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李洪譚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然後指着我說道:“他剛纔買,不是三百萬一套麼?怎麼一轉眼,就六百萬一套了?”

售樓小姐笑了笑,說道:“先生,不好意思!您的這三套別墅,地理位置可是比剛纔的那位先生,要好的太多了。不說環山環水,而且沒有霧霾,遠離工業區,空氣質量一直是排名前列的。所以價錢要高一些,您想想,現在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所以住在哪,都需要對身體有好處,這纔是選址的最重要的,最首要的條件。”

我看着李洪譚搖了搖頭,然後對着羅子軒說道:“走吧,走吧……看看他那個樣,空有一張黑卡,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走!”羅子軒扔掉了菸頭,就要和我離開售樓部。

這李洪譚肯定有錢買得起這三套房子,但是一千八百萬,也不是一個小數目,所以不刺激刺激他,他也不會下定決心買的。

“刷卡,不就是一千八百萬麼?這點錢,我還沒有放在眼裏。”李洪譚故作淡定的說道。

售樓小姐二話沒說,就拿去刷了卡,然後帶着小票回來,交給了李洪譚。

“兄弟,這下你可是賺了不少了啊!”我在羅子軒的耳邊輕輕地說道…… “兄弟,這下你可是賺了不少了啊!”我在羅子軒的耳邊輕輕地說道……

羅子軒咧開嘴,說道:“曉哥,這錢可是有你的功勞啊!等會,我給你轉賬三百萬過去……等於這房子,是李洪譚給你買了。”

“那不行,你再給我三百萬就多了,剛纔給我小票的時候,我就看見,你給我打了折,才收了我兩百二十萬。如果你再給我三百萬的話,那我今天等於白得了一套房子,還賺了八十萬啊……”我有點哭笑不得了。

“曉哥,今天李洪譚就讓我賺了不少,我還在乎這點錢麼?再說了,我爸一開始都說過了,你選的那套別墅,本來就是送你的……這說明,你和那套別墅有緣啊!所以,就別客氣了。”羅子軒一邊說着話,一邊掏出手機給我開始轉賬了。

李洪譚黑着臉站在那兒,他不知道,我們兩正在分他的錢呢,如果他知道了的話,估計不氣死,也會氣得暴跳如雷的。

“還說我買不起麼?以爲有個白金卡就了不起了?”李洪譚揚了揚手中的黑卡,說道:“看見了沒有?這是黑卡,黑卡……”

“對,對,對……”我笑着說道:“還是李總有錢,我們是買不起三套別墅了,而且一出手就是一千八百萬,我現在是甘拜下風了。”

“就是,就是……”羅子軒說着話,突然話鋒一轉,說道:“只不過,我賣的便宜了。這次真是出血大甩賣啊!虧了,虧了……”

羅子軒真會演戲,捶胸頓足的,我在旁邊看的都尷尬,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人啊!

“羅子軒,你……”李洪譚自然知道,這次不只是多出錢了,而是出得太多了……

“走吧!”我看了李洪譚一眼,然後朝着羅子軒打了聲招呼。

“走!”羅子軒吐出了一個字之後,隨着我就離開了售樓部……

不知道李洪譚會不會把三套別墅,都寫上王小雯的名字,但是一套總歸會有的,所以王小雯算是賺大發了……

“曉哥,你可真厲害啊!”羅子軒收起了嬉皮笑臉的神色,然後說道:“區區幾句話,就讓我賺了不少……”

我笑了一下,說道:“鑽錢是好事……可是你一定要防着李洪譚,那可是個不願意吃虧的主啊……”

雖然讓李洪譚出了不少的血,但是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小心點的比較好!

羅子軒點了點頭,說:“曉哥說得對,我記住了!”

羅子軒看起來還算不錯,之前雖然得罪了沈思雪,但是現在看來,沈思雪原諒他,也是對的。

只不過,我還有一件事情有些納悶,於是對着羅子軒說道:“羅子軒,我有件事情,想要問問你!”

“曉哥,你說!”羅子軒顯得非常的高興。

“嗯!”我想了一下,說道:“你爲什麼選擇了我們?畢竟我們現在的財富和地位,根本就比不上你們羅家啊!”

這是我一直不能理解的事情,羅家雖然被李洪譚他們打壓着,但是憑良心說,他們羅家的地位和聲望,還是高出我和周洋他們的。

羅子軒思考了一下,說道:“曉哥,這麼和你說吧!雖然我們羅家,現在還有點錢,而且地位也能說得過去……不過,李洪譚給我們的生存空間,實在是太小了。如果是當初,他就是買了三套別墅,我都不會有多高興的!可就是因爲他,處處針對我們……”

“之前,我們只要是蓋好的樓盤,他不是讓人造謠說我們的質量不行,就是到處傳播,我們的樓盤鬧鬼……有幾次還讓人裝鬼,去嚇唬看房的顧客……你看看,我們還有好幾個樓盤都沒有賣出一套房子去。這可都是錢啊,而且現在戶型更新換代的又快,再放個幾年,就徹底賣不出去了……”

“所以,我們羅家現在和他不死不休……可是人家派出所有人,我們報警根本沒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他們立刻就把我們的人抓了……在這種進退兩難的時候,三哥把你和周洋的事情說給了我聽……畢竟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於是我就把你們的事情,告訴了我爸……不知道我爸的想法,但是我爸就告訴我,要拿你們當兄弟……”



我笑了笑,說道:“你爸這麼看重我們,只是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幫到他!”

