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短短几分鐘,葉問龍便將體內的怨念和心魔完全驅除乾淨,這才睜開眼來,看到魔心龍在那裡神神叨叨一副後悔模樣,不禁笑道:「進我自然是要進的,不過你為什麼不也一起進來呢?我打算去探一探那面石壁,說不定裡面有什麼寶藏呢!」

「哼,你以為我不敢嗎,既然你都進得,有什麼理由我進不得?哼!」魔心龍冷哼道。

他先前糾結的就是這個問題,大家同出一源,就算這小子是神子的身份,也不應該他進神龍壁五里範圍內沒事而他有事,一定是自己忽略了什麼東西。

他想來想去,唯一的可能是肉身與靈體的差別,因為葉問龍是實實在在的肉身,而他只是怨念所凝的一具魔靈,而神龍壁對靈體具有克制的作用。

這小子根本無法抗拒自己的怨念和心魔侵蝕,也就是說,他的心中同樣有怨念同樣有心魔。

所以他想到了一個辦法,那便是魔心咒,只要能夠控制葉問龍,說不定他就能藉助他的身體靠近神龍壁,從而獲得神龍壁中的傳承。

冷哼甫出,魔心龍一步跨出,嘴唇在不斷的以極高的頻率在顫動著,頃刻間,一道道看不見的魔咒線條向數百米外的葉問龍籠.罩而去。

「啊」

然而,迎接魔心龍的卻是讓他膽戰心驚的反噬,那些魔咒線條甫一進入五里範圍區域立即如同毛線入火劇烈燃燒起來,他雖然反應得快,仍然被燒毀去了近半的魔咒線條,慘叫一聲飛快倒退而去,因為他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似乎他的行為激怒了某樣存在。

他的預感還是很靈的,在他拚命後撤之時,一道恐怖的虛幻火龍咆哮著向他追噬而去,直追出千米之外這才不甘地退了回去。

看著後背完全被燒焦的魔靈龍鱗,魔心龍心有餘悸地大口喘氣,躲得遠遠的根本不敢再靠過去,不要說五里區域了,就是六里七里八里他都不敢靠近,那條虛幻的火龍太恐怖了,絕對比那小子的龍炎還要恐怖百十倍。

「這是守護神炎靈!」傲天激動的聲音在葉問龍的腦海中響起。

「守護神炎靈?是什麼寶貝?」葉問龍奇道。

「神龍皇族有九大守護神靈,神炎靈便是其中之一。守護神靈並不是真正的神靈,卻擁有著各自屬性的莫大神通,因為他們都是由神龍皇族先祖飛升之時留下的靈蘊凝聚而成,先祖飛升時留下的靈蘊,會根據不同的屬性融入凝聚的守護神靈中,從而使得守護神靈不斷的變得強大。

「當年域外邪魔陰謀毀滅我族,九大守護神靈誓死保護祖龍寶藏,最後是不是全部隕落我不知道,反正是從那以後再也沒有見過。想不到這裡竟然有守護神炎靈,真是天不滅我神龍族啊!」傲天激動地道。

說話間,空間之中紫白焰光點點,整個神龍壁方圓五里內都滿是紫白焰光,恐怖的溫度蔓延開去,嚇得遠處的魔心龍哧溜一聲沒入血湖之中,再也不敢露頭。

無數紫白焰光慢慢合攏,最後在葉問龍面前凝成一個身著紫金戰甲的火靈大漢,對著葉問龍單膝跪下,朗聲道:「炎將炎參見神子!」

聽得出來,這大漢的聲音微顫,儼然是極為的激動。

「炎將軍請起!」葉問龍忙上前想要將他扶起,炎將卻是憑空后移,不敢要他將扶,后移之後自己站了起來,看著葉問龍激動不已,「神子,炎將等待數萬年,終於等到您了,真是天不負吾族啊!」

葉問龍看了血湖一眼,見那魔心龍已經是龜縮在血湖之下不敢上來,這才道:「炎將軍辛苦了,你先跟我說說當年之事吧,傲天大哥也非常關心當年災劫之後的情況。」

炎將一愣,旋即激動地道:「傲天皇子還活著?」說著他激動地左顧右盼想要找出傲天所在。


「炎將軍,我在這!」一道聲音從葉問龍的額頭眉心傳來,炎將凝目望去,看到在葉問龍的額門頭上現出一道身影,青衫素袍,卻掩飾不住那骨子裡透出的高貴氣質,只是那雙瞳中隱藏的滄桑,卻是讓人心酸。

