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人都揉了揉耳朵,唯恐自己聽錯了,這還是那個霸氣凜然的萬古仙冥體麼?

還是那位在蠻荒森林以一己之力殺了雲霧谷數千人的頂級天驕麼?

現在的陳天,如凡人界的小市民似的市儈,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坦然的迎接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目光。

仙聖劍宗的弟子無力的閉上眼睛,蕭陽甚至是苦笑的**一聲,對這位師弟頗爲無語。

而熟知陳天爲人的魏辰等人則是翻個白眼,心中暗道:果然,這個吝嗇的傢伙是不會放過任何一次機會的。

“什麼?”

暗皇也懷疑自己聽錯了,蒼老的面孔微微一震抖動,不可置信的問道:“你剛纔說什麼?”

陳天燦爛一笑:“我想問問暗皇族長,我若能找到入口,我能有什麼好處呢?”

不止是暗皇,九大部落的首領以及許多人的面龐都微微抽搐起來,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太無恥了!這種情況下居然勒索他們!

“聽說你實難與年輕一輩的至強者之一,你在這裏勒索天下羣雄,是不是太過分了?”

霸下族的一位首領也露出不悅之色,沉聲喝道。

“喂喂,那個誰,說話別那麼難聽好吧,什麼叫勒索啊?這明明是有償幫忙好吧,真是一介莽夫。”

魏辰見其他人開口了,馬上張嘴幫陳天說話。

…… “放肆。”

霸下族的首領大喝,眼中寒芒一閃:“你什麼身份? 嬌妻甜蜜蜜:晋少,寵入懷 。”

“放肆!”

他話音未落,幾名爲家的強者臉色陰沉大喝,其中一位準聖神色陰鬱的冷笑:“區區霸下族的族長而已,不知天高地厚,這是我們魏家的神子,有什麼不妥麼?”

邪君丹田武極 ,霸下族的族長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切。”

魏辰撇嘴一笑,很是不屑。

“陳兄的臉皮果然是與衆不同。”雪凌雲輕笑,慢條斯理的在一旁說道。

陳天笑眯眯道:“不服過來一戰,必斬你。”

“你….”雪凌雲大怒,狹長的雙眸射出兩道光芒,手中的小刀滴溜溜的亂轉,聖威浩蕩。

魏辰挑釁似的說道:“廢話什麼?我們就趁機勒索怎麼了?有本事找別人找入口。”

他們兩人的幾位好友都在遠處無奈而笑,這兩個傢伙簡直太混蛋了,在十幾萬人面前還敲詐勒索玩得那麼熟練,非但不感到羞恥,反而還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

陳兄…..太無恥了!

牧王清幾人在心中默默說道。

魏辰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陳天則是燦爛的笑着,兩人一說一合,擺明了態度。

想要用陣脈術找到大殿入口,可以,給足夠的好處就行。

“陳小友想要什麼樣的好處?”暗影族的女族長開口,和善的笑道。

這是一個成熟的女性,一頭深褐色的長髮,一言一笑中都帶着極大的誘惑力,是九大部落中有名的美人。

她微微一笑,說道:“我們暗影族很窮,不過盛產美女,陳小友如果不嫌棄,可以戰後去我們那裏做客。”

“哇,這個要求好啊。”魏辰哈喇子都要流下來了,催促陳天說道:“這個條件先答應下來。”

“滾一邊涼快去。”陳天沒好氣的罵道,接着露出一絲微笑:“多謝族長的邀請,去貴部落做客就算了,不過如果族長同意的話,可以讓我這位兄弟去。”

魏辰欣喜大叫:“好啊,我代勞也是可以的。”

魏家的幾位強者無語問蒼天,他們的神子實在是太丟臉了。

暗影族的女族長微微一笑,隨後道:“好啊,那麼說陳小友對我們暗影族沒有別的要求了?”

“嗯。”

陳天笑了笑,目光一閃,看向暗皇,揚起燦爛的笑容:“暗族長。”

暗皇目光不善,但也知道此刻不能太得罪陳天,哼道:“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出來,只要不是太過分,老夫都會答應你的。”

“讓你們殺了雪凌雲,估計你們也不能答應。”魏辰在一旁嘟囔,惹得雪凌雲和燕旭臉上寒光爆閃。

“呵呵,我的要求也不過分,暗族長這麼大年紀也不容易,我怕條件太苛刻在嚇到您。”

陳天嘴上不饒人,笑容不變的說道:“您覺得一件聖兵怎麼樣?隨便什麼聖兵都可以。”

“這也叫不過分?”

暗皇臉色陰沉的可怕,若不是實在沒有辦法,想必已經出手教訓陳天了。

“冥王族是大部落,區區一件聖兵算不得什麼吧。”陳天輕笑。

“好!”

