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話音剛落,沈正威驚得猛然站起,瞪大雙眼不可思議地看着對方!

“化境強者……”

沈正威瞳孔微顫,嘴中喃喃:“難怪,難怪你們龍家也難以對付……原來是化境強者……”

他不由深吸幾口大氣,試圖讓自己快速平靜下來。

隨即,沈正威再次緩緩坐回位置之上,面色陰晴不定。

他思索良久,終是轉頭看向對方,沉聲道:“大嫂,你打算讓我怎麼幫你?”

聞言,龍溫瀾微喜,立馬看向對方雙眼,慢慢張嘴,認真道:“正威,我想請你……”

“動用軍隊!”

……

……

離開龍溫瀾的莊園,沈正威直接坐車往軍區趕去。

車上,他眼神複雜地最後看了眼那座莊園,眉頭微蹙,心有所思。

龍家雖和自己來往不多,但自己的親大哥終究是龍家的女婿。

這層關係是自己無法忘記,更無法擺脫的。

想起沈正厲曾在龍家受到的排擠,沈正威的心中便不由一陣憤悶。

可大哥雖被冷漠對待,但依舊是龍家的女婿,更是在生前和龍溫瀾的感情甚好……


這也是沈正威最終點頭答應龍溫瀾請求的原因。


更何況,盛卓的義子光天化日之下連殺三人,別說這三人是龍家子弟,就算只是普通百姓,他也絕不能容忍這種惡行出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盛卓義子,堯風……”

沈正威微微眯眼,雙目微寒,獨自喃喃道:“就算你真是化境強者,江南市也不是你隨意殺人放火的地方!”

想到對方曾在北方參過軍,他不禁輕輕蹙眉,想起了同樣是從北方回來的軍人,戰神帝北風!

北風戰神,掌管北方軍隊。

更是被帝君親賜帝姓,從此稱爲帝北風。

至於他之前的名字和身份,無人知曉。

民間各種猜測,卻無一有事實根據。

“戰神也是從北方過來,不知這殺龍家之人的堯風,與戰神是否有聯繫……”

沈正威眉頭緊鎖,低頭思索:“會不會是戰神的某個屬下?”

想到這,他下意識拿出手機,點開了木羽的電話……

他臉色猶豫複雜地看着手機上的號碼,想了很久,終是又收回口袋。

不行,這是龍家內部之事。

若是告訴木羽,反而會把事情弄得更大……

若是戰神追查此事,查出龍家內部之前的違法之事,反而是害了龍家。

到時自己可就再無臉面面對大嫂和大哥了……

想到這,他不由深吸一口氣,緩緩閉眼,不願再想龍家這攤子破事。

至於之後,大嫂說如何便如何吧。

她是有分寸之人。

而自己,也算對得起大哥了。

……

……

待沈正威離開,天空已是逐漸昏暗了下來。

在老城區內,一名面容姣好的婦女正從菜市場慢慢走回。

看其姿態氣質,顯然不似普通人家的女子,但其衣着卻又極其樸素。

此人,正是傍晚買菜回家的袁蓉。

“小夏,你又不回來吃飯嗎?”

袁蓉微微蹙眉,拿着手機擔憂道:“你總在外面玩耍,可得注意安……你是去那?!”

話沒說完,她突然面色一驚,好似聽到對方讓她極其驚訝的回覆,不禁詫異道:“你願意去那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

聽到手機裏的話語,袁蓉臉上微微露出一絲笑容:“你記得不要給他添麻煩了。”

說了幾句後,她便掛掉電話,臉上卻仍留有淡淡柔色,輕聲自語道:“這孩子,果然心裏還是在意……唔嗚嗚?!”

話沒說完,她猛然瞪大雙眼,面色漲紅,滿臉驚恐之色!

只見一名高大男子,正伸手從後方一把捂住袁蓉的嘴巴!

任由她拼命掙扎,男子始終面色冷漠,手臂不動絲毫。

而不遠處,一輛轎車內,龍建丹正冷眼看着這一切。

直到袁蓉的身體逐漸癱軟在地,她才嘴角微翹,回頭與車內的龍建渚對視了一眼。 堯風與紫荊剛從酒店離開不久,木羽便已開車過來。

“先生,朱小姐已經送回家了。”

聞言,堯風朝木羽點了點頭,剛坐上車,便似乎想到了什麼,轉頭問道:“你們有誰會打網球嗎?”

“網球?”

關上車門的紫荊,微露詫異之色:“先生您想打網球了?”

“隨便問問罷了。”

堯風沒有說出明天約好和朱可兒打球一事,隨意回了句。

“先生,網球我倒是會一點。”


這時,木羽一邊發動汽車,一邊看了眼後視鏡,正經答道:“網球比較注重技巧和個人體力。”

說着,他緩緩發車起步,繼續道:“體力和力量對於先生來說都不是問題,不過技巧和規則的話,可能需要熟練一段時間。”

聞言,堯風點了點頭,和自己想的差不多。

不過看再多理論,也不如實踐學得快速。

回憶起之前朱可兒的壞笑,他不禁有些頭疼……

看來這網球,只能明天現場學了。

……

“先生,魏大龍那件事已經解決了嗎?”

車上,木羽好奇問道。

“王聖不懂武,騙他很簡單。”

紫荊撩了撩頭髮,替堯風答道:“且魏大龍是個老油條了,王聖現在應該已經徹底信任他了。”

聞言,木羽微微點頭:“那接下來怎麼辦?等那魏大龍的消息?”

“王聖不過一個小丑而已,不必太過上心。”

這時,堯風淡淡開口:“他不傷害張家之人也就罷了,若真做出損害張家之事,就讓那魏大龍出手就行。”

“先生,那魏大龍可靠嗎?”

木羽猶豫了會,仍是說道:“這種在底層摸爬滾打上來的人,只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事情。”

“若他覺得從我們這獲取不到足夠的利益,恐怕隨時有可能反悔……”

“木頭,想不到你還會動腦子嘛。”

聞言,紫荊輕笑道:“不過你就放心吧,魏大龍那傢伙有眼力勁兒,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

幾人隨意聊着,很快便回到了南江莊園。

堯風一下車,便不由面色微驚,詫異地看向大門口蹲着的一道身影。

“小夏?”

認出門口的短髮女孩,堯風不禁輕聲喊道:“你怎麼在這?”

“啊……啊?”

見到面前三人,盛夏連忙站了起來,隨即揉了揉還有些迷糊的雙眼,慌忙解釋道:“我……我想找你學武……”

“學武?”

堯風微微一驚,隨即笑道:“怎麼,已經決定了?”

“嗯!”

盛夏用力點了點頭,認真看着對方。

見其神色,堯風笑了笑,拍了拍對方肩膀,柔聲道:“先進去吧。”

……

大廳內,堯風坐在主位上,淡笑道:“我能知道你做出這個決定的原因嗎?”

“我……”

話音一落,白子云的臉龐便在盛夏的腦海裏一閃而過。

隨即她連忙晃了晃腦袋,低聲道:“我……我想變厲害一點,保護媽媽。”

“原來是這樣。”

見對方眼神閃避,堯風若有所思,卻沒有多問,而是轉頭看向紫荊:“你那還有基礎功法吧,給小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