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勁啊。”FC戰隊ADC呢喃一聲。

“有什麼不對嗎?”

“這個EZ,是LPL的一線ADC嗎?”

FC戰隊教練看了一眼,隨即搖搖頭:“不是LPL一線ADC沒有這個人。”

“你等等,我去查一下。”

片刻後,教練的面色有些無語:“查到了,這個人是LPL戰隊GOD戰隊的選手,他打的位置是……輔助。”

“輔助?”FC下路組合大吃一驚,實在是不敢相信,這個打的自己壓力倍增的選手居然是一個輔助!

輔助,打ADC居然都這麼溜?目標編號014 “怎麼會呢?”賞金獵人無奈的說。

巨魔也有些無語:“好好打吧,這個EZ,他的消耗能夠很強。”

當李約翰把視角切換在下路的時候,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公平打字說道:“COOL,你的隊友還不錯嘛。”

“彼此彼此。”

“哎,真遺憾啊,雖然跟你碰上一次很不容易,我也想跟你好好比試一下,但是,這場比賽的主角在上路!”

他剛說完,林天和冷酷當即一愣:“小心!”

孫策已經預感到危險了,他們是在等待藍BUFF的消失,在消失的剎那,中路的沙皇就開始傳送了。

打野豹女也一直在附近,此刻猛然出現在視野之下。

青春之獸血沸騰 三個人瞬間聚集,由於冷酷沒有帶傳送,因此沒辦法快速支援上路,只能靠走路過去。

雖然很危險,但是孫策顯得不慌不忙,穩穩的操縱着麗桑卓貼着牆壁走。

當孫策看到沙皇落下來的時候,E技能已經出手了。

“豹女在牆那邊等着,我在這邊,他E過去還是不E過去,都死定了。”

“沒問題!”

三個人像是守株待兔一般的等在這裏。

大家都知道,有的麗桑卓在逃生的時候,會故意的往相反的方向E,然後自己卻往敵人的方向走,等到差不多再用E技能拉回去。

或者相反,不拉回去,就直接走也行,巨大的迷惑性存在於麗桑卓的技能中。

現在,麗桑卓就是如此,E已經出手了,爪子落地的瞬間,他還沒有E過去。

“呵呵,他不打算過牆。”

“沒關係,我在這裏等着。”蘭博似乎早就知道麗桑卓的E技能只是迷惑,他肯定會再次向前走一小段的距離。

於是蘭博預判着他走位的距離扔出了魚叉,只要減速到,麗桑卓必死!

可是他想的很好,魚叉扔出去的瞬間,孫策的目光凝重無比!

在心裏默默的計算着E技能消失的時間。

就是現在!

孫策眼疾手快,再次按下了E技能!

“唰!”

麗桑卓的身體飛了出去!

“他E了!”

衆人也有些驚訝,孫策的耐心真的是可以,等待了許久,在最後的關頭,在E技能快要消息的瞬間再次按下了E技能,麗桑卓過牆。

可是牆的那邊,豹女還在這裏等着。

豹女一發Q狠狠的標在了麗桑卓的身體上,這一Q是必中的。

被標記的麗桑卓此刻在豹女眼中看來就是一頓美餐,他笑了笑:“看來這個麗桑卓要陣亡了。”

於是豹女縱身一躍,朝着麗桑卓狠狠的撲了上去。

他快,有人比他更快!

孫策目光凝重,無比認真,在豹女縱身撲上去的瞬間!

“砰!”

W按了下來!

硬生生定住了豹女!

打斷了豹女的W!

“SHIT!”豹女有些無語。

麗桑卓的W技能只有短短一點一秒的束縛效果。

一秒的時間,對於孫策來說已經夠了。

李約翰目光一凝:“小心他的閃現。”

由於李約翰的沙皇傳送的位置是在靠近石頭人的眼位,而且正常人都是在遭遇到GANK後朝自己家方向跑去,因此李約翰在這裏傳送下來完全沒有問題。

不過孫策卻反其道而行之,根本就不往家裏的方向閃現,而是朝着右側!

