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處的寧無華和葉彤將所有情況盡收眼底,葉彤幾次衝動想要殺進去,但都被寧無華攔住了,寧無華也沒想到事情回到如此這般,但寧無華堅信機長不可能殺了他們,讓他們嘗試這些日後才能揮盡臉面,這不長是個壞事。

只見齊楓顫顫巍巍的站立起身,看向琪琪滿臉的笑意,這個微笑是專門爲琪琪打造的,齊楓不想在任何事情面前,對琪琪失去笑臉,漸漸去除身上所有衣服,兩手擺出尖刀手勢立在兩旁,在琪琪面前微笑着跳動了起來。

嘴角微笑,但面容上掛滿了淚痕,琪琪見到這一幕也大哭不已,她不知道爲何齊楓會爲了自己能做到這般,自己對於他來說應該是個外人才對,無數次想要齊楓離開,但又害怕自己一個人面對,迴應齊楓的只有無助的淚水。

“老大,做的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咱們就算在胡作非爲可從來沒有這樣過,這樣下去其他僱傭兵會嘲笑我們一輩子的!”上前勸說機長的並不是別人,而是當日飛了寧無華滿後背匕首的女子,同爲女子可能是感同身受的關係,嘴中還是讓她軟下心來。

機長對着女子揮了揮手,忙起身道:“行了,真他媽晦氣,就到這吧!”說完,機長大步向琪琪走去。

就在琪琪一臉驚悚之餘,機長緩緩俯身漸漸解脫琪琪身上的繩子,口中還輕聲嘀咕道:“同事這麼久,這男孩對你一片苦心算是我送給你唯一的禮物,別怪我對你這麼過分,我也是出於無奈,若是有其餘選擇,我一萬個不想對咱們這幫人動手!”

琪琪雙眼頓時流露出驚訝之色,表情癡呆的看向齊楓遲遲沒有眨動一下眼睛。

齊楓看向這一幕忙大喝道:“你他媽不是人,我都按你說的做了,你還不放了她!”

機長嘴角輕笑沒有理會齊楓的話語,繼續對着琪琪說道:“你也該找個對象了,這個男孩的未來不可限量,他能爲你做到這個份上這輩子肯定不會欺負你的,你就當是我送給你賠罪的禮物吧,還記得我總對你說的話嗎?”

機長將琪琪的繩索解開,並沒有去解琪琪扣上的黑布,大手在琪琪的頭頂摸了幾下,滿臉笑容帶着其餘人離去。

琪琪滿腦子都是機長對着大家說的那句:“如果有一天整個世界爲你們帶來威脅,我也永遠在你們身後,誰叫我是你們的機長呢,我早任命啦!”

機長走過齊楓身邊的納差,不經意的說了句:“告訴他,我叫冥!”


還未齊楓反應,機長等人已經消失在廢棄工廠中。

齊楓見機長遠去,忙撿起自己的衣衫大步向琪琪跑去,將衣衫爲琪琪套好這才一把將其攬入換種,嘴上勸說着:“琪琪啊,別怕,都怪我沒用,我要是強的跟師父一樣就好了,都怪我,我發誓,以後就算是用命換,我也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

琪琪聽完,也不知是對機長懷念的淚水,還是對齊楓真誠給打動了,頓時像個丟了玩具的孩子般傷心欲絕的大哭了起來。

“走吧,給他們接回去吧!”寧無華和葉彤下車漸漸向着工廠內走去。

“咳咳……”剛進入工廠,寧無華便乾咳了兩聲,提示兩個人有人在收斂一些。

聞聲齊楓忙一把抱起琪琪,一臉興奮的轉身向着寧無華和葉彤喊道:“師父,師孃!”

