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主要是因爲,這空間戒指之前不是周陽自己的,如果是自己的話,那麼自己存放的東西都是有數的,即便是一個念頭,索取之物,便會自行飛出。

“嗯?看來是這個東西。”

隨着周陽的視線看去,空間戒指的一個角落內,放着一顆雞蛋大小的灰色珠子,這珠子沒有任何的奇特之處,也沒有光澤流螢閃爍。

就是這麼一顆空洞的珠子,本來自然無法引起周陽的注意。

主要是,這珠子太平凡,而且,它的存在印證了周陽腦海之中,從百科全書中,看到的一件物品,相似。

那就是,隱匿珠。

隱匿珠的存在,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它之所以空洞,是因爲,空洞的隱匿珠可以收斂人體所散發的各種氣息,全部吸收到隱匿珠的珠子內,從而使得人的氣息,沒有一絲泄露。

操作也是十分的簡單,只要含在口中,即可。

唯一說能遺漏一點的話,那就是人的身體之中,本身帶來的氣味。

也就如之前,白靈探查到韋然存在的原因。

即便是這樣,也能體現隱匿珠的強大!

“隱匿珠,聖器中品奎寶!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相當的稀少。”周陽拿出隱匿珠,唏噓不已道:“韋沉果然不愧是一城之主,竟然這般捨得!”

“強大的隱匿珠被修煉者等任何人都想得到的東西,垂涎三尺的東西,隱匿自己的氣息,不怕追殺,也更好擊殺!”

“只不過,它現在是我的了!”

周陽滿臉歡喜。

“有了它,在加上強大的解脫鏡的神識,哼!我看誰還想殺我,等着被我一個個斬殺吧!”

周陽怎能不知道,韋然之所以能稱之爲影衛內第一的刺客,那完全就是隱匿珠的幫助。

可見隱匿珠的強大!

也就是說,自周陽得到隱匿珠後,那麼完全可以說,周陽也能成爲一流的刺客!

當然,得必須學習一個刺客的專業知識,之後!

毫不客氣的講,這個隱匿珠只要交給一個不入流的刺客,這個刺客都可以縱身一躍,成爲刺客之中的名流。

而隱匿珠更是刺客最想得到的強大助力!隱匿珠對於刺客來講,絲毫不亞於神器的存在!

“下面就讓我來試試,這隱匿珠的強大吧。”

旋即,周陽收去自己強化的金色身體,而後,滴血認主隱匿珠之後,把隱匿珠放到了自己的嘴裏。

只不過,緊接着,周陽的眉頭皺了起來! 周陽突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拉着!

那股強大的力量,讓周陽無法適從,只見周陽的喉嚨猛然漲大,那雞蛋大小的隱匿珠順着食道,就掉了下去!

可這隱匿珠並不是掉落周陽的胃部,而是從進入喉頭之後,就分離了食管,進入了周陽丹田不遠處。

周陽丹田是什麼?是那無比強大的虛無!

而這隱匿珠掉落在虛無的不遠處,周陽皺眉了。死死的窺探着自己的內腹,他不知道虛無要做什麼。

緊接着,隱匿珠被虛無的拉扯,融入了虛無的體內。

這一刻,周陽震撼了,虛無是什麼?虛無可是有着吞噬世界萬物的能力,隨着隱匿珠的被拉扯進入虛無之後,猶如周陽所想一樣。

隱匿珠順便破碎,頃刻間被虛無所吞噬。

“怎麼會這樣!雖然說虛無可以幫助自己抵擋任何不屬於自己體內的東西,包括地老鼠的毒龍槍之中的毒液。”

“可是,這作爲奎寶的隱匿珠應該不會啊。”

“隱匿珠可是被自己滴血認主,那麼也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不應該,不應該啊!”

“如若說,虛無對自己有危害,那麼自己早就被虛無吞噬的一乾二淨,渣都不剩!”

“爲什麼?這到底爲什麼?”

周陽釋放自己的神識,一直死死盯着,那並不華麗,也沒有任何光澤的虛無!一團黑的虛無,把隱匿珠拉扯着吞噬。


越是看着那一團黑,平淡無奇的的虛無吞噬隱匿珠之後,虛無也沒有任何的動靜,就彷彿是理所當然一樣,這讓周陽摸不着頭腦。

周陽當然不會在乎隱匿珠。

再強大的隱匿珠,也自然是無法和虛無所比擬的。

他只是搞不明白,這虛無要做什麼!

良久,周陽緊皺的眉頭有所舒緩,與此同時,興奮的神色再一次再周陽的臉上浮現。

“是這樣,竟然是這個樣子!”

“原本就以爲虛無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思維,看來還真的是!虛無啊虛無,你怎麼會如此強大。”

周陽所興奮,是因爲周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表皮,有着一層淡淡的虛無所呈現,就彷彿自己被一個殼所包裹住。

而那殼,周陽從中明顯感覺到了隱匿珠的能力。

“看似吞噬,其實並不是,而是虛無自己在升級,自己用自己的思維,強化自己!亦或者說,虛無改造了隱匿珠,讓隱匿珠把自己的整個身體所覆蓋。”

“只不過,這一切推助波瀾的都是虛無!”

