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雲道長一直在瘋狂的搖晃着自己的腦袋,但是當我衝過去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不過渾身抽搐,就像是哮喘發作發作的樣子。

我知道這具身體此刻肯定有兩個魂魄在不停的打鬥,所以纔會變成現在這樣,而且那個本體相對較弱,他肯定挺不了多久,於是我也不再繼續想那麼多,默唸驅鬼咒,隨後猛地將拿道符紙砸在了不雲道長的眉心。

嗷嗷嗷……

幾乎在被我砸中的同時,不雲道長和另外一個聲音同時慘叫了一聲,隨後不雲道長就整個仰面倒在了地上。

我心裏驟然一驚,不知道是哪裏出了問題,急忙將不雲道長扶住,這時我才發現這個傢伙已經雙眼緊閉人事不省了。

“道長你剛纔那下恐怕是下手太重了,把本體的魂魄也給傷到了,趕緊想想辦法,不然那個魂魄會灰飛煙滅的!”

這時白無常緊張的衝着我喊道。

我無奈的嘆息了一聲,自己何嘗不知道是因爲這個原因,但是我哪裏有什麼好辦法能夠救得了他。

“不雲道長你還好吧?”我現在什麼情況都不清楚,甚至連那個莫格喇嘛在不在他的身體裏都不清楚,所以根本不敢給他亂用符咒。

好在這個時候不雲道長突然睜開眼睛,他呆呆都看了我一會,不過眼光和之前完全不同。

之前那個傢伙雖然始終面無表情,但是眼神中總是帶着一股狠辣,如果眼神能夠殺人的話,那傢伙早就把我給殺了。

不過此刻這個人的眼神卻非常清明,完全沒有一點雜質,看上去就像是在山中修行多年修爲高深的方外之人。

“多謝,我等這個機會等了十年!”這個人張了張嘴,像是用盡了所有的力量纔開口說道。

“你先別說這個,你知不知道那個莫格喇嘛去哪了?”我鬆了口氣,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他被你打進那個木偶裏去了,我也差點被他扯進去,好在你這個時候把我扶住了!”

不雲道長像是順過了一口氣似得,這傢伙費力的用一之手撐着地面,像是要起來的樣子,但還是掙扎了幾下,還是沒能起來。

這時候他用鼻子嗅了嗅,隨後臉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像是遇到了什麼開心的事。



詫異的看着他,還沒等說話,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從外面傳了進來。

我警惕的朝着那個方向看去,發現一個白鬍子老頭悠閒的走了進來,這老頭乍一看還真有股仙風道骨的樣子。

但是隻要和他在一起呆一段時間,就會立刻明白,這丫就是個猥瑣的傢伙。

“不華道長你怎麼會來這裏?”我詫異的看着這個老頭,當初我之所以被鎖魂鏈打中還沒有魂飛魄散全是這老頭的功勞,現在看到這個老頭立刻鬆了口氣。

因爲我潛意識裏始終覺得這老頭不會傷害我,果然這老頭聽了我的話之後,立刻露出失望的表情說道:“哎,你怎麼還沒有恢復記憶呀!”

“師傅弟子不孝,這十年來被妖僧佔據肉身沒能返回不華山,讓您擔心了!”

這個時候我身邊的不雲道長費力的掙扎着起身,唯唯諾諾的說道。

“我早就知道了,這對你小子來說也算是歷練,以後遇事冷靜點就行了!”

不華道長對他不雲道長擺了擺手,就飛快的走到我跟前,將我上下打量一遍,隨後滿臉苦相的說道:“不滅呀,你讓我說你點什麼好呢,好不容易又投了一次胎,怎麼找了個資質這麼差的?”

“這肉身是閻王給挑的,從醒過來到現在就沒有一刻安生,有空我真要下去和閻王老頭算算賬!”

我看到不雲這傢伙已經沒事了,於是擔憂的朝着黑白無常看去,他們還被困在那個佈滿了詭異綠水的地方,我至今也不清楚該怎麼把他們救出來。

“師叔不用擔心我知道該怎麼剋制這些液體!”就在這時不雲道長突然朝着我走了過來,笑着說道。

我看他臉色依舊蒼白,不過聽說話的底氣倒是比之前足了很多,顯然已經沒事了。

於是我點了下頭,還沒等反應過來,不雲道長就迅速拽住我的右手,狠狠的在我的中指上割開了一個口子。

我的手指上頓時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感,而血則被不雲道長滴進了那些綠色的液體中。

“其實這些水只能困住靈體,卻困不住人,只能困住靈體,因爲人的血液是剋制這種東西最好的辦法。而且越是道行高深的人,血越是靈驗!”

