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話說回來,面前的人爲何會遭到暗飛沙刺殺呢?要知道暗飛沙雖然是殺手組織,但其要價不菲,到底是什麼人跟他有如此深仇大恨?

“閣下是山賊的身份確實讓人有些不敢相信,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山賊能夠引起暗飛沙的注意,不過這也說明了閣下在草海之外也是聲名大噪的人物,敢問閣下姓甚名誰?”張華清想了一會說道,既然對方有如此實力,那還是先拖延時間等老大出來再說,在回來的路上他已經讓人先回來通知了。

“老子叫葉若羽,這位是琴女,不瞞你們說,老子兩人是被五大家族追殺,而且還是無緣無故的追殺,說起來這五大族長還真是他媽媽個球!”葉若羽裝出一臉無辜,委屈的快要哭了的樣子說道。

張華清聽了葉若羽的話算是聽明白了,原來此人就是前段時間五大家族發出追捕令的三人之一,看來這小子的勢力不錯,五大家族居然沒有用自己人動手,而是不惜花七品孕馨丹聘請暗飛沙成員。

想到這裏張華清又是一陣高興,看來自己的妹妹張凝莜有救了,只要能夠抓住葉若羽交給五大家族,那就能得到七品孕馨丹,然後跟別人換成八品的,雖然八品只能重塑肉體,但說不定也能延遲凝莜的傷勢,畢竟這也是唯一的希望啊。 葉若羽看着張華清閃爍的眼神,心中咯噔了一下,這傢伙不會沒安好心吧?“媽媽個球,不要用這麼邪惡的眼神看着我,你想幹什麼?”葉若羽忍不住問道。

“想幹什麼?抓住你交給五大家族換七品孕馨丹!”張華清正要回答,突然外面一個洪亮的聲音響起,他一陣高興,老大終於出來了,這次閉關用了整整一個月。

“老大,你終於出關了,有沒有找到救治凝莜的方法?”張華清抱着一絲希望問道,他口中的老大是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左半邊臉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看着煞是嚇人。

老大董無心剛剛到門前就認出了葉若羽,自己纔出關一天就聽說了此人大名,居然能讓五大家族聯名追捕,還殺了排名第二十七的殺手千發,看來實力不容小覷,不過既然落到了自己手裏,嘿嘿,想到這裏他一陣高興,凝莜那丫頭終於有希望了,不過還沒高興完就聽到了張華清的問話,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道:“沒有,凝莜這丫頭傷勢太重,現在只有八品孕馨丹可以一試了,所以眼前的葉若羽纔是希望!”

葉若羽看了一眼董無心,暗叫不好,這傢伙居然達到了藍色初級,這是多麼強大的高手啊,現在自己雖然擁有紫色神魂,但能量根本沒有完全蛻變,而且還只是剛剛得到高級功法無法使用,這要是打起來自己一點勝算都沒有。

葉若羽思維飛轉,瞬間變想到了對策,“各位先別衝動!你們聽我說,這五大族長給的籌碼只是七品孕馨丹,你們就算抓了我也得不到八品的,還有,你們可不要想着去跟他們換,這些傢伙都他媽媽個球的不是好人,搞不好你們就會有弱點被他們抓住,他們要是以此要挾,那就得不償失了!”葉若羽笑了笑說道。

董無心幾人聽了葉若羽的話感覺也有道理,這五大家族之前聯手攻打“幽靈草海”他們可沒忘,最主要的是那次他們失敗了,名聲也是一掃千丈,說不定還真會記恨在心,那自己跟他們換丹藥的希望能有多大呢?再說,眼前這葉若羽自己看不透境界,說不定還是比自己厲害的高手,這樣不知彼的戰鬥要真是打起來勝者還指不定是誰呢?怎麼辦呢?真是頭疼,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那丫頭真的沒救了?

