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認主了,這套衣服只是簡單的防護而已,算不上神器的。”

阿黛兒心裏一暖,畢竟老劉還是喜歡自己多一點,露莉的衣服都不如自己,而且剛剛還說沒有首飾。到底是新來的,自己還是儘早和他那個好了。想到這,阿黛兒的臉都紅了。

“你們進去換衣服吧,暫時先別出來,估計一會會打雷,而且會是很響那種。”

很響的雷?難道劉要爲露莉鍛造很厲害的武器?阿黛兒剛剛有些得意的心又懸了起來,難道真的可以憑藉武器連升三級?那不是比自己更厲害了嗎? 老劉說完,又開始煉製起武器來,阿黛兒最後一眼看到的是一個和自己拳甲差不多的東西,不過好像更大些。老劉已經完全沉浸在對新武器的研發中,解決自己武器威力太小的方法就用這個先試驗一下吧。

主體就按着阿黛兒拳甲的樣式,接着老劉又煉製了一粗一細兩根複合鋼管和兩套激發/裝彈裝置,一切都是按着自己那把95的標準煉製的,甚至還多了五行防禦陣。做完這些,老劉一直很充沛的真氣終於又一次見底了,掏出一塊魔晶補滿了真氣,繼續煉製了兩個**和一堆小口徑彈頭。接着給小彈頭刻畫破金陣和聚能陣,反正這個世界都是鐵盔鐵甲,破金足以,想想自己那把賣了二百萬的破劍,或許還真就值這個價呢。按着戰士的標準配備,老劉一共做了二百發點五零的子彈。

接下來就是劍了,和老劉跟阿黛兒的劍不同,露莉的劍很簡單,沒有兇悍的刀把,不過劍刃卻繼承了猛虎刀的設計,九連環的月牙刃,劍身上一指寬的中空血槽。把劍插入拳甲後,老劉擡頭看看天,沒事,沒事俺可繼續弄了哦。

從95的**裏退出十顆子彈,老劉開始在子彈上刻畫爆裂陣和聚能陣,和別的刻畫不一樣的是,這次老劉沒把兩個陣法融進子彈裏,而是貼在彈頭上,微微的充了點真氣,老劉把子彈直接塞進自己的槍膛,對着不遠處的一塊青石,扣動了扳機。

嘭!轟!


兩個聚能陣並沒有同時被破壞,粘在彈頭頂上的那個是在碰到青石後才爆開的。老劉懷着成功的喜悅給剩下的九個彈頭刻畫法陣充真氣,這回可下狠了。九個彈頭硬是讓老劉吸了一次魔晶,也就是說,每個都有老劉十分之一還多的真氣。裝好**,再把**裝在拳甲上,天終於黑了,比頭兩次都黑。烏雲像是看見美女的色狼一樣,從四面八方涌過來。老劉丟下拳甲就跑進屋子裏,他可不想再聽一次耳邊雷了,上次那玩意差不點把老劉震聾了。

咔嚓一聲巨響,房子都被震得只掉土。露莉第一個衝出門口,她想看看這被雷劈的神器到底是個什麼樣。老劉則自信滿滿的拉着阿黛兒跟在後面。

院子裏的石几已經在天劫中化爲烏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深坑,聊聊青煙從裏面飄出來。露莉正要伸手撿起坑底的拳甲,老劉卻一把捉住她的手,取出刀子在小指上割了一個小口,擠出幾滴血液滴在拳甲上。老劉感覺到這次神器的不同,似乎是吸收了天劫的能量一般,給人一種很不祥的感覺。血液化作一顆血珠,在拳甲上不停的滾動,就是不肯進去,老劉感到很意外,師父當初灌輸給自己的知識裏並沒有這樣的現象啊。

其實這次老劉是有點太逆天了,仙器型的步槍和**炮外加一把並不普通的長劍,在剛剛的天劫之下已經徹底和三爲一了,甚至產生了一絲意識,雖然不如器靈,但也不是露莉這種程度的人可以馴服的。