不雲道長一邊抓着我的手,將我血一滴滴的往綠水中滴,一邊奸笑着說。

我發現他的笑越來越不對勁,剛要將他推開,就看到不華道長迅速將我們分開,幾乎在同時他的手中甩出一道金光直直的打在水中。

我清楚的看到水中翻騰起巨大的波浪,不過很快這個波浪就消失了,那些綠水也迅速乾涸,就像是瞬間蒸發了似得。

也就幾分鐘的功夫,那些綠色的液體已經徹底乾涸了,只剩下一圈醜陋的河牀,而和牀底下佈滿了白骨,有動物的,也有人的,簡直就想是一個屠宰場。

“不雲他……”我擔憂的朝着不雲道長看去,因爲我覺得這個傢伙現在非常不正常,我甚至覺得莫格那個傢伙根本沒

有離開不雲道長的身體,只是和不雲道長之前那樣隱藏在他的身體了,只等待一個爆發的時機。

“放心吧,只是莫格的意識留在了他的身體裏,現在已經徹底沒了,不過這小子的身體虛弱成這個樣子,需要好好調理一下。”

不華道長扶着自己的徒弟,雖然這傢伙話裏帶着點不耐煩的意思,但是看着他徒弟的眼神卻充滿了擔憂。

“那個莫格不會在出來吧?”我擔憂的看着下面那堆白骨,卻始終沒有找到之前我扔下去那個盒子的蹤跡。

“在這裏面呢,這個給你送到地府去,交給閻王處置吧!”不華道長將一個紫黑色的只有巴掌大小的盒子扔給我,隨後扶着自己的徒弟就飛快的朝外面走去。

我愣了一下,等再次追出去的時候,這丫已經不見了蹤跡。

“道長看來咱們這次必須得回一趟幽冥了!”這時黑白無常也擺脫了束縛,飄到我旁邊說道。

“這個不華道長走的也未免太快了吧,突然出現突然又消失了!”我看着黑暗的走廊,茫然的說道。

“道長算起來你和不華道長師兄弟關係,他的道行雖然不如不滅道長,但是也算得上數一數二的高手,難怪他的徒弟蟄伏了十年還有翻身的機會!”

白無常湊過來笑着說道,我從他的表情中只看到了輕鬆,絲毫都沒有看到任何不愉快的表情,他似乎還有些興奮。

“我們差點死在這裏,你居然還能笑得這麼開心,到底怎麼想的?”

我不解的看着他,邊說這邊朝外面走去。

“我和白無常在地府呆了幾百年,每天除了收魂就是睡覺,非常枯燥,反而現在這樣挺好!”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黑無常開口說道,白無常聽了他的話之後,立刻激動的拍了下黑無常的肩膀說道:“還是你最瞭解我!”

我不想去理會這對好基友,而是拿着那個裝着莫格喇嘛魂魄的盒子快步朝外面走去。

沒了莫格的法術之後,這裏的光線比之前好了很多,等我們走到一樓的時候,趙涼已經拽着齊管家走到入口的位置了。

“老弟呀你可把我急死了,怎麼去了那麼久?”趙涼一看我上來,立刻擔憂的問道。

“沒事了,都過去了!”我拍了下趙涼的肩膀,轉頭朝着齊管家看去。

齊管家或許是覺得我不可能再有機會活着上來了,所以當我之後,他的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你老大就在這裏裏面呢,天黑之後我就要去幽冥把他交給閻王,他不可能再有機會來人間作惡,我勸你以後也老實做人,不然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搖了搖自己手中的那個黑色的盒子,冷冷的說道。

“大師我還有件事要告訴你,我說了……您能不能放過我,我一定好好做人!”

齊管家驚恐的看着我手中的那隻黑色的盒子,眼珠一轉,臉上立刻露出唯唯諾諾的表情說道。

(本章完) 第665章

既然有人來送死,她要是不成全對方,也太不善良了!這兩人潛入落花谷,怕為的就是她手裡的丹藥和武器吧!真是沒有想到,墨族來到隠族,經過幾番強勢鎮壓,其餘六大家族滅的滅,臣服的臣服,她處處看在帝溟寒和帝琛的面子上,給帝族留面子……