“哎呀……”此時的齊楓並沒有穿衣服,葉彤見狀大驚忙用手遮住了眼睛。

這一聲驚響也讓齊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下意識用手遮擋重要部分,卻忽略了懷中琪琪的存在,又是一聲“哎呀……”這下可給齊楓急壞了,剛還說用命換都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這就被自己丟在了地上。

忙將身子放低單手捂着重要部分上前想要扶起琪琪。

琪琪頓時大驚,忙喊道:“你摸過那裏的手,不要亂摸啊!”

寧無華和葉彤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兩人哪裏像是遭遇了什麼大難啊,明明就是對活寶,還是那種給塊糖就忘了有傷在身的活寶。

在寧無華和葉彤的幫助下,齊楓和琪琪也算是安全回到了車上,車輛發動漸漸向回趕去,路上本來沒有什麼花,但齊楓向是醞釀了很久一般,突如其來的爆出一句:“師父,我想要變強!”

“那就變吧!”寧無華毫不在意的回道。

“可是,可是你得教我啊!”齊楓有些爲難的撓了撓頭。

寧無華剛纔看到發生了什麼,也知道齊楓想要變強到底是爲了什麼,便沉聲嚴厲道:“齊楓,你真的想好要變強了嗎?這條路會很苦,很可能會讓你喪失了原本的理智,更可能讓你因此捲入重重災難,你不後悔嗎?”

“我不後悔!”齊楓連想都沒想便堅定的回答道。

“齊楓啊,其實你已經很強了,至少你現在的身手打幾個一般老爺們還是搓搓有餘的,何必非要走你師父的老路,你也看到了,你師父這樣強悍的人每天都在生死邊緣巡迴,我可不想就這麼一個徒弟也是如此。”葉彤見齊楓堅定,頓時勸解道。

齊楓並沒有動搖,眼神堅定的看向一旁的琪琪,大手不自覺的抓向那隻冰涼的小手,嚴肅回答:“我對琪琪保證過,就算是用命換,也不會在讓她有一絲危險,所以我必須變強,強到可以去殺了**琪琪的機長,強到讓他們看到琪琪都會畏懼!”

這一刻,琪琪眼中彷彿看到的不是齊楓,而是未來,是充滿琪琪在內的齊楓的未來。

寧無華偷笑的撇了撇嘴,認真的點了點頭:“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咱們度完假回去就開始訓練吧,這之中我保證琪琪不會有任何事情,變強需要很多時間,這次就當給你放最後一次假吧!”

是的,這已經是最後一次假期了!真得沒有任何假期了! 接下里的幾天沒有發生任何事情,寧無華也是無比清閒,沒有了夏雪和白雪薇的叨擾,那尉遲笑笑也意志沒有聯繫,倒是劉若淳偶爾來過幾次電話想要從自己手中得知白雪薇的一切,但得知寧無華出門休假後叨嘮了一通也是知趣的沒有打擾。

“你看他們兩個人多有激情,就連上廁所都不想分開,說來也怪了,自從琪琪和齊楓確定戀愛關係後,我怎麼總感覺我這師孃的位置一天比一天便宜了呢!”葉彤有些吃醋的看着前方兩個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冰激凌,對寧無華埋怨着。

“廢話,人都說有了媳婦忘了娘,況且你還是個師孃,你不便宜誰便宜,我這個師父沒淪落到像你這般,已經證明他很有良心了!怎麼着,當初可是你要求將琪琪留在身邊,還說什麼夏川陌生正好陪同出遊,現在吃醋了?”寧無華滿臉笑呵呵的打趣着。

“去去去,我可沒有你說的那麼猥瑣,跟徒媳婦吃什麼醋,本來就缺個導遊嗎,誰能想到這導遊找的跟招了賊一樣,把咱家這傻小子三魂七魄都勾走了,看來這導遊選的有失誤,以後選導遊就要找醜的,越醜越好!”葉彤說着,自顧自的認同般點了點頭。

寧無華沒有理他,大步向着齊楓二人走去。

剛一進前,寧無華便有些不悅的問道:“這次出來玩感覺好不好?”