所謂滴血認主, 浪子妙醫 ,會產生輕微的意識,使用者會產生一種血脈相通的感覺。但這只是對於那些沒有自我意識的器物而言,而現在眼前這件武器顯然不在這之列。

一次不行那就再來一次,老劉拉過露莉那隻已經止住血的手指,一狠心給割了個更大的傷口,疼得露莉眼淚只在眼圈轉轉。不過這下成功了,巨大的血滴變成了一層血膜,包裹住裏面的拳甲,一點點的滲透進去。吸收完血液的拳甲,自己從坑底升起來,飄向露莉。

老劉拉過露莉的手,把激發兩支槍管的方法告訴給她,並且很臭屁的告訴露莉,現在他的攻擊力絕對不比阿黛兒低。旁邊的阿黛兒表面上雖然表現的很開心,可暗地裏已經把老劉給罵了個體無完膚,並暗下決心,一定要儘快找機會獻身給老劉。這才一天就和自己平起平坐了,誰知道再過幾天是個什麼樣子啊!

“露莉,這支粗的暫時不要用,我還不知道它的威力如何,萬一傷到自己就不好了。而且這東西每發射一次,就要耗費我一半的真氣哦,這裏面現在只有三顆子彈。等我以後有時間和鬥氣的時候再慢慢替你做吧。”

老劉心想,再做可就不是免費的了,至少要給我親一下才行。這個齷齪的念頭在隨後的試驗中被老劉徹底否定了。正在在這幻想的時候,瘦老頭子帶着幾個人進了院子。

“抱歉抱歉,我剛剛聽到一聲巨響,下人來報說是有道雷光掉進院子了,我就趕忙來看看。劉易斯先生你們幾個都還好吧?”

老頭說完,眼睛就來回的瞟着,看了看三人腳下的大坑,又看了看露莉不一樣的裝扮,最後鎖定在露莉手臂上的拳甲上,那種巨大的能量波動,對於這個慧眼識金的瘦老頭來說,只要稍稍留意就能發現。要知道他可是……

老劉連忙摟住瘦老頭的肩膀,從口袋裏掏出一袋頭一次去矮人城時用剩下的那種五十度的白蘭地,塞進瘦老頭的手裏。

“老掌櫃,你這個院子實在是太好了,我這麼住着都有點不好意思了,這點酒就算是我送您的禮物吧,這可是很特別的,一定要找個沒人的地方獨自品嚐哦!”

瘦老頭本來也就是好奇罷了,沒想到老劉竟然送了一袋酒給自己,掂量一下,怕是有二斤多,那可是兩千多金幣呀!而且還說是不一樣的,哇!賺翻了!話說這小子一定和這個小姑娘有一腿,不然這麼這樣對我呢,呵呵,年輕人還有點怕羞呢。瘦老頭緊緊抓着老劉遞來的酒,吩咐道:

“都愣着幹什麼,還不趕快把坑填好,重新給我弄套桌椅來。”

“那個,老掌櫃的,我們要去一趟冒險工會,就先走了,您一定記着要好好品嚐一下哦。”

“好好,快去吧,等你們回來,我保證這裏完好如初。”

老劉留下倆孩子和阿福看家,帶着露莉和阿黛兒直奔冒險工會,三人的衣裝雖然有點另類,但是這座城市的人卻對此顯示的很包容,除了有幾個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兩女的大腿之外,並沒有受到太多的關注。老劉一路幻想着小蘿莉求自己替她弄子彈的情景,偶爾透視一下對面走過的美女,一臉的猥褻笑容。阿黛兒則是想着要怎樣找藉口獻身給老劉,三人各有所思,很快來到冒險工會。這時阿黛兒纔想到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

“劉,我們應該先去戰士工會測試一下鬥氣等級,要知道你現在還沒有測過,也沒有別的等級標誌,冒險工會不會接受你成爲冒險者的。”

“哦,是這樣,那我們就先去戰士工會搞個認證標誌在回來,不過,該弄個多少級的標誌纔好呢?”

