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很想離開這裏嗎?爲什麼不能再嘗試一下呢?

女鬼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這種感覺自己再熟悉不過了,之前真的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了,要是再來一次,自己都是不怕,自己害怕的是不能離開這裏。

爲了讓周瑩瑩看清楚自己的樣子,也爲了搞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女鬼決定再嘗試一次。

這一次要是成功了,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要是真的再失敗了……

女鬼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甚至不敢往下想,生怕自己的想法變成了真的。

要是有選擇的話,真的不想留在這裏,這地方真的是讓自己渾身難受,更讓自己沒辦法和孩子團聚。

眼看着女鬼越來越靠近門口了,周瑩瑩甚至還伸出手,想要去迎接那隻女鬼。

然而,還是和剛纔一樣,在女鬼一隻腳踏出去的時候,又被那股子力量拽回去了。

“你看到的,這根本不行的,我不能離開這裏了。”女鬼帶着哭腔說着,這血淚再一次落了下來。

周瑩瑩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做纔好了,只能轉身看着墨衣,“有什麼好的辦法嗎?”之前不是答應過這隻女鬼的嗎,一定要帶這隻女鬼離開之類,現在終究是不能食言的。

墨衣也在着急,本來以爲可以直接帶這隻女鬼離開這裏,但是誰也沒想到,事情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在簡單的研究了一下之後,墨衣重新走了回去,伸出手,抓住了女鬼的右手,“行了,這次我親自帶你出去!”

這也是之前答應過的,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做到的事情。

女鬼心裏沒底兒,畢竟這個事兒之前已經失敗了太多次了,這一次,也真的不見得會成功。

但是既然人家墨衣都來了,好歹也要再給一次機會,不管是失敗還是成功了,都是要試試看的,萬一嗯!

女鬼小心的跟在墨衣的身邊,一步一步的又一次朝着門口的方向走。

眼看着要到門口了,女鬼心裏着急,整顆心都已經提着到了嗓子眼兒了。

本來以爲這次自己還會被拽回去的,但是當真的一隻腳跨出去的時候,那種力量沒有再次出現。

墨衣牽着女鬼的手,又朝着前面走了兩步,這一次,那扇門被留在了身後。

女鬼激動的不行了,“我出來了,我出來了!”

這事兒,真的已經等了好多年了!並且在這些年裏面,自己真的已經嘗試了不知道多少的方法,全都失敗了,今天,終於有機會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只是,這女鬼剛剛一激動,鬆開了墨衣的手,那股力量瞬間再次出現了!

還是跟之前一樣,女鬼又被拽回到了大廈裏面,並且這一次,摔的明顯之前的幾次還要嚴重。

周瑩瑩着急了,想要去再拽女鬼出來,不過,誰都知道了,他們是沒這個本事的,只有墨衣有這個本事。

可她明明都已經被帶出去了,爲什麼又被拽回來了?

周瑩瑩不明白,但是還是決定再嘗試一次。

女鬼這會兒已經哭的像是隨時會斷氣一樣,傷心的已經不行了。 第164章我賭的不是錢,是命

「真的沒事嗎?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陸司寒輕輕的摸著姜南初剛才被砸的方向,好像是腫了一塊。

「你呀,就是太擔心我了,我哪有這麼脆弱,我好著呢。」

看著姜南初活蹦亂跳的樣子,陸司寒這才略微放心一些,隨後又板起了一張臉。

「誰准你擋在我面前的。」

陸司寒這副嚴肅的樣子,可把沈承嚇得不輕。

「因為你的大腦聰明,絕對不能出事。」

「胡鬧,你也知道不如我聰明,還敢衝上來,到時候這麼一下砸成傻子該怎麼辦?」

這個理由真的讓姜南初感覺無法反駁!

