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立即將消息彙報給了各大戰區的空軍指揮部。

然而,他們得到的命令卻是,無條件放行!

而且要讓一切民航客機讓道!

頓時,整個航空局炸開了鍋!

他們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東州定有大事發生。

花都別苑,葉臨天回到大廳,影一從門外匆匆走進來,恭敬地彙報:

「主帥!屠龍殿的人已經抵達華國!」

「嗯。」

葉臨天點點頭,目光深邃,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另外,四大龍尊也到了,他們正等待您的指示。」

影一說著,眼中是由衷的敬意!」

除去葉臨天,他最崇拜的人就是四大龍尊。

那可是屠龍殿的四大高手,在國外更是威名赫赫!

這次,四大龍王親自出手,別說是一個黃家,就是整個中原戰區,除了那幾位戰區主帥,也沒有人是他們的對手!

「嗯,讓他們駐紮在東州郊外,不要驚擾百姓。」

「還有,攔住一切想要插手黃家之事的人!無論是誰,想要救黃家,殺無赦!」

葉臨天冷聲道,眼中殺意翻湧,天邊風雲涌動,似有暴風雨來臨!

東州黃家,真正的好戲開場了!

………..

與此同時,黃世軒匆忙趕回了黃家莊園。

偌大的客廳內,有四根金柱鼎立,柱上還雕刻著巨龍,磅礴之勢,令人驚嘆不已!

而黃家大廳的最高處,擺放著一張純金打造的座椅,那樣子,仿若古代帝王的龍椅,氣勢逼人!

「嘭!」

黃家家主黃世昌,渾身戾氣和威勢,眸中帶著寒意,一掌拍在座椅的龍頭上,怒聲道,「混蛋!竟敢斷我兒四肢,還將他帶走了?世軒,那小子說什麼了?」

黃世昌怒不可遏,在他下方,黃家的一眾高層,也是滿目寒意!

黃世軒連忙說道,「大哥,那小子說,給我們七天時間,讓我們聯繫所有資源,動用一切手段,七天後,他要與我們決一死戰!」

「混賬!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黃世昌縱橫東州三十餘年,還從未見過如此狂妄的人!既然如此,我就要他知道得罪我黃家的下場!」聞言,黃茂軒身上殺意更濃,就連周圍的溫度也冷了幾分。

「大哥,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威兒還在那小子手裡,您看要不要派人去將他救出來?」黃世軒問道。。

黃世昌擺擺手,冷聲道:

「不必了,給威兒的手機打個電話。我倒要看看,對方到底是何方神聖,竟敢動我黃家的人!」

……

。 「你就是道法院新上任的院長?他們都說你與眾不同,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器宇不凡!」

「廢話就不要多說了,我今日來就是為兩件事,一,交出你們的戰利品,二,交出道法院的藏寶閣,否則今日你們必死無疑!」

絡腮鬍聞言頓時大怒,指著老者破口大罵,「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在爺爺面前放屁?」

「哼……你算什麼東西,這裏有你說話的份?我要不是看你資質還不錯,就沖剛剛那句話,我一掌斃了你!」「你就是這麼教導你門下弟子的?目無尊長,自以為有點天賦就能目中無人了?在我眼中,你們只不過是稍微好一點的垃圾而已!」老者冷笑。

絡腮鬍聞言頓時大怒,「老不死的,你說什麼?嘴巴給我放乾淨一點,要不是看你年紀大了我現在就打的你滿地找牙!我們院長是你能羞辱的?」

老者微微一笑,「侮辱?沒有實力,挨打就要立正,這句話難道沒人教你?不對啊……無念之前不是一直都做的很好的嗎?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怎麼到了你們這就失傳了?」

「我說你們院長你們還不服氣?一個八星道祖巔峰境的弱者,在真正的強者面前他的實力微不足道,半路出家接受一個即將完蛋的道法院,就以為身份多珍貴了?」

「沒有靠山,沒有實力,他不過就是運氣好一點的廢物罷了,你們還真以為多了不起?」

「不要以為殺了一隻地獄三頭犬就多了不起,看見那隻金毛犼沒有?只要我願意,他永遠別想擺脫我的掌控,在你們看來沾沾自喜的事情,在我看來不過是隨手之事罷了!」

「林天成是吧?現在我給你兩條路,一是你自己現在交出藏寶閣,我饒你們全部人一條命,二是交出你們的戰利品,除了你其他人都可以離開,如何?」

聞言,一旁的無念冷哼一聲,「長宏老狗,你當年也不過是跟在我師傅身後提鞋的貨色,現在竟然也敢大放闕詞?」

長宏聞言也不生氣,依舊氣定神閑,面帶笑容,「隨便怎麼說,你那師傅估計現在都不知道死在哪了!你們以為不交出藏寶閣我們就真的沒辦法定位?」

「你們道法院的藏寶閣神奇就是神奇在它位處虛空,不斷的變換位置,但是這麼多年下來,我們多少也掌握了一些規律,要不了多久就能將它拎出來,到時候……呵呵,你們就會發現今日的堅持是多麼的可笑!」

