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料這時,前方忽然又傳來了消息。

雨幕中,無人機在爆炸的別墅區來回巡航了十幾次,都始終沒有發現剛剛被爆炸迸發的餘波沖飛了「京都天劍」明神彌彥。

這個消息再次牽動無數京都民眾的心弦。

貴船神社的明神彌彥,生於京都,長於京都,成名於京都,幾乎等同於京都府的一張名片了。

現在他居然在爆炸中失蹤了?

找!

趕緊找!

現場很快臨時調動過來了工程隊將那幢別墅廢墟翻了個遍,所有雜物全部清理,甚至露出了別墅下方完整的比叡山空間裂隙。

那個空間裂隙大概十多米長的大小,碧綠色的光點圍繞著一圈旋轉的光環轉動不停,內側是宛如水面般不斷震蕩起伏的閃動著碧綠色熒光的「液面」。

猶記得剛剛那一瞬間,幾乎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明神彌彥飛向了這個方向。

現在掘地三尺卻完全看不到人影。

現場的眾人有些發獃地盯著那道空間裂隙,

幾乎不約而同地,

腦海遏制不住地冒出了一個念頭。

那位大人…

不會栽進了空間裂隙吧?

可按照幾十年來的常識,空間裂隙不是單向不可逆嗎?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

東京西側。

八王子市的高尾山。

纏綿不斷的雨水下,一座和式庭院里。

硃紅色的鳥居後方,可以看到花崗岩的牆壁上雕刻著很多姿態各異的怒目金剛,氣勢可怖,彷彿在鎮壓著什麼一般。

這裡是東京新當流總師範,東京的獅子,二十年前就晉入八段土炁大劍豪的冢原手冶所隱居之地。

蹬蹬蹬—!

木製的環廊上,

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茶室里,一個老人腰背挺直地端坐在榻榻米上,視線穿過飛檐垂下的雨簾,穿過鳥居,落在了不遠處雕刻的金剛佛像的花崗岩牆壁上。

「師傅!支援京都的大師兄剛剛有消息傳回來了。」

來人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腦後留著劍道少女馬尾,額前劉海下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看起來頗有幾分靈氣。

冢原手冶端起茶杯呡了一口,沒有轉頭,只聽對方的語氣,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看來京都的獸潮已經平息下來了,京都天劍明神彌彥五年前就晉入了八段大劍豪之境,果然名不虛傳…」

「不是不…」

少女想要打斷老人的感慨。

冢原手冶卻抬眼看了少女一眼,復又嘆了口氣又道,「聽說這一次京都獸潮出現了超大型空間裂隙,雖然從全國各地支援過去的強者要比十三年前東京多很多,但想必也是一場死傷慘烈的戰鬥吧?」

「不是!師傅不是這樣的!」

少女急再次擺手。

冢原手冶微微一愣,面上浮現些許擔憂之色,「難道京都獸潮還未平息,看來這一次獸潮的規模非同以往,或許我也要…」

話還沒說完,老人卻發現少女依舊急的直搖頭,頓時止住了說下去的話,面露疑惑之色。

您老快別在那一頓瞎分析了!

少女終於有機會開口了,微微噘嘴不滿道,「不是那樣的,這次京都出現了三角惡魔猿王,幸好晴天披風俠及時出現,一刀斬殺了惡魔猿王!」

說到後面,她的臉上露出了興奮且激動的笑容!

