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讓鄒子川意外的是,屠小寶居然沒有問題,而是說出了一句他都不明白的話。

「我終於明白了。」屠小寶嘆息了一聲道。

「明白了什麼?」鄒子川疑惑道。

「我一直對加侖星的歷史有點不解,好像人類在八百多年前突然出現,突然建立國家,而在建立國家之前的歷史幾乎是一片空白,人類好像是突然出現一般,一些考古學家也提到過這個問題,而且,在考古活動之中,經常會發現一些我們不明白的一些陪葬物品,原來,加侖星的人都是從地球移民而來……」

「嗯,下去吧。」

鄒子川點了點頭,這個女孩子很聰明,能夠舉一反三,聯繫到加侖星的歷史,而那些陪葬物品估計是加侖星的第一代移民從地球上帶來的一些玩意兒,以現在加侖星的科技水平,自然是不明白那些可能是高科技的產品。

打開了睚眥的駕駛艙,鄒子川依然是提著屠小寶一陣風的攀爬了下去,屠小寶想抗議也不行,只能乖乖的被提著下去了。

「蓬!」

鄒子川手一松,屠小寶差點摔了一個嘴啃泥,狼狽的爬了起來,急急忙忙的跑到睚眥的腳邊,輕輕的撫摸著睚眥那巨大的鋼鐵之軀,一臉陶醉的仰頭看著高聳的睚眥。

「這就是全息影像裡面的機甲嗎?」屠小寶目光之中的表情由陶醉變成了狂熱。

「是的!」

「你可以送我一架機甲嗎?」屠小寶雙手一臉緊張的看著鄒子川,等待著鄒子川的回答,和這巨大的機甲比起來,小巧的激光槍已經沒有了絲毫誘惑力。

「可以。」鄒子川點了點頭,一架機甲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大問題,現在在他的空間按鈕裡面,至少有上百架各種各樣的機甲,就是一些零配件都可以輕輕鬆鬆的組裝出一架機甲。

「真的嗎?」屠小寶一臉興奮的看著鄒子川,她有點不相信鄒子川會這麼輕易的答應她,要知道,鄒子川可是連一支激光槍都捨不得的,在她的心目中,鄒子川就是一個大大吝嗇鬼。

「是的。」鄒子川肯定的點了點頭。

「波……」

屠小寶猛然跳起,一把抱住鄒子川的脖子,跳起來重重的在鄒子川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感受著屠小寶柔軟的身體散發出了處女馨香,鄒子川不禁一陣失神,獃獃的看著屠小寶,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副副嬌艷如花的面容一閃而過。

繁霜,雪兒,真真,芬妮,香兒,榮夫人,貝兒……

這些女人,現在怎麼樣了?

真真呢?

猛然之間,鄒子川想到了真真,真真只有兩年的壽命,而他離開真真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年多,也就是說,真真剩下的時間只有幾個月了。

是幾個月?


幾個月?

還剩下幾個月?

鄒子川感覺自己的思維有點混亂,這一段時間的無序的空間跳躍,他越來越沒有了時間概念。

一股從來沒有過的思念升起,鄒子川從來沒有想過真真居然在他的心目中居然會有如此重要的位置,那蒼白的臉頰,那弱不禁風的身體,還有那充滿智慧的目光……

鄒子川感覺胸口堵得發慌,他無法遏制這種思念,更無法控制時間,他要離開這顆星球最少也四個月的時間。

不行,我得趕快回去!

看著屠小寶的眼睛,鄒子川臉上露出了一絲堅決的表情,也許他並不愛真真,但是,他卻希望在真真最後的日子裡面,守候在真真的身邊,這種想法,非常非常的強烈……

「你看什麼?」屠小寶嬌嗔道。

「啊……沒看什麼,如果你蓄長發,會更漂亮一些。」

鄒子川突然轉過眼睛,看著浩瀚綿延的大沙漠,眼神之中,充滿了落寞,這個世界,誰最了解他?

非真真莫屬!