聞言,林天成眉頭微微皺起,藏寶閣早就被他當做自己的私有物了,如今聽聞藏寶閣有易主的危險,當即看向無念,「他說的是真的?」

無念心亂如麻,關於這一點他曾經也有些發現,只不過一直沒有發現如何阻斷對方的探測。

「他說的多半是真的,早些年我就發現了他們當初留下的禁制有定位之能,加上之前你從他們手中贏回來的解封之法我更加斷定了這件事實!」

聞言,林天成深吸一口氣,走了出來,淡淡說道,「既然如此……長宏老狗,你給我聽好了,藏寶閣,是老子的,你要是想染指,先問問我答不答應!」

「不過你倒是說對了一件事,我的確沒有什麼背景,沒有什麼後台,但是你們想要抹除道法院的存在,我第一個不答應!」

「另外……說起來你也真是可憐,為了一些蠅頭小利,不惜出山給神魔殿當狗,我到想問問你,你這一把年紀是活到狗身上去了?怎麼會有臉站在這和我說話?」

長宏聞言也是怒目圓睜,「牙尖嘴利!當心我剝了你的皮!」

林天成冷哼一聲,「我這個人一般不喜歡多說廢話,你們既然已經做好了給人當狗的準備,那就出手吧,我倒要看看你們有沒有資格!」

「你放心,你要是死了我決不會濫殺無辜,你們門下的弟子我會放走的!」

「笑話!就憑你也想戰勝老夫?」長宏怒喝一聲,「老夫雖然久不問世事,但是這一身的修為還在,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說出這樣的狂言。」

「不過沖你剛剛的話,我可以在殺了你之後,放你們道法院的弟子一條狗命,但是修為我還是要廢掉的!」

話落,林天成還沒動手,林凡等人卻紛紛站在了林天成的面前,各個一臉怒容。

「長宏老狗,我們雖然實力不如你,但是你相對我們下手,也得掂量掂量,我們道法院從來只有站着死,沒有跪着生的孬種,今日不殺的你蒼山仙門血流成河,就算我們這些年修到狗身上去了!」

聞言,長宏眼中忍不住冒出怒火,瞪着林天成等人咬牙切齒的冷笑點頭,「好,一個個都有種是吧?行……那我就成全你們,我倒要看看你們有多硬氣!」

「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你們道法院上下全部都要死,一個都別想跑,我先當你們的面殺了你們的這個廢物院長,然後在一個個的殺了你們!」

話落,蒼山仙門的弟子迅速分開,將林天成等人團團包圍了起來。

「院長,和他們拼了!」絡腮鬍身上湧現出璀璨的金光,靈氣噴涌的瞪着眼前的眾人喊道。

林天成一隻手捏住絡腮鬍的後頸,強行將他車道了自己的身後,「一邊玩去,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無念,保護好他們,尤其是這個傢伙,一根筋不說實力還最弱,我擔心他被人打哭了!」

說罷,林天成淡笑的一步踏出,瞬間出現在蒼山仙門等人的面前。

「想動我的人?你們也配?」

長宏冷笑,「你都死到臨頭了,還能這麼囂張!那就讓老夫來會會你。」話落,長宏轉身對身後的弟子們道,「盯好了其他人,一個都不許放過!」

林天成聞言笑着搖搖頭,「我發現跟你們這種垃圾廢話,真的是浪費口舌……」

「自己都不知道死到零頭,還有心思口出狂言!」

話落,只見林天成瞬間開啟神魔之體,神魔領域也瞬間開啟,一時間,身上靈氣翻湧,長發翻飛,一柄神劍慢慢從虛空顯現而出。

林天成單手握劍,目光森寒的落在長宏的身上。

「老狗,受死!」

…… 「白色城堡里有二百一十四名僕人和一百五六名安保人員,影子衛士,我需要你找出他們之中有哪些是忠誠於蒙斯克家族的。」

現在是聖誕前夜的晚上七時,奧古斯都換上一身常服帶著影子衛士馬爾庫斯和尤摩楊大使艾林·巴斯德前往家族別墅的宴會大廳。

他們在外側有著雕花護欄的穹頂長廊里走著。護欄下方的大廳中央是裝飾著禮物的巨型聖誕樹,這種巨型的冷杉原產地在邊緣星球布萊西斯。

「那可難說了,一部分人可能只是想討口飯吃,未必談得上忠心。」艾林說。

「除忠誠者以外,那就是需要被立即剔除的不忠誠者。」奧古斯都說:「間諜將被拷問,而其他人則會被替換,只有對蒙斯克家族忠心不二的才能繼續留下。」

「你準備如何處置背叛者?」艾林問。

「審訊,然後投入大海。」奧古斯都說。

「你真仁慈。」影子衛士馬爾庫斯在大多數時候都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他只偶爾會在某些事情上給出自己一針見血的評價。

