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加三八加十三點加二。”

趙英傑哈哈笑了出來,說道:“玄哥,那你喜歡吳欣嗎?”

劉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只是覺得,跟吳欣在一起很高興,也喜歡跟她在一起。如果有人欺負了她,我會去保護她。但我見了她卻從來沒想過要在一起,從來沒有想過要跟她結婚。”

“那就是喜歡了。我見了張愛萍也是這種感覺,不過與你不同的是,我想過跟她在一起。想過跟她結婚。所以我想好了,在我和她還沒有確定關係之前,我一定要多跟幾個女人戀戀,不然等我們確定關係了,我可不想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情。”

劉玄聽了一臉黑線。剛要開口說話,電話響了起來,卻是吳欣的電話。劉玄接通了電話。吳欣在那頭低聲而焦急的說道:“玄哥,快來救我。” 劉玄聽了吳欣的話吃了一驚:“你別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在哪裏?我馬上過去。”

吳欣在電話那頭說道:“我在家呢。現在我媽和郭慶華母子正在討論我和郭慶華的婚事,你要是再不來的話,我媽就要把我許配給郭慶華了。”

劉玄撓了撓頭:“現在什麼年代了,哪裏還有父母包辦婚姻呢。你可以不同意啊。周總看起來是個很明事理的人,怎麼會同意你嫁給郭慶華呢。”

吳欣嘆了口氣道“現在我的意見沒用,我媽同意是因爲馬伯伯的出現。”

“馬伯伯是誰?他可以決定你的婚姻?”

吳欣怒道:“這些以後再說,難道你真的要讓我嫁給那個花花公子啊。我不管,你馬上過來擺平這件事。”

“可我過去怎麼擺平?你媽同意啊。”

“你可以不同意啊,你就以我男朋友的身份過來。立刻。”

掛了電話,劉玄不禁有些納悶,難道周總真的要把吳欣嫁給郭慶華?可不管如何,劉玄也不會讓吳欣嫁給那個郭慶華。因爲劉玄知道,郭慶華不會是一個好丈夫。這個馬伯伯究竟是誰?

原來,周總當年創業之處,周總的老公不務正業,全靠周總一人辛苦操勞。麪粉廠開始之處,資金短缺,而且地痞流氓也經常來找麻煩。周總的辛苦辦起來的麪粉廠快要支持不下去了。

這時,馬伯伯出現了,多虧了馬伯伯一力支持,那時馬伯伯是派出所的民警,麪粉廠正好在馬伯伯所在的派出所管轄之內。馬伯伯見周總不容易,不但借錢給周總,而且成了麪粉廠的保護神,使得那些地痞流氓不敢再爲難周總。還幫着周總出謀劃策打開市場。可以說沒有馬伯伯的出現,周總未必能堅持到後來金龍集團的產生。

現在馬伯伯已經退休,幾年前兒子出了車禍丟了性命,現在的馬伯伯孤身一人,身邊連個說話的都沒有。周總一家對馬伯伯很是尊重孝順。

這天,周總接到馬伯伯的電話,詢問周總吳欣有男朋友了沒有。周總說沒有。馬伯伯笑道:“那正好,我受邀來提親的。你和欣欣在家等着,讓兩個孩子見個面吧。”

周總奇怪道:“誰家的孩子啊。”

馬伯伯道:“見面就知道了。”


周總不好拒絕馬伯伯的面子,只好讓吳欣在家等着馬伯伯。誰知,一會馬伯伯帶着郭慶華母子過來了。

得知馬伯伯是爲郭慶華提親的,吳欣急忙把馬伯伯拉到一邊表態說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馬伯伯道:“剛纔你媽還說你沒有男友,這立刻就有了,欣欣,你也學會逗馬伯伯玩了。”

吳欣聽了這話急忙辯解道:“馬伯伯,我剛剛認識了一個男孩,我媽不知道,所以纔會對您說我沒有男友的。”

