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四節都是英語課,到了上課時間林天難道爬起來聽課,給了英語老師莫大的面子…

其實他並不是在聽課,畢竟他的英語程度比英語老師還高,畢竟他常年走在國外,英語水平怎麼可能不好?

他現在心緒挺複雜的,確切的說是很激動,原因僅僅只是晚上要回家了,又能見到家人的臉,這讓林天有些微微地激動。

“好了,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裏了,大家先休息吧。”李老師在下課前一秒微笑的說道。

他堆笑着滿臉皺紋繼續說道,“林天,你先過來一下!”

那笑容深深印在林天心中…雖然看起來有些噁心,但是林天還是很給面子的上了講臺桌。


沒想到英語老師找他並沒有什麼事,而是讓他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爭取期末能考個好成績。

林天連連答應下來,撓着頭出了教室…難道自己在“同志”這個行列裏面真的是長得比較帥的那種?林天大膽地想到,他都有些發毛。



回到宿舍,林天發現今天宿舍的氣氛很熱鬧,來了很多人,歐陽珣萬雄都來了,林天到宿舍的時候,萬雄正摟着陳超的肩膀有說有笑的不知道在講些什麼,感覺兩人就像是親兄弟一樣。

除了和尚和東陽去忙活燒烤以外…黃劍華和陳超都回來了。

看到林天回來,歐陽珣笑着點點頭,看他的狀態好像已經恢復正常了。

“天哥好!天哥辛苦了!”萬雄看到林天回來,一臉阿諛的走了過來。

“額…萬雄,你沒事吧?”林天無奈的後退幾步,問道。



難道自己真的那麼受歡迎?



“哈哈,你的事蹟又一次被髮揚光大了你知道嗎?我們哥幾個早上才知道,你又幹了一票大的了!”

“什麼大的?”林天撓撓頭,沒反應過來。

司茶皇后 就昨天下午那件事情啊!”

林天想了想,還是不知道萬雄在說些什麼。

歐陽珣也笑着走了過來,拍拍萬雄的肩膀,說道,“得了,別取笑林天了!不過不得不說,我這次還真的多了一名虎將啊!哈哈,林天你可以啊,一個打五個,還把他們收拾的服服帖帖。”

林天這纔想起來,原來是自己用匕首小小的教訓了一下張偉豪等人的那件事情,這件事情他根本就沒有在意…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還能被傳出來?


畢竟世界上沒有密不透風的牆壁,雖然林天教訓幾人隱祕,但是畢竟沒有滅口,嘴巴是長在他們身上的,他們想怎麼說林天也沒有辦法。

“你知道現在你可是個狠人啊,事蹟漸漸被傳開了,還好你加入了我們,不然高三的勢力可不只有一個情誼,按照你的實力,遲早被別的勢力挖走去做左膀右臂了!”

林天皺了皺眉頭,這可不是他想要的效果。

“真的很多人知道嗎?”

“哈哈,當然不是了,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怎麼可能會有傻B被打了還四處去宣揚自己怎麼被打的細節?只是郝建那個慫炮不小心自己說漏了嘴,被我一個小弟聽到了,所以他纔回來偷偷告訴我郝建被人陰了…“其他人不知道是誰,我可是心知肚明,和他們有矛盾的也就只有你了吧…這不,踢到你這個隱藏的悶騷,吃虧了吧!”歐陽珣很是痛快的說道。

“那陳博起具體倒是是個什麼意思你知道嗎?”萬雄在旁邊插了一句嘴。

“放心,他最近應該不會自己動手。”林天回答道。

“嘿嘿,既然他要退讓,那就輪到我們進攻了,不然我可沒有什麼臉面去見阿鬆了。”歐陽珣臉色一寒,冷笑着說道。

看來歐陽珣這次真的不打算退讓,準備要跟情誼和兄弟會全面開戰了。

原來只有歐陽珣知道,林天暗自鬆了一口氣,說道。“珣哥,這件事情你別傳的太開,我不想要聲張。”

“悶騷!”歐陽珣笑着說道,“這必須的,你可是我手下一員虎將,不到關鍵時刻我可不會輕易讓你出來…嘿嘿,到時候也讓其他人看看什麼叫狠!”

林天點點頭,這樣他才放下心來。

接下來歐陽珣才正色幾分,說道,“經過我的調查,你們下個星期野炊,兄弟會高一的勢力人去樓空,而這一個星期的時間,也正是情誼和我們全面開戰的日子,但現在卻發生了一些變化,而這個變化則是出現在情誼身上的,一個致命的辯護,如果我們抓住這條尾巴,那情誼必敗! “天兒出來吃飯了!”房間外傳來李木琴的叫喚。

林天心中一暖,快步出了門。

“媽,今天啥日子啊?怎麼吃那麼好!”林天看着桌子上八菜一湯問道。

李木琴笑道,“傻小子,你回來的日子不是大事嗎?今晚多吃點,媽媽還特意給你煲了湯。”

“恩!”林天說道。

林龍輝從房間走了出來,看了看桌子上的飯菜,說道“唉,天兒沒回來的時候我可不是這個待遇。”

