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根掃了年輕人一眼,撲向了虎王。若不能遏止虎王的攻勢,今天誰都走不了。

而秋楓這邊,盯着走來的年輕人,微微眯了眯眼。

這個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越來越強,甚至不弱於此時的秋楓。而秋楓身中兩槍,更是經脈俱傷,一點優勢也無。

“公孫家族又如何,在我們眼中也不過土雞瓦狗。”這人輕蔑地撇撇嘴。

“哦?”秋楓盯着他,“你是誰?”

“我姓洪,洪屠天。”洪屠天冷笑着,“我會折斷你四肢,再擰下你的腦袋!你大可以記住這個名字,到了陰曹地府,去找判官記我一筆。”


“你說公孫家族是土雞瓦狗?”秋楓咧嘴笑了起來,“最好別讓我家老頭子知道,否則你全家老小,都會死的很慘。”

“至於你……”

“我殺你如屠狗!”

秋楓臉色一冷,猛然砸出一拳。

“轟!” “咚!”

兩個鐵鑄的拳頭互不相讓,迎面砸在了一起,讓護着風婆婆的光頭耳膜生疼。即便只是旁觀,他也能感受到那種整條手臂都要碎裂的疼痛感,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而另一邊,丘根也扛着虎王的壓力,勉強保持不退,一拳一腳均聲勢驚人。

這就是暗勁?

光頭眼底劃過一抹異色。

他手裏有槍,但是此刻他的眼裏,槍的作用實在微乎其微。

而且他的身後便是吊着一口氣的風婆婆,他知道現在的戰鬥,根本不是他可以參與的,貿然插手,只會把他和風婆婆推到危險之下。

“這不是尋常的暗勁。”身後,風婆婆低聲道。她的肩上血跡一片,整條胳膊都沒了知覺。

“風婆婆,你不要說話,維持體力。”光頭回應。

“幾十年沒有動過手,不服老不行了。”風婆婆沒有在意,而是提醒了一句,“四個暗勁交手,可不多見,你多看看,對你有好處。”

“是。”光頭目光灼灼,盯着交手的四人。


暗勁是他夢寐以求的的境界,但暗勁只能意會,不可言傳,他天賦不足,遲遲不能領悟,觀摩暗勁的戰鬥,對他大有裨益,或許能觸動瓶頸也說不定。

“暗勁有強弱之分,你覺得這幾人,誰更勝一籌。”風婆婆問道。

光頭凝神觀察,但是他沒有踏足過暗勁,一時分辨不出這四人的高低,只能小聲猜測道:“我看虎王全面壓制這丘根,楓少爺和這個洪屠天在伯仲之間。而從剛剛的形勢來看,丘根似乎比楓少爺厲害。”

太子有疾奴家有葯 ,自然是虎王最強,丘根第二,而秋楓和洪屠天最次。

光頭心底不由一嘆,楓少爺終究還是差了一些,畢竟年紀還小,經驗不如老一輩豐富。

“是嗎?”風婆婆滿是皺紋的臉皮牽扯了一下,微微一笑,“有的時候,不能用眼睛去看,而是要用心去體會,感受他們的氣息。誰強誰弱,還未見分曉。”

“給我死!”

洪屠天大喝一聲,膝蓋狠狠頂起,如炮彈一般轟向秋楓。

和秋楓試探了十幾招,他多少摸清了這個大言不慚的傢伙的底細。

牛皮吹得震天響,但實力……也不過如此!

這一下,他幾乎用上了全力,若秋楓只有剛剛的水平,不殘也傷。

“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差距!”洪屠天內心冷笑。

凌厲的攻擊,讓秋楓神色一凜。

洪屠天逮着他的傷勢猛攻,讓他受到了很大的掣肘,有些處於被動,這一下同樣如此,如果硬抗,恐怕會影響到傷口,甚至直接撕裂周圍的肌肉,加重傷勢。


只能避退。

唰!

秋楓後撤。

“躲?”洪屠天森然笑道,“你躲得了嗎?”

“轟!”

一個退,一個進,自然是洪屠天的速度更快,直接追上了秋楓,鐵拳砸出,威力之大,幾乎能轟碎秋楓的腦袋。

“你剛剛不是很屌嗎?現在怎麼慫了?”洪屠天目含鄙夷。

“哧!”