暗皇目光一閃,一柄飛劍從他袖子中飛過,化作一道長虹直取陳天的面門,呼嘯而來的風聲幾乎撕裂了虛空,讓許多人臉色微微一變。

“多謝暗族長。”

陳天出手,從容地接過這柄飛劍,

這是一把長劍,帶着森寒的光芒,同時還蘊含着無邊的幽冥指氣,暗黃倒也說話算話,抹去了自己的神識,沒有虛與委蛇。

陳天毫不客氣的裝進自己的空間儲戒內。

霸下族的首領冷哼,同樣扔過去一件聖兵。

這是一套盔甲,用許多珍貴的材料鑄造而成,陳天笑眯眯地笑納了,同樣放入空間儲戒中。

“前輩。”

勒索了暗影組,冥王族,霸下族後,陳天看向神皇族。

神皇族的首領是一位容貌高古的老者,老者微微一笑:“我們神皇族聖兵太少,老夫就不獻醜了,這裏有仙靈芝一株,價值不比聖兵差,陳小友以爲如何?”

仙靈芝!

這讓許多人都露出驚訝之色,這可是驚世的奇珍,若是強大的臉蛋是可以用仙靈芝練出讓至聖都延長壽命三百年的靈藥。

誠如神皇族的老者所說,的確不比聖兵的價值弱,甚至在聖元境修士新立,要高過一件聖兵。


“那晚輩就先謝過了。”

一株密封的仙靈芝飛過,有淡淡的光芒閃爍,被陳天抓在手中,也放入空間儲戒中。

陳天面帶微笑,勒索了幾大部落,讓許多人看的眼睛都直了,尤其是一些難於的年輕修士,全都愕然的站在那裏,露出古怪的神色。

這幾年,陳天在南域迅速崛起,成爲了許多年輕修士心目中的偶像,不畏強權,敢跟任何頂級天驕碰撞,出道這麼就未曾遭遇一敗,甚至還讓雲霧谷都束手無措。

赫赫戰績有目共睹,強勢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然而就是這麼一位頂級天驕,恍惚間變得貪財如命,簡直是顛覆許多人對他的評價。

當然,數值他的人都知道,這纔是陳天真實的性格,素來貪財而且臉皮比城牆還厚。

“陳天,現在可以了麼?”暗皇臉色陰沉,不悅的問道。

“嗯,多謝前輩饋贈神劍,我幸好修煉劍術,至今都不曾有趁手的兵器,前輩果真仗義。”陳天大笑,惹得暗皇臉色殺機閃現,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喂,你怎麼不趁機敲詐雪凌雲他們?”魏辰傳音道。

陳天翻了個白眼,這貨比自己還要貪婪,傳音回答道:“南域修士有的是時間耗,你覺得雪凌雲會對我服軟?”

“也是,以這廝的性格,恐怕寧可掉頭就走,也不會對你服軟。”魏辰點頭道。

“不錯。”

陳天笑道:“能勒索幾大部落幾件寶物已經不錯了,要是貪得無厭也會引起衆怒。”

“請陳小友施展陣脈術打開這座大殿的入口。” 厲少寵妻請節制 ,沉聲道。

……. “沒問題。”

陳天笑了笑,越衆而出,施展出陣訣神眼,用陣脈術勾動天地去感應眼前這座神祕的大殿。

如鐵桶般的大殿的確不凡,垂落出一道道朦朧的光芒隔絕了窺視,只有陣脈師才能找到破綻。

陳天的陣脈術越發精湛,一道金色紋絡自腳底蔓延出來,然後如蛛網一般蔓延到虛空中,攀附在一道朦朧的光芒上。

“砰!”

“砰!”

金色的紋絡不斷的粉碎,但陳天的雙目也越來越亮,如血的雙眸爆射出兩道神芒,將陣脈術運用到極致。

“呵呵,就在那裏!”

最終,過了一柱香的時間,陳天的雙目恢復清明,一道道金色紋絡密佈在虛空中,化作一道直線直指向大殿的一個方位。

“那裏,就是入口!”

隨着他的話一剛落,整座大殿飛快的旋轉起來,千萬道朦朧的光芒垂落,形成一片氤氳,將大殿籠罩。

一片片氣浪向外席捲開來,一道道漣漪向外散去,大殿周遭形成一股颶風,想要阻擋聯盟大軍的腳步。

空中的金色紋絡隨風搖擺,始終沒有潰散,遙指大殿的某個方向,已經鎖定了入口的位置。

“既然找到入口,那還等什麼,我來攻破。”霸下族的首領臉色陰沉的越衆而出。

刷!

霸下族的天王十方錘飛回來,懸浮在他的頭頂,一股晦澀如山的可怕氣息在他的身上瀰漫着。

“喝!”

他一聲大喝,天王十方錘釋放出奇光,變得有百丈大小,虛空都隱隱扭曲起來,這件聖兵被他用祕術給激活了。

轟!


天王十方錘呼嘯一聲,化作了巨大的神錘飛過去,一吹就粉碎了無數氤氳之氣,然後如萬千山嶽一般打在金色紋絡遙指的位置。

轟隆隆!

神錘的全力一擊,讓大殿的旋轉速度陡然放慢了許多,一座模糊的大門時隱時現,似乎被打的快要現形了。


“老夫來助你一臂之力!”

暗皇騎在異獸上,走了出來,大地都爲之一震,巨大的異獸也是半步妖聖,但卻只是他的坐騎而已。

屍王的骨架被他祭出,一隻巨大的白骨手掌鋪天蓋地的向前一伸。

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