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黑格爾?”我問。

莫娜眯了下眼睛,說道:“這次懸賞,我們一共十組人成功應聘,參加這次懸賞令,要知道,當時來報名的人有上千,有幾百組的人蔘加了競爭,最後只剩下我們十組人進入這最終的比賽。我們十組人中,其他的組,都是七個人一組,或者五人一組,只有我,還有這個黑格爾,我們是單獨行動的。一般來說。單獨行動的人,不是殺手就是大盜,那傢伙應該是殺手出身,他來到這裏參加比賽,本來就心存不良,哼!”

我聽了一愣。

莫娜彎腰,擡腳,從靴子裏抽出一把黑色的匕首,她微微擡頭,看着我的眼睛,說道:“小道士,你在這裏等着,我出去先把那個黑格爾給幹掉,估計這院子裏死了這麼多人。有一半人都是他下的手。”

我看着莫娜的眼神,這次我確定了,這個女人,肯定身份不簡單。

我嚥了口唾沫,說:“那個,我雖然是道士,但是我身手也還不錯。你一個人太危險了,我和你一起吧,我來吸引他注意力,你從另外一個方向做掉他,一個人太危險了。”

莫娜愣了下,眼神專注的看着我。

我們對視着。

我突然很不好意思,我尷尬的笑了下。“喂,你別這麼看着我,我會害羞的。”

莫娜一伸嘴,親了我一下,還親的是我的嘴脣。 我被葉凌護在身後,才反應過來方纔發生了什麼。

在容祁倒下之後,葉凌顯然是收回了蠱蟲了的控制,葉婉婉一下子恢復了自由。

可她恢復自由後,第一件做的事情,竟然是要來取我的性命!

“哥哥!你爲什麼還要護着她!”葉婉婉瞪着葉凌,眼底滿是猩紅的怨恨,“如果不是她!一切不會發展大這個地步!你看看你自己!你都快要死了!你還這樣護着他!”

葉凌嘴角已經有血流下,可他還是強撐着道:“她說過,她不知道自己身上有毒。”

“哥!”葉婉婉的臉色更加震驚,“這樣拙劣的謊言你也信!容家人怎麼可能不告訴她,她身上有毒?如果她不知道,萬一她碰到了自己塗毒的地方,又不小心動用靈力,她自己也會中毒而死啊!”

我看見葉凌的身子,微微一震。

我知道,葉婉婉說得沒錯。

容無雙,肯定是知道毒素的事的。只不過,我不知道。

同時我不由捫心自問,如果我知道,我是否還會任由葉凌碰我?

葉凌沒有答話。

片刻後,他虛弱地咳嗽了幾聲,終於開口:“她說沒有,所以我信她。”

她說沒有,所以我信她。

簡單的寥寥幾字,給我心裏帶來的震撼,簡直難以言喻。

似乎從來沒有一個人,這樣篤定地,說他信我。

哪怕是容祁,他生性霸道,也從來不會義無返顧地相信我的話。

可葉凌,這個被我一次次欺騙,還被我害成了這樣的男人,竟然說他信我?

“哥哥!”

葉婉婉在後面急紅了眼,還想說什麼,可葉凌驀地厲色道:“不要再管我了。你趕緊去守護我們立下的那些術法,我死了沒事,那個術法不能被容家人毀了!”

“哥哥!”葉婉婉都要哭出來了,“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竟然還只記得那個術法!”

葉凌沒有說話,只是眼色低沉,道:“葉家人不會亡,無論百年千年,我們葉家人的不會亡!”