葉若羽看着董無心臉上浮現了擔憂的神色,心有一計:按照他們的說法只有八品孕馨丹可以一試,這語氣中還抱有很大的焦慮,這說明他們口中那個叫凝莜的女子絕對不是肉體受創,不然就憑八品孕馨丹的功效一定能夠治好,他們的語氣也不會這樣猶豫不定,所以她一定是神魂受創了!剛好琴女的琴聲可以控制神魂,那這不就是希望嗎?自己可以憑藉這一點,先把傷養好再找機會逃走,至於到底給不給她治療或者能否治好那就說不定了!

想到這裏葉若羽一陣高興,他笑了笑說道:“其實你們大可不必這樣冒險,你們口中的希望並不是八品孕馨丹,這東西對神魂受創是沒用的!”

董無心三兄弟聽了葉若羽的話大吃一驚,自己這邊並沒有人告訴他凝莜是神魂受創,他是怎麼知道的?還有他口中的希望不是孕馨丹,那會是什麼?

“小子,你剛剛的話倒是引起了我的興趣,說來聽聽?”董無心慢慢的走到鑲有九顆黑色魂晶的寶座上坐下,想了一會才說道。

葉若羽看着他們臉上疑惑的表情,再次找了個位置坐下說道:“你們一定在疑惑我是怎麼知道那個叫做凝莜的女子是神魂受創的吧?嘿嘿,這只是我推理出來的,至於我口中的希望那就是我了,當然,我並不是說讓你們將我交給五大家族,而是說我可能有能力將那女子治好!”

葉若羽這話一說出口便引起了大廳上的騷動,爲了凝莜小姐的傷,幾位當家的花了無數的錢財和心力都沒有任何效果,這傢伙一看就是隻靠口舌吃飯的,他有什麼本事能治好凝莜小姐的傷?這不是想騙錢嗎?

葉若羽聽着大廳衆人議論紛紛,一陣暗笑,終於有效果了,他看了一眼琴女說道:“我知道大家都不相信,這樣吧,琴女,你給他們彈奏一曲,讓他們看一下魔幻音琴在你手上的威力!”

其實葉若羽這樣做並不僅僅是想讓大家知道自己或許有救凝莜的實力,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想立威,首先是拋出魔幻音琴這個**,在鬼莽地境很多人都聽說過落唯的中級神器叫做魔幻音琴,現在葉若羽說出這武器就在琴女手中,這說明她跟落唯關係不錯,更重要的是她還能控制,那神魂至少達到了藍色等級,這讓他們不敢盲目動手,再者,琴女彈指間顯現的音符必定能夠影響他們的神魂,這對他們來說又是一大威脅。

琴女聽了葉若羽的話點了點頭,接着單手一佛,魔幻音琴便到了她手上,她隨地盤膝而坐,修長白皙的手指像翩翩起舞的蝴蝶在音琴上快速滑動,多彩的華光頓時間鋪滿整個音琴,跟着琴女彈出的節奏不停的跳動,此刻身着七彩長裙的琴女專注於琴,身後隨意繫着的長髮也隨着氣勢不停的飄動,純潔的臉龐上略帶笑意,顯得格外迷人。

剛開始衆人都沉醉於琴女的琴聲跟美貌中,臉上都是一陣笑意浮動,過了小片刻時間,衆人正以爲這琴聲沒什麼特別的時候,他們突然感覺到了自己神魂的異動,這讓他們一陣大驚,開玩笑什麼異動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說時間琴女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她的琴聲突然急速加快,衆人準備用能量強行壓制已經很難了,就在大家感到驚恐的時候,琴女的琴聲戛然而止,似乎有點點到即止的意味。

董無心、張華清幾位首領被這種神通驚呆了,他們沒想到眼前這美貌女子如此厲害,居然能夠控制神魂,幸好之前沒有貿然動手,不過轉念一想又是一陣高興,凝莜的傷就是神魂移位,要是能夠通過控制神魂將其迴歸正位,那不就可以恢復了嗎?

“怎麼樣?大家是不是有些相信了?”葉若羽看着幾位當家的臉上有笑容浮現,立刻就出聲道。

董無心笑了笑說道:“嗯,果然不錯,這樣,只要你們能治好凝莜那丫頭,我就放了你們!”