馬伯伯笑道:“既然你們剛剛認識,大家都可以公平競爭嗎。”

吳欣道:“可我很喜歡那個男孩子。我們的感情很好的。”

馬伯伯道:“有人競爭纔可以選個更好更合適自己的。這個郭慶華是陽光房地產老總的兒子。你是金龍集團老總的女兒,你們兩家可謂門當戶對,而且郭慶華這個孩子極有事業心,陽光房地產能搞這麼大,也有他的功勞。你們可以先談着看嗎。等過一段時間,你就知道哪個更適合你了。”

吳欣急道:“現在我就知道哪個更適合我了。”

馬伯伯見吳欣一口拒絕了自己,搖了搖頭:“唉,我老了,不中用了。馬伯伯好心貼到人家冷屁股上了。”

吳欣聽了馬伯伯的話,心裏突然一酸,想起母親經常說起馬伯伯對自己家的幫助,怔怔的說不出話來。周總突然道:“對,你馬伯伯說的對,先跟郭慶華談着。有競爭才知道誰對你是真的好。”

郭慶華是個八面玲瓏的人,圍着周總阿姨長阿姨短的叫着,周總與郭慶華母子越說越投機,大有把吳欣嫁給郭慶華之意。吳欣越聽越覺得委屈,可又無話可說。這才藉口上廁所給劉玄打了電話。

劉玄掛了電話,讓東東開車送自己去吳欣家。到了吳欣家,劉玄吩咐東東在外面等着,獨自一人進了吳欣的家裏。


周總見到劉玄,急忙起身道:“劉大師。快請坐。”說着把劉玄與衆人互相介紹了一下。郭慶華母親聽說這少年便是從黑

網吧中救了許多學生,阻止了學生跳樓事件的少年高人。不由得對劉玄刮目相看。

吳欣面露笑容來到劉玄跟前叫了聲:“玄哥。”

劉玄笑道:“欣姐。”

周總說道:“大師,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嗎?”

吳欣道:“媽,劉大師就是我的男朋友,他是來找我的?”

劉玄聽了來到吳欣跟前,對周總說道:“對不起,周總,一直瞞着您。”吳欣一手挽住劉玄的胳膊,一副親密無間的模樣。劉玄說道:“周總,我們出去玩了。”

衆人看着眼前這一幕,齊刷刷的看着周總。周總說道:“劉大師,實不相瞞,今天你不能帶着欣欣出去。郭慶華是來提親的,你進來之前,我們正在談論吳欣的婚事,”

馬伯伯突然站了起來,對周總說道:“周總,你難道要把女兒嫁給一個神棍?”

劉玄冷笑一聲對馬伯伯說道:“吳欣要嫁給誰,還輪不到你來說話吧。”

馬伯伯見一個乳臭未乾,穿着寒酸的少年竟然這樣對自己說話,不由得發怒道:“你不過是個神棍,一個江湖騙子,怎麼配得上吳欣這樣的大家閨秀。吳欣出身豪門,你能養活的起她嗎,你能給他幸福嗎?你看看你的模樣,怎麼跟郭慶華相比。”

劉玄哈哈大笑道:“第一,吳欣不是那種看重物質生活的人,第二,我有能力給他幸福。最重要的是,不管我是個神棍還是什麼,欣姐喜歡的是我,不是郭慶華。”

說完劉玄傲然掃視了一下郭慶華母子和馬伯伯一眼。馬伯伯不怒反笑道:“憑你也能給吳欣幸福,郭慶華是陽光房地產的副總,你呢,不過是個江湖騙子而已,憑你也配與郭慶華相提並論!你討好吳欣是因爲看上了吳欣的家產吧。”

劉玄望着馬伯伯一笑:“現在我才知道,你跟我真的不是一個檔次的。跟你說話那是在對牛彈琴。”

馬伯伯一時被氣的說不出話來,吳欣心裏暗笑,但見到馬伯伯生氣,拉了一下劉玄的胳膊說道:“玄哥,馬伯伯當年幫助過我們,你不能這麼跟他說話。”

劉玄哦了一聲,傲然說道:“原來對周總一家有恩,不過,有恩就可以干涉吳欣的婚事嗎?你這是在倚老賣老!”