這樣鏗鏘有力的話語,讓一直哭泣中的葉婉婉突然身形一震。

下一秒,她突然擦去淚水,說:“好,哥哥我知道了。你自己也要小心自己的魂魄。”

此時的葉婉婉,也明白葉凌已經是撐不下去了,但她相信,以哥哥對那玄術的執着,他一定不會安心去投胎轉世。

“等一下。”葉婉婉正要走,葉凌突然叫住她,看着她的眼神中,有幾分異樣,“如果我出了什麼意外,整個葉家就只能拜託你了。到時候……家裏的後院,有鬼丹,吃了之後,不會有太多痛苦的。”

我目瞪口呆。

鬼丹,我聽容祁他們說過的,就是能夠讓人無痛苦的死去,並且馬上成爲鬼魂的丹藥。

葉婉婉身子一顫,臉色慘白。

但很快,她雙手捏拳,彷彿下定什麼決心般,低聲道:“好,我知道了。”

我難以置信地看着她。

葉婉婉之前跟容祁說,她是自殺的,因爲她覺得自己犯下了不可彌補的大錯。

可我現在才知道,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她完全是受了葉凌的囑託,爲了照顧已經成鬼了的葉家,才自行吃下鬼丹,成爲鬼魂。

果然,她雖然對容祁有情,但說到底,對她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他們的葉家。

他們那個年代大家族裏的使命感,我是不能理解的。

葉婉婉很快走了,我隱約還能夠聽見,不遠處的前廳裏,各種廝殺聲,和慘叫聲。

只是不知道,那些慘叫聲,到底是葉家人的,還是容家人的。

我正怔怔出神時,葉凌突然又轉過頭,看向我。

他的手依舊死死地拽着我的,眼底是一種很執着的光芒。

我一怔。

那種執着,就好像他對那些玄術的執着一樣。難道他對我,也產生了這樣的執着?

我心裏隱隱有些愧疚,就聽見葉凌,一字一頓地緩緩開口:“如果是真正的容無雙,肯定是知道容家塗毒的事的。可你卻不知道。你,到底是誰?”

我如遭雷劈,臉色慘白。

是了。

從我在森林裏遇見葉凌開始,我的行爲,就很古怪。

他會懷疑我不是容無雙,也是正常的。

“你說啊!”見我不答話,葉凌抓着我的手更用力,幾乎要將我的骨頭捏碎,低聲吼道,“你到底是誰!”

我疼得倒抽冷氣,正不知如何回答,突然間——

一股凌厲的鬼氣伴隨着靈力,從葉凌的背後呼嘯而來,直擊他的後背!

葉凌的眼睛突然瞪得滾圓,身體僵硬。

緊接着,我看見一個飄渺的影子,從葉凌身後,緩緩站起來。

我難以置信地瞪圓眼睛。

是容祁。

容祁,成鬼了。

此時的容祁,鬼氣雖沒有九百年後,那樣的磅礴綿長,但已經帶着巨大的力量。

方纔他給葉凌的那一擊,已經徹底,打碎了葉凌好不容易護住的那點心脈。

葉凌的臉色徹底慘白下來,一點點轉過去,對上容祁冷徹的目光。

“哈哈……”

驀地,葉凌狂笑起來。

“容祁,你以爲,這樣你就可以結束我們葉家?”笑完之後,葉凌冷笑着開口,“因果報應,你滅了我們葉家滿門,你以爲,我真的就會這樣放過你?”

“我當然沒有這樣以爲。”容祁嘴角揚起一抹近乎殘忍的弧度,“所以,我會斬草除根。”

話落,他突然伸手,掐住葉凌的脖子。

反應過來容祁要做什麼,我的心整個都提了起來。

“不!”幾乎沒有經過思考的,我脫口驚呼,想要去阻止。

電光火石之間,發生了太多,我只覺得一切彷彿在慢動作回放。

隨着我的驚呼,葉凌和容祁,都露出震驚的目光。

特別是葉凌,這樣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刻,他竟然沒有反抗,也沒有看向自己面前的容祁,而是看向我。