可是看起來自己真是想多了,自己給的面子,帝族這些人似乎根本不想要呢!既然如此,她也是時候讓帝族的人知道知道,她墨九狸,跟帝族沒關係……

帝族是帝族,帝溟寒是帝溟寒,帝琛是帝琛!她給的臉既然帝族不要,今天起她便收回來了,以後帝族也休想打著帝琛和帝溟寒的旗號,得到她一個眼神……

想到這裡,墨九狸的眼中閃過一絲冷光,丹藥出爐,小雷的雷劫,幾乎是數道雷劫一起落下,暗處的兩位老者看的心驚不已,他們也沒有想到墨九狸的丹劫,如此的猛烈,到底是一直這樣的,還是就今天這樣的啊……

如果一直是這樣的,那墨九狸到底是什麼怪物啊,這麼多雷劫都劈不死!要是只有今天如此,那隻能說是他們兩人的運氣好,墨九狸的運氣太背了,連老天都在幫他們……

可是他們卻忽視了一點,那麼多雷劫落下,墨九狸所在的位置,竟然連個坑都沒有,也真是奇怪了吧……

只是因為兩人看著雷劫來的快,去的快,墨九狸所在的位置,只有濃郁的葯香,卻根本沒有她的氣息,地上她的屍體躺在那裡一動不動,似乎是被劈死了……

兩人對視一眼,露出得逞的目光,四處看了看見沒人,悄然從暗處走了出來,小雷在上面看著下面的兩個帝族老祖,心裡暗罵愚蠢的人類……

沒看到它都沒走嗎?它沒走就是雷劫沒結束,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嗎?

真是太蠢了,太蠢了……

兩個帝族老祖,看到墨九狸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裡時,就激動興奮不已,那裡還顧得上看看小雷走沒走啊……

兩人直接來到墨九狸的身邊,其中一人神識落在墨九狸的身上,仔細一感知,發現墨九狸果然沒有氣息了……

「老七,太好了!這個女人終於死了,竟然被雷給劈死了,今天真是天助我們啊,太好了,這樣就算老祖宗,也不能怪罪我們了,哈哈哈……」老者忍不住大笑道。

另一個老者雖然不能說話,卻也是一副興奮的樣子,能說話的老者回過神,兩人同時蹲下身,伸手想要去拿墨九狸手上的空間的戒指……

就在這時,說時遲那時快,兩道迅猛無比的雷劫,毫無預兆的落下,直接精準無比的劈在了兩個帝族老祖的身上……

兩個人甚至連一聲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便隨著雷劫魂飛魄散了,可見小雷這最後兩道雷劫又多恨了,直接將兩人劈出了這個時間了……

同一時間,帝族看守祠堂的弟子,匆忙跑到帝藍山的住處,說兩人的魂牌破碎了…… “你先說說什麼事吧?”我在心裏冷笑了一聲,這個齊管家本來就是一隻老狐狸,所以對於他我不得不防。

“不雲……不對那個妖道曾經讓我把一樣東西埋到假山後面,那東西現在應該還在那呢!”

齊管家湊到我耳邊,臉上露出一個狡黠的表情,他似乎想要勾起的我的興趣,但是我卻始終面無表情的看着他,他縮了縮頭,顯然沒有琢磨明白我在想什麼。

“現在就帶我們一起去!”我一把拽住齊管家的衣領,裝出一副兇狠的樣子冷冷的命令道。

“好,您這邊請!”齊管家先是一愣,隨後急忙恭敬的點了點頭,就朝着外面走去,我和黑白無常他們兩個立刻跟上他。

齊管家朝前走幾步,就要停下來轉頭看我們幾眼,不過他每次停的時間都不長,只是轉頭看了一眼,就急忙繼續朝前走去。

白無常本想走過去催促他,卻被我攔住了,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這貨到底想要幹什麼。