馬伯伯氣的用手指着劉玄,臉上青筋爆動,劉玄卻不再看他,用手挽住吳欣的手來到郭慶華身邊附耳說道:“不愧是陽光房地產的副總,出手果然不同凡響,把周總的恩人都用上了,你給了他多少好處,讓他如此爲你說話。”

雖然是附耳說的,但劉玄的聲音偏偏不小,屋裏所有的人都聽到了。郭慶華面無表情,靜靜的聽劉玄說完,淡淡的說道:“我請馬伯伯做媒人,也是因爲看重這樁婚事而已。馬伯伯也是看我心誠這才答應來的。”

劉玄一笑:“不管你看重還是看輕,我勸你都死了這條心吧。你看到了。”說着劉玄握着吳欣的手揚了揚,“你沒有機會。吳欣不喜歡你。我就不明白,以你們郭家的勢力,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何必要跟我搶一個不喜歡你的人呢。”

郭母見劉玄挨個訓斥大家,本就生氣,可劉玄竟然訓斥到她兒子頭上了,不禁怒道:“放肆,你個沒家教的東西,你算什麼東西,竟然可以訓斥別人。”

劉玄眼裏閃過一絲寒光,看着郭母說道:“你張嘴就罵人,這難道就是你的家教?我劉玄最起碼是個堂堂正正的人,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郭母大怒,什麼時候有人敢這樣對她說話,看到劉玄的眼神,心裏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可這口怒氣實在是咽不下,剛要起身想打劉玄一個耳光,卻被郭慶華抓住:“媽,這是在周總家裏,我們是客人,一切都有周總做主。”說着緊緊的抓着母親。

劉玄接口道:“不必周總做主,現在什麼年代了,再也沒有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如果周總真的要把吳欣許配給你們,我會和吳欣私奔的。”

說着轉頭對周總說道:“周總,十分抱歉,打擾了你們的相會。”

吳欣也說道:“媽,我和玄哥真的相愛,你如果非要把我許配給郭慶華,我就和玄哥私奔。”

周總指着吳欣道:“你,你,你氣死我了。你們氣死我了,給我滾。”

吳欣不由得一愣,劉玄一拉吳欣就往外走,吳欣三步一回頭的被劉玄拉着離開了家。東東一直在外面等着,二人上了汽車,劉玄對東東說道:“回飯店。”

吳欣眼圈一紅:“玄哥,我從來沒有惹我媽生過氣。怎麼會搞成這樣。” 劉玄笑了笑道:“別傻了,你以爲你媽真的生氣了?”

吳欣一愣:“當然是真的生氣了,她從來沒有罵過我。今天居然讓我滾。”

“她是假裝的。當時我既得罪了你家的恩人馬伯伯,跟郭慶華母子也越說越僵,眼看就要無法收場了。你媽爲了不傷大家的和氣這才把我們趕出來。”

吳欣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害的我虛驚一場。剛纔你在家裏把郭慶華他們氣的夠嗆。郭慶華母親的臉色都變了。經過你這樣一鬧,我估計以後郭慶華不會再來糾纏我了。”


劉玄嘆了口氣道:“本來你就是讓我來攪局的,所以我纔會那麼做。”

“那我是不是應該謝謝你啊。”

劉玄搖了搖頭。吳欣見劉玄並沒有攪局成功的喜悅,奇怪道:“難道你不願意這麼做?難道你想讓我嫁給郭慶華。”

劉玄緩緩說道:“這個郭慶華果然陰險的很,只怕以後我們不會有消停日子過了。”


說話間到了劉玄的飯店,劉玄與吳欣上了二樓,來到經理室,趙英傑見二人回來,也跟了進來。三人各找椅子坐下,吳欣問道:“玄哥,你剛纔說的是什麼意思?”

