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個形態各異的鬼,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就站在那些孩子的身後,而在這些鬼的身後,恍恍惚惚還有一些看不清楚臉的人影,都是缺胳膊斷腿的,甚至有一個的半邊腦袋都不見了,橙黃色的腦漿順着他的臉流淌下來,血紅色眼珠子掛在眼眶外面,正咧着嘴對着我笑。

這些都不是令我最絕望的事情,最讓我絕望的是我真的看到了秦安!

原本我以爲剛纔會看到秦安不過是我自己的錯覺,畢竟我們在一起五年,這五年的時間我是愛着秦安的,對他百般的好,就連他生病的時候我都會請假不上課去照顧他,哪怕是在我考研最忙的那段時間,也從來不曾冷落過秦安。

可我萬萬沒想到,這一切竟然真的和秦安有關係,現如今他就站在我的面前,站在那些鬼的中間,一臉漠然的盯着宮洛,根本就沒有多看我一眼。

“我們又見面了,你真是喜歡多管閒事啊。”秦安目光冰冷的注視着宮洛,面部表情極爲扭曲,就像是一個嗜血的瘋子。不,他不是瘋子,他根本就是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我咬着牙,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抄起手中的燭臺直接朝着秦安的方向狠命扔了過去,這一刻我恨不得活活砸死他!

燭臺在半空中掠過一個弧度,緊接着就朝着秦安的腦袋砸了過去,我的心猛地一懸,他真的會被我活活砸死麼!

(本章完) 眼看着燭臺就要砸在秦安的腦袋上,這時候那個長舌頭的小鬼一甩腦袋,猩紅色的舌頭直接纏住了燭臺,隨意的丟在了地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似乎是在嘲笑我的愚蠢和自不量力。

我心裏面頓時一陣惡寒,這算是什麼,這些鬼竟然在保護秦安,或者說秦安可以使喚這些鬼,百鬼叢生,當真是一副驚世駭俗的場面!

我拖着受傷的腳踝,小心翼翼的湊到宮洛的身邊,咳嗽了一聲忙說道:“宮洛,你快走,他會傷害你的,你只是個人,你不是他的對手。”

宮洛並沒有理會我,甚至連看都沒有看我一眼,而是對着秦安的方向淡淡問道:“這麼快,就等不及了麼。”

他這一說話,我腦子裏面翁的一下,熟悉,這感覺太熟悉了,就像是深入骨髓的熟悉感。我的血液裏面像是燃燒着一把火焰,一把來自地獄的無盡業火,將我整個人全都灼燒殆盡。

我趕緊上下打量起宮洛,沒錯,他的身上還穿着睡袍,我在客廳喝水的時候曾經看到過一次,當時宮洛就是穿着這件深藍色的睡衣去了臥室。

然而,眼前的這個宮洛給我的感覺卻十分特別,和在客廳分開前比較,他的氣場更加強烈,眼神也更加冷漠。我鼓起勇氣,小心翼翼的偷偷戳了一下他的手指,果然!他的手指竟然是冰冷的,宛若寒冰一般!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一頭霧水的瞧着宮洛,完全不知道他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難道說白天他是人,到了晚上就變成了千年古屍!所以,之前宮洛纔會說,他和千年古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根本就是一個人!

我被自己的推測嚇到了,連忙後退了一步,不是因爲我害怕這個男人,而是我想到了古墓裏面發生的一切,實在是沒有辦法也沒有那個勇氣呆在他的身邊。

wWW ▲т tκa n ▲¢ Ο

宮洛擋在我的面前,似乎是被我的舉動觸動了,微微側過頭對着我輕聲說道:“無需害怕,我在。”

頃刻間我的淚水順着眼眶滾落,滾燙的淚水宣泄而出,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我下意識的走上前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胳膊,猶如抓到了一顆救命稻草一般。

秦安冷笑了一聲,頗爲陰沉的說道:“你早就應該死了,別出來多管閒事,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早就該死了?這是什麼意思?我一臉茫然,一聽到秦安這麼說頓時人就慌了,可面對宮洛這個人,出現了死字,令我有種十分不安的感覺。

彷彿,彷彿宮洛隨時都會消失掉一樣,當然我想了一下,最多很可能就是秦安在胡說八道,或者在威脅宮洛罷了。他們兩個人說話,我實在是沒有那個膽子插嘴,尤其是我發現這個宮洛根本就是那具千年古屍的本尊,我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喘了。

宮洛微微蹙眉,遠山黛眉帶着一抹不怒自威的霸氣,掃了一眼

秦安喃喃開口說道:“如果你真的希望我死,就別做傷害她的事情。”

秦安明顯一愣,整個人的身體一震,目光凝結猶如臘月寒霜一般冰冷,隨即意味深長的笑了一聲,緊接着就頭也不回的離開,自始至終秦安都沒有看過我一眼,就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樣。或者說,他現在已經在我面前沒必要僞裝下去了,曾經的溫柔和暖意早就蕩然無存了。

秦安就這樣走了,走的乾淨利落,卻給我留下了很多問題。

我看到那些孩子的時候,曾經看到了那個紅衣小女孩,她卻消失掉了,這是爲什麼,是不是因爲當時她已經知道了秦安就在附近。我有一種感覺,那個紅衣小女孩說不定就是我的孩子,這種感覺在我心頭揮之不去。