茶室里卻陷入了古怪靜寂中…

一旁古色古香的木窗窗檐上,一隻笑口常開的白色晴天娃娃掛飾,於窗外吹來的濕潤輕風中來回飄蕩…

……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263章小毛驢瘋狂奔跑

多隆頓時激動,忙靠近林宇,等待指示。

林宇低聲說:「公主已經成功慫恿吳三桂,利用婚禮對付武林各界人士!從明天開始,你密切關注藩王府的情況,了解吳三桂和吳應熊的一舉一動!不可馬虎!」

多隆點點頭:「卑職明白!」

林宇說:「婚禮的請帖,務必及時發放,一定要把六大門派的掌門人都請來!」

多隆說:「林大人放心,卑職派遣可靠的心腹,快馬加鞭,趕往六大門派!」

林宇拍了拍多隆的肩膀:「你努力表現,回京之後,我會在皇上面前,為你美言幾句!」

多隆喜形於色:「多謝林大人!卑職赴湯蹈火,絕不辜負你的期望!」

隨後,林宇和趙穎兒離開後花園,返回居住的客房。

趙穎兒笑吟吟地說:「吳三桂已經上鉤啦,下月初六,將成為吳三桂和吳應熊的末日。」

林宇說:「吳三桂老奸巨猾,馮錫范陰險狡詐,咱們不能掉以輕心,應該做好兩手準備!一旦《婚禮計劃》失敗,必須儘快通知康熙,讓他派兵圍剿吳三桂!」

趙穎兒說:「明白!兩隻信鴿,早就備好了。」

林宇摟住趙穎兒的小蠻腰:「趁莉娜還沒回來,咱倆聊點風花雪月的事?」

趙穎兒的臉色微紅:「討厭,你是不是喝多了?」

林宇說:「酒不醉人人自醉,與我的小媳婦單獨相處,哥情難自禁啊!」

趙穎兒的芳心蕩漾:「你又沒吃烤牛鞭,也沒吃烤羊鞭,為啥動情呀?」

林宇調侃:「貌美佳人擁入懷中,我還需要吃烤牛鞭和羊鞭嗎?你像一團烈火,燃燒了我!」

說完,林宇親了親趙穎兒的臉頰,玩起浪漫……

吱呀一聲,卧室的房門被人推開。

狄莉娜走進來,倏地愣住。

趙穎兒的反應極快,她忙脫離林宇的懷抱,抬手擋住敞開的衣領。

狄莉娜綻開笑容:「哎呀,我來得真不巧呀。」

林宇故作嚴肅地說:「莉娜同學,你怎麼不敲門呢?太煞風景了!」

狄莉娜的秀眉微挑:「不好意思,我出去敲門重新進來?或者,我在外面溜達幾圈,過一會再來?」

林宇呵呵直笑:「這次算了,下次注意,你查到什麼情況?」

狄莉娜坐在桌前,倒了杯綠茶,一飲而盡,呼了口氣。

「我易容之後,走進燒烤酒樓,湊巧趙天海去了翠紅樓,趙美琪接待了我……」

趙穎兒問:「趙美琪沒發現你假扮吳應熊吧?」

狄莉娜說:「林宇的易容術很厲害,騙過了趙美琪,她沒產生任何懷疑,領著我抵達后廚,查看排氣扇的情況……不得不承認,趙天海非常聰明!」

林宇問:「究竟什麼情況?排氣扇不插電,怎麼工作?」

狄莉娜說:「排氣扇的秘密,不在廚房裡,而是在二樓!」

二樓?林宇和趙穎兒更加迷惑。

狄莉娜說:「二樓設立了機關,安排幾個壯漢,輪流地搖把手,帶動轉軸,讓排氣扇旋轉,從而吸走廚房的煙氣!」

趙穎兒睜大美目:「靠!原來排氣扇靠人工操作呀……」

狄莉娜說:「對,就這麼簡單,我們之前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了!」

林宇如夢方醒,感慨地說:「卧槽,真特么沒想到,趙天海耍小聰明,解決了燒烤產生的濃烈煙氣!」

趙穎兒說:「人工操作,多累啊,趙天海不能找幾頭毛驢嗎?」

狄莉娜說:「你的意思,給毛驢蒙上眼睛,像拉磨那樣,繞著圈子跑,帶動排氣扇?」

趙穎兒說:「是呀,毛驢的耐力好,體力充沛。」

狄莉娜忙說:「林宇,穎兒的想法不錯呀,可以運用到大型的風扇上,解決在街頭擺攤賣燒烤的煙氣問題!」

瞬間,林宇的腦袋中出現一幕滑稽的畫面。

街頭的燒烤攤旁邊,一頭小毛驢瘋狂地轉圈奔跑,通過繩子帶動風扇的軸承,驅使碩大的扇葉飛快地旋轉,吹走燒烤時產生的刺鼻煙霧……

見林宇發愣,趙穎兒問:「林宇,我的主意不行嗎?如果不用毛驢,可以換成騾子,它的體力比驢更強啊!」

林宇笑出聲:「哈哈哈,你的主意很好!但是,咱們來昆明城,主要目的為了搞定吳三桂和趙天海,而不是玩發明創造!」

「為了應付吳三桂的刁難,讓每個燒烤攤都配備一頭毛驢和大型風扇,太耗精力和財力了,我還不如直接宰了吳三桂呢!」

趙穎兒提醒說:「電影版《鹿鼎記》的劇情,雖然發生重大改變,但你也不能走捷徑,去殺吳三桂啊。」

林宇說:「我知道,所以再忍八九天,依靠《婚禮計劃》,剷除吳三桂。」

趙穎兒皺眉:「趙天海和趙美琪耍小伎倆,利用人工排氣扇,佔據了上風,我很不爽!」

狄莉娜說:「我也不爽,看著趙美琪得意的樣子,我差點放火燒了排氣扇!」

林宇說:「幸虧你沒失去理智,我明晚獲勝之後,兩座燒烤酒樓將成為咱們的財產,如果排氣扇被你燒毀了,得不償失啊!」

狄莉娜忙問:「你確定,明晚能戰勝趙天海?」

林宇說:「論燒烤廚藝,趙天海肯定不如我,只怕他跟吳三桂串通,在考題方面作弊!」

狄莉娜說:「我繼續假扮吳應熊,去套吳三桂的話,弄清楚考題的內容?」

林宇說:「我正有此意!等明天吳應熊出門,你趁機去見吳三桂。」

狄莉娜說:「如果,吳三桂始終和吳應熊在一起,怎麼辦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