“你當買菜那,還多少級,你如果憑真本事能過七級,我今晚就陪你睡,我是說不許用裝備。”阿黛兒說完臉就紅了。自己淨想着怎麼找藉口獻身給他了,結果想着想着就說出來了

露莉始終沒再說話,自從得到神器之後,她就一直處於一種呆傻狀態,她的遭遇並不比阿黛兒好多少,甚至更慘。獨自一人來到這邊疆小城,盤纏用盡,終日靠吃霸王餐住霸王店爲生,自己想要投奔的人音信全無。好不容易下狠心想打劫一把,卻踢到鐵板上。本來以爲會挨頓打或者是被送回家,可是沒想到的是,先是給人非禮襲胸,接着找到了姐姐,最後還成了別人小老婆得到了神器,所以現在只是機械的跟着阿黛兒和老劉。

戰士工會就在冒險工會的對面,門口很冷清,只有一個劍士坐在門邊擦着自己的佩劍,老劉等人走上前去。

“呵呵,這位大哥可是這工會裏的人啊?”

劍士正在無聊之際,聽到有人打招呼,連忙站起身來,打量一下和自己說話的人,哦,原來是三個盜賊啊。這種人來戰士工會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測試鬥氣等級。不過眼前這三個盜賊還真是有點另類啊,別的盜賊都是一身黑,這可倒好紅黃藍都全了。

“測試等級是吧?”

“正是。”

“進去吧,找門口站櫃檯的老頭就行,就說測試等級,他就帶你去了。”

“謝謝指點啦,阿黛兒露莉我們快去吧。”

找到劍士所說的老頭,幾人道明來意後,被領到一個比較寬闊的場地,場地周圍堆放了許多鐵板,每塊都鏽跡斑駁,看起來有很多年曆史的樣子。

“你們都想測試什麼等級啊?”

“我想先測試一下五級,如果通過的話再繼續,這樣可以不?”

“哈哈哈!小夥子,想測試多少次都沒問題,只要你有足夠的金幣就行。”

“啊!還要交錢啊!”

“那當然了,你又不是本公會的成員,一級測試五個金幣,往後的翻倍,不信你自己看。”

老頭伸手一指旁邊的一塊牌子,上面寫着非公會人員的測試價格。五級測試八十金幣,十級兩千五百六十金幣,哇靠!這不搶劫呢嗎!算了,我還是一次來吧,從七級開始好了。

“那個我還是從七級開始吧,要怎麼做還請您指點一下。”

阿黛兒此時也是搞不清楚,她的等級是師父給定的,護國戰神身爲全國戰士工會的總會長,這點特權還是有的。一旁發呆的露莉看樣子也是跟阿黛兒一樣,都沒進過正規的測試場。

老頭對於老劉這一行人可是見慣不怪了,這些大家族的子弟,哪有什麼真本事啊,都是找關係混等級的主。眼前這幾個就是吃飽了撐得沒事幹,還真以爲自己有兩下子呢,光瞅那身衣服就知道了,哪有盜賊穿這麼鮮豔的,這還盜個屁呀。不過有這種傻貨也好,測試的鐵板打不壞,下次接着用,至於錢嗎,嘿嘿嘿,我老人家就多少提成一點嘍。 很快有幾個大漢擡來兩塊三寸多厚的鐵板,放在架子上固定好,老頭衝着老劉說。

“隨便你怎麼弄,只要打碎了或者打穿了,本公會就承認你是高級劍師,並賣給你七級標誌。”

“標誌還得花錢啊,這也太黑了吧!”

說歸說,老劉還是做着應有的準備,面前的可不是鐵板啊,那是通往阿黛兒肉體的障礙呀。阿黛兒,等着哥哥今晚好好疼你。不讓用武器不是嗎,看老子的超級波動拳,老劉站到稍微遠一點的地方,他可不想搞得灰頭土臉的回家。老頭被老劉的動作弄得一愣一愣的,這怎麼回事難道還真當自己是七級啦,就這樣的傢伙能鬥氣離體都不錯了,站怎麼遠能打到個屁呀。

“波動拳!”


老劉大吼一聲,體內可用的真氣全部離體而出,在身前形成一個拳頭大小的真氣團,化作一道白光,直衝遠處的鐵板。

轟!

完了,又惹禍了!這是老劉看到爆炸後的第一個念頭。不但是測試用的鐵板,連帶着支撐鐵板的架子和地面,都被老劉炸成了大坑,堆在場地邊上的鐵板此時也在坑邊搖搖欲墜,望着眼前一米多深十來米的寬的大坑,老頭也傻了。沒見過這麼玩的呀,人家都是用單體攻擊測試啊,哪有上來就羣攻的,這威力估計要是用單體攻擊,九級都是穩過。再看看自己的測試場,直接改養魚得了。

“喂!老頭,這就算是通過了吧!”