右側是藍BUFF!

閃現到上方,直接可以到河道去!

孫策正是這樣做的,他的閃現交的非常果斷,在W定住豹女的瞬間,就向後側閃現過去!

“唰!”

“噌!”

瞬間,麗桑卓的位置已經來到了右側藍BUFF上方,就快要進入河道。

李約翰三人大驚,三個人的包夾,如果讓麗桑卓就這麼跑了,那可真就是太沒面子了。

“追擊!”他下達了命令。

此時衆人與麗桑卓的距離也不遠,但是卻隔了一堵牆,李約翰手法十分嫺熟的沙皇飄逸過牆,繼續追擊。

但是錯過了第一時間,大家看到了酒桶已經趕來了。

而且不遠處,冷酷的三隻手也正在路上。

酒桶一個Q技能勸退沙皇,沙皇也不敢貿然前進去打。

如果真的要集結三個人的力量去殺的話,可能會殺掉沒有閃現的麗桑卓,但是自己這邊估計也會交代一到兩個人。

這不是李約翰想要的。

“撤吧。”他淡淡的說。

“這……”豹女有些無語,三個人僅僅就抓了麗桑卓的一個閃現,有點說不過去啊。

“這個麗桑卓,反應很快了,E加閃現的兩段位移的確很難殺。”

“下次有機會再殺。”

“好吧。”

FC戰隊的三人包夾上路僅僅逼出了麗桑卓的閃現,可以說是小虧。

畢竟他們損失的可是時間,還有中路的一波兵線。

水神看的是目瞪口呆:“臥槽!天哥,你們戰隊的這個上單真厲害啊。”

“額,還好,還好。”

“哎,GOD戰隊看來還有隱藏的後手啊。”忘塵也感慨道。

孫策很激動,顧不上說什麼,直接從中路繞到了安全的位置,然後回城。

這波被他避開了GANK,並沒有輕鬆多少,畢竟也是少了一個閃現,接下來的五分鐘裏,對方打野豹女肯定會優先照顧自己。

在隔壁休息室的幾位官員點點頭:“對危機狀況的處理非常好。”

“從反映速度上來說,剛纔麗桑卓在E技能最後時間位移,迷惑了對手,再用W定住豹女,打斷了豹女的W後直接閃現過牆。”

“而且閃現的方向也十分刁鑽。”

“可以說,一直到現在,孫策的表現與正常的職業選手無異。”

“是的,不過現在還是遊戲前期,我們需要完整的數據。”

“好,那就要看待會的團戰怎麼打了。”

“提醒你們一下,FC戰隊這幾個人,除了中單和上單是首發,其他三名選手都是替補成員。”

“你們考慮的時候,要把這個因素考慮進去。”

“會的。”

沒有了閃現,麗桑卓打的依然是十分激進,只不過孫策非常聰明。

他很會觀察對面的上單,如果蘭博表現的稍微靠前,他就立刻猥瑣,如果蘭博在安穩的補兵,孫策就知道肯定沒有打野,放肆的進行騷擾。

在進行了兩輪之後,蘭博被他打的有些無奈,於是改變策略,在打野來的時候,選擇了演一波。

按照之前的規律本來這個時候麗桑卓看見正在安穩補兵的蘭博,應該上來剛一下的,可是現在,爲什麼不按照常理出牌?

對於此,孫策表示,不是每一次的演技都能成功,也不是每一個的對手都是傻逼。

很簡單,因爲我有眼。

於是當豹女心中一動掃描的CD刷新完成後,居然在這裏掃出了眼,頓時有種被耍的感覺!

尼瑪,還在這裏蹲了半天,蘭博還演了半天,原來這是有眼啊。

“這裏不是沒眼嗎?”