“能,肯定能!”羅子軒的信心,簡直比我還要大。

“曉哥,不說這個了……我想問你一下,別墅,什麼時候搬過去?我給你找車子。”羅子軒岔開了話題。

“嗯,近期不行吧!房子還沒有裝修呢!”我有些失望的說道。

“哈哈……”羅子軒突然笑了起來,然後對着我說道:“曉哥,這房子已經裝修好了,而且還是精裝修……另外用得全是環保材料,所以今天就可以入住了。”

“今天?”我立刻問道。

羅子軒點了點頭,這個羅子軒真的讓我刮目相看,我沒有想到,他辦事竟然這麼體貼,是個難得的人才。

“那好,我等下要回去一趟,正好就直接搬家。”我爸媽的那個地方,我實在是不想讓他們住了,竟然房子都已經裝修好了,還還不如現在就讓他們搬進來,然後下午去租賃場地,把和周洋的公司給弄起來。

羅子軒聽我說今天搬家,於是現在就打電話,來了兩輛拉貨的汽車,然後和羅子軒告別,就直接回家了,當然在路上的時候,讓他們繞了一下路,順便也把沈思雪給帶了回去。

“我這上的好好的班,而且還是第一天,你這是幹嘛啊?又把我帶回家!”沈思雪再我耳邊嗡嗡個不停,看樣子是當領導當上癮了。

“搬家!”我得意洋洋的說道。

“搬家?”沈思雪重複了一句。

我點了點頭,說:“對,你沒有聽錯,就是搬家!”

“有毛病是不是?”沈思雪撇着嘴說道:“咱們住的地方不是很好麼?那麼大那麼寬敞,爲什麼要搬家?而且我還想着給江叔他們帶過去住呢!”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們住的那個房子,咱們倆住感覺大的,如果要是我爸媽,還有我妹過去的話,肯定就有點擠了,所以我剛纔出去又買了一套別墅……”

沈思雪看了看我,一臉不相信的神色,說道:“真的假的?怎麼聽你的口氣,不像是買別墅,倒像是上街買菜一樣……我說,你是不是喝酒了?還是今天沒有睡醒啊?還別墅呢,你知道一套別墅多少錢麼?說出來能嚇死你……” 沈思雪看了看我,一臉不相信的神色,說道:“真的假的?怎麼聽你的口氣,不像是買別墅,倒像是上街買菜一樣……我說,你是不是喝酒了?還是今天沒有睡醒啊?還別墅呢,你知道一套別墅多少錢麼?說出來能嚇死你……”

“你說說看看,看我能不能嚇死。”我笑着說道,看看在她心目裏,一棟別墅到底能值多少錢。

沈思雪揚了揚眉,說道:“怎麼說,也要一百多萬吧?一百多萬啊,你就算是再有錢,你能買得起麼?就算買得起,你不吃不喝了?而且肯定是貸款的,那麼多錢,你準備什麼時候能還完?還到七老八十不成?”

“哈哈……”我聽到這裏,哈哈大笑了起來,說道:“一百萬,你也敢說,人家可是要三百萬啊!”

“什麼?三百萬?”沈思雪突然抱着我的雙肩,說道:“江曉,你不會是認識什麼富婆了吧?是不是把自己賣了?”

“富婆?賣了?”我搖了搖頭,說道:“你是不是想多了?告訴你,我認識的女性裏面,還沒有幾個富婆呢!”

“沒有幾個?”沈思雪氣呼呼的說道:“那就是有嘍?快說,到底是誰?”

我笑着拍了拍她的頭說道:“你不就是富婆的潛力股?我就認識你一個啊?好好努力,我看好你喲。”

“江羽,你敢取笑我?”沈思雪兩腮氣得鼓鼓的,甚是好看!

“哈哈……”這個時候,開車的司機看着我倆,笑着說道:“看你們感情挺好的,一定能白頭偕老。”

“借你吉言!”我一拱手,謝了那個老司機。

沈思雪一聽,連耳根子都紅了,立刻扭了我一下,說道:“你還說?”

“哎喲,哎喲……輕點……”我連忙討饒。

……

不一會兒的功夫,開車就開到了家裏,我和沈思雪,以及司機一下車,就發現身後有人,惡狠狠地說道:“誰?幹嘛的?”

沈思雪和那個司機都被嚇了一條跳,還以爲出現了劫道的呢,只有我聽出來這是老三的聲音,於是說道:“老三,是我……你特麼近視眼啊?”