人生短暫,一生之中,又會有多少紅顏知己?

也許,一輩子都沒有,讓鄒子川感覺慶幸的是,他遇到了一個,真真了解他,真真比鄒子川更了解鄒子川,她知道鄒子川的心思,她知道鄒子川的內心。

繁霜的了解在於奉獻,繁霜可以無條件的執行鄒子川的任何一個命令,就像坑殺二百萬的時候,繁霜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也沒有絲毫動容。

至於米雪,對鄒子川的了解是一種慢慢的改變,是一種生活,互相之間已經達到了一種默契,這算是一種境界吧。

不過,對米雪的感情,鄒子川是在處於徘徊,因為,他無法肯定米雪到底是愛以前的鄒子川還是現在的鄒子川,這讓他有意無意之間感覺到了一絲不妥,所以,鄒子川刻意的迴避了米雪。

貝兒……

想到貝兒,鄒子川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他並不想評價貝兒,他和貝兒是在生死大逃亡時候建立起來的感情,這種感情很複雜,複雜到他自己都無法解釋。

還有榮夫人,每次相當榮夫人,鄒子川就有一種莫名衝動。

榮夫人是上天賜給男人的尤物!

……


「你……你……你知道我是……」

鄒子川飄渺無邊的思緒被屠小寶打斷了,屠小寶看著鄒子川,一臉嬌羞的表情。

「安靜!」

鄒子川突然凝神朝屠小寶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循著鄒子川的目光看去,屠小寶看到,遠在數百米遠處,一頭體態優雅,四肢修長的,頭上長了長角的動物出現在沙丘之上。

沙鹿。

沙鹿是一種食草動物,身形優雅,奔走之間如同閃電驚雷,來去如風,以沙棘和為食物,生性警惕,有絲毫風吹草動立刻遠遁。

果然!

就在兩人凝神觀望的時候,遠在數百米之外的沙鹿似乎察覺到了有人,兩隻長耳朵不停的抖動,一雙眼睛警惕的四處觀望,雙腿做出蓄勢以待的姿態……

……

PS:12點前還有一章5000字!(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噗」那被擰掉頭顱的惡徒彷彿是被捏軟的黃瓜一般,無力的倒在了地上,脖子上還不停的在留著殷紅的鮮血。

王毅也是渾身一震,猛地轉頭,左手緊緊地抓住了這惡徒的肩膀,「唰」的一聲,那令人詫異的一幕出現了,王毅的身軀彷彿是沒有骨頭一般,如蛇一樣,竟能在這惡徒的身上隨意的攀行。

「啊???」這時,這惡徒才恍然驚醒,大聲的驚叫了起來,在全身上下都凝聚出了一層藍的靈力,但是一切都晚矣。

王毅右手猛拍其身,其力道重如泰山、沉如萬鈞,「嘣!」的一聲,那一身的藍色靈力便紛紛碎裂,化作了無數的零星小點,消失在了這虛無之中,「咔嚓!」同樣的一幕再次出現。

怒瞪著血紅雙眼的王毅,還沒有罷手,竟抓著這惡徒的左臂,猛地一撕,接著是右臂,然後是雙腿,一一將其斷開,真是五馬分屍,慘不忍睹,這時王毅又一次的仰天咆哮了一聲。

其聲是壓抑已久的爆發,響徹天地、直入雲顛,震得這山林劇烈的晃動,可見王毅是有多麼的憤怒。

數片枯葉隨風而落,落在了那血泊之中,顯現出一抹凄涼。

王毅只在片刻之間就斬殺了這三個惡徒,不毫手軟、更是狠毒無比,那周圍不停在觀望的眾人也是心神一震,暗叫不好,特別是那些惡徒,儘管他們人數頗多,佔據上風,但是此刻看著王毅也是不由得皺起了雙眉。

那倒在地上的秦冷月也是大為震撼,剛剛的一幕看的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先不說他是怎麼癒合傷勢的,就憑他這殺人的手法與氣勢就簡直是一個嗜血屠夫,這與秦冷月那心中總是面帶微笑、語氣和善的王毅截然相反,秦冷月她怎能不驚訝、不震撼?