果然在快要到假山的位置時,這貨終於沉不住氣了,他迅速從包裏拿出一隻口哨用力吹了一下。

我根本沒有聽到任何聲音,只是感覺到周圍的聲波在微微波動,而黑白無常則飛快的朝着齊管家衝了過去,似乎想要奪走他手中對那隻口哨。

柔情總裁的腹黑霸愛 可惜這個時候已經晚了,我突然覺得自己的雙腳都被一股力道死死的捏住了,我詫異的低下頭,發現地下已經伸出了一雙青紫的手,正死死的拽着我的腳踝。

我冷笑了一聲,還以爲這老傢伙有什麼殺招,原來不過是想用一些活屍來制服我們,他也不想想,我們可是連莫格喇嘛都打敗了,怎麼可能鬥不過腳下這幾隻活屍。

我雙手結印,開始默唸驅魔咒,眼看着拽着我腳的那兩個傢伙漸漸的地下爬了出來,我正好趁着這功夫將雙手結的印打在了那個這兩具活屍的頭上。

這兩隻活屍立刻慘叫了一聲,倒在地上開始不停的抽搐,沒一會功夫就徹底不動了。

我輕嘆了一聲,看得出這個齊管家在養屍方面只是一個半桶水的水平,甚至連養屍地都沒有找對。

所以這些活屍雖然看起來夠嚇人,力氣也夠大,但是攻擊力卻不怎麼樣,顯然是沒有修煉好的活屍,基本沒有什麼攻擊力。

“齊管家還有嗎?”我冷冷的盯着齊管家,笑着問道。

齊管家在這之前從來沒有見過我動手,但是此刻卻親眼看到了,他不禁嚇得腿軟,一把年紀了,居然直接跪在地上,聲音顫抖的喊道:“大師饒命呀,我只是一時糊塗,求大師繞過我吧!”

看到這老頭的樣子,我真心有些不適應,畢竟他比我大了那麼多歲,於是我急忙讓黑白無常把他扶起來,隨後冷冷的質問道:“你把我引到這裏來,就是爲了讓這兩隻活屍殺了我?”

“不是,那個妖道真的讓我把一樣東西埋到了假山後面,我現在就去取,大師您稍等!”

齊管家聽了的話之後,急忙點頭哈腰的客氣了一陣,隨後飛快的朝着假山後面跑去。

或許是他的年紀太大了,跑了沒幾步就直接摔在地上,不過這傢伙很快就爬起來繼續往前跑,我無奈的看着這個市儈又狡猾的老頭,開始頭痛以後該把他怎麼辦。

沒過多久,這傢伙就抱着一個用黃布包着的東西從假山後面走了出來,他身邊還跟着黑白無常,只不過這老頭根本看不到黑白無常,畢竟他沒有陰陽眼,所以毫無顧忌的朝着走了過來。

“大師就是這個!”齊管家滿臉討好的將那個用黃布包着的東西雙手托起遞給我,我將黃布掀開,發現黃佈下麪包着的居然是一個雕花的精緻盒子。

“我特意做了一個記號,想着以後把他挖出來買了還能換些錢,這東西一看就知道是古董!”

我現在終於明白這齊管家剛纔想幹什麼,他雖然能看到趙涼,卻看不到黑白無常,以爲這裏只有我、趙涼和他三個,如果我們死了,這個齊管家自然可以拿着這個盒子換些錢然後趕緊離開。

不過他沒有想到我能輕易對付他的殺招,所以也只能將東西給我,保住自己的小命。

“這裏面會不會裝着什麼道學祕笈之類的東西?”趙涼湊過來好奇的看着這個盒子問道。

我讓他們先散開,這個莫格喇嘛絕對是個心狠手辣的主,他很有可能在盒子裏放上什麼邪門的東西。

於是我將那個盒子放在地上,用道術將盒子的蓋子掀開,好在我的擔心是多餘的,這盒子裏只放了一串佛珠,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我苦笑了一聲,覺得這個莫格喇嘛的心思太讓人捉摸不透了,自己殺人如麻,居然還要這麼小心的保存一串佛珠,簡直有些諷刺。

“或許莫格喇嘛在這個東西上做了什麼手腳,這種人通常誰都不信,很有可能把很多東西用隱祕的方式藏起來!”

趙涼摸着下巴看着我,那樣子頗有些老學究的樣子,只不過他的這些話,更像是從某本武俠小說裏看到的。

白無常也好奇的湊夠來看着那串佛珠,眼中充滿疑惑,顯然沒有看出有任何線索。

“這個齊管家怎麼處理?”只有黑無常轉頭看了眼在一旁滿臉驚恐的盯着我齊管家,試探着問我。

我不禁一愣,說實話我還真的沒有想好要怎麼處理這個老頭,如果真的放過他,那就對不起地上躺着的這兩個人,他們可是活生生的被煉成活屍的。

“毛老弟我知道你不喜歡殺人,但是我們沒事,你乾脆直接讓黑百無常勾走他的魂魄不就得了!”

這時趙涼湊過來低聲說道,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剛好所有的人都聽到了。

尤其是齊管家,雖然這傢伙已經一把年紀了,但是耳朵非常尖,居然聽到了趙涼的話。

“大師饒命呀,饒命,我再也不敢害人了!”齊管家聽了趙涼的話之後,驚恐的朝着周圍看了一圈,隨

後激動的跪在地上不停的求饒。

“你快起來吧,給你機會是不可能了,我剛查過生死譜,今天正午就是你的死期!”