“麗桑卓沒有去插眼,這個可以肯定。”

麗桑卓當然沒有去插眼,這個眼是酒桶插的。

忘塵一直在中上野區徘徊,進行着保護和反蹲,他們想要抓麗桑卓,也是十分不容易的。

李約翰越看越不對勁,此時兩邊居然打了個五五開,有些不合常理。

而且是在聽到下路的一塔很快就爆掉之後,李約翰眉頭微皺。

“哎,這個EZ太強勢了。”

賞金獵人對上EZ,在這個強勢的版本應該是很好打的,但是卻根本就抵不過EZ。

FC戰隊的下路只要退守二塔防守。

林天回城之後,直接來到了上路,打着信號,“上路,抓一波。”

“好!”孫策既興奮,又激動!

打了半天,他早就有無數次的想法法,衝上去秒殺蘭博,苦於沒有機會,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在等待片刻後,麗桑卓一個E技能E了過去,在落地的瞬間一個W砸了出來!

不過,就在此時……

孫策的手傳來了一陣鑽心的疼痛!

抽搐!

孫策,臉色大變!目標編號014 E上去的麗桑卓原本應該是在一秒之前按下大招將蘭博定住,但是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孫策的左手不受控制的顫抖着,

大招根本就按不出來,

這一鉅變被林天看在眼中,他沉聲道:“怎麼了,”

孫策咬着牙,臉色變得有些蒼白,額頭都出了一層細細的汗水,他用盡最大的力氣試圖控制住自己的左手,按下大招,

但是……

已經沒有了距離,

遲了一秒的時間,蘭博在麗桑卓W技能消失之後立刻撤退,大招沒有距離了,

與林天一同趕來的忘塵也有些奇怪,剛纔W定身之後,應該瞬間接上大招的,爲什麼不接,

他疑惑的發着信號,示意是否繼續追擊,

林天的EZ在不遠處颳了一個大招幫助麗桑卓清理兵線,隨即深深的道:“不用追了,對面打野已經來了,”

錯失了殺掉蘭博最佳的時機,而且蘭博在撤退後又放出了阻礙衆人追擊的大招,

林天充滿擔憂的看着孫策,目光落在他的雙手上,

“難道……又發作了,”

“已經幾個月沒有發作的手疾,在這個關鍵時刻就發作了,”

一旁的冷酷也是有些擔憂,如果這個時候發作的話,那麼聯盟對他的評價將會是怎樣,真的無法想象,

而且還涉及到GOD俱樂部刻意隱瞞選手身體狀況的問題,

當初因爲孫策的手疾長時間沒有發作,俱樂部的醫護人員也診斷說沒有問題了,孫策的手與正常人無疑,所以GOD俱樂部才堅持向聯盟申請,

畢竟,只有腿疾,雙手正常的孫策完全可以上場打比賽,

可是,現在……

wωw.TтkΛ n.C〇

“爲什麼,”孫策艱難的回城,抑制住雙手的顫抖,內心充滿了極大的恐懼,

“爲什麼會這樣,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孫策的雙眼都是通紅,他不想放棄這個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

他緊要牙關,回城之後,購買裝備都花了些許時間,

有點,不正常,

“嗯,”檢測官微微一愣,指出來說道,“之前在上路的GANK中,麗桑卓完全可以一套技能接上大招,配合酒桶和EZ秒殺蘭博,”

“是的,把剛纔的畫面再重放一遍,慢速播放,”

工作人員照着做了,結果看完之後,衆多檢測官都有些納悶,

“是失誤嗎,”

“還是說其他的原因,”

“在仔細看看吧,接下來是否會出現這樣的問題,”

雖然大家沒有做出評價,但是無疑是給了孫策一個差評,這對賽後的綜合評價,有着至關重要的決定,

麗桑卓E出來後W接大招,這是青銅玩家都可以做出來的操作,如果熟練的話,任何一名路人玩家都可以在瞬間砸出來這套技能,

顯然在這裏的停頓並不符合之前孫策的表現,簡直是判若兩人,

檢測官的目光是雪亮的,他們不會放過一個微小的動作,

“呵呵,麗桑卓的反應也不過如此,”蘭博淡淡一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