秋楓的腳在地上拖出兩道劃痕,腳尖一扭,洪屠天的拳頭便擦着他的耳朵穿了過去,強勁的拳風在秋楓的耳垂上刮出了兩道細微的血痕。

“死!”洪屠天目光森寒,化拳爲掌,驟然切向秋楓的脖子。

“啪!”

洪屠天面色微變。

被擋住了。

秋楓伸出了一隻手臂,攔下了洪屠天的手臂,手臂受到巨大的衝擊,但他的目光卻倏然一變。

抓到你了!

兩人挨的很近,而且洪屠天有一隻手被秋楓擋在了外面,整個胸膛便暴露在了秋楓的面前。

秋楓驟然出拳:“現在,該輪到我了!”

“嘭!”

“嘭!”

“嘭!”

來自未來的郵件 ,速度太快,以致於聲音幾乎不分先後傳進了耳朵。其中有半數被洪屠天擋了下來,但剩下的,全都印在了他的手臂和胸膛之上。

“嗤嗤。”

秋楓雙指之中,露出了一抹漆黑,那是冷蟬,在洪屠天的身上留下了二十道傷口。

“轟!”

秋楓毫不停歇,又出一拳,直奔洪屠天的面門。

“咚!”

洪屠天雙手護頭,擋住了這一擊,腳步連退。

“躲?你躲得了嗎?”秋楓將這句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了洪屠天,身形已經追了過去。

幾個呼吸而已,雙方的形勢已然轉變。

“噗!”

洪屠天的單臂骨折,戰鬥力大減,秋楓猛攻之下,被擊中了側腹,體內翻江倒海,忍不住噴出了一口血。

“我說了,殺你如屠狗!”秋楓冷然一笑。

“還早着呢!”洪屠天神色猙獰,閃身撲來。

“轟!”

“轟!”

咬牙和秋楓交手數次,洪屠天的傷勢進一步擴大,反而比秋楓還要嚴重的多,臉色蒼白,額頭冒出虛汗。

“你,太弱!”

秋楓大喝一聲,揮起鐵拳便攻殺洪屠天的太陽穴。

“死!”

“咚!”

洪屠天奮力去擋,卻連身體都被秋楓轟飛了出去,砸進了沙發。

“你!”洪屠天雙眼通紅,死死盯着秋楓,“你不敢殺我。”

“可笑!”秋楓冷笑着逼近。

“我乃洪……”

“聒噪!”

“咚!”

秋楓將洪屠天的腦袋踩進了沙發裏,露在外面的身體猛烈掙扎起來。

“咚!”

秋楓又踏下一腳。

洪屠天還沒死,但是這羞辱,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受,幾欲瘋狂。

“虎王!”洪屠天趁着間隙大吼。

“嘭!”

後方,虎王踢中了丘根的胸骨,將他踢飛了出去。骨裂之聲響起,丘根捂着胸口摔在地上,嘴角不斷溢血,似乎是刺穿了內臟。

“你想殺他?”虎王看了過來,凝視着秋楓。

“殺便殺了,你……有意見?”秋楓回頭,和虎王對視,絲毫不退。

虎王嘴角一勾:“他的生死,我不在意,不過他背後勢力的怒火,我不能忽視。所以我只好用你的人頭,供他們泄憤。”


背後的勢力?

“他姓洪?” 萬界之最強孫悟空

“不錯,正是天朝目前最強大的幫派,洪門。”虎王面無表情,看樣子親口誇別人的幫派“強大”讓他很不爽。

但誰都無法否認,這個幫派,連狄東嶽的孫女都幹下手,又有什麼是不敢的?難怪洪屠天會說,即便如公孫家族,他們也不放在眼裏!

“你敢殺我,洪門必追殺你至天涯海角!”洪屠天低喝着,“你逃不掉。”

“不殺你,你就不來找我了?”秋楓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噗!”

秋楓轟然一腳,在洪屠天圓睜的雙眼注視之中,踩爆了他的腦袋。 地面上,除了公羊壽,又多了一具無頭屍體,腦.漿流淌了一地,血腥而刺眼。

看着四濺的紅白之物,其餘人心尖均是一顫。看到那隻踩在中間的腳,甚至有人忍不住乾嘔起來,連忙挪開了視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