「現在就開始清洗內部人員?」艾林問。

「越快越好。」奧古斯都走下一段桃木板的樓梯,問影子衛士說:「這大概需要多久,要我把所有人都集中起來嗎?」

「不用這麼麻煩。」那名僅身著作戰服的影子衛士在一陣光影的扭曲以後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稍晚一些我會交給你一份名單。順便我會測試一下這裡的防衛等級。」

「我不會叨擾到那些正在歡笑的人們的,這是個美麗的夜晚。我能夠看到那些歡笑著的靈魂。」

「馬爾庫斯總是很溫柔,而且富有詩意。」艾林對奧古斯都說:「用以前的人的話來說,他是個尤摩楊游吟詩人。」

「我要給他準備一份聖誕禮物。」奧古斯都聳了聳肩:「我有些奇怪,馬爾庫斯似乎沒有頭盔,那他的頭部是怎麼隱形的。」

「……尤摩楊的折光隱形戰鬥服能夠製造一個隱形力場,可以覆蓋到頭部。我們的靈能戰士更多得會藉助於科技作戰,而非依賴靈能和身體。」艾林解釋說:「同時我們還必須藉助一些裝置抑制他們的靈能,以減少失控的可能。」

「許多人認為靈能者是天生的超級戰士,八級以上的靈能者已經可以憑藉心靈念力隔著幾十碼遠輕而易舉地把一個普通人的腦組織攪成漿糊,或是捏碎敵方士兵腰間懸挂著的手雷……」他說。

「但是越強大的靈能者就要承受越沉重的心理壓力,這種壓力是我們體會不到的。據說靈能者每殺死一個人,對方的一部分記憶和思想就會印刻在他的腦海里,除非每隔一段時間就洗去這些記憶,否則他們很快就會崩潰。」

「他們不該成為殺人者。」奧古斯都說。

「靈能者生來就是不平凡的,他們要麼成為科學家的實驗對象,要麼成為愚昧落後的星球上受人朝拜的神靈或是聖徒。」艾林搖了搖頭:「他們從生下來時就是與眾不同的,無法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那種人。」

「靈能是與生俱來的,這究竟是某種恩賜,還是命運的詛咒,還能說得清楚。」

「靈能者應該得到政府的保護,他們將是維護秩序的守護者而非統治者用於排除異己的殺手。」奧古斯都說。

「要小心,年輕的蒙斯克。」艾林說:「如果放任靈能者不管,他們在久遠的未來必然會成為一個新的統治階級。靈能者所擁有的力量來自於天賦,卻與他的心智和善惡與否絕無關係。」

「一個強大的靈能者甚至能控制他人的思想,而別有用心者則會利用這建立邪教,塑造邪神。統治者既需要提防這樣的人物出現,也渴望獲得這種可怕的力量。」他說。

「這就是聯邦政府把靈能者訓練成為幽靈特工的原因之一,控制靈能者,把他們訓練成為武器,總好過放任其成為不穩定因素。」

「我們早年在塔桑尼斯工作的傑出特工調查過他們的幽靈學院,第一批進入幽靈學院的靈能者都成為了實驗品,像野獸一樣被關在通電的囚籠里,淪為瘋子或是神經病,活下來的人則成為了最初的幽靈特工。」

「但尤摩楊靈能者的命運則是截然不同的,靈能者既不是超人也不是神靈,他們同樣有自己的情感和追求。換句話說,即使是最冷酷的聯邦靈能特工也許還會想過要拯救他人。」

「也許我們能策反一部分聯邦幽靈特工?」奧古斯都這麼說著,已經從樓梯上走下來步入了有著巨大聖誕樹的大廳。

「除非突襲塔桑尼斯的幽靈學院,不然我們連聯邦幽靈特工的面都見不到。」艾林的冷笑話很難引人發笑:「但你知道那是送死。」

「你似乎篤定一定會有靈能特工來刺殺安格斯,但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殺死他只會使得克哈的人民更加憤怒。」