「以後不準做這種危險的事情,真是一點都不讓我省心。」

沈承站在身後看著兩人的相處模式,恐怕也只有南初小姐敢在先生生氣的時候還這麼沒大沒小的說話了,怪不得先生被她吃的死死的。

帝都醫院內,姜桐兒在醫院等著姜國峰重新拿回姜氏經營權的好消息,卻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怪不得陸司寒和姜南初如此不急不躁,怪不得他們如此篤定自己根本不能拿他們怎麼辦,原來是還準備了這麼一手。

姜桐兒之前的所作所為,如今看起來就好像是小丑一般可笑,甚至因為這件事情帝都各大媒體得罪了D.E集團,大家不敢將矛頭再對準陸司寒和姜南初,只能夠拚命的黑姜桐兒,將所有的不滿發泄到了她的身上。

姜桐兒這三個字在帝都的名聲徹底臭了。

姜桐兒原本以為事情發展成這個模樣,簡梓佑應該會和自己說分手,但是他什麼行動都沒有。

這樣平靜的簡家,反而讓姜桐兒更加的不安起來……

姜桐兒的風波過去了好幾天,安穩的生活很快就讓姜南初忘記了不久之前陸泰給悅龍灣送來死狗的事情。

姜南初雖然忘了,但是陸司寒不會忘記。

前段時間陸司寒一直都忙著處理姜桐兒的事情,如今終於可以閑下來好好的和陸泰玩一玩。

這天傍晚,姜南初與陸司寒一起用過晚餐在花園散步。

「待會我們去一個好玩的地方怎麼樣?」

「什麼好玩的地方?」

姜南初立刻就來了興趣,但是陸司寒始終賣著關子不肯告訴姜南初。

晚上十點鐘,勞斯萊斯在帝都街道飛馳,遠離城區,兩人最終來到了郊外的一幢豪華別墅。

這幢別墅相比較其他別墅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別墅的庭院內擺滿了價值不菲的豪車,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一輛蘭博基尼限量版跑車。

「光看表面,它的確只是一幢簡單的別墅,但裡面暗藏玄機,這裡是帝都地下賭注最大的賭場。」

陸司寒唇角微勾笑著說。

「我們來這邊做什麼?」

「自然是來賭,不過我要賭的不是錢,而是命。」

在姜南初不解的目光下,陸司寒已經拉著她進入醉夢軒。

對於賭場這種地方,姜南初原本以為應該是煙霧繚繞,吵鬧不堪的,但這個賭場顛覆了姜南初的認知。 很多時候,最可怕的不是沒有希望,而是有了希望之後的失望。

女鬼站在那裏,遠遠地看着前面的那扇門,心裏疼的不行。

之前一次次的失敗,這都沒什麼,問題是,剛纔明明都走出去了,爲什麼自己還會被拽回來這個地方?難道自己真的永遠都不能離開這裏了嗎?

女鬼心裏滿滿的都是失望,有想法想要再去嘗試一次,但是心裏更加害怕,擔心再次失敗,到那個時候,或許真的算是徹底的的永遠的離不開這裏了。

周瑩瑩心裏明白女鬼的想法,這種事情,不管是換了是誰,都會難受的要命的,這種從天堂掉落到深淵的感覺,真的不是一般人或者是鬼能承受得住的。

好在墨衣這會兒竟然很有耐心,邁開步子朝着女鬼的方向走了過去。

“我說過我要帶你離開這裏的,現在,我直接帶你走的更遠一點是了。”

說着,墨衣乾脆直接衝着女鬼伸出了右手,像是準備真的拽着女鬼趕緊離開這裏一樣。

想來,剛纔女鬼能被拽出來,興許是因爲距離這裏不夠遠的原因,如果離着這裏很遠,那不用說了,這地方的力量根本也不能作用在這個女鬼身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墨衣覺得這事兒更加有把握了,反正不管怎麼樣,都要趕緊帶着女鬼離開這裏,省的夜長夢多,也省的外面的張昊天出現任何狀況。