這時白無常突然揮動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鎖魂鏈,冷笑了一聲說道。

這次齊管家顯然是看到了他手中的鏈子,嚇得渾身戰慄,這一次他連求饒都沒有來得及,就雙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我苦笑了一聲,有時候真不清楚在這些人是怎麼想的,自己那麼怕死,居然還整天想着如何殺死別人。

“道長反正快要正午了,不如咱們先休息一會,等會我呆了這老頭的魂魄,咱們就直接去幽冥找閻羅王!”

白無常看到我滿臉複雜的樣子,湊過來試探着說道。

我點了點頭,現在也只能如此,我讓黑白無常幫我屍體擡到假山後面陰涼的地方,自己則靠在假山上休息。

好在趙涼那傢伙在廚房裏找到些吃的,不然我這次就真的要死了。

我原本以爲老頭還會醒過來,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這老頭居然就這樣被嚇死了,再也沒有醒過來。

“這老頭可真不禁嚇,這樣就死了!”趙涼呵呵一下,我從他的眼中看到了興奮的神色,顯然這傢伙早就盼着齊管家能死,畢竟齊管家也是害死的兇手之一,對此我不能責備他什麼,畢竟是齊管家殺了人,他們早應該有這樣的報應。

“行了,咱們趕緊走吧!”魂魄被收了之後,黑無常站起身衝着我們擺了擺手說道。

趙涼呵呵一笑,隨後化作一道白光鑽進我腰間的斷劍之中,而黑白無常已經用鎖魂鏈將齊管家的魂魄從身體裏逃了出來,就衝着我們擺了擺手。

我費力的起身,說實話這一天一夜的時間,我早就累的快要散架了,我還是在白無常的攙扶下,才勉強起身。

“道長不然你就先留在別墅中休息,我們帶着這個莫格喇嘛去幽冥交給閻王處置!”

白無常扶着我,好奇的看着我手中的黑色盒子說道。

我將佛珠重新放回到盒子了,又將整個盒子放進包裏,隨後苦笑了一聲說道:“既然不華道長讓我親自送去,那我就送一趟,免得節外生枝,這傢伙可是個狠角色,一旦讓他翻身,那再想抓到他可就難了。”

黑無常聽了我的話點了下頭,他們兩個也就不再說什麼了,我看着齊管家的屍體輕嘆了一聲,隨後衝着自己的腰間指了指。

我相信這兩位一定能看懂我的意思,既然趙涼的仇已經報了,那他就沒有必要再繼續留在人間。

所以我想擺脫黑白無常幫他找個地方投胎,他已經坐了這麼長時間的鬼,也該去投胎重新做人了。

“放心吧道長這事抱在我們兩個身上!”白無常呵呵一笑,隨後和黑無常帶着齊管家的魂魄飛快的朝着幽冥飛去,我則費力的跟在身後,我仰着頭最後看了眼灼熱的陽光,腦子裏不禁閃過一個念頭,生活是不是就此平靜了?

(本章完) 第666章

帝藍山聞言微微一愣,叫來兩人身邊的人仔細一問,才的自己兩人竟然去了落花谷,再想到剛才落花谷方向的雷劫,帝藍山無奈一笑,直接讓人安撫兩人的家眷,此事作罷……

帝族有些人跟兩人交情好一點的,便來詢問帝藍山,到底是怎麼回事,帝藍山統統回復一句不作死就不會死,便不再多說,弄的大家都雲里霧裡的……

而帝藍山則是把幾個聽從帝琛話的老者,全部給召集到了自己的住處,看著周圍的九個老者問道:「今晚的事情,我想你們也猜到了,應該他們兩人想要趁著少夫人煉丹渡劫的時候,趁火打劫,結果被少夫人給滅了!我叫你們來,是決定去落花谷走一趟,看看少夫人有沒有受傷,他們兩個死了都是自找的,萬一連累了少夫人受傷,可就是我們帝族的罪過了,就算是跟老祖宗也沒有辦法交代啊……」

幾個老者聽到帝藍山的話后,紛紛都是一愣,他們雖然心向著帝琛,但是也只是聽從帝琛一個人的話而已,至於墨九狸,因為所有的好處,都沒有他們帝族的份,心裡話他們還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可是帝琛向著墨九狸,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冷眼旁觀,既不干涉,也不偏幫!而帝藍山之前,他們看來,跟他們是一樣的立場,怎麼會忽然轉變了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