「因為聯邦議會和他們背後的創世家族已經習慣以冷酷統治他們的人民,高高在上的貴族認為,只要他們幹掉叛亂者的領袖,就能消滅一切萌芽的叛亂。暴民若失去他們的領導者,那就不過是一團散沙。」奧古斯都從一名正在歡笑著的女僕旁邊走過,朝自己的家人走去。

「多麼傲慢。」艾林呵呵笑著。

奧古斯都的父親安格斯總算放下了工作,與自己的家人們待在了一起準備迎接聖誕節的到來。

這些天來,安格斯與奧古斯都聊過許多次,有時候會一直談到深夜。自此,奧古斯都才了解到了父親的真正想法。

早在二十年前,安格斯手下的革命黨人就開始在星區里的各個星球上活動了。由此,他得知在許多主星世界和邊緣星球上,正有億萬個人正對聯邦政府的高壓統治心懷不滿。

工會戰爭期間,這種不滿逐漸演變為憎惡和仇恨,叛亂接連不斷。到今年,即使聯邦政府再如何利用unn等新聞媒體粉飾太平,也掩蓋不了到處都有反叛的事實。

泰倫聯邦的殖民地相較於凱莫瑞安聯合體和尤摩楊實在是數目眾多,而日益腐敗的政府只能使用高壓政策維持他的統治。強大的泰倫聯邦看似無比強大,其實內部矛盾重重。

安格斯認為,泰倫聯邦已經擴張得太快了,就像是一個一碰即炸的高壓爐或是用撲克牌堆積起來的高塔,只需在正確的地方抽出幾張排,那這座高塔就會很快坍塌。

而從表面上看,工會戰爭的勝利無疑會讓聯邦的領地進一步擴大,但凱莫瑞安人的星球只會使得聯邦的統治癒加不穩。但只要再過幾年,聯邦就會將上面的凱莫瑞安人都趕回莫瑞亞,穩固他們的統治。而在這個戰爭剛剛結束的時間點,恰恰是聯邦政府統治最薄弱的時候。

於是,安格斯認為這是發起革命的最佳時機,一旦克哈率先宣布獨立,那麼那些早已心懷不滿的星球就會在革命黨的煽動下爆發叛亂,最終革命熱潮將席捲整個泰倫聯邦。

但等到泰倫聯邦穩固他們在凱莫瑞安星球上的統治、徹底吞併聯合體的礦業行會以後,聯邦就會變成一個更加可怕的龐然大物。

安格斯不想再等下去了,他正在衰老。而其在克哈的影響力正是這十幾年來最大的時候,因此他認為現在正是宣布獨立的最好時機。等到聯邦政府能夠騰出手來鎮壓克哈的革命黨,駐紮更多軍隊的時候,這顆星球將永無翻身的那一天。

老懞斯克感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衰老,而他的兩個兒子都不想接替其事業。安格斯不知道自己還能夠活多久,就像奧古斯都擔心的那樣,他的敵人曾經十幾次雇傭職業殺手和退役軍人暗殺他,他不知道自己會在將來的哪一天死去。

一個與給予其財富和權利的階級格格不入的家族必然會受到排擠,聯邦政府只需解散克哈參議員,那安格斯就會失去權勢。可能五年、十年以後,蒙斯克家族早已經消失了。

他也清楚,革命歷來都是要付出無數鮮血和犧牲的。但如果沒有第一個敢於為革命而吶喊的人站出來,全科普盧星區的人都將永遠地生活在泰倫聯邦的陰影之下。

安格斯認為,革命將不會持續太久,只要全星區都知曉一個星球已經脫離聯邦而獨立,那其他星球也就會紛紛效仿,整個泰倫聯邦都將陷入一片混亂。屆時凱莫瑞安為收復失地必然會撕毀和平條約,而尤摩楊已經站在了克哈的這一邊。

奧古斯都知道,實際情況與安格斯說的沒什麼差別,聯邦各個星球上的起義在克哈獨立以後就沒有停息過,叛亂使得政府軍疲於奔命。

可安格斯沒能有機會實現他的計劃,按照原來的故事線,2489年安格斯宣布克哈獨立以後,他狂熱的支持者和軍隊就橫掃了克哈。但僅在兩周以後,泰倫聯邦的幽靈特工就殘忍地斬下了安格斯的頭顱。

在這之後,聯邦以為克哈的叛亂就會隨著領袖的死而煙消雲散,因此並沒有急於收復這顆星球。然而克哈的革命者卻在安格斯之子阿克圖爾斯的領導下重整旗鼓,於是直到將近一年時間以後,到2491年,聯邦議會才下令啟用核彈毀滅克哈。

儘管奧古斯都對父親的某些看法表示認同,但他並不認為克哈4能在聯邦軍隊的攻勢下堅持三個月。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