「炎將炎參見傲天皇子!」炎將激動地再次單跪行禮,只不過很快便被傲天的存在形態給嚇著了:「傲天皇子,您怎麼」

傲天輕嘆道:「當年的傲天皇子早已身殞,炎將軍你現在看到的,只不過是我的一道魂念,若不是有祖龍寶藏空間的滋養,恐怕我這道魂念都要消逝而去了。如今我魂念之力漸弱,只能與這樣的形態寄居於祖龍寶藏之中,等待永遠消失的那天。」

「傲天皇子」炎將臉上露出了悲戚之色。

「冥冥之中早有天意,炎將軍不必傷懷,我能有幸得遇葉兄弟,有望看到我神龍凡族的復興,余願足矣。」傲天倒是顯得很看得開,微笑道:「炎將軍,這些暫且不提,給我說說當年你們與那域外天魔一戰的情況,其餘八大守所神靈,現在可都還在?」

炎將臉上再露戚色,似是在追憶那遙遠的戰役,過得片刻,他才道:「我不知道其餘的八位將軍是否還活著,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當初為了讓祖龍寶藏順利遁空,我們九人全都以自爆的方式沖向那位域外天魔,末將比較幸運,自爆的時候得以保留下靈蘊源,並且被自動凝形的祖龍寶藏鑰匙吸走,與之一起掉入這片空間之中,這這條血龍的骸骨疊在一起。

「末將是一直通過吸收血龍屍骸的靈蘊以及祖龍寶藏鑰匙的滋養,經歷了五萬年之久才重塑而生的。我不知道其他兄弟是不是也有這樣的運氣,是不是也被其餘祖龍寶藏的鑰匙給吸走了,而又能不能夠修鍊重塑神靈之體。」

「什麼,炎將,你的意思是說,祖龍寶藏的鑰匙不止這裡一把?」傲天和葉問龍幾乎是同時問出了同樣的問題。

炎將軍奇怪地看了兩人一眼(當然,在同一張臉上),諾諾道:「傲天皇子,神子,貌似我沒說過祖龍寶藏的鑰匙只有一把吧?一直都是九把的啊?」

竟然有九把祖龍寶藏鑰匙?葉問龍一下子便象是泄了氣的皮球,臉黑了下來。 本以為在這裡得到莫大機緣,獲得祖龍寶藏的鑰匙后,便可以湊齊所有神龍骨,再加上神龍之血,讓自己的實力大增,哪會想到這鑰匙不是只一把,而是有九把之多,那豈不是說,在神龍壁之中,只有餘下神龍骨的九分之一?那自己要到猴年馬月才能湊齊神龍骨啊!

不過炎將軍萌萌的樣子,卻是讓葉問龍鬱悶的心情稍稍好了些,這麼一個魁梧的大漢,看起來有點天然呆,這倒是讓葉問龍想不到。

通過詢問炎將,葉問龍和傲天才知道,原來祖龍寶藏的鑰匙本來就是有九把,只是以前炎將並不知道罷了,在凡界神龍族大劫之前,關於祖龍寶藏鑰匙的事神炎靈根本就不知道有鑰匙這麼一回事,直到大劫發生之後,寶藏鑰匙的事才象是被封存的記憶被解了封一般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萬界裝逼帝師系統 ,將這把鑰匙交給神子。至於祖龍寶藏的事,炎將都不知道裡面有什麼。不過對於寶藏鑰匙的形成,炎將倒是很清楚,當時的確是由神龍誅天咒后出現的神龍骨和十二滴神龍精血凝聚而成的。

「神子要想開啟祖龍寶藏,就必須要聚集九把鑰匙,並將之煉化,到時神子您就知道該如何開啟了。」炎將末了說道。

傲天對於當年之事也是一知半解,此時聯繫起來,才知道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跟祖龍血脈和祖龍寶藏有關,而這個責任,便是落在了葉問龍的身上。