王毅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秦冷月,心中突然又是一陣刺痛,隨後便是走了上去,秦冷月看見滿身血跡的王毅向她走來時,渾身再次一顫,張嘴欲言,但是又生生止住,她那如水的眼眸中起了一絲的波瀾。

王毅看到秦冷月這幅神情也是怔愣了一下,那激蕩在心中的怒火頓時就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份安慰、一份顧忌,那通紅的雙目也是恢復了原狀。

「月兒趕緊建築工和丹藥吃下,對你的傷勢有好處的!」王毅走到了秦冷月的身旁,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數粒黃橙橙的丹藥替了過去。

秦冷月聽到月兒二子再次怔愣了一下,那純凈如水的雙眸此刻充滿了疑惑,正緊緊地看向王毅,想尋求這一切的未知。

「我能這樣叫你嗎?」王毅輕聲問道,雙目完全倒映著秦冷月的面容。

秦冷月有些迷惑,但是依然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王毅看見秦冷月點頭也是欣喜萬分,暗自想道,若今日錯過,那獨處的機會則是更少,這層紙該是捅破的時候了,不管結果如何,我王毅都不會後悔!

「月兒你還記得你我第一次相見嗎?」王毅擦去了臉上的血跡,面帶微笑道。

「記得,在耀金城!」全身血跡的王毅此刻露出這樣的微笑,讓人一看便是做作,但是秦冷月看出了王毅的認真,那眼神是真的,那情感更是真的。

「呵呵,其實你我第一次見面,我就對你頗有好感,第二次在你秦家做任務之時,便是深深的喜歡上你了,此刻的我滿腦子全都是你。

我不允許你受傷,更不允許有人欺負你,所以剛才???我不舍求什麼,也不希望得到什麼承諾,我只想讓你知道我對你的心是真的,即可!」

簡單的話語透露出了王毅對秦冷月的愛慕之情,那秦冷月也是聰明之人,從細微之處就已知曉王毅對她的情,但是她萬萬沒想到王毅竟會在這中情景之下對自己表白。

那冰封數年的芳心在這一刻也是為之一顫,禁錮在其上的冰山正塊塊碎裂、塊塊墜落,只聽得見那加速的心跳之聲。

秦冷月深深的看著王毅,神情則是不禁再次一震,臉上顯現出一抹淡淡的紅暈,片刻之後,她看著王毅笑了,露出了那傾國傾城的微笑。

「你真傻!我都這樣了,你也不拉我起來?但是與那些富家之子比起來,你倒是更加的有吸引力!」

「呵呵!」

王毅聽到了這話也是心神一震,欣喜萬分,突然發現自己只顧著表白,都忘記了秦冷月仍是衣衫不整,也是感到有些羞愧,便連忙扶起秦冷月,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自己的衣服將秦冷月給裹了起來。

「秦冷月看著王毅臉上的笑容不減,輕咬了下唇,冷聲喝道」你還在看什麼呀?你既然能動,那還不去幫忙?」

秦冷月心中也是甜滋滋的,這是她從未有的開心,但仍關心著其他的弟子與魯赤的安危,王毅也是怔愣了一下,連忙點頭道「是是是!這就去,可是我不放心你一個人!」

站在一旁的秦冷月帶著微笑,搖了搖頭,剛要說話便被一聲巨響深深的打斷了,隨後便凝視著前方,她看見魯赤被方天霸還有那三個惡徒起起圍攻,正節節退敗,滿身的血跡。

那洋溢在臉上的微笑頓時就消散了,神情凝重、大聲喝道「魯叔!」

正在激烈的對戰的眾人也是餘光一掃,頓時就怔愣住了,他們沒想到在這竟還有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歪念頓時由心而生,正步步向秦冷月靠近。