“好好好,簡直太好了,師父師孃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我從來沒有感覺到現在這般溫馨!”齊楓想也沒想就回答了出來,這不難聽出是真心話。

“溫馨是吧?”寧無華好笑的看着齊楓,見齊楓一臉誠懇的點了點頭,沒來由的將齊楓手中冰激凌死死抹在齊楓的臉上,還不忘晃動幾圈,一旁的葉彤與琪琪見狀都“哈哈”的笑了起來。

“師父你這是幹什麼啊!”齊楓不解卻又不敢生氣,只能好聲好氣的問道。

“你說你們兩個,搞個對象生怕全世界都不知道,弄得你師孃跟喪子了一樣,天天耷拉個腦袋,這樣吧,一三五你跟琪琪處對象,二四六你給你師孃當兒子,週日我全天揍你,鍛鍊你的抗擊打能力,怎麼樣?”寧無華一臉嚴肅的說着。

這話說道這份上了,齊楓在傻也聽得出來這兩自己有點甜蜜的過頭了,之前沒有琪琪在的時候每天都纏在師孃身邊,忙對師孃誠心的道歉:“師孃,對不起啊,我這也是第一次談戀愛,從明天起肯定考慮師孃的感受。”

“別聽你師父胡說,看你談戀愛你師孃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可沒你師父說的那樣!”葉彤趕忙否決了寧無華的話語。

寧無華好笑,剛剛還跟自己吐槽怎麼轉臉就換了個人,無奈的搖了搖頭。

“說正事吧,離回去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你們兩個人有什麼打算嗎?”葉彤一改正色,忙將剛剛的尷尬話題岔開,搞得個你自己暗戀徒弟一樣。

“這兩天我們兩個人商量過,我之前空乘的工作丟了,眼下我也沒工作,我的家又不在夏川,想着跟你們回到湘平,到哪裏隨便找份工作,也不能總是蹭吃蹭喝!”琪琪鬼機靈般對着葉彤解釋道。

“我倒不是那個意思,你們吃我們一輩子都沒問題,只是這樣有些太揮霍青春了,既然你想跟我們回湘平,那不如到我的古武舍幫忙,雖然你沒有武術功底,但你有專業的空姐基礎,當個經紀拉攏外務還不是小意思嗎,好好幹,工資給你一個月一萬!”葉彤笑着解釋着。

“啊?”這吃驚的人不光只有寧無華,臉齊楓和琪琪也都吃驚了起來。

“我當空姐那會,就算雜七雜八的加在一起也就只有四五千塊,一個月一萬是不是有點太多了!”琪琪頓時有些爲難的敘說起來。

“是啊師孃,每個月給我兩萬我都屬於是白拿了,你怎麼還能給琪琪那麼高的薪水,琪琪聽我的,你就去師孃那裏打工別要一分錢,我每個月把工資都給你花,然後去蹭師父!”齊楓說的句句中聽,唯有最後一句讓寧無華起了殺徒之心。

“兔崽子你活膩歪了吧,我都不知道蹭誰呢,你還敢蹭我,先聽聽你師孃怎麼說吧!”寧無華白了齊楓一眼,衆人將目光鎖定在葉彤身上。

葉彤見狀輕笑了起來:“放心吧,這錢是肯定要給的,之前的經紀月薪都到了兩萬了,一萬隻是出奇,等日後你業績上來了,你們兩個人兩年就能在湘平買個房子!”

聞言,寧無華頓時領悟了,忙驚喜的說道:“你是怕它們兩個人沒地方住所以才這麼安排的啊?還是你看得遠,就算以後結婚都不怕沒房子住了!”

