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巨力降臨!猝不及防的壯漢手臂輕易被劉逸飛扯了過來,將他整個人都拉到了自己跟前,居高臨下地凝視著他道:「說話就說話,莫名其妙從背後向我的人伸手,你是在挑釁我么?」

相比身材沒什麼特點,相對還有點年輕人的瘦小的達思吉,劉逸飛的壯碩在這群人里卻是最頂級的那一撥——哪怕是一些明月城地頭上積年的民兵老人,也就幾個天賦異稟的跟他處在同一水平線。

陡然被這麼一個恐怖的傢伙「捉」到跟前,那想找茬的壯漢已是吃了一驚,等到再被劉逸飛冰冷兇惡的眼睛一瞪——劉逸飛畢竟是硬實力逐漸逼近三階臨界值的「怪物」了,當下就把這人嚇得腿軟了要往地上癱。

一看對方的反應,劉逸飛就知道這傢伙也就是個水貨,剛剛大概只是單純手欠想欺負一下新人,也就不打算做的太過——周圍負責警戒的士兵都已經逐漸靠攏過來了。

「哼~好運就這一次,以後欺負人先搞清楚情況!」說著,劉逸飛輕輕一推那人就跌坐出去,摔在地上半天不敢吭聲…… 看著胡洛溪身後的這個核控升浮梯門,他對六層的好感越來越濃厚,就在這個第五層,就能看到像巴慕斯·達令這種人類史詩級別的裝甲機器人……

如果到了第六層,估計就能看到,他夢寐以求想要看到的那個機器人了,但以他的成就,根本沒資格,也談不上什麼成就?根本進不去……

心中那股強烈的好奇心,不斷的牽引著他的身體各處的神經,甚至自己的身體都不聽自己使喚了!

曹御風的右手手指逐寸逐寸的向標有開門二字的綠色按鈕伸去,就在指頭距離按鈕僅有咫尺之遙,另一隻手趕緊緊隨其後的抓住了右胳膊。

「不行……」

曹御風心中暗吟了一聲,嘴角這幾天國家對有關天文與科技人員僭越層次,盜取國家機密文件的人,比較管的嚴。

他絕對不可以為了看一個機器人,而斷送了自己的前程……

而後,曹御風方才遺憾的收回了他的手,誰知?胡洛溪突然走了過來,玉指輕觸開關按鈕,核控升浮梯門頓時緩緩地打開了。

「走吧……」

胡洛溪只看了他一眼,剩下的什麼都沒說?就走入核控升浮梯內。

曹御風對此是即驚喜又吃驚,她居然能上六樓?她……她……難不成是館長之女?那也不可能,別說是館長之女,就連館長,沒有國家級科研機構的允許,也不能入內。

正當曹御風還是滿腹疑團的時間,不知不覺之間,就來到了第六樓,大體看上去跟第五樓沒什麼區別?

而且,眼前黑壓壓一片,除了肉眼可見的幾個伽馬射線管控曲線燈以外,其餘的,幾乎可以用混沌來形容他看到的情景。

「帶上這個……」

胡洛溪拿出了一個鑲嵌著一顆拇指大綠寶石的胸針,遞給了他,綠寶石中有一個反物質能量碎片,可以阻斷伽馬射線的輻射流。

曹御風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紫紅色光線從他的身上一劃而過,除了皮膚痒痒的之外,其餘的也沒什麼特別的?

就這個?還是國家級重點科研基地,倘若要是外人從哪裡偷一個這樣的胸針,那豈不是國家機密都要泄露了?