阿黛兒可不管測試場怎麼樣,她現在只關心老劉怎麼樣,在她心裏,現在已經把老劉當成老公了。只差今晚和他ML了。

“嗯,過了。”

“那在去準備一個八級的測試,我和這個小姑娘要測試八級。”

“好,那邊都是測試八級的鐵板,你們打破了我就給你們過。架子沒了,你們自己走過去吧,沒了,都沒了。”

阿黛兒可不管老頭是不是要發瘋,領着露莉走到一堆一尺多厚的鐵板前,運足了鬥氣就是一個直刺,刺劍沒根而入。

“老頭,過來看看,我這扎透了算不算。”

“透了算,恭喜大人晉級大劍師。”

“露莉,快,你也試試。”

露莉呆呆的舉起手臂,打開保險,對着鐵板扣動了拳甲裏的扳機,


呯!嗤!

“老頭,這個也透了,快來看看。”


老頭終於走到近前,看着一尺多厚的鐵板上那一扁一圓兩個透明窟窿,機械的說道:

“恭喜大人晉級大劍師。”

“哈哈哈!我們都是大劍師了,還不快給我們登記去!”

“好!馬上去登記,一個圓,一個扁,都透了。可是扁的不如圓的厲害啊。”

我勒個去,咋連這都出來了,這老頭不是真瘋了吧?不過這扁不如圓,有機會可以試試。老劉又跟在後面偷看露莉的小屁屁了。很快,三人就完成了登記,阿黛兒和露莉本身在戰士工會就有登記,所以免收費用,倒是老劉自己就花了五百個金幣。給了老頭五個晶幣後,老劉暗想道,這貨一定是裝瘋,要不怎麼沒忘記收錢呢。MD五百金幣就換一個破徽章,虧大了!

出了戰士工會,露莉終於回魂了,和阿黛兒一樣,她也緊緊的挎着老劉的胳膊,生怕老劉會跑了似的。也難怪,多年的皇家教育加上阿黛兒一番教導,得到了老劉的神器之後的露莉也認識到老劉的價值。不過這只是一方面,十五六歲的女孩子正是充滿幻想的年紀,白馬王子英武的騎士救世英雄這些都是她們崇拜的對象,更別說像老劉這種可以創造出英雄的人啦。

三人在短短的路程裏,得到了附近所有目光的關注,兩個大劍師挎着一個高級劍師。這人什麼身份啊?王公貴胄還是富可敵國的公子哥?目送三人進了冒險工會後,一羣人還在想着這件事。

冒險工會可不像對面戰士工會那樣安靜,寬闊的大廳裏除了一個巨大的櫃檯和後面的告示牌,還擺滿了桌椅。形形**的冒險者或是坐在桌前喝酒聊天,或是在櫃檯前詢問任務,倒是和酒吧有些類似。老劉和工會的服務小姐閒聊了幾句就被阿黛兒接過話茬,只好躲在一邊偷看那個小姐的胸脯,不好看,都下垂了,肯定沒少給人玩兒。老劉惡毒的想着。

註冊冒險團隊的條件很簡單,有一名六級以上的團員,一個不同於別人的名字,再交一百金幣的手續費就可以了。級別和金幣倒是不成問題,但是這名字可是好難好難。老劉起的猛虎啊狂龍啊都有人用過了,阿黛兒的火玫瑰也是一樣,最後反倒是露莉一語中的。

“可不可以叫流浪孤兒啊?”