“嗯,不慌,咱們還是先去看看凝莜小姐的傷勢吧!”葉若羽說道。

這是一個看起來並不算華麗的房子,裏邊的裝飾跟大廳比起來那隻算簡陋了,不過卻佈置的很是溫馨,葉若羽點了點頭,看來這女子很心細啊!

在一張紅色的的女人牀上躺着一女子,雖然整個面貌看起來不如琴女,不過也算的上美人,她身上有鍾大家閨秀的感覺,而琴女有的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冷豔,這女子看起來並不是那樣的安詳,整張漂亮的臉蛋顯現出了略微痛苦的表情。

葉若羽走了過去,仔細的查看了凝莜的神魂,這一看讓他吃了一驚,凝莜的傷勢之重倒是超出了預料,這女子不僅僅是神魂移位,還出現了神魂萎縮,這是魂能(以後神魂能量簡稱魂能)急劇缺少引起的,需要用別人的魂能或能量來補充她缺少的部分,可是到目前爲止還沒有人能控制魂能,看來最後希望還是落在了自身能量上,不過在這個基礎上,葉若羽也發現了一些東西,那就是這女子被人用藥物治療過,而且還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不然這女子早就死了,這人到底是誰呢?居然有如此醫術?。

“爲什麼她的神魂會出現萎縮?難道之前你們沒有給她輸送過自身能量嗎?”葉若羽想了一會問道,最終他還是沒有提自己的疑問,畢竟這發現他也不知道會不會對自己有利。

董無心嘆了口氣說道:“輸送過,不過我們三兄弟聯手,每次到緊要關頭我們的能量就出現了不足的情況,畢竟魂能的強度是自身能量的一倍,我們也沒有辦法啊!”

葉若羽聽後搖了搖頭,道:“她現在的情況確實很嚴重,除了九品孕馨丹生還的希望不大,就算我能試着治療也必定會花費很大代價,所以現在就不僅僅是放了我們那麼簡單,以我們的實力想要走出這裏我想不是很難,我也知道幾位爲了凝莜小姐的傷耗費了不少精力,話說落井下石,哈哈,老子就是喜歡這樣做的事!畢竟老子也是山賊嘛!這樣,我們負責治療凝莜小姐,不管結果如何,你們都要放我們走,還得給我們兩萬黑色魂晶作爲酬勞,哦,對了,我還受了一點傷,要在這裏休息一段時間,你們要好吃好喝的伺候!”

按照葉若羽的想法,先給他們嚇唬一下,反正嚇死人不償命嘛,然後呢,就是使命的要好處,在山寨中兄弟的性命可是看的很重的,更何況是這樣一個美貌的姑娘,還是老二張華清的妹妹呢? 張華清一聽葉若羽的條件立刻就傻眼了,接着便是氣憤,這傢伙不是明擺着撈好處嘛?之前請了鬼醫老頭來治療,那傢伙要價十萬黑色魂晶,奶奶的,這次該死的葉若羽又要價兩萬,哼,老虎不發威還真以爲是病貓?

“哼哼,兄弟胃口不小啊!之前的鬼醫老頭要價十萬,被我們關到了幽靈監獄,看來你小子也想到裏面玩玩!來人,把他倆給我關到幽靈監獄!”張華清憤怒的大吼道。

葉若羽聽後笑了笑並沒有說話,嘿嘿,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嗎?趁此機會治好傷,然後想辦法逃跑,現在兩方人馬對峙,都有顧慮的情況下,誰能冷靜誰就會勝出。

幽靈監獄其實就是幽靈草海中的共同監獄,這裏匯聚了各種各樣的人物,有之前五大家族的,有犯罪的山賊,也有貧民百姓,各種人物夾雜的結果就是混亂,這裏的人是允許自行擴大勢力的,等到了一定程度就會被幽靈草海中各個山寨聯名放出,最後由他們決定效力於哪個山寨。

“給老子進去吧,兩個混蛋!”一個小嘍囉將葉若羽跟琴女兩人猛的推進了一所監獄的小屋子中,這個小屋子裏邊還關着三人,從着裝來看都是衣衫襤褸的,看不出有什麼特別。

“喂,你們什麼態度,當山賊也要有山賊的素質好吧!這一點你們連若羽都比不上!”琴女一進監獄就開始了理論,這段時間她可是被憋壞了,之前害得葉若羽到處逃亡,還被千發追殺,這次她可是很聽話,沒有給葉若羽搗亂。

葉若羽一把將她拉在自己身邊坐下,說道:“喊什麼喊,注意性別素質!媽媽個球,敢關老子,等老子傷好了殺他個片甲不留,對了,你幫我看着周圍不要讓人打擾,我要好好修煉下!大戰過後總結經驗是很重要的!”