「別看腳下……」

她不說還好,她這麼一說,曹御風本能的頭就微微的低了下去,他居然看到,地上橫七豎八的躺滿了皮膚早已變異腐爛的人。

「啊?!」

曹御風大叫了一聲,這哪是參加展覽啊?分明就是來送命的……

「都叫你別看了,這些都是像你剛才那樣,想偷偷的溜進來,盜取與偷看國家級機器人機密文件的人……」

看著這一地變異的人體,身上一股冷氣從他的袖口吹入,摸了摸他的胸針,若不是這個胸針保護著他,想必他也會變成一句變異屍骨。

「小心點!」

胡洛溪走在他的身前,似乎她對這個地方很熟悉?一抬手,牆上突兀出了一個湛藍色黑科技方框身份驗證按鈕,只見她隨手一滑,就過去了……

「你別動,直接走就行了!」胡洛溪叫住了他,方才曹御風疑惑中帶著許些喜悅的跑到了她的身後。

又進了一間屋子,就來到了一個紫燈通明的房間,乍一看,這個房間像一個魔方,可以來回扭動,改變現景。

當他們兩人踩在地上的一瞬間,地面一下子變成了分子結構,各種物質分子以肉眼可見的模樣,飄散在了空氣中。

「哇~~」

「噓!別出聲……」

「這個地方,大多都是國家高級領導者與我們星探團中極為高貴的人物,我也是偷偷帶你進來的……」

「……」

「啊?你……你是偷偷帶我進來的?那你怎麼懂這麼多?」

胡洛溪帶他來到了一個機甲的旁邊,蹲在了機甲左足旁,道:「別誤會,你打了那個混蛋,替我出了口惡氣,我只是……想還你一個人情!」

「哦……」

「我以前,跟我們木衛六星探局的局長,來過這裡,這個地方基本上我都熟悉,一會兒你看到什麼東西?千萬不要大呼小叫,讓他們聽見了,這可是犯法的……」

曹御風急忙的點點頭,看了看周圍,本來自己是想來參觀一下,弄得現在跟個小偷一樣,做賊心虛。

曹御風隨便的逛了逛,這個第六層基本上是以四維空間改造的,整個空間其上沒有一百平方,只不過是靠空間扭曲,來擴大這個空間的範圍。

曹御風簡單的計算了一下,一個[節子空間](以空間為基準的四次元空間),是一百平方,聽胡洛溪說,這個房間單面大約有六十個節子,總共六個面,相互轉換,而且都不會重疊。

那麼這一來,這個第六層有近三千個節子空間,而且個個都不同,都存放著極其強大的難以想象的科技機器人。

就在這時,曹御風腦海中傳來了一陣幽緩緩的聲音,「渴望地位嗎~~渴望力量嗎~~我可以給你~~人類~~~」

「你是誰?」曹御風駭了一條,這個地方只有他和胡洛溪兩個人,「胡洛溪,你……你別鬧,我……我膽子小……」

「誰跟你鬧了?我可告訴你,別亂跑,免得我一會兒找不到你,再讓那些人抓起了……」

然而,胡洛溪根本就不知情,顯然這不是她的作為,更何況,以她的性格也不會幹這個無聊的事情,那……這個呼喚他的神秘人,又是什麼人……

「你到底……是誰?」曹御風又問。

「你進來,我告訴你……」

此時,在曹御風的身前打開了一扇門,裡面黑漆漆的,什麼都沒有……

好奇心與恐懼心的交疊作用之下,曹御風下意識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終於,到最後,還是他的好奇心打敗了他的恐懼心。

看了看身後,那個還在研究一個能量核心的胡洛溪,她現在估計一時半會發現不了自己,為了安全起見,他留下了一個通訊器之後,方才離去……

進入門中,是一個無比浩瀚的星空,星空是無比的真實,這一切,都看起來像置身於其內,無比清晰,而無比模糊。

怎麼看,這個都不像是人類科技,所能搞出來的,這個地方如此的清凈,沒有外界任何的嘈雜,如果是一個仙人,這個地方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你來了……」

在他的耳邊又傳來了這陣聲響,伴隨著一縷青煙從他的身邊升起,飄忽悠悠的飄散在了半空中。

彷彿有一雙眼睛,在偷偷的看著他,他能感覺到,對方在凝視著他,而他凝視著半空中的青煙,他看不到對方……

「你是什麼人?」曹御風盯著半空中那縷青煙,問。

「遙遠的宇宙之北,有一個神奇的星球,亞普斯坦星,我叫:豪剛,是絕對力量與權威的象徵……」

「什麼?」曹御風有些聽不懂。

「呵呵……小傢伙,你很幸運,你接觸過一個人,沾到了那種濾清,無意間,你也得到了抵抗病毒的抗體……」

「……」

「……」

「我來自亞普斯坦星球,克莫爾一族(同屬佧琦坦族),我們的聖物被摧毀,我為了守護唯一的一片核星源碎片,而被巨大的能量衝擊波炸的粉身碎骨……」

「我需要一個人來繼承他,你的不畏懼的精神,讓我很是敬畏,他能帶給你巨大的力量,我希望你可以帶它離開這裡……」

曹御風相信他說的話,不為別的,他以前也看過不少的科幻電影,但他並不怎麼對這東西感興趣,與其惹來不必要的麻煩,還不如躺在家中快活的好……

曹御風是一個喜歡追求新鮮感的人,但又怕麻煩,又不想費力,就想著,某一天,天上掉餡餅砸中自己……

「嗯……」

曹御風臉上頓時流露出一抹尷尬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摸著下顎,道:「你還是把這個東西給別人吧!」