那眼神裏,有驚訝,更有喜悅。

他張嘴想說什麼,可還沒來得及——

咔擦一聲。

容祁骨節分明的手指,就已經捏斷了他的咽喉。

可很顯然,這還不是結束。

如容祁所說的,他會斬草除根。 我愣了下,果然歐洲的女人都不喜歡按套路出牌嗎,這也太主動了吧,更何況周圍還是槍林彈雨的。

莫娜朝着我一笑,“小道士,保護好你自己就行了,對付一個黑格爾,對我來說可輕鬆的很,當然,前提是不帶着你這個小道士。”

說完,莫娜手一扔,飛爪掛在了樹梢上,接着她身體連續縱了幾下,就消失在了大樹上。

我一看,好吧,我好像身手的確比莫娜差了許多,我也就不再說什麼了,只是呆在樹後面等着就行了。

沒多久。嗖的一下,飛爪又飛到了對面的屋檐上,接着是一陣噠噠噠的槍響,沒多久,遠處傳來“啊”的一聲慘叫聲,然後槍聲就停止了。

我靜靜的等待着。這時候,對面的井口裏,突然爬出來一個人,是個女人,那個人穿着英國的僕人裝,身體一跳,就從井口裏出來了,她的眼睛,在黑夜裏閃爍着光芒。

我一看,日,井底都有殭屍嗎?

那女僕吸了吸鼻子,然後朝着我就衝了過來。

這女僕殭屍應該是死了有一段時間了,臉都腐爛了。

不過只要她是邪物,我就不怕,我也沒客氣,掏出鎮屍鈴,叮嗡叮嗡的晃了下。

那女僕的速度一下子慢了下來。

我掏出一張火雷符,主動的就朝着女僕跑了過去,然後火雷符扔了下來,轟的一下,雷光閃過,直接把那女僕紮成一堆飛灰。我趁機就把女屍的鬼力給吸收了。

院子裏突然間短暫的安靜了下。

我心下一驚,知道有點不妙,我一轉頭,果然,那些被鬼魂操控的屍體,還有些發了瘋的屍體,以及那些喪屍,都朝着我這邊看了過來。

我日!

我往後退,特麼的,這麼多鬼怪東西,要是一起涌過來,我可招架不住。

“趕緊跑啊”!

一道身影跳到了我的身後,正是莫娜。

莫娜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朝着那個石碑那裏就跑了過去。

這次沒有人再朝着我們放黑槍了,看來莫娜剛纔已經把那個什麼黑格爾給做掉了,這麼看起來,莫娜果然牛筆的很,能夠從上千人中脫穎而出,而且,剛纔又不費吹灰之力,把那個同樣單人入選懸賞競爭的黑格爾給殺了。這麼看來,單論身手的話,莫娜應該是所有裏裏面最牛的一個了。

我們朝着石碑那跑過去。

石碑後面,文言躺在地上,手裏還拿着槍,還有一個手雷,他一臉的痛苦。

“我去,文哥,你這是要準備自殺嗎?”我跑了過去說道。

文言一看是我,揉了揉眼睛,就大笑了起來,“特麼的。宋飛!真的是你!我剛纔還以爲我眼花了呢!我剛纔還在想,我真悲劇,生命中的最後時刻,眼睛裏看到的人,竟然會是你的影子,這都讓我對我的性取向產生懷疑了,現在看來,竟然真的是你!”

我看文言還能開玩笑,鬆了口氣,我一把架起他來,說:“行了,哥們。別懷疑你的性取向了,你要是真有問題的話,我這次可虧大發了。”

我抱着文言往外跑。

後面一個老道士搖搖晃晃的跟在我們的身後,他走起路來一晃一晃的,兩個眼睛都成了血紅色。

我說道:“這人瘋了,小心點。”

莫娜擡起手槍。砰的一聲,把那老道士給爆頭了。

文言看着莫娜,一陣無語。

我大聲用英語喊了句:“還有不想死的人,趕緊跟着我出去,留在這裏,肯定死!”