琴女一聽葉若羽要修煉連忙將他拉住,他還沒解答自己疑問呢,怎麼能就這樣修煉?“等等,你給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幹嗎好好的要兩萬魂晶?搞的我們現在被關在了這裏!都怪你這該死的!”

葉若羽無奈的搖了搖頭,哎,思想太深邃了就是沒人懂啊!高手寂寞!“額,這個……簡單跟你說就是,我想借這個地方療傷,這幽靈草海五大家族的人暫時不敢貿然進入,所以他們現在對我們構不成威脅!我們現在的敵人就是三把刀山寨,不過我早就找到了他們的命脈,就是那個受傷的叫凝莜的女子,現在三位當家的已基本相信我們能救她,所以他們正在商量籌碼,至於我要價兩萬,你以爲我的山寨建立不要錢啊?就憑那一千魂晶能買幾張桌子?我在外面也得爲龐湛做點貢獻吧!好了,說完了,你理解了吧,我修煉了!”

在進入入定狀態之前他還輕輕的說了句“思想太深邃了,真是佩服自己!”在不遠處的一個老頭聽了葉若羽的話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琴女聽了葉若羽的解釋弱弱的說道:“好像似乎是明白了那麼一點點,不過我想知道這次爲什麼又是我給你護法?”

琴女的這個問題現在已經沒人回答她了,入定的葉若羽聽不到外面的任何聲音,也感覺不到外面發生的任何事情!琴女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這次她也沒有吵鬧、搗亂,只是安靜的坐在葉若羽身邊。


這段時間的相處,琴女已經慢慢適應了葉若羽的性格,他外表看似冷淡,內心卻像一團火一樣溫熱,雖然他有時候的做法確實在琴女看來太過殘忍,不過這也是被生活所逼,在鬼莽地境就是人吃人的規則,要麼就是被人吃,要麼就是吃掉別人,這是沒辦法的事!

還有琴女發現葉若羽很心細,也很精明,他的整個人並不像外表看起來的吊兒郎當,總體來說琴女還是感覺到了溫暖,畢竟葉若羽時刻還想着跟自己一起拼命的兄弟,這點跟五大族長比起來他更像人,再說,他對自己還是很不錯的,不管自己怎麼給他惹事,他都沒有真正生氣過,所以這次她決定好好爲他護法一次,算是報答吧!

現在的琴女還不知道自己對葉若羽的感情已經慢慢發生了變化,從之前的跟隨慢慢變成了依賴!



再說董無心三位首領這邊,他們此時正在如火如荼的討論着,總的來說分爲兩種觀點,董無心跟彥文昭認爲不管花費多大代價只要能治好那也是值得的,而張華清倒不同意這種觀點,爲了自己的妹妹,老大跟老三已經花費了無數心力,也算是仁至義盡了,現在整個山寨的財富不足去年的一半,自己不能爲了妹妹將整個山寨搞空,畢竟這是多年的儲蓄啊!


“大哥,三弟,你們都不要說了,我相信凝莜就算知道我不救她,她也會理解的,我不能爲了私人事情將整個山寨的發展棄之不顧啊!”張華清堅決的對董無心跟彥文昭說道。

老大董無心搖了搖頭說道:“老二啊,我們都明白你的想法,但是結拜的時候咱們說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不能大難臨頭獨自飛啊!你這樣讓大哥跟三弟以後還怎樣做人?再說,錢用了我們可以再賺,人沒了可就永遠的沒了啊!”