「可是另外的八枚鑰匙又在哪裡?」葉問龍苦笑道。

炎將笑道:「這點神子倒是不用擔心,既然知道末將這把鑰匙的位置,其餘八把鑰匙的位置,卻是完全可以通過九宮方位推算出來。」

「此話當真?」葉問龍眼睛一亮,激動地道。

炎將道:「這不會錯,當年凡界神龍族大劫,除了神子已經融合的神龍骨外,其餘神龍骨分成八份,每一份融合十二滴神龍精血后凝成一把祖龍寶藏的鑰匙,而後分落於凡界九宮方位之中,不管神子找到哪一個九宮方位的鑰匙,便能推斷出其餘八個方位的位置來。而且末將對其餘的鑰匙都有感應,只要靠近其餘祖龍寶藏鑰匙所在的星球,末將便能夠感應得到。」

葉問龍緊皺的眉頭終於鬆了開來,九宮方位中,九紫為火,炎將屬是炎靈,炎為火,也就是九紫,在火離丙位,定下一個方位,其餘八個方位便能定下來。


而自古以來的九宮方位,都是以生機有關的,以星體為九宮方位的話,只要分析一下人類星域中所有蘊含生機的星球,很容易便能找到其餘八宮方位所在的星球。再加上炎將的幫忙,找到其餘的八把鑰匙看起來似乎並不難。

「如此甚好,那到時尋找其餘八枚鑰匙的事就麻煩炎將軍了。」葉問龍道。

「末將自當誓死追隨。」炎將大聲道。

引著葉問龍來到神龍壁前,看著面前這塊散發出浩瀚龍威的高大石壁,葉問龍問道:「炎將軍,我該當如何取得這把鑰匙?」

石壁高九丈九,寬也是九丈九, 誘寵–追妻盪漾 ,與整塊石壁渾若一體,看起來象是在沉睡之中,兩隻眼睛是閉著的,但其上散發出來的威儀,仍然予人窒息之感。

炎將軍道:「這神龍壁乃是當年祖龍禁地外的九塊石碑之一,祖龍寶藏的鑰匙就在其中,要想取得鑰匙,唯一的辦法便是血祭。」

「血祭?」葉問龍眉頭微皺,他在神龍族的典籍中看過神龍族的血祭之法,那便是不斷以精血獻祭,直到得到認可。這種血祭聽起來簡單,實則兇險之極,因為你不知道要祭到什麼樣的程度才能得到認可,得到認可之後,反哺的好處是很大的,但一旦失敗,輕則損失精血,重則精血耗盡而亡。

是以,一般而言,除非有很大的把握,否則的話神龍族的人輕易是不會選擇血祭之法的。

這麼一大塊神龍壁碑,得需要多少精血才能餵飽它得到它的認可?不要說葉問龍,就算是傲天和炎將心裡也沒有譜。

「神子不必擔心,以神子擁有的祖龍血脈,一定可以血祭成功的!」炎將在旁邊見葉問龍臉露苦色,以為他是怕血祭失敗。

「我當然知道會成功,但那可是精血啊,得抽走我多少血才夠?」葉問龍是一陣的心疼,不過他也知道這是唯一的辦法,神龍壁碑的開啟辦法,也是為了保護祖龍寶藏鑰匙的安全。

雖然不知道神龍壁碑有多堅固,但猜都猜得出來,神龍石碑恐怕不是一般人能夠破壞得了的,強行破壞的後果,估計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的,否則的話,也不會是在神龍族大劫之後將神龍皇族的希望收在其中。

當然,葉問龍沒有強行打破的白痴想法,當下只得老老實實開始了血祭。

「以我之軀,頂天立地;以我之血,喚醒祖靈!」

葉問龍凌空懸飛而起,雙手捏了一套複雜的手印,一股滄桑的氣息從其身上散發開來,而後雙臂展開,沉喝之中,右手食中兩指一併,左手虛划而過,一道血箭便是噴射而出落在神龍石碑之上。

「咦,竟然一點反應沒有?」葉問龍看著那血箭如同泥牛入海般消失不見,但神龍壁碑卻不見有一點反應,不禁鬱悶地輕喃道。

後面站著的炎將嘴角狠狠地抽動了一下,心中暗道,神子啊神子,就你那丁點血也叫血祭么?喂蚊子還差不多。不過他雖然暗自腹誹,卻不敢亂說話,在他的觀念里,對神子是要絕對忠誠的,只是沒想到等了數萬年等來的神子竟然如此摳門而已。

「以我之血,喚醒祖靈!」

葉問龍自是不知道他的高大形象因為第一道血箭的量而被這個忠誠的守護神靈暗自鄙視了一番,見沒反應,第二次只得加大了劑量,一抹之下,血箭變成了血柱,比第一次射出的血液多了百倍不止。

噗!

