作為同一種類的精靈,速天的比雕還是能給出不少有用的經驗之談的。

哲也昨天朝著速天提出了這個要求之後,速天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速天也很是好奇,要是這個小傢伙的比雕能在白銀大會之前突破到天王,那該引起多少人的驚呼啊。

出道第二年就有天王級精靈的天才訓練家,這可是個大新聞。

一老一少簡單的交談了幾句就陷入了沉默。

代溝實在是太大了,哲也都不知道要和面前這位近五十歲的源次郎先生聊些什麼。

根據阿速的說法,這個源次郎先生已經擔任總店店長二十多年了,從他小時候就一直是,現在還是。

不僅如此,源次郎先生的父親、爺爺都是過去總店的店長。

簡單點來說,他們也算是子承父業的典型,是純純的桔梗道館的自己人。

如果不是這樣,速天也不會放心的把自己的主力精靈之一放在這讓對方照顧。

「不如,我來和你介紹一下我們波波店培育的大致情況吧。」

源次郎先生想了想,自己好像也就對這些東西頗有些心得了。

「這些不是機密嗎?」

摩挲著茶杯的哲也表示出了相當大的興趣,不過他也表示了自己的擔憂。

「沒事的,我要講的不算是什麼機密,如果是機密的話在速天館主沒同意之前我是不會和你說的。」

源次郎先生講話有些過於直白了。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他做總店店主而不做分店店主的原因。

這樣的性格對於精靈來說是很不錯的,但是對於人而言,交流起來就不那麼美好了。

格格黨 用幾個月已經刷出一年多任務量的某冰離開那園子后在城中閑逛,順手又救起幾個百姓,后覺得實在無聊,離開襄陽城,在邊郊找了一處無人山洞,先把空間里暈著的一人一馬放出來查看。

馬受傷並不重,只要把他肚子上的羽箭取出撒上一些葯,包紮一下就好。

另一個人就有些嚴重了,肋骨全斷不說還受了嚴重內傷。某冰把他肋骨扶正後,發覺他腳上的骨頭不正,順便幫他把腿腳的骨頭也打散重接,用四分之一仙豆喂進其嘴裏,又喂入半顆小還丹,這人才差不多算有個樣。

看他外貌約有五十左右,背微陀,鬚髮灰白,左肩微聳,大概是拄拐杖柱的。

正想上前把他拍醒,突然想到一件事,他打開空間搜羅一下,把那些個聖母戒指、首領徽章、賢者之心一股腦拿出來放在懷裏,把他挪到一處更黑暗的地方,才把對方拍醒。

這時四周黑洞洞的,馮默風一睜眼就看到一個黑影在他前方看着他,而他自己竟然感覺不到身上有什麼異樣,自以為一定是到了地府,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對着黑影鞠躬道:「敢問這位兄弟,這裏就是地府嗎?小弟初來乍到,不知此處可有什麼規矩?」

地府兄弟·某冰淡然道:「你未死,是我把你救起的。」

馮默風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覺得自己在做夢,他那種傷勢竟然能救?摸摸自己完好無損的心肺處,依舊沒感到任何傷痛,甚至連多年殘疾的腳也能夠正常行走,若真的還活着,難道是神仙救了他??

「感謝神仙施法救我性命!馮默風願為神仙做牛做馬,報答此大恩大德!!」大約是幾個徽章一起太強悍,馮默風腦補非常到位,完全沒有質疑某冰的話,心悅誠服無師自通的拜倒在他腳下。

某冰裝B的用手輕輕一托,馮默風就覺得自己被一股極其渾厚的內力抬起來,站在地上,心中越加驚懼。

稍稍拿捏一下自己的語氣,某冰繼續道:「我並非神仙,只是生性淡薄,不喜張揚,故不為世人所知。那日在襄陽城外見你不顧自身為他人送死,心有所感,便把你救下。」

「那……那不知恩公如何稱呼,救下我這無用之人又有何吩咐?」

「沒什麼,想救便救下了。」某冰說罷,作勢轉身就要走。

被人從那種局面救下,馮默風只覺得自己這條命已經不是自己的,若是恩公不要他,他還不如直接死去,可他還是想試試,試着求一句。

「恩公!馮默風這條命被恩公所救,還望恩公收留!」

才走出幾步遠的某冰慢慢停下,感嘆一句立場NB,嘆息一聲。

馮默風一看有戲,連忙爬起來追上去堵在某冰面前跪下,深深拜下。

「還望恩公收留!!」

「好吧。」

馮默風聞言大喜過望,幾乎喜極而涕,他自小孤苦無依,剛被黃藥師收留就被同門牽連,被師父打斷腿趕出門,這麼多年過去,竟然有高人願意救下並收留他這種已經一腳邁進棺材的廢物,彷彿人一下子有了歸處一般。

