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變換著形態朝著天空衝刺,沒玩上多久,歡呼著的姜遠好似撞上了什麼東西,突然便止住了身形。

感知了一下納米粒子的狀況,姜遠臉上隨即露出了一副后怕的神色。

這一撞,直接消耗了納米粒子大約百分之一的能量。

也就是若非有納米粒子保護,他在這一撞之下大概率是已經變成一灘碎肉了。

將雙手部分的納米粒子撤去,摸索著向前伸出雙手,姜遠隨後便接觸到了一塊硬邦邦的東西。

這東西,好像是個護罩?

敲了敲護罩,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思緒片刻之後,姜遠單手一指,納米粒子便在姜遠有意識的操控之下在指尖形成了一個尖銳的鑽頭,而後開始對著那塊疑似護罩的地方進行鑽探。

時間緩緩流逝,姜遠消耗了十分之一的法力在每秒五千轉的速度下鑽了半小時,但好像沒在那道透明壁壘上留下任何痕迹。

散去納米粒子形成的鑽頭,隨後用法力在手上聚現了一灘冰水,接著姜遠便直接將冰水潑到了鑽孔的地方。

嗯,沒有任何異常出現。

伸手摸了摸,鑽孔所處位置沒有絲毫變化,溫度是一如既往的常溫,手觸摸上去也沒有感覺到凹陷。

也就是這半小時都做了無用功?

散出精神力微微探查,結果什麼都探查不到。

精神力根本就感知不到那層護罩。

所以說這是什麼東西?

高等文明留下的防護罩?亦或是傳說中的世界壁壘? 等程頤暢回到別墅,便把貓籠放進大廳里,揭開黑布,打開貓籠。

眾貓一起目瞪口呆:喵?

我就眯了一小會,怎麼換家了?

它們對這個陌生環境還有點不適應,一個個慫得很,都縮在籠子裏。

程頤暢笑嘻嘻地把車裏的東西往房裏搬,過了一會貓開始出了籠子四處探查,當然大多數時候是躲在傢具下面藏着的。

不去管貓,她把自己的衣服、鞋子、包包都放進收納室,整齊有序地把它們排列好,越看越覺得寬敞明亮整潔。

原來電視里有錢人住的是這樣的地方啊。

尤其是八角形的陽光房,坐在裏面,哪怕什麼都不幹,都有一種沐浴在美中的感覺。

真是太開心了。

不過她不覺得自己有必要炫耀,楊一斌給她的感覺是很低調,很少炫富,更不會以勢壓人,是一個很平和的人,那自己也要低調才好。

這套別墅有6個卧室,她選了位於二樓的一個相對小些的卧室,即使是小卧室,也有獨立衛浴,面積超過了40平。

至於主卧,面積差不多60平,實在是大,她覺得那裏應該留給楊一斌,等他回來的時候住那裏,平時就空着吧。

她在別墅里逛來逛去,像個剛得到一件有趣玩具的孩子,充滿了好奇和雀躍,到處都想看看。

家庭影院挺好哦,在家裏還可以看大屏幕電影,可惜前任房主並沒有留下什麼碟片。

雪茄室大概率是用不到的,而且位於地下一層,可以改成貓餐廳,貓咪可以在這裏吃東西。

還有,中式廚房安排的很貼心,洗碗櫃、烘烤箱等等都是內嵌式的,給人感覺廚房很寬敞。

開放式的西廚餐廳則很洋氣,整潔明凈,餐桌上還擺着一個白瓶,裏面插著一束黃花。

看到這麼好的廚房,很少做飯的她都有點想學廚藝了。

家裏的貓,小心翼翼地開始在新的世界探尋,連平時最鬧騰的大毛,今天都挺安靜,不怎麼鬧事。

不過等了最多兩個小時,眾貓多少熟悉了這裏的環境,它們又重新變得活潑好動起來。

大毛開始在家裏飛奔,四處嗅,到處抬腿欲撒尿,標記地盤——

看吶,這一大片都是朕的江山!

程頤暢跟在後面嚇唬它,才算消停點。

貓咪都放開了,麵包直接跑到地下一層,佔據了與地下採光天井相連的那間房。

其他貓也各自尋找自己的地盤,只有懵懵懂懂的花花過來蹭著程頤暢,喵喵叫着。

程頤暢把花花抱起來:

「都被別的貓佔去了嗎?沒關係,你可以選陽光房或者書房,這些地方還沒有被佔據。」

「哦,我知道了,你想跟我一起睡嗎?不行,你最近胖了,上次半夜趴在我胸口上,差點把我送走……」

……

楊一斌開車到了公司,直接進了總經理辦公室。

辦公室正在整理,張瑜這傢伙的小心思放在了給他重新裝修辦公室上。

裝修一下倒是挺好,畢竟謝坤的審美風格不敢恭維,辦公室顯得有些老氣。

「隨便弄弄就行,不要在這上面浪費過多的時間和精力。」楊一斌笑着跟張瑜說。

這裏在裝修,沒法辦公,隨後他便轉身去了會議室。

他剛坐下,一堆人來找他簽字,廣告承包合同,採買單據,結算業務單等等,全都需要他簽字。

楊一斌一邊簽名,一邊琢磨,還是得儘快找個總經理,這種瑣碎的事情自己可不耐煩干。

簽着字,張瑜進來了,楊一斌低頭看文件簽字,隨口問道:

「子寒怎麼安排的?」

張瑜笑道:

「老總比我還了解他,還是您來安排。」

這傢伙倒是有眼色。

楊一斌抬頭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道:

「子寒比較愛擺弄攝影機什麼的,統籌這方面也有一手,先當個主管,讓他負責電視和視頻廣告製作這一塊。對了,這個部門也得擴招,你先去安排,順便讓財務來一趟。」

張瑜點頭,隨後出了會議室,宣佈了老總對江子寒的任命。

這也算小型的「從龍之功」封賞吧。

不少人心裏都這麼嘀咕,可惜以前楊一斌在這裏工作時,大家都覺得他性格低調、話少,也看不出有什麼神異之處,感覺跟大家沒什麼區別,也沒想着跟他親近,現在有好事自然也輪不到自己。

後悔,當時怎麼就沒好好搞搞關係呢?

其實,楊一斌雖說有照顧江子寒的意思,但如果他真是沒本事的那種,那楊一斌也不會提拔他當主管,更可能是讓他多拿點工資。

說白了,我可以用你,但你一定要有能力,在你的領導崗位上能支棱起來。

沒能力的話,那就只能說抱歉了。

張瑜讓江子寒起來說兩句。

江子寒很激動,風水輪流轉,爺終於時來運轉了。

「謝謝公司和楊總的認可和栽培,我今後一定以公司為家,努力工作,為公司創造更大的價值,不辜負領導對我的期望和厚待……」

張瑜跟江子寒關係挺好,也替他開心,提點他道:

「老總在會議室,你看他不忙時去道個謝。」

這也是應有之意,江子寒應了下來。

張瑜隨即去找人事處,處理招聘啟示的事。

江子寒進會議室時,楊一斌正安排財務轉賬,將他私人賬戶上的200萬轉進公司賬戶。

涉及公司財務的事情,多少是個禁忌。

江子寒這回也懂得看眼色了。

趕緊說明自己是來道謝的,問楊一斌對今後的工作有什麼方向性的指示。

楊一斌揮揮手,說道:

「都是屁話,道什麼謝,好好乾,爭取在我這裏干到財務自由,懂了嗎?」

資本家都tm是天生的,你到了那位置上,自然而然就會畫大餅,都不用學。

「懂了,」江子寒笑道,「中午一起吃飯哈,我請客,楊總。」

楊一斌做了個ok的手勢,江子寒就退出去了。

安排完轉賬的事,楊一斌反而閑下來了。

想了一會公司的未來發展計劃,也沒想太清楚,就覺得有些頭疼,他這兩天晚上都沒怎麼休息,多少影響了現在的狀態。

話又說回來了,程頤暢這樣的大美人擺在身邊,讓他好好休息,是不是有點強人所難了?

他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下,迷迷糊糊中聽到了會議室的門響了一聲。

噠噠噠細碎的高跟扣地聲傳來,還有一陣香風襲來。

這是誰呀?時近黃昏,風聲呼嘯。

處於建設當中還沒有徹底完成的哨塔內,幾頭綠皮古獸人正在喝着酒。

一旁有兩頭強壯的古獸人在掰腕子,也有的抱着自己心愛的大斧,使用磨石不斷打磨著已經非常鋒利的斧刃。

當然,就算是在這種情況下,也還是有兩名獸人立身於高處,觀察四周的。

《騎砍戰爭之風》第一百二十三章:危局(感謝讀者老爺「酒鬼0070」的萌主打賞!) 十香樓打烊,金玉娘回家,卻敲門半天不得入。

「怎麼回事?」金玉娘蹙眉,不耐煩的問道。

「門房不知去了哪裡,沒人開門。」車夫忙說道。

「再給我敲!」金玉娘沉下了臉說道。

任誰遇到這種不負責的下人,也是一頭惱火,更何況金玉娘在十香樓忙了一天,正是疲憊的時候,回家卻連門都進不去,被自家下人擋在了自家門前。

金玉娘再火大,車夫敲門聲再大,這門也沒被敲開。

「掌柜的……情況有些不對。」車夫手都要拍腫了,門也沒開。

「翻牆進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金玉娘說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