我架着文言。另一隻手拿着青雷棍,莫娜走在身邊,手裏拿着手槍和匕首,我們三個人朝着小院的門口就奔去。

這時候有幾個歐洲大漢跑了過來,與我們會和,接着又有幾個人狼狽的跑了出來。和我們一起往外跑。

幾個穿着僕人裝的喪屍擋在了小院門口,眼睛裏閃爍着紅色的光芒。

我把文言往旁邊那大漢手上一放,說:“我來解決前面的麻煩。”說着,我拿出鎮屍鈴,叮嗡叮嗡的晃了兩下,那喪屍的速度立馬就慢了下來,我揚起青雷棍,“砰砰砰”幾下,把那些擋在門口的喪屍給砸飛,我的青雷棍對付普通人當然是沒什麼威力的,但是對付這些喪屍那就輕鬆多了,根本就是自帶附魔擊飛和雷電效果了。

不過現在太危險。顧不得吸收這些鬼氣了。

“哇喔,酷!”

“太棒了,這些噁心人的東西,原來這麼容易對付。”

“別扯了,那玩意厲害的很,只是這中國人是傳說中的道士吧。”

後面的那些大塊頭們低聲議論着。

我也懶得理他們,帶着他們一路往小院子外衝出去,沒有了喪屍的威脅,這些人速度都很快,幾秒鐘我們就衝出了那個小院子。

突然間,“咯咯咯咯”一陣笑聲。

我愣了下,感覺到不妙。

接着周圍的空間猛地一變。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周圍是無盡的黑氣在旋轉,我們這些人都被困在了這巨大的漩渦裏面。

“是鬼打牆一類的鬼術。”我也不害怕,正要強行用青雷棍突破。

突然,空中出現了一個女人,一個穿着婚紗的女人,只是那婚紗爛了一大半,只剩下一絲的紗布貼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上露出大片的肌膚,不過那些肌膚青一塊紫一塊的,皮開肉綻的。

“啊!幽靈啊!”

“臥槽,女鬼!好像是,愛麗絲!”

“什麼情況!”

那些人都是世界上一些很知名的偵探、僱傭兵一類的人物,他們雖然知名,但是在對付鬼怪一類的事情上,還是差了很大的火候。

女鬼飄在空中,她實力非常的強大,她飄在那裏。所有的人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你想要怎麼樣?”我說道。

女鬼看着我,“陪我玩個遊戲吧。”

“我不想陪你玩遊戲,而且,我也不怕你。”我晃了下手裏的青雷棍。

女鬼咯咯咯的笑起來,笑的很尖銳,她那樣子,比中國的女鬼可嚇人多了。

“你不陪我玩遊戲,這個女人,就得死!”說着,女鬼的身影突然消失。

我還在想着這女鬼的意思呢,突然發現,莫娜慘叫一聲。接着身體往後一跳,竟然轉身跑回了小院內!而且,直接闖進了後院的屋子裏面!

我皺了下眉頭,這個女鬼很厲害,我和她實力應該差不多,我沒辦法殺掉她。她想要困住我也不是那麼容易!可是,現在這女鬼竟然直接附體到了莫娜的身上,如果我不進去,那莫娜真的就死定了!

我捏了下拳頭,對文言說:“你先出去吧,這裏太危險。我得進去救那個女人。”

文言點點頭,“好,那女人長得漂亮,當然得救。”

“日!”我朝着文言比劃中指,然後對其他的那些歐美大漢說道:“這裏面很危險,你們如果要來送死。我也不會攔着了,只是想清楚到底是獎金重要還是命重要。”說完,我轉身就朝着小院子裏面跑了進去。

後面沒有人跟上來,我鬆了口氣,看來這些人真的是被鬼魂幽靈還有喪屍給嚇怕了。

變身蘿莉劍仙 我朝着那中間的紅色房子跑了進去,陰森森的鬼氣籠罩在房子上空。有種末日降臨的感覺。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一擡腳,踢碎了中間屋子的大門,握緊青雷棍,走了進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