“大哥,可是…”張華清還是有些猶豫。

“沒什麼可是的,就這樣決定了,我想底下兄弟們也會支持的!”董無心對着底下站着的所有兄弟說道。

衆人聽後都歡呼表示同意,自己山寨就這點讓人佩服,感情纔是共同發展的根本,再說,凝莜小姐也爲山寨做了不少貢獻,要是能夠治好她,花點錢又算得了什麼呢?

張華清看着底下兄弟們的反應一陣感動,他大聲道:“張華清在這裏謝謝各位兄弟了,以後有什麼事只管吩咐,我們兄妹倆在所不辭!”

話說在葉若羽入定一段時間之後,便有很常見的欺負弱者的事情發生在了琴女身上。

剛剛說過,在這個房子中除了葉若羽跟琴女還有三人,一人是那老者,還有兩人,他們一直在關注着葉若羽跟琴女。

其實這兩人在三把刀山寨中還是很有名氣的,他們是三把刀山寨的四當家跟五當家,一人神魂到了是綠色越中級,一人綠色中級,在進入這裏之前,他們是凝莜的熱烈追求者,不過久久不成,在憤怒之下居然想對她用強,後來被三位寨主打敗抓到了這裏。

這次他們看着葉若羽跟琴女被關到這裏,便一直注視着他們兩人,不爲別的,他們是被琴女的美色所吸引,琴女的面容可是比凝莜還漂亮不少,在剛剛的談話中他們感覺到了琴女的柔弱,認爲這是一個軟柿子,可以好好的捏捏了,所以在葉若羽入定後一段時間,他們認爲時機成熟了便開始動手。

“喲喲,老五,看看,這小妞不錯呢!”老四說道。

老五聽四哥這麼說也滿臉笑意的接口道:“是啊,四哥,比凝莜那娘們還漂亮呢,這下我們有福了,哈哈!”說着他們便慢慢的向琴女走去。

琴女看着走來的兩人,一陣噁心,他們看起來比葉若羽還討厭,兩人都是尖嘴猴腮的樣子,乍一看感覺就像是剛剛從動物園跑出來的猴子。

琴女盯着逼近的兩人,現在沒有葉若羽的保護她也一陣害怕,連忙起身跑到了葉若羽身後,指着他們倆說道:“你們別過來啊,再往前走我就喊人了!”

老四聽了琴女的話一陣大笑道:“哈哈,小姑娘別怕,我們不會欺負你的!哈哈,告訴你,在大爺這裏喊誰都沒用的!”“哎,別衝動,我們會好好對你的!”老四看着琴女揚手以爲她要攻擊自己連忙說道,自己還沒玩夠怎麼能這麼快就打架呢?

他們哪裏知道琴女揚手是在召喚魔幻音琴,音琴到手後,她二話不說便彈奏起來,美妙的琴聲頓時散播在整個房間。

“喲,還會彈琴,不錯啊!我喜歡!”老四聽着琴聲感覺很舒服,他怎麼也沒想到危險正在向他逼近。

琴女彈了沒多久,房間的三人便感覺到了神魂的異動,特別是老四跟老五,他們的神魂已經有點不受控制了,房間中的另一位老頭此時也很是吃驚,張大的嘴巴、上挑的眉毛顯示着他的詫異,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女子的琴聲盡然能影響神魂。

老四跟老五強行壓制心中的驚異,正準備坐下調息的時候,琴聲突然停止了,原來正在修煉的葉若羽也感覺到了神魂的異動,他醒來之後一把搶過琴女手中的音琴,大聲道:“媽媽個球,你幹什麼呢?差點搞的老子走火入魔!”

琴女看見葉若羽醒了像是看到救星一樣,一把抓住他的衣服跑到他身後小聲道:“有人欺負我!” 葉若羽順着琴女手手指的方向看去,頓時就樂了,他大笑道:“哇,這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怎麼動物都修煉成人型了?,喂!兩隻猴子,你們怎麼不把自己變好看點?幹嗎還保留着動物的原形?我說要是捨不得動物的原形那還是迴歸本位好了!”