齊楓和琪琪頓時嬌羞的底下了頭。

“我也只是能解決眼前的工作,至於回去的住所我也沒有辦法,也不能讓他們租房子住吧,琪琪心底善良人長得還好看,齊楓又愣頭愣腦的,我怕他們吃虧!”葉彤頗有爲難的解釋着。

“謝謝師孃爲徒弟這麼着想,不過師孃放心吧,我想我們兩個應該可以的,你覺得呢?”齊楓試圖詢問琪琪的意見。

琪琪開心的點了點頭,一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樣子。

“唉,誰讓你攤上個沒啥能耐的師父,除了會讓徒弟送死之外,徒弟啥福都享不到,以後若有機會可要睜大眼睛,看準人在拜師,可別拜個吃軟飯的師父!”葉彤不自覺的將目光放在了寧無華的身上。

寧無華一聽頓時就炸了,怎麼怎麼就成吃軟飯的了,雖然到了夏川之後自己沒花錢,怎麼就成吃軟飯的了呢,心中頓時堵着一股怨氣,葉彤的房子還是自己出錢買的呢,越想越控制不住,大手用力一拍桌子:“不就是沒地方住嗎,回去我給他們買個房子!”

“這可是你說的!”葉彤頓時鬼笑了起來,像是奸計得逞了一般。

寧無華見狀心中一沉,完了!自己上套了,悔不該那麼好面子,滿是無助的將目光聚焦到齊楓身上,依這小子的性格應該馬上站起來不同意纔是,這怎麼還不站起來呢?

就在寧無華盯着齊楓半響後,齊楓意識到什麼,忙起身對着寧無華鞠躬道:“謝謝師父!”


“好你個兔崽子,這咋談個戀愛人都變精了,先是要蹭我,現在居然就這麼欣然接受了?你變得倒是透徹啊,人都說有了媳婦忘了娘,你連師父都坑……”寧無華頓時破口大罵了起來,引得三人陣陣笑聲。

笑聲截止後,琪琪不知想到了什麼,忙對身旁的葉彤說道:“師孃,你看這樣好不好,你每個月給我們一萬塊就好,剩下的錢我們就當是房子的利息,兩年估計也差不多還清了!”

一聽這話葉彤頓時樂的合不攏嘴,忙捂嘴笑道:“哎喲喲喲,這是誰家第徒媳婦這麼乖巧懂事啊,我怎麼越看越是順眼了,既然徒媳婦都這麼開明瞭,等回去師孃配送你套傢俱,讓你們到了湘平就有地方住!”

這兩人一唱一和寧無華總感覺有些不對勁,頓時恍然大悟的寧無華氣急跳腳:“你們這是設套把我裝進去了?合着我出大頭花錢僱你們去給古武舍工作啊?”

“謝謝師父!”寧無華的暴躁還沒結束,就見齊楓帶着琪琪乖巧的行了一禮便向海邊跑去,留下寧無華氣急跳腳的背影不在理睬。

葉彤在一旁笑的合不攏嘴,看着寧無華一副傲嬌的小神態,別提有多氣人,當寧無華將目光在次鎖定在葉彤身上時,只見葉彤調皮的吐了吐小舌頭,也向着齊楓他們跑去。

“算你們狠……”頓時空中飄蕩着這四個大字。

夜晚的酒店中,四人吃好了東西回到房中,這幾日雖然在酒店度過,但讓寧無華有些心急的便是齊楓和琪琪兩人到現在還是分房睡,一左一右的兩個房間,寧無華頓時心急了起來。

葉彤見狀忙上前揪着寧無華的耳朵,在其嘴上“哎呀呀”的哀求中,將其帶進了房間內。

“你瞎看什麼?別又鬧什麼鬼主意!”葉彤一臉正義的訓斥道。

寧無華心中別提有多冤枉了,委屈的說着:“我不是提那小子急嗎,這都多少天了,兩個人還分房睡,這叫什麼談戀愛。”

“像你一樣在牀上展示男人的雄風就叫談戀愛了啊?別交壞你徒弟行不行,這才叫真正的青澀年華,懂個屁!”葉彤沒好氣的白了寧無華一眼,還未等寧無華反駁又嚴肅的說道。

“古武舍那面來信了,這幾日隊裏訓練的急,我需要回去一趟半些事情,反正你的時間也沒剩多少了,就在玩兩天在回去,你幫我轉告一下他們,對了還有齊楓回去後進古武舍的事情,也該通知他了!”葉彤瞬間變成精打細算的小媳婦模樣。