剎那間,周陽懂了!因爲虛無的自主意識,和隱匿珠的融合,虛無用自己的能力,模仿隱匿珠,直接隱藏了周陽氣息。

也對,虛無本身就不容讓人探查。

經過升級,比之隱匿珠的能力還要強大!

那自是因爲,隱匿珠平時收斂氣息,只是讓人含在口中,而周陽不是!他整個人完全被虛無所包裹,是整個人!

被虛無整個包裹之後,周陽本身爲人類的那身體的氣味,都不復存在。

呼出的氣體,也是被虛無吞噬!

比之之前的隱匿珠,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

“哈哈哈……”周陽心中驚喜萬分,“有了這個能力,自己還畏懼誰?”

隨即,周陽自己給自己潑了一盆冷水,搖頭說道:“不對,虛無的成長相對而言,只是自己這個境界層次左右,也只是對自己所能及的強者,有效!”

“就彷彿之前的虛無,吞噬奎寶一樣。實力低下的時候,虛無也並不是完全有把奎寶都能吞噬的實力!”

“只有多了,才能吞噬!”

“那麼,自己現在的手段,現在的虛無,估摸着也就是隱匿生死境後期左右!倘若超越了這個實力的底線,估摸着就能被人發現。”

周陽知道,虛無不可能讓自己成神的強大!當然,這一切,周陽都是按照自己現在應有的實力,做的分析。

虛無的隱匿能力,真正能達到多少,周陽心裏也沒有譜!

周陽知道,那絕對不會低了。要知道,韋然也不過玄妙鏡後期,卻能不讓生死境中期的強者所發現,那麼升級改版後的隱匿珠,豈能不如之前?

“雖然解脫鏡是個分水嶺,但是,那也已經非常不錯了!再說,自己也還沒測試過!”

周陽一臉的興奮。

強大的實力讓周陽整個人興奮的顫抖着。

換誰,又能不興奮?

······

影衛內,營區的一處宿舍。

宿舍如周陽的基本大致相同,闊達且簡陋。

此時,牀鋪上的一個人,滿面愁容,鬱鬱寡歡。

“義父,你這是叫孩兒去送死無異啊!”裴虎看着腕帶上的一條信息,滿面愁容。

“雖說自己可能擊殺周陽,可是自己也是必死的!”裴虎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的家人也在您的看護下,我這是與虎謀皮吶!”

“罷了,罷了,當年如不是義父您救我一家性命,那時我就已經不復存在。只希望,如您所說,照看好我的家人,我心意足以!”

看着窗外臨近黑夜,裴虎一幅視死如歸的神色。雙眸之中,盡是悲哀,哀嘆。

韋沉叫他死,可他又不能不死。

這也就是常人不知道的,裴虎的散人盟其實也是韋沉家的中流砥柱,讓裴虎成爲領頭人,自然是爲了讓韋家招收更多的人才,以及強者。

每一個強大的家族,都會有自己的底蘊,自己的強者。

這點,國家是默認的,因爲來去,你都是爲國家效力。倘若是外族勾結,或者是賣國,那自然是國家所不允許的。


······

“啪啪啪!”

周陽站起身來,頓時全身上下,傳來一陣如爆竹悶聲炸響。

“身體比之之前,強大了太多,渾身上下,充滿了強大的力量,力氣彷彿都是用不玩完。”

隨即,周陽把手臂往下一甩。

“嗤~”

隨着周陽手臂下甩的力量,在空氣之中即刻凝聚一聲,破風的音鳴。

“黃金一渡!”

“王錘神針碎已經達到黃金一渡!現在自己的身體完全達到了生死境中期的強度,這還是最少的!估摸着,生死境後期強者,想殺自己都難!”

“可是,至此以來,自己該如何繼續提升自己身體的強度呢?”

“在影衛內島,只怕自己難以尋覓更大的魔獸的血液了!王教官給了七萬,聞人光仁等給了五萬,加上之前林林總總,莫約自己的積分有十五六萬!”

“看來,自己只能加快獲得積分的速度離開影衛內島了!”


“前往西大軍區,在那邊估摸着有適合自己的魔獸血液!不提升自己的實力,始終無法和韋沉對抗。”

隨即,周陽掏出了,空間戒指內,那唯一的影像珠。

看着裏面笑意盎然,表情可人的方安然,周陽此時的內心,安寧了,臉上也帶着幸福的笑意。

“安然,你知道嗎?我現在的實力提升了很大一截,過兩天我會在給你寄信,詳細的給你說說。”

“好好等我,咱們相聚的時光不遠了。”

“我答應你,一定讓你幸福,讓你成爲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收起影像珠,周陽的眼眶微微有些紅潤,閉上雙眼,再次睜開時,周陽的眼眸頃刻間,變的堅定。

“隨便吃點東西,看看牛勝哥幾人怎麼樣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