琴女跟那老頭聽到葉若羽的話立刻就笑噴了,這傢伙罵人的功夫還真是一流,居然不帶一個髒字。

那老頭聽了葉若羽的話,笑着輕聲道:“哈哈,這小傢伙有點意思,看樣子這兩人不簡單啊!”

老四跟老五聽了葉若羽的話立刻就生氣了,憋紅的臉顯示出他們的氣憤,“你大爺的!活得不耐煩了,連大爺也敢罵,老五,給他點厲害瞧瞧!”老四猛着對葉若羽吼道。

老五聽四哥發話了,雙手在胸前不停舞動,口中低吟道:“神魂換形,黑星魔煞!”說話間一個綠色的小人兒出現在他的身前,緊接着一團黑色的能量瞬間衝向葉若羽。

葉若羽看着老五的手決跟神魂的位置有些搞不懂了,怎麼他發出神魂換形的手決跟千發的不一樣?而且神魂的位置也不一樣,千發是在頭頂,這傢伙是在身前,難道神魂換形跟功法有關係?

其實葉若羽修煉的這段時間他還沒來得及修煉千發的高級功法,這短短的時間他纔剛剛將傷治好,便被琴女的琴音弄醒了。

“算了,這還是以後再想辦法弄清楚吧,千發的高級功法中對於這個肯定有具體介紹!”葉若羽自言自語道,接着他的嘴邊便出現了冷笑,瞬間他的身體消失。

長達一米的刀芒出現,瞬間刀芒跟老五的那股黑色能量相撞,強大的爆炸之後,葉若羽的身形顯現出來。

老四跟那老頭看着葉若羽都是一陣呆滯,剛剛的過招老五瞬間被擊飛,強大的能量還將老五身後的牆壁沖垮了幾面,這下幾個牢房便連在了一起。

老四看着葉若羽心中一陣害怕,這是多麼強大的能量啊,僅僅用刀芒就將老五打飛,現在還不知道是死是活,自己肯定不是他對手,沒想到此人這麼厲害,可是他轉念一想又感覺不應該啊,這麼厲害的人物怎麼會被抓到這裏呢?

葉若羽看着不停後退的老四,笑道:“媽媽個球,這樣就想走,嘿嘿,留下一條手臂再說!”說着葉若羽的身形再次消失。

此時的老四看着葉若羽臉上的笑容,感到了莫名的寒冷,笑裏藏刀也不過如此,不過就這樣想要自己的手臂,哼哼,也太看不起自己了。

“神魂換形,龍騰千里!”老四並沒有在意葉若羽的消失,他放出神魂之後用了最厲害的一招,再怎麼也要拼個魚死網破!在他喊出的瞬間,一條黑色的巨龍從他的神魂中衝出,直撲葉若羽而來。

葉若羽笑了笑,看這氣勢,這傢伙的實力還算可以的,不過上次跟千發大戰之後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實力,剛好趁這個機會試試。

想到這裏葉若羽並沒有使用任何功法,身體的速度再次加快,強大的能量瞬間覆蓋着整個刀芒。

又是一陣巨響傳來,老四的結果跟老五一樣,依舊是被擊飛,而且兩人的軌跡都差不多,倒塌的牆壁又增加了幾面,隔壁牢房中人看着這樣的情況,大氣都不敢出,一個個的都躲在角落中,開玩笑,在這裏大家基本都是熟知老四跟老五實力的,沒想到就這樣輕易的被人打飛,看來這並不是好惹的主。

其實葉若羽在跟千發打鬥受傷,經過治療之後,他的實力又進了一步,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最主要的就是等着能量的蛻變,上次戰鬥基本將他之前的能量全部耗盡,再次恢復的能量從質量上來講比之前的高了很多,這就是他實力提升的原因,只要葉若羽多經歷幾次大型戰鬥,他的實力便會飛速提升,直到接近正常的紫色神魂實力。

琴女看着葉若羽將兩人打飛非常高興,這下總算是出氣了,不過,葉若羽實力飛速的提升倒是讓他吃驚不小。

“哎,我說你怎麼這麼沒出息?這樣兩個廢物就能讓你用音琴攻擊?媽媽個球,下次不要隨意用這個,再這樣下去老子遲早會被你搞的走火入魔!”葉若羽整理了一下衣服對琴女說道。

琴女倒是沒有立刻回答葉若羽,她慢慢的走到一旁坐下後才說道:“額,你修煉的這段時間我也試了下,結果發現自己不能使用普通攻擊,只能靠音琴來輔助你了!哦,對了,我上次吸收的能量快沒有了,我得吸收你神魂的能量!”