強勢鎖婚:總裁追妻太難逃 ,也終於有了一點反應,整塊壁碑輕微顫動了一下,似有蘇醒之象。

「你妹啊,這麼多還不行嗎?」在炎將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上面的葉問龍卻是一陣肉疼,剛才那一柱血至少有上百斤。

以他此時的修為,身上的血液凝固無比,一滴血都有普通人的數百倍重量,剛才那一條血柱,是從他體內逼出后見風而漲數百倍,這才能成為真正的血柱。

不行小爺再加!

葉問龍也來了氣,龍元再次一催運,一條更大的血柱噴出,比剛才那條足足大了五六倍,噗地再次沒入壁碑之中,壁碑顫抖更劇,但是碑上的神龍的眼睛卻並沒有睜開的跡象。

我噴!

第三條血柱噴出,仍然沒有睜開,不過可以看到它的眼皮動了動。

血祭是否成功的關鍵就是看這條盤纏於壁碑上的神龍是否開眼,一開眼便相當於認可了血祭之人的身份。但僅僅是動了動,並不算成功。

我噴我噴我噴噴噴!

葉問龍似是跟神龍壁碑耗上了,見那神龍眼睛將睜未睜的,心裡發狠,一道又一道的鮮血不斷噴出,只短短數分鐘,便已連噴出八條血柱,祭出的鮮血達萬斤以上。

「神子,普通鮮血再多也沒有用啊,你得祭出精血,最好是祖龍的精血!」一臉抽搐的炎將在後面終於忍不住提醒道。

「沒用?沒用這老傢伙眨什麼眼睛?」葉問龍一頭黑線地道。


他當然知道用精血效果肯定要好得多,但那可是精血啊,用一滴便少一滴,要想恢復都得花頗長的一段時間,更不用說祖龍的精血了,他現在能夠凝聚的祖龍精血也才一滴而已,萬一用掉了血祭又失敗的話,那他豈不是欲哭無淚?

別看剛才祭出去的血液有上萬斤,但卻還沒有傷到他的根本,以他現在的修為,身上的血液如果全部抽出來秤的話,少少也有十萬斤以上,而一滴本命精血就抵得上三分之一也就是至少三萬斤以上的血液。至於那一滴祖龍的精血,百萬斤血液都抵不過一滴。

精血乃是人的精氣神所聚的能量,乃是一個人生命的本源,少一滴都會對身體造成損害,所以一般情況下,修士是不會浪費精血用作他用的,一般都是在性命被危及之下,才會有修干燃燒精血激發潛能用來保命。

對炎將的提醒,葉問龍初時並不理會,不過又甩出數千斤血液之後,他才知道原來真的不行,只得肉疼之極地祭出一滴精血。

「嗡~~」

似乎是為了印證炎將的想法一般,這滴精血一落到壁碑之上,壁碑立即發出了歡鳴般的聲音,那雙神龍眼皮也真正的開了一條縫。

「再來!」

葉問龍知道已經是騎虎難下,無奈之下,只得一咬牙,同時祭出兩滴精血。

「嗡嗚——」

這一次,壁碑上的神龍真的睜開了眼來,兩道滿蘊著浩瀚龍威的金芒直射而出,落在前方十數裡外的血湖之中,緊接著便傳來了魔心龍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渾身三色霧氣漸漸消散,最後化為精純的能量消散在空中,霎時間,整個第九級空間的怨念煙消雲散,血湖的水也隨之暴漲而起。 只是短短的數息間,整個第九級龍窟血池空間的怨氣戾氣魔氣便即消逝一空,緊隨著血湖沸騰起來,一縷縷血霧冒起,片刻之間,第九級空間便即變成了血霧繚繞的空間,血湖的上空,九道靈光飛射而下,沒入血湖之中,沸騰的血湖,卻是旋即歸於平靜。

不過葉問龍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這壁碑也真是記仇,魔心龍在他的面前囂張這麼多年,這傢伙醒來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滅掉了魔心龍,真是狠啊,比自己狠多了。