「我是一個追求安逸的人,不希望有太大能力,俗話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唉!」

「好吧……」

嘆了一口氣,半空中飄舞的青煙最後又回到了地面之中,他的兩眼猛地睜開了,他發現自己躺在剛才的機器人旁邊,睡著了……

「怎麼回事?我明明……」

不僅如此,對方也調整了他的記憶時間線,把他的一部分記憶給抹去了……

一不小心,曹御風的手碰到了那個機器人,一時間他沒有反應過來,待得後者兩隻眼眸紅光一閃,兩隻巨手瞬間轉換成了量子大炮筒。

「嘭——」

朝天一炮,整個空間都為之一顫抖,緊接著,震蕩波觸動了六層其他空間的機器人與大型機甲,整個六層空間就像失控的動物園,開始暴亂了起來。

「怎麼回事?」胡洛溪趕緊跑了過來,看到了驚慌失措的曹御風,還有已然失控了的巨大的機器人。

「你……你對他們做了什麼?」胡洛溪告訴我,在她的身後就又傳來了一陣渾厚的與她一樣的言語。

「這也是,我想問你的,胡洛溪大隊長,你究竟都幹了些什麼?……」

聞聲色變,胡洛溪趕緊轉過頭,給前者行了一個大禮,道:「杜總長,我……我也不知道啊?是……是他……」

「他是誰?誰讓他進來的……」

星探總局議員會會長——杜寸生,看向了倒在了地上的曹御風,怒喝的道。。 從通道出來,便是那間不起眼的儲物間,主神颶風滿面寒霜,已不再隱藏行跡,決心直面天狼星人!

猝不及防的天狼星人,在遇見憤怒的主神的剎那,便灰飛煙滅了!

此時夏萌萌已醒,雖還虛弱,卻也能勉強行走!

這一路殺來,一行人很快便到達了主控制室!希望一切還不算太晚!

主控制室的房門大開,門口的走廊上,到處是燒焦的痕迹,還有天狼星人的屍體!

原本地球上的人類,來到這外太空,為了攝取空氣,便也穿戴著空氣轉換裝置和隔離服,那天狼星人的生存環境,跟這裡更是天差地別,所以除了高大的防護服,夏萌萌等人並沒有直面過天狼星人!

看著走廊上散落的天狼人屍體,夏萌萌很想帶回去一具研究,但茫茫宇宙自己回程都還得依靠主神,帶走一具屍體談何容易!

像是看穿了夏萌萌的心聲,颶風在一具屍體前蹲下身來,右手在天狼星人的胸前輕輕的按壓了一下,防護服猛的四散開來,隨即升起的氣霧中瀰漫著一種難聞的氣體,夏萌萌等人只覺雙眼暴突,接著太陽穴處血管猛然劇烈跳動了幾下,虛弱的夏萌萌更是直接跌坐在地上!

防護服內密密麻麻布置著各種管道和線路,其中更有一段紅色熒光線狀光線,在不斷的閃爍!那閃爍的位置正在防護服正前方,颶風看了一眼,右手輕輕的在防護服上撫過,那紅色熒光便陡然熄滅了!

而防護服中的天狼星人更是出人意料的小,除了個頭矮小,五官不清,更是長了一張似人非人,似犬非犬的臉,兩隻分叉出來的手狀物質,纖細而又軟弱無力,身體瘦長,腿部肥碩顯得格外有力,若硬要說像人類,不如說像青蛙更為合適!

夏萌萌還想打量,不想颶風右手再次抬起,那天狼星人的屍體便消失不見了,夏萌萌跌坐在地上,恍惚看見被颶風收入了右側手臂上!

「那紅色熒光是它們發射出去的信號嗎?」其實夏萌萌也很想問,但到底還是愛拉問了出來。

「是它們收集的信息!」颶風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即快步跨入主控制室!

「它們死了還能發出訊息?」愛拉大睜著兩眼,回身沖易麗絲跟夏萌萌說道,接著抬手抱了下頭顱:「那它們的信息肯定能在腦部儲存!」

易麗絲一臉疲憊,顯然沒有搭理愛拉的意圖,愛拉只好轉而看向夏萌萌。

「它們的腦袋看起來這麼小,是怎麼做的高速運轉的?」夏萌萌覺得這很不科學,不是說腦容量越大的物種越聰明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