劉玄道:“你讓我過去攪局,電話裏沒有把事情說清,我到了之後也沒問是什麼情況,結果判斷失誤了。這件事,本身就是郭慶華設的局。讓他得逞了。”

吳欣奇怪道:“這件事是郭慶華設的局?你的意思是我們上當了?他設的什麼局?我怎麼沒有感覺我們被算計了,他通過這件事能算計我們什麼?”

“你當然感覺不到,因爲他不是給我們設的局,是給他母親設的局。”

吳欣聽了更加摸不着頭腦:“郭慶華算計他的母親?”

“對。我相信在今天之前的時間裏,郭慶華一定去找過你。而且被你無情的拒絕了。”

吳欣點了點頭:“不錯,他找過我兩次,都被我拒絕了。”

“郭慶華知道想要把你弄到手已經不可能了,我猜他一定心懷不忿,決心要整倒金龍集團和我劉玄了。以他陰險的性格,他一定是在我們背後下手,會不擇手段的報復我們,我們以後不會消停了。”

趙英傑笑道:“金龍集團做爲全國麪粉行業的龍頭企業,也不是他郭慶華想整倒就整倒的。”

劉玄說道:“這正是他給他母親設局的目的。他知道憑他郭慶華做不到,他需要家裏的支持。但陽光房地產和金龍集團都是石門市的龍頭企業,他父母不一定會支持他,所以他纔會讓他母親出面,參加這次提親。

他明知道提親得不到他要的結果,他就是要讓他母親在吳欣的家裏受到侮辱,好讓他的父母對周總憤恨,有了他父母的支持,他就有資本來跟我們鬥一鬥了。”

吳欣道:“陽光房地產確實有跟我們金龍集團相鬥的實力,只是我有一點不懂,我媽這個人很通情理的,他來提親的話,以我媽的爲人,她是不會得罪郭慶華母親的,他如何知道你會來攪局,難道他也會算卦,算到你一定回來?”

劉玄搖了搖頭道:“這就是郭慶華的可怕之處,他雖然不懂算卦,但他卻早已把每個步驟都設計好了。我相信,即便你不跟我打電話,郭慶華也會設法通知我知道,讓我去攪局。我更相信,他早已對我和你們家人的性格做了分析,想好了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

趙英傑一拍大腿說道:“不錯。玄哥剛走,那任桂傑就來了,他還慫恿我去周總家。不過沈經理和我們新招的何經理勸住了我,說玄哥一個人足以應付一切了,我去了反而不好,所以我纔沒去。”

劉玄點了點頭:“你的脾氣是個火爆脾氣,如果你去了,更容易讓郭慶華的母親發怒。不過我還是把郭慶華的母親惹怒了。我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以爲周總真的要把吳欣嫁給郭慶華,所以一步一步走進了郭慶華的局中。

等到我發現郭慶華的目的時,我已經把郭慶華的母親激怒了。郭慶華很狡猾,他把責任推到了周總身上,說出讓周總給個說法。目的也是讓他母親把怒氣轉到周總身上。我那時已經看出了郭慶華的目的,

所以我立刻對周總說出我要和吳欣私奔的話。其實目的也是讓周總出來緩解,周總果然把我們罵了出來。只是,郭慶華一定會在他母親耳邊添油加醋。這一下,陽光房地產要和金龍集團相鬥,石門市有好戲看了。”

趙英傑怒道:“鬥就鬥,難道我們還怕他郭慶華。嗎的,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弄死他。”

劉玄搖了搖頭:“猴子,我們不是黑社會。他如果不對我們動手,我們也不會跟他動手。他既然想玩,我們就跟他玩玩。我倒要看看,郭慶華能玩出什麼花樣?”