老三在我們的身後長出了口氣,說道:“曉哥,你可算是來了……今天都來了兩撥人了,鬼鬼祟祟的……”

我猛然回頭問道:“我爸媽他們沒事吧?”


這個時候,我纔看到老三一身的傷痕,然後喘着粗氣,說道:“沒事!那兩撥人都被我打跑了。昨晚我的幾個朋友也過來了,不過弟兄幾個都掛彩了,早上的時候,讓他們都回去了。”

我看着老三,心裏感覺有些難受,這樣的兄弟,簡直就是世間難找啊!這輩子能有一個兩個,我就心滿意足了。

“兄弟,我江曉謝謝你了!”我一邊說着話,一邊給他鞠了一躬。

老三像是按了彈簧一樣,直接就跳開了,然後說道:“曉哥,你這是看不起我啊?我做這些事情是應該,你怎麼能給我鞠躬呢?”

我一邊笑着,一邊把他拖到面前,然後一本正經地說道:“別動,再動的啊!咱們以後就不是兄弟了。”

“這,這,這是幹什麼啊?”老三顯得特別的爲難!

沈思雪站在旁邊,捂着嘴笑了笑,說道:“老三兄弟,你就讓江曉給你鞠個躬,要不然他晚上肯定睡不着。”

老三看了看沈思雪,又看了看我,說道:“行,那就讓曉哥過過癮。”

我看着他,然後真誠的給她鞠了一躬,接着說道:“老三,以後不要叫我曉哥了。咱們以後就是兄弟,直接叫我江曉就行了。”

“曉哥,你這就不好了吧!”老三又不願意了起來,“剛纔給我鞠躬就算了,你怎麼又得寸進尺了?”

看着他一臉認真的樣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好好好,隨便你叫什麼,愛叫什麼就叫什麼,行了吧!”

老三聽我這麼一說,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和老三說完話,我們就一起進到了屋裏。

“江曉!”我一進家門,我媽就怒氣衝衝地說道:“你怎麼還給我們找了保鏢啊?而且你看看人家孩子,我讓他進來喝杯水都不願意。”

“就是,我們又不是有個幾個億的,還給我們弄出了保鏢。”我爸也不樂意了。

我指着老三,對他們說道:“這是我的兄弟,最好的哥們……這不江玉纔出事麼?我害怕你們再出個什麼事情,所以就讓他過來照看一下。”

“阿姨,叔叔……好!”老三的嘴挺甜的。

我媽氣得,指着我的鼻子說道:“你啊!這不是耽誤人家的事情麼?讓人家的孩子待了一晚上……”我媽說到這裏,又給老三倒了一杯水,繼續說道:“來來來,趕快喝杯水……哎,你這身上怎麼這麼多傷啊?難道昨晚真來壞人了?”

我一聽害怕老三說了實話,再嚇到兩個老人,於是正準備說話,可老三卻搶先說道:“沒有,沒有……昨天晚上有點困了,就把我幾個朋友叫來……我們幾個都練過武,所以就切磋了幾下,可是晚上太黑,這不就受了點傷……”

我媽頓時就皺了皺眉頭,然後朝着裏屋喊道:“小玉啊!趕快把我們家的那個雲南白藥拿出來。”

“哎!來了!”江玉在裏屋答應了一聲,然後拿着藥就走了出來,然後看見我和沈思雪,立刻說道:“哥,嫂子,好……”

我笑了笑,說道:“好好好!”

這小丫頭病好了,人也變得機靈了,現在都直接叫嫂子了,真不錯。

“小玉,你好多了吧?”沈思雪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嫂子,我怕好了,早都好了……”江玉一邊把藥給了我媽,一邊對着沈思雪說道。

“就盼着你好的這一……”沈思雪說着說着,突然像是見到了鬼似的,看着江玉說道:“小玉,你剛纔叫我什麼……” “叫你嫂子啊?”江玉很淡定的說道:“怎麼了?”

“小玉,我什麼時候成你嫂子了?”沈思雪的臉通紅通紅的。

“就是,小玉啊,你不要亂叫。”我媽看着江玉,然後瞪了她一眼。

沈思雪叫我媽向着她說話,當時就高興的挽着我們的手臂,說道:“還是阿姨對我好!”

我也納悶了,我媽不是一直都很喜歡沈思雪的麼?今天怎麼還胳膊肘往外拐了?

我們聽了沈思雪的話,很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摸着她那烏黑的頭髮,說道:“想叫小雪嫂子,也必須小雪同意了才行啊?是不是小雪?你給阿姨一個面子,今天就同意了吧!”

我媽的一句話,說得我爸還有老三,都在一旁偷偷地笑了起來。

沈思雪一愣,然後擡頭看着我媽,噘着嘴說道:“阿姨,你也跟着小玉欺負我啊!”

我媽樂呵呵地說道:“阿姨怎麼會捨得欺負你啊?我疼你還來不及呢!你就做我們家的兒媳婦吧!”

好傢伙,我媽倒是挺直接的,一下子就把沈思雪給杵到了死衚衕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