「秦冷月?魯赤,你秦家之主到底是怎麼了?到底送了什麼東西給那葯老頭?竟連你秦家的掌上明珠都一同前來,若是沒看錯,她已經受了傷!」那方天霸神情陰冷、話語冰冷,但是卻斜嘴揚起了一抹微笑。

魯赤也是怔愣了一下,他的心此刻已是跌入了萬丈深淵,急速的墜落,不能自抑,若是秦冷月被方天霸所擒,那自己死十次都不夠,可見其嚴重性。

「啊!」魯赤仰天大喊了一聲,儘管自己已是疲於應對,但是為了秦家的盛榮也得血戰到底,他從儲物戒拿出了那葯穀子前輩所給的散血丹!他準備用性命去相搏。

王毅看出了秦冷月的擔心,但是與魯赤對戰之人又豈是自己能對付的,自己能做的那便是將修為略低的惡徒給殺死,王毅想到了這便默念起了口訣,雙目之中顯現出一抹凌厲之色。 王毅分出了一道分影,守護在了秦冷月的身旁,「他將守護與你,我去幫其他的人,魯赤大人不會有事!你莫要擔心。」


王毅說完便腳下生風、殘影顯現,如一把剛出鞘的利劍一般,鋒利無比,勢不可擋,這剛剛蛻變的身體,的確是應該好好的磨練才是,這些惡徒則是最好的磨鍊石。

站在原地的秦冷月看了一眼一閃即逝的王毅,緊握住了受傷的臂膀,緊皺起了雙眉,露出了濃濃的不甘之意,又看向了王毅留下的一道分影,神情更是凝重無比。

數米之外,正有一個宗門弟子與兩個惡徒惡戰,他使出了渾身的解數也只是做到平手罷了,但是他靈力耗損極為巨大,體力也是下降得極快,已是面色蒼白、氣喘噓噓,在這樣下去等待他的就是竭力而死。

但是王毅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局面,那兩個惡徒看見王毅猛衝而來,也是緊皺起了雙眉,一個惡徒手握利刀轉身便向著王毅猛地砍去,而另一個惡徒仍在繼續攻擊那宗門的弟子。

這惡徒也是靈動境一重天的修為,但是自從碎身之法達到了韌其身的階段,同級的對手王毅倒還沒放在眼裡,王毅默念起了口訣,頓時就分出了兩道分影。

一道身影在雙手之上凝聚出了那久違的錐形靈力,瞬時威壓驟散、寒光乍起,虛無之中不斷的發出咔咔之音,好似承受不住這錐形靈力的產生一般,另一道身影全身通紅一片,好似火焰之人,滾滾熱浪席捲四方,周圍的氣溫也是急劇上升。

這猛衝而來的惡徒看到了這一幕,神情不禁一震,立刻大聲喝道「凌風刀決!」

頓時一股極為霸道的刀意衝天而起、瀰漫四方,那揮舞的刀法快如閃電、猶如鬼魅、一閃而過,只見數道寒光乍起,便融大氣之中消失了,這時天地之間憑空的出現了一陣狂風,現在共和王毅席捲而來。

王毅看到這一幕仍舊面不改色如一支離弦的箭、疾馳而過,沒有絲毫的停滯,那惡徒看見王毅其速不減,頓時就怔愣了一下,但是隨後便是咧嘴一笑,緊握著手中的利刃,也是朝著王毅猛衝而來。

「嘣!蹦!蹦???」

在風中疾馳而過的王毅體中不斷的傳來轟擊之聲,那身體之中的「咔咔」之音也是不絕如帶,那青色的衣衫不斷地碎裂,飄蕩在這狂風中,露出了那健碩的身軀,那身前的一道極為刺眼的疤痕更是顯現出一抹生猛之意。

「怎麼可能?居然毫髮未損!」那惡徒瞪大了雙眼,驚呼道,這時他才發現它與王毅之間的差距,心中也是咯噔了一聲,臉上顯現出了一抹蒼白,逃跑的年頭頓時驟然升起。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