“你明天要走?”寧無華臉上驚訝,心中卻是樂開了花,如果沒有葉彤在,自己豈不是可以胡作非爲了?這兩天被他們幾人欺負的,就是以葉彤爲首,她就是罪魁禍首。

“恩,明天一早就要走,這兩天你給我安生點,要是讓我發現有什麼不妥的地方,等回去我在收拾你!”葉彤嘴上說着,小手也沒閒着……葉彤就稍一用力頓時令寧無華在升不起任何心思。

“哦哦哦,知道了知道了,輕點,這要壞了不光我受罪,你也受罪啊!”寧無華一臉的委屈。 整整四個小時之後,寧無華有些腿軟的打開了房門……

現在是深夜一點,走廊的人都少了,就連服務生都找地方休息了,看來時機很是成熟,寧無華試探性輕敲幾聲齊楓的房門,裏面頓時傳來齊楓的警覺聲:“誰啊?”

“你師父,趕緊開門!”寧無華沒好氣的低聲吶喊道。

齊楓絲毫不敢怠慢,趕忙上前將房門打開,見到寧無華此時無精打采的模樣頓時有些不解的問道:“怎麼了?師孃給你趕出來了啊?”

“放屁,你師父英明神武怎麼可能讓她趕出來,還不是擔心你!”寧無華自顧自的走了進去,沒好氣的訓斥着。

“我怎麼了?”齊楓雖不解,但也無奈的將房門關死,在齊楓心中,寧無華就是被師孃趕出來的。

“你怎麼了?你告訴我,你和琪琪都好幾天了,怎麼還分房睡,你看我和你師孃,你師孃哪夜求饒我才放過他,要不這酒店隔音好,我估計你早就破了童子身了!”寧無華一臉正氣的看着齊楓,絲毫沒有遮蔽敏感的話題。


齊楓雖然年輕但也知道寧無華說的是何時,忙尷尬的撓了撓頭解釋道:“我尊重琪琪的想法,等她想的時候自然會跟我說的。”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這種事還等女人給你說啊?你管她想不想,幹就完了!”寧無華氣的口中喘着粗氣,頓了一下又忙說道:“我要幹你,這四個字這麼難說嗎?來對我說試試。”

“這,這怎麼能對師父說呢!”齊楓頓時有些沒了底氣。

“我讓你說你就說,怕什麼,我還能讓你幹是咋的!”寧無華跟齊楓本來年紀就差不多,完全沒把齊楓當徒弟看,就像是個小弟弟一般,語氣充滿了責備。

“我,我要幹你!”齊楓小聲的嘟囔着,漸漸將頭低了下去。

“你他媽不會真想幹我吧?你居然臉紅了?”寧無華大驚,這就很難解釋了!

“沒,沒有!”齊楓見狀忙擡起了頭,儘量保持和寧無華對持。

寧無華左右打量了齊楓了一番,這才訓斥的喊道:“那你大點聲!”

“我要幹你!”齊楓鼓足勇氣用比剛剛多了一丟丟的力氣說了出來。

寧無華無奈的拍了拍額頭,忽然伸出大手“啪”的一聲打在了齊楓的臉上。

“師父,你打我幹什麼?”齊楓一臉的委屈,壓根就想不到這突入起來的巴掌。

“我讓你大點聲!”寧無華喊了起來,那聲音足顯自己有些動怒了。

臉上的疼痛加上心中的委屈,齊楓頓時喊了出來:“我要幹你!”

“不夠!”“啪”又是一聲脆響,“大點聲!”

“我要幹你!”齊楓比剛剛的聲音還要大上許多,絲毫沒有顧忌這裏是酒店。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