葉若羽聽後一陣搖頭,這傢伙怎麼總是這樣?幸好不是關鍵時刻掉鏈子,不過,琴女奇特的存在方式倒是讓他產生了興趣,他想了一會無奈道:“額,這個,以後只要你的能量有任何消耗就直接通過音琴吸收吧,你不要等到能量快沒有了再吸收,鬼知道你到底一下子能吸收多少啊?你要是突然一下子胃口大漲將我吸成乾屍了那我去找誰評理啊?”

琴女聽後也感覺有道理,自己一點點的不停吸收,他自行恢復的速度也能跟上,要是一次性吸收太多,說不定他又要坐下修煉,那到時出現危險怎麼辦?“好吧,就照你說的吧,我開始吸收了啊!”說着琴女開始閉目調息,接着音琴上面有濃厚的紫色能量閃現。

葉若羽也感覺到了身後音琴上面的紫色能量,這點倒是讓他很不解,在整個鬼莽地境中修煉者自身的能量都是黑色的,怎麼現在出現了紫色能量?難道她吸收的是自己紫色神魂的魂能?這倒很稀奇,魂能霸道強大很難控制,現在的鬼莽地境中還沒聽說有人能利用魂能的,怎麼她會?在這裏存在一個誤區,大家攻擊時候使用神魂換形並不是使用魂能,而是將自身能量通過神魂振幅,提高攻擊力。

想到這裏葉若羽又是一陣高興,這樣看來凝莜的傷自己還是有很大把握治好的,只要通過琴女向她體內輸送自己的紫色魂能,那她神魂萎靡的狀態就會被調節過來,這樣就成功了一半!

“這位小哥,剛剛看你出招的速度跟攻擊力,你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怎麼會被抓到這裏?”葉若羽正在想着通過怎樣的方式來讓琴女將自己魂能傳入到凝莜體內的時候,那老者慢慢的向他走來,笑眯眯的說道。

葉若羽看了老者一眼,說道:“我對你沒興趣,不想回答你的問題,你還是快點走開!”

那老頭笑了笑,並沒有離開,而是走到葉若羽的身旁坐下說道:“嘿嘿,我知道你對我這糟老頭沒興趣,不過如果我說我就是那個要價十萬黑色魂晶的人呢?”


葉若羽聽了老頭的話直接站了起來,他怎麼也沒想到那個心比他黑,要價比他狠的人居然是眼前這個衣衫襤褸的老頭,這也太讓人大跌眼鏡了吧?對了,既然這傢伙敢於要價十萬,那肯定是有所持,難道那個用藥物維持凝莜性命的人就是他?

想到這裏葉若羽又將那老頭仔細打量了一遍,襤褸的衣衫,蓬鬆的頭髮,深邃略微凹陷的雙眼,典型的鷹鉤鼻子,瘦弱的面部,這給人的印象乞丐不像乞丐,商人不像商人,這個人怎麼看着就這麼彆扭呢?

“我說不用這麼看着我吧?難道我有哪裏不對?”那老頭看了葉若羽一眼淡淡的說道。

葉若羽圍着他轉了幾圈,點了點頭坐下後說道:“嗯,是有點不對,不過這沒關係,我只是開始有點好奇你這老頭到底什麼人,爲什麼要價十萬兩,還有你是用什麼藥物抑制了凝莜神魂的持續偏移!”

那老頭聽了葉若羽的話直接給了他一巴掌,說道:“什麼老頭,我叫鬼醫老祖,現在的年輕人都是怎麼了?都是這麼沒禮貌,硬是要把我叫鬼醫老頭!”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