畢竟現在這種時候,最重要的還是集合所有的人還有鬼,之後坐在一起想辦法。

女鬼稍稍遲疑,但是最後還是抵不過想出去這裏的意願,把手放在了墨衣的手,跟着墨衣一起,再次朝着那扇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這一次,還是和剛纔一樣,十分順利的離開了那扇門,走到了這棟大廈的外面。

但是這一次,女鬼說什麼也不肯鬆手了,說什麼也一定要牽住墨衣的手,生怕自己一鬆手,又被帶回來了。

墨衣理解女鬼的想法,也不想真的逼着她做什麼,左右這是自己承諾過的,在確定這隻女鬼不會被重新拽回去之前,這樣吧。

周瑩瑩倒是也不關心這個問題,這會兒,周瑩瑩的這顆心,早已經到了張昊天那邊了。

與此同時,張昊天那邊的狀況已經稍稍有了好轉。

之前渾身無力的感覺已經慢慢的消散,現在身多少有了一些力氣,但是並不是很多。

張昊天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想來,這或許不是自己的感覺,應該,是那個什麼大將軍的吧,畢竟自己和那個大將軍是有關聯的,他的感受,總是能傳遞到自己的身來。

在想明白了這些之後,張昊天艱難的扶着旁邊的桌子,慢慢的從地站了起來,想要找點水喝,不管自己是離開這裏,還是一直留在這裏,總是要喝口水的,不然,自己真的要虛脫了。

周瑩瑩本來是想找張昊天的,但是這會兒,墨衣根本不讓她這麼做。

“你們現在先去你家裏等着,我去接張昊天。”墨衣簡單的安排着,現在這種時候,還是不要更多人一起過去的好,那地方雖然安全,但是那地方也有張昊天,真的不知道那邊現在是不是還能算是安全。

周瑩瑩是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女鬼很有問題,“那個,我,我,我能跟着一起過去嗎?”

這手現在還牽在一起呢,這要是現在鬆開了,也不知道會不會被丟出去,到時候再回到那個醫院裏面去,自己可怎麼辦?還指望他們再去帶自己一次嗎?

女鬼心裏各種顧慮,但是這些畢竟都是自己的私心,人家只是答應帶自己出來,並沒有答應一直保護自己,所以,更多的要求,女鬼也是不好意思直接提出來的。

墨衣心裏這會兒也是動了惻隱之心了,這女鬼是真的很惦記她的孩子,也是真的很想出來找孩子,所以,現在在不確定她是否會被抓回去之前,還是帶着的好。

“行吧,那你跟我一起走,你們三個,去周瑩瑩家裏好了。”墨衣簡單的安排。

實際這種安排也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的,本來是可以去張昊天家裏的,他家裏有很多可以用的的東西,加那地方還有之前三叔做出來的抵擋入侵的陣法,這應該是相當完美的。

但是張昊天的家裏這會兒真的會安全嗎?大將軍最想消滅了的是張昊天了,他家裏的東西,這會兒怕是早有一些想要獻殷勤的人給弄壞了。

所以算下來,現在能算是安全的地方,也真的之後周瑩瑩家裏了,要是那邊再不安全,自己真的只能帶他們去山裏了。

周瑩瑩點了點頭,轉身帶着六叔還有周偉光,急匆匆的朝着回家的方向衝。

路的時候,連街邊的廣播都在說這個城市裏最高的建築面出現的怪現象。

有些人猜測那面是鬧鬼了,有些人覺得是外星人來了,甚至,有些人還覺得這是一個噱頭,是爲了做廣告,估計弄不好啊,一會兒會有人站出來,說是對這個事兒負責,然後強推一大堆廣告,說什麼這些都是爲了廣告的效果之類的,畢竟這種事情早見慣不怪了。

周瑩瑩和周偉光也看到了這些報道,更看到了一些當時的視頻。

這要是其他人不懂,那是他們的問題了,但是要是周瑩瑩和周偉光也都不懂,那是他們自己學藝不精了!