「起來吧,今後非我允許,莫要再做這些自殘自戕的事了。」

「是,恩……主子!」馮默風鄭重的點頭道。

「喚我譚先生。」

……

另一邊,楊過跟着李莫愁保護還是嬰兒的郭襄,巧遇廢物兩人組又在林中決鬥,武氏兄弟又被李莫愁毒傷后,楊過幫他們用口吸毒,昏迷后被救回襄陽。雖然因為冰魄神針的毒性與情花毒相衝,僥倖未死,卻又因讓武氏兄弟放棄決鬥時隨口胡說郭芙鍾情與他,導致小龍女離開並間接導致被郭芙憤怒下斬斷右臂,失魂落魄離開襄陽。

在深山老林中,楊過經歷一番奇遇后,武功大進,想要回去復仇,沒忍心下手,最終決定抱着郭襄去終南山找小龍女。

而某冰原本打算帶着相當通人性的馬「小黃」和馮默風慢悠悠的遊山玩水一陣,卻被一個突然冒出來的任務打斷。

【叮,臨時任務,請玩家即刻啟程,前往鍾南山暗中幫助全真派禦敵】

某冰無語,他們都已經快到武昌了,整這出?

沒辦法,為了避免旁生枝節,他把馬和馮默風丟在原地,給他些銀兩讓他先重操舊業等自己回來,自己租輛馬車往鍾南山趕去。

一連趕路兩天,到第三天傍晚時分終南山下時,能看到前方山道上一個飄然向上的白色身影,正是小龍女。

不過既然要暗中幫忙禦敵,那麼最好就是不露面。某冰另尋線路以忍術搭配絕頂輕功,輕易摸進全真教內,見一群道士正在大殿內勸一名年輕道士不要輕易把掌教之位傳給他人。

可這人執意讓位給趙志敬,接着讓位后,這趙志敬就麻溜的投靠了蒙古國,受封的動作極其熟練,怕是早就打算這麼做了。

全真教里立刻分成兩派,一派寧死不受蒙古敕封,另一排樂見其成,綁着前來下旨的兩個人以及趙志敬對內動起手來。全真教大殿上的樑柱還算高聳,某冰剛剛已經從外面草地中拾起一把沙石在手中,只等他們一起亂起來就動手幫忙。

結果他們對峙許久,都沒能一起動起手來,沒多久,小龍女也進來了,卻沒有說話,也站在一旁觀看,直到那原本叫甄志丙的掌教快要被一劍殺了才出聲阻止——理由是這個人只有她才能殺。

可現在掌控局面的掌教顯然不樂意如此,又招呼其他人和小龍女打起來。小龍女不止想要殺甄志丙,還有現掌教也不想放過,蒙古來的侍者當然不同意,結果演變成三個蒙古使者游斗小龍女。

鬥了一陣,雙方各有輸贏,小龍女輕功高,當先撤身去往殿後追趙志敬,蒙古來的眾人見此,也一同追去,竟把全真教的其他人都落在原地,無人看守。

全真眾人見此機會,也互相解綁,蜂擁跟去。

重陽宮大殿後,玉虛洞前,追出來的小龍女正和金輪法王打成一團,金輪法王內功高絕卻不動運用,招式淺顯,心態不穩,久攻不下后又失了分寸,被小龍女連刺幾劍,連忙求助同伴一起進攻。

四個武林高手圍攻小龍女一人,仍然將將持平。

此時全真幾個老道出關,竟然也乾瞪眼在一旁看着小龍女與四人的打鬥,小龍女也看到這幾個全真宿敵——古墓派向來以全真派為敵,此時她打這四人尚且費力,若是再加上這幾個老道,定然十死無生。想及此處,小龍女戰意驟降,生死打鬥見竟然分神,被國師擊掉一劍。

看小龍女的神情,已是打算束手等死,這時在一旁觀戰的甄志丙竟然猛地衝進戰團想要為小龍女擋下一擊。

某冰見此倏然出手,一粒細沙記載金輪與趙志敬相撞處,緩和些許攻勢,另一粒細沙擊在小龍女劍將要刺入甄志丙身體時的劍柄護手處,使得劍尖立時偏了數寸,扎進他肩膀。

趙志敬深受重傷倒地,被全真派幾個老道扶著,小龍女似乎依舊不想放過甄志丙,竟挺劍再刺,丘處機連忙阻攔。

古墓派招式招招克制全真派,丘處機只三招過後便手忙腳亂,其他老道連忙上前應援,把後面趕來的蒙古國師擠在一旁。

某冰這時候表情相當無語,這些人對敵怎麼這麼亂呢……隨機的看誰打誰么。

就在他想要出手把所有人都定住時,猛然看到那幾個全真道士後面有個熟悉的臉。

呦,楊過這小子竟然來了?

某冰以為楊過肯定不能讓自己心上人身處險境,馬上就會出手,誰知沒一會兒小龍女也看到了楊過,竟然直接在對敵中連兵器都丟下了,而楊過顯然不及反應,就連某冰也只來得及略微牽引金輪那方的攻擊,使其減弱半分。

小龍女被兩方內功透體擊中后,才被楊過飛身救下,可這時,小龍女已經深受重傷了。

兩人又一次在眾目睽睽之下忘情的嘮起家常來,全真老道看不下去,不明是非的以為是小龍女引了外人來攻全真教,當面出聲質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