李木琴白了他一眼。

是啊,可憐天下父母心。那個父母不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才,好的東西也總是自己捨不得吃,最先想到的也總是自己的孩子。

林天笑道,“爸,以後回來你和我媽都休息下,嚐嚐我的手藝。”

其他的不敢說,烹飪這門學問林天可是研究的很透徹,小的時候跟着老和尚吃菜沒少受苦,所以很小的時候林天就學會了自己偷偷烤着吃!一開始只是偷偷烤野菜什麼的,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林天抓到了一隻兔子,從那以後屠刀就放不下了,無論是天上飛的,水裏遊的,只要是能吃的,都被林天吃了個遍。

“你想炒菜?”林龍輝詫異地看着林天,乾咳一句說道,“算了,還是交給你媽媽吧,咱林家沒有那個炒菜基因…”

在一旁的李木琴竊笑,說道,“自己炒的難吃不說,你怎麼知道咱們天兒炒菜也不行呢?”

林龍輝搖搖頭,說道,“算了,天兒,你去樓上搬兩把椅子下來,晚上有客人要來。”

林天屁顛屁顛地上了樓,拿了兩把椅子下來。

等到飯菜都上齊了,一家人就吃起了飯。林龍輝還準備了一瓶紅酒,看上面的灰塵就知道封藏有一些年份了。

“少喝點。”李木琴瞪了他一眼。

隨身空間:重生豪門棄婦

“天兒,來吃菜。”

李木琴的溫柔,母性再一次感動了林天,他發誓自己一定要好好守護家人。

“好,爸媽你們也吃”林天笑的很甜,也很溫馨,這一天他等了太久了。



過了一會兒,林天家的門被敲了幾下。

林天去開門。

門外站着三個人,其中一個林天認識,邱國強..還有一個看起來很沉穩的中年人,在他旁邊站着一個女子,長得很清秀看起來很舒服。

“天兒,你回來啦?怎麼樣好點沒有?”邱國強拍了拍林天的肩膀。

林天后退了一步,讓衆人進來。

“邱叔叔,我早就好了,快進來吃飯吧。”

三人走了進去,林天關了門。

飯桌上的氣氛一下子就變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個老不死的沒那麼容易被打垮!”那個沉穩的中年人一走進去就對着林龍輝說道。

林龍輝激動地站起身來,和他擁抱了一下。

“老嚴,我終於把你給盼過來了!”

被叫做老嚴的中年人嘆了口氣,問道,“怎麼了,沒等急吧?”

“怎麼可能會等急,你還能來就說明組織沒有放棄我!我感激還來不及呢。”

“是啊,嚴市長,龍輝哥可是一直等着組織的調配呢…”邱國強也說道。

“好了,這個我知道。不過我遠道而來,兄弟幾年未見,難道不痛飲乎?”

“好!”林龍輝激動地說道。



李木琴連忙拿出幾個三個杯子放在桌子上,笑道,“都是些家常菜,你們慢慢吃吧。”

“怎麼會呢?嫂子的手藝可是很好的,來先乾一杯!”邱國強說道。

林天也吃飽了,自己很主動地把碗筷收拾下就和李木琴進了廚房。

“媽,這個人是誰啊?”

到了廚房,林天才小心的問道。

“他是你爸的恩人。”李木琴說道。

“恩人?”林天心中默唸,旋即沒有再多想,平時不苟言笑的林龍輝在今晚脾氣顯得極其反常,開口閉口都是笑容。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林天覺得只要是好事就行!

路過客廳,林天看見那三個人猶如多年未見的好兄弟一般,那個叫老嚴的中年人還摟着林龍輝的肩膀和他碰杯。

此時和邱國強一起進來的那名清秀女孩正低着頭,獨自一人坐在客廳內的沙發上,手裏拿着個遙控器,似乎是正在猶豫是不是要打開。

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精雕玉鐲般,櫻桃小嘴,清新可人。穿着校服,看起來好像也是個學生的樣子。

林天尋思着這女孩子既然是和邱國強一起來的,那應該是熟人,看起來是被冷落了。所以他走了過去。

“你不過去吃一下嗎?”

女孩子似乎有些驚訝,她擡起頭,看了看林天,搖搖頭,並沒有說些什麼。

“額…”林天看女孩子似乎不是因爲面生,就放下心來自己一人回到了房間裏。

林天簡單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牀就躺了上去,果然金窩銀窩還不如自己的狗窩,剛躺在牀上林天就有些睡意襲來…

“啪。”

一聲怪響。

林天下意識立馬睜開了眼,身體下意識緊繃起來。

眼前是一名女孩,正是剛纔在客廳裏看電視的女孩,她驚慌的蹲在地上,手裏拿着一本書,確切的說是撿起那本書。

她將書放在桌子上。

“對不起…吵醒你了。”

她的聲音很細很細,聽起來很舒服,很溫柔的感覺。

“沒事。”林天放鬆幾分身體問道,“你怎麼進來了?”

女孩似乎有些難以啓齒的樣子。

“我…我想上廁所…”

女子臉色通紅,清秀的小臉上寫滿了不好意思。

“廁所在我房間拐角處,我帶你去吧。”林天起了身。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