周瑩瑩簡單的看了兩眼之後,又仔細的看了兩遍,“你看看,這是聚鬼啊!”

周偉光也發現了問題的所在了。

那棟大廈面那一團黑乎乎的東西,乍一看像是雨雲,陰沉沉的,隨時可能颳風下雨一樣,但是要是仔細的看,不難看出來,那些根本不是什麼雨雲,而是有什麼人或者是什麼鬼,在那個面聚集了大量的陰氣,也好把他們想要召喚的鬼全都召喚出來。

這也是爲什麼一定要選擇特別高的地方的原因,只有最高的地方,才能召喚的更遠,這塊黑乎乎的東西像是燈塔一樣,會指引着那些鬼的方向,讓他們不要走錯了,最後全都聚集在了這塊黑乎乎的東西下面。

周偉光越看心裏越着急,“這肯定是大將軍了,現在也只有他纔有這麼大的本事了。”

“是,肯定是!”周瑩瑩表示贊同,“但是他現在用這招做什麼?難道還想把附近的鬼全都變成他的手下嗎?”

“這個不知道了,萬一他還有其他的手下也都還在這個世界呢?”

“不可能啊!這怎麼可能啊!這都多少年了,怎麼可能還有?”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李不忘不是個很好的例子嗎?既然他都能一直存在,那其他的那些手下,爲什麼不能存在了?”

周瑩瑩被說的並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一個字沒說出來。

好半天,周瑩瑩這才支支吾吾的又開始了,“要是你說的是真的,那這個大將軍剛一醒來召喚這麼多隻鬼,他想幹什麼?”

“這個事兒也不用糾結,既然是他一醒過來要做的事情,肯定也是相當重要的事情了,沒準兒,他是想召集舊部,這樣,他多出來很多的幫手,可以做他們之前的計劃了。”

“之前的計劃?”

“是啊!實際,這個事兒你肯定應該我還知道的,李不忘他們一直以來得計劃不都是要控制這個世界嗎?既然大將軍是他們的關鍵人物,現在也已經出現了,那肯定是要做這個事兒的啊!”

周瑩瑩聽的覺得好笑,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想要霸佔這個世界,別的不說,說現在這個高科技的東西,隨便弄出點什麼來,夠他們受一下的了,想法啊,還真的是太天真了!

不過,周偉光說的也確實是事實,這件事兒之前李不忘說過,他們心心念念要做的事情,是佔有這個世界。

雖然這個想法很幼稚,但是這是人家的執念,誰又有辦法?畢竟這都這麼多年了,要是能動搖,早動搖放棄了。

“看來,咱們還真的要小心了呢。”畢竟是那麼多隻鬼,別的不說,說給來給大白天鬧鬼,也引起恐慌的了。

“小心是肯定的了,但是除了小心,別忘記了,張家還有個任務,是消滅了他們,讓他們徹底不能辦成這個事兒。”