趙英傑點了點頭。他跟劉玄這些天來,早已對劉玄的脾氣有所瞭解。劉玄這個人,你若跟他玩橫玩狠,他會比還橫還狠,你若跟他玩陰的,他會比你還陰,你若對他公平的玩,他就跟你公平的玩。劉玄是個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的人。

劉玄對吳欣說道:“等一會你就回去。回去提醒周總,讓她小心郭慶華一家。還有,小心那個馬伯伯,那人靠不住,他已經被郭慶華收買了,我在你家說郭慶華給了他好處不是亂說的。”

看着劉玄拉着吳欣走出了家門,郭慶華母親怒道:“這是個什麼玩意,如此沒有家教,周總,難道你真的放任你兒女跟着劉玄?”

馬伯伯說道:“就是,這小子竟然拐騙欣欣,欣欣也不知怎麼被這小子迷惑住了,我說周總,這劉玄是個神棍,他會不會對欣欣用了什麼妖術,你還是趕緊讓欣欣離開吳欣的好。”

郭慶華說道:“周總,我是懷着極大的誠意來的。不然我也不會讓我母親親自來提親。可誰知事情竟然發展成這樣。”

郭慶華母親接口道:“不錯。如果是別人,哪用我親自來提親,派個人過來說說就是了。就是因爲是周總的女兒,所以我才親自來。可你女兒竟然看中了那個不知好歹的東西,你說他比我兒子哪點好。還一臉的目中無人。看着就讓人氣憤。你也由着他拐跑你的女兒。”

周總嘆了口氣道:“是,我知道是您看的起我,只是你們有所不知。這個劉玄救過我兒子的性命,是我家的恩人,我這個人就是有一點,對恩人我一向是知恩圖報的。你們也看到了,欣欣很喜歡劉玄,如果她真的如此,只怕我也沒辦法。”

郭慶華也嘆了口氣:“今天這事鬧成這樣,看來是我跟欣欣沒有緣分。我們告辭了。”

周總道:“這件事真是對不住,明日我在帝豪大酒店擺一桌酒席宴請大家,算是給大家賠個不是。”

郭慶華母親道:“不必了。既然親家做不成,整這些沒用的東西幹嘛,五星級酒店我們也不是沒去過。告辭了。”

送走了衆人,周總坐在沙發上沉思了起來:郭慶華的母親臨走時頗有憤恨的表情,希望她不會因此成了仇人。可想起來郭氏一家的創業之路,想起來郭氏一家的爲人,周總搖了搖頭,這家人是那種睚眥必報的人,而且爲人還陰險,沒準以後會在背後下什麼絆子。

這個吳欣,平常挺聰明伶俐的,這次怎麼這麼笨。明知道馬伯伯的話我不好拒絕,郭慶華的母親又親自來了,我怎麼也不能不給個面子,所以假意答應同意你和郭慶華交往,你怎麼就看不出來我這是緩兵之計呢,答應交往了又如何,交往幾天就可以找個理由說不合適,怎麼你就偏偏要把劉玄弄來呢。

這下倒好,劉玄也不知道事情的原委,過來就把郭慶華母子得罪了,現在郭慶華母子遷怒起我們了。唉,都說戀愛中的人是傻子,看來沒錯。吳欣一定是真的喜歡劉玄了,所以一聽我說同意她跟郭慶華交往便急的失去了理智。

周總正在胡思亂想,吳欣回來了,坐到周總的身邊,見母親一副沉思的模樣,說道:“媽,你真的生氣了?”

周總微微一笑:“傻孩子,我怎麼會生你的氣。那個郭慶華是個什麼東西我心裏清楚的很,我怎麼會同意你跟他的婚事呢。”

此刻的吳欣早已把事情想通了,說道:“媽,剛纔玄哥跟我講,今天這件事是郭慶華設的局。”說着把劉玄的話講了一遍。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