老劉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突然感到心裏一緊,漂泊異鄉啊!自己就是一個真真正正的流浪孤兒啊。

服務小姐給三個人登記了姓名,從櫃檯後面拿出三個徽章和一塊小水晶牌,遞給阿黛兒後就伸出芊芊玉手,示意該給錢了。

“給錢這種事當然找男人了,問他要。”

老劉撇撇嘴,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晶幣遞給服務小姐。阿黛兒則只顧着擺弄着剛到手的徽章,完全沒注意到服務小姐的白眼。

“喂!我們現在可以接任務了吧?有那種探索亡靈谷之類嗎?我們要接幾個。”

“對不起,爲了安全考慮,這種高級任務暫時不對低級冒險隊開放。”

“什麼!竟然說我們低級,我們最低的也是高級劍師,你有沒有搞錯啊!告訴你,不要欺負我們不懂哦。”

“阿黛兒,我們現在的確是低級冒險隊耶。”

老劉說着還把手裏的水晶牌遞給阿黛兒,上面有一串數字和說明,就像遊戲裏的經驗條似的,要累積到十萬點冒險度才能升級到中級冒險隊。

“那麼請問有什麼是我們可以接,而且可以迅速升級的任務嗎?”

服務小姐的嘴臉已經不像三人沒註冊之前了,一臉的不屑一顧。老劉心中暗想,這倒是和地球的商家一樣,賣出去之前裝孫子,賣掉以後就裝犢子。不過手裏卻拿了一個晶幣,偷偷塞給服務小姐。

“還是這位大人明白事理,我這倒是有幾個任務,雖然難了點,但是經驗都蠻高的,相信對於大人您來說,還是很容易完成的。”

說完就從櫃檯地下抓出一把卷軸來,遞給老劉,還給老劉拋了個媚眼。老劉當時就一哆嗦,噁心壞了。連忙拉着阿黛兒和露莉走出了冒險工會,向旅館走去。

篡奪者之劍 ,打開一看,的確挺簡單,收集精品矮人裝備一套,或者是提供地址也行,上面還有對於裝備的具體要求等信息。這個就算是白撿的一樣,矮人的神使就在自己手上。再拿來一個看看,還是收集東西的,不過這個比較特別,收集的是可以鍛造武器用的材料,要求帶有火屬性,無限收購,是個長期任務。再看收貨人竟然是個矮人的武器店,這個好,如果錢多的話,多工會交點手續費,直接就能砸到高級冒險隊。

老劉和露莉也各自打開一個卷軸,露莉的是一個長期收購糧食的任務,目的地在精靈森林的邊界,老劉的任務是收集魔晶,要求是五級以上,長期無限收購。老劉順着任務一捋,哦!怨不得說是好任務,原來是一條龍啊。只要在運送糧食的沿途收購魔晶和礦石,再交到矮人武器店,從那裏購回一套精品裝備,回來時交上魔晶和裝備,一系列任務就算是都搞定了。這一個晶幣還真不是白花的,這得省多少事啊。

任務接下了,三個人都有了一種緊迫感,任務可都是有時間限制的。最短的只有一個月,就是那個收購裝備的任務。不過老劉在這幾個任務中卻發現本城居然有一家矮人武器店,就是這裏發佈了收購火系礦石的任務,老劉決定先去店裏看一下。他把自己的意圖對兩女一說,二人紛紛表示同意,就由露莉帶路,三人直奔那個叫做艾伯特的武器店。


艾伯特武器店在城市的西北角上,貼着城牆建造,和這道城牆一樣都是由灰色的石頭搭建而成的,看樣子也有百年曆史了。和格雷特的武器店一樣,裏面冷冷清清的,只有一個矮人坐在桌子前喝着麥酒。格雷斯當初和老劉說過,只要是有矮人的地方,就是老劉的家。老劉特別想知道這個老族長到底是怎樣向族人宣揚自己的,他決定先不拿出格雷斯給的火鳳凰護符,試試這個矮人能不能認出自己來。

“武器盔甲都在牆上,隨便看,有喜歡的我可以算便宜點。”

艾伯特最近做了幾筆大生意,因此得到了族長的誇獎,還讓他收購一些火系礦石,艾伯特爲此很高興,說話的語也比平時好了許多。

阿黛兒可不這麼認爲,她頭一次接觸矮人,對於這種不冷不熱的態度很難接受,正要發火的時候,老劉先一步開口了。

“我們啥都不買,我們是來賣東西的。”

哦?難道自己發佈的任務這麼快就有收穫了嗎?艾伯特站起身來,走到老劉面前,打量起這個盜賊打扮的年輕人來。

“你說的是火系礦石吧?有什麼拿出來看看吧。”

老劉搖搖頭,抽出猛虎刀插在武器店門口的試劍石上。笑吟吟的對艾伯特說: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