這也是周偉光這次回來的目的,他總是要幫着張昊天一把,不管什麼時候,這是自己幫助朋友,更是自己的責任。

畢竟當初設計那個墳地的時候,把墳地的陽眼留給了自己家,這麼多年一直守護。

周瑩瑩不知道應該再說什麼好了,心裏也知道,現在是要面臨生死的時候了。

當初知道張昊天使命的時候,很多事情已經猜測到了,但是這個事兒真的到了近前了,還是讓人覺得各種難受。

此時墨衣已經帶着女鬼到了張昊天的跟前了。

剛纔一直想找水喝的張昊天,這會兒還是沒找到可以喝的水源,這地方說來也怪,自己怎麼走找不到出口一樣。

開始的時候張昊天還會各種尋找出口,但是很快的,張昊天明白了一個事兒,既然墨衣敢把自己丟在這裏,那肯定不能僅僅只是丟在這裏。

之所以走不出去,肯定是墨衣的“功勞”,因爲只有設置了這些困難,才能讓外面的人不至於發現,更不至於進來破壞。

於是乎,張昊天算是很口渴,最後也還是老老實實的在這裏等着,希望墨衣他門趕緊來找到自己,把自己給帶走。

當張昊天終於看到墨衣的時候,整個人都精神了,“你可算是來了!”這要是再不來的話,真的有可能被渴死了。

重生之軍中才女 “不好意思,出了點小問題,現在沒時間解釋,趕緊跟我走。”墨衣也沒什麼時間,現在這種時候,還是趕緊集合所有的人,一起商量對策的好。

張昊天本來是沒什麼好的,不過是出現了一些狀況,讓墨衣來的晚了一些,這都是很正常的,畢竟外面的狀況真的也是十分兇險,說不準什麼時候,會出現什麼問題。

但是這個墨衣身邊出現一隻女鬼,還是跟墨衣手牽手的這種,這事兒覺得很怪了。

張昊天不由得朝着墨衣和那隻女鬼身打量,很想知道,這隻女鬼到底是誰,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爲什麼會跟墨衣這麼親密,難不成,他倆是有關係的?

這邊張昊天的眼神讓墨衣覺得很難受,“你也別胡亂猜想了,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趕緊離開這裏,回去再說。”

本來張昊天還好的,但是聽墨衣這麼說了,張昊天也沒吭聲了,默默的跟在了墨衣和那隻女鬼的身後朝着外面走。

但是表面不吭聲,不代表心裏不好,這一路,張昊天還是時不時的朝着墨衣和那隻女鬼的方向看看,想知道他們兩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墨衣被張昊天看的有些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那個眼神,很像是自己跟這隻女鬼有什麼事兒一樣,自己真的是冤枉啊!這哪兒能有什麼關係啊!自己才懶得跟這種女鬼纏關係,無非是想實現自己的諾言啊!

但是這路終究是不太好解釋,墨衣只能努力的忍着,想着一回兒到了地方了,自己再好好解釋也來得及。

女鬼心裏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但是女鬼看着墨衣都不吭聲了,自己還不知道說什麼合適,乾脆,也直接閉嘴了。

周瑩瑩看到張昊天的時候已經是大半個小時之後了。

在等到的時候,周瑩瑩他們已經把所有他們能想得到的東西全都搬出來,堆在了客廳的地板了。

一看到張昊天回來了,趕緊拽着張昊天看着那些東西,“你看看這些夠不夠用?”

“什麼夠不夠用?”他們這是要幹什麼?弄這麼多東西出來,打算送到廢品收購站嗎?

“你不是要去……”周瑩瑩稍稍愣了一下,心說這個張昊天回來了,不是要立刻衝出去找大將軍嗎?

但是轉念又一想,確實是自己着急了,現在什麼狀況都還不知道呢,好好的,爲什麼要衝出去送死?

看着誰都不吭聲了,墨衣到底張羅了起來,“行了,那些東西肯定用得,先放那邊,過來商量商量。”

說着,墨衣已經招呼着這些人坐在了茶几邊了。

“我先說一下吧,外面的狀況呢,咱們現在還不是很知道,但是有一件事目前是已經知道了的,是那個什麼大將軍的,他召集了很多原來的手下,誰都不知道那些傢伙之間到底是藏在什麼地方的,但是現在他們全都回來了。

也是說,他們現在有很多的幫手,至於有多少,暫時還都不知道。”

這也是墨衣最擔心的地方,如果說那些幫手都是一些酒囊飯袋,那也沒什麼擔心的,可偏偏酒囊飯袋是不可能堅持這麼多年的,所以,這些一準兒全都精兵強將。

原本一個將軍已經夠難對付的了,現在再多出來這麼多的幫手,那簡直是增加了好幾倍的阻力了。

“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嗎?”周偉光心裏也着急,但是這種事情,終究是會有一個解決辦法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