不過葉問龍也知道,這才是真正的第九級龍窟血池應有景象,剛才那九道靈光,估計就是被魔心龍取而代之的血龍精靈,從那靈光的氣息來看,這九道靈光以後將會合歸為一,在血湖中凝成一條真正的龍靈體,假以時日,恐怕實力不會在魔心龍之下。

就在葉問龍心中暗自腹誹之時,神龍壁碑上突然金光大燦,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將葉問龍捲了進去,而後壁碑上神龍也隨之再次閉眼,一切都歸於平靜。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距離聶紫竹離開龍窟血池已過了三個月。

這三個月里,聶紫竹龍修境界的進步可謂是一日千里,早在一個月前,她就已突破到元龍境,成為葉氏古族秘境中少有的元龍境強者之一。

葉開山和龍東來對葉飛案卷的翻查,也終於在三天前結束,沒有任何意外地,葉飛當年果然是遭到現任古族葉氏族長葉群和太上長老葉庭的陷害。當年葉飛和葉群兩人都是古族葉氏資質最好的兩個天才,葉飛更是因為進入過第六級龍窟血池而成為族長繼承人的首選。

葉群的資質雖然也很好,但與葉飛卻還差了那麼一點點。但其為人心機深沉,善於謀略,善於隱忍,他表面上對葉飛親熱之極,暗地裡卻是時刻想著如何把葉飛踢出古族葉氏,只要葉飛離開,族長繼承人之位便非他莫屬。

在族人眼裡,兩人是好兄弟、好搭檔,不管是修鍊武技還是外出冒險都在一起,葉群更是飛哥長飛哥短的稱呼葉飛,顯得崇拜且親熱之極,誰也不知道葉群早就設計好了如何對付葉飛。

一次秘境冒險之中,因為葉群的失誤,兩人以及族中一個弟子三人同時陷入一群強大魔獸的包圍圈之中,被困於一處絕地,要想闖出來幾乎是不可能,而一旦他們用於最後抵禦魔獸的防禦靈器被魔獸攻破,三人勢必全都要死在裡面。

就在葉飛和那名葉氏子弟感到絕望之時,葉群取出了古族葉氏的禁忌武學魔龍掌,說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拚死一搏,只要讓他修鍊成魔龍掌,就必定能夠破開魔獸群的防禦。

魔龍掌之所以是古族葉氏的禁忌武學,除了其自帶的嗜血魔性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前一任族長便是在魔龍掌下遭到重創,最後不治而亡,而魔龍掌便是上任族長從對頭的手上奪過來的武學之一。

上一任族長乃是前一任族長之子,在父親死後他才接掌的族長之職。悲痛於父親之死,上一任族長經過長老會議之後,把魔龍掌封為古族禁忌武學,任何人敢修鍊,輕則廢除修為逐出古族,重則處予死刑。

魔龍掌威力極大,又是速成的天級武學,唯一的後果就是修鍊者會慢慢喪失心智,陷入魔道,而且不可逆轉,唯一可以解決的辦法便是廢掉其修為。

葉群的受傷,是因為要「救」葉飛而傷的,葉飛是重情重義之人,雖然震驚於葉群竟然偷偷拿了魔龍掌,但他豈會讓葉群修鍊,於是毅然搶了過來,並將葉群制住,說要修鍊也是由我來修鍊,要入魔就讓我這個做兄長的入魔吧。

葉群雖然「極力」阻止,但被葉飛制住,他自然是沒有辦法阻止,另外一個葉氏子弟修為比他們要低很多,更是不可能阻止得了葉飛。於是葉飛毅然修鍊了魔龍掌,以他的資質,很快便練成了,防禦靈器的防禦一破,葉飛便帶著葉群和那名葉氏子弟殺出了魔獸的包圍圈。

於是,後面狗血的劇情也就隨之出現,在回到古族之後,那名跟他們一起的葉氏子弟失蹤了,而葉飛修鍊魔龍掌的事情也「敗露」了出來,葉飛想要辯護,葉群當即反咬一口,說魔龍掌就是葉飛偷出去的,當時他就極力反對葉飛修鍊,但葉飛一意孤行一定要修鍊,他也很痛心。

緊跟著葉庭作證,說魔龍掌秘笈失竊當日,只有葉飛一人進過龍經閣,一下便把葉飛的辯解釘死。結果不用說,葉飛被廢掉修為,逐出古族葉氏,成了葉群上位的犧牲者。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