這是第一個值得我追問的問題,而第二個就是關於宮洛的,從宮洛的言行來看,他真的是在保護我,不管是白天那個舌毒的宮洛,還是夜晚這個謫仙一般的宮洛,都是爲了保護我纔會做出種種事情來。那麼,宮洛爲什麼要保護我,爲什麼要對我百般照顧,這後面究竟隱藏着什麼。

而第三個問題纔是讓我最爲在意的,宮洛說對秦安,如果希望他死,就別傷害我。這句話,到底代表着什麼意思。

秦安走後,那些鬼也一個跟着一個的消失掉了,隨後整個客廳重新亮了起來。溫暖的燈光落在宮洛的身上,他的面容依舊如初,俊美得不像是人一樣,簡直就是從天上下凡而來的上仙,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目光之中卻是無比冷冽,往昔的那份溫柔一點痕跡都找不到了。

“宮洛!”我拉住了宮洛的胳膊,似乎是潛意識的害怕他會離開。

宮洛不動聲色,只是淡淡的掃了我一眼,並沒有開口說話。我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鼓足了勇氣,將自己心裏面的疑惑全都說了出來,說完之後又有些後悔了,是不是我的問的問題太多了,他會不會討厭我,當我是個黏人的麻煩來看待。

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那個孩子的事情,以及宮洛的事情,無比的好奇,因爲此時此刻我覺得這些事情多多少少都跟我有些關係。自從我去古墓,自從宮洛闖進了我的世界,我身邊的好多東西都發生了改變。

比如,秦安變了,不再是從前那個溫柔深愛我的男人。比如,我變了,我竟然也能看到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再比如,我身邊多了一個又是人又是鬼的宮洛,整個世界觀都跟着崩潰了。

“那個,你,你要是覺得我問的太多了,那你就先跟我說說,孩子的事情吧。我已經不止一次看到她了,她到底是不是我……我們的孩子,她過的好麼,受傷了沒有。上次在褫陣的事情,我不是有意的。”我支支吾吾的說道,面對此時的宮洛,我竟然連說話的勇氣都減弱了幾分,沒說一個字都要經過一番考慮,生怕惹惱了他。

宮洛搖了搖頭,還是沒有說話,只是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胳膊上,示意我放開手。

我吃了閉門羹,最終也只能老老實實的放開了手,眼睜睜的看着宮洛走開了,他的背影都帶着幾分冷漠。

從前他絕對不是這樣的人,雖然也是有些冷漠,可我能感受到宮洛眼眸深處的溫柔。而剛纔他轉身離開的那一刻,我從他的眼睛裏面什麼都感覺不出來,除了冰冷就是空洞,那雙澄澈的眼眸褪掉了往昔有所的哀傷和溫柔。

我大概也能猜測的出來,宮洛的改變應該是和剛纔的事情有關,他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明知道客廳裏面的情況不對勁還是要開門出去,明知道那個紅衣小女孩不是人類,還是不顧一切的衝了過去,甚至差一點就掉進了秦安的陷阱。

百鬼叢生之中,秦安神色自若的靜然而立,那一刻我的心都在跟着發抖,秦安真的會害死我,從褫陣開始,秦安就開始對我不利了。

秦安的所有改變,都發生在我進入古墓之後,我隱約察覺到秦安和宮洛之間一定有不爲人知的祕密,而我就像是一個傻子,莫名其妙的被捲了進來。

我曾經問過周曉曉,宮洛爲什麼要保護我,秦安又爲什麼要害我。

我還記得周曉曉當時的神色很奇怪,似乎有些失落又有些無奈,最終她只是告訴我了一句話,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追問下去的時候,周曉曉就岔開了話題,似乎並不願意多說這些事情,只是叮囑我,要保護好自己,別輕易相信任何人。

如此說來,我連宮洛也不能完全相信了麼,這一刻我想到了那張詭異的紅色婚書。宮洛說那是給死人的東西,當然要燒掉,我不寒而慄,眼前浮現宮洛那雙漆黑的眼眸,他的眼睛看着我的時候,就像能把我的靈魂都帶走一樣。

不行,我絕對不能就這麼認命,任由秦安對我下手,任由宮洛一直這麼毫無理由的保護着我,這一切的事情我都要弄清楚才行。何況,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那個紅衣小女孩,我總覺得她就是我的孩子,是我聽信了秦安的話傷害了她,是我的罪孽我就一定要去償還。

我要離開這裏,離開宮洛的身邊,除非我能夠將這一切都查清楚,不然我絕對不能再呆着這裏。萬一秦安喪心病狂的對宮洛下手怎麼辦,宮洛因爲我發生什麼意外,我就徹底成了罪人。

想到這裏,我慌忙跑回自己的屋子,這時候我只是輕輕推了一下我的房門,門就打開了。我顧不上許多,直接撲到了牀上抓起手機。

我要離開這裏,趁着宮洛現在離開了,這是我最好的機會,也是唯一的機會了。想必今天晚上秦安也不會再來找我的麻煩,我死死的抓着手機,目光盯着手機屏幕上的號碼,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了下去。

手機屏幕一陣晦暗,耳邊傳來嘟嘟的聲音。

(本章完) 古宅內發生的事情令我十分不安,秦安的出現刺痛了我原本就很敏感的神經,宮洛的冷漠和欲言又止,更是讓我近乎於崩潰。在這兩個男人之間,我似乎被捲入了一個無底洞之中,無法掙脫,無法呼吸。

此時此刻,我只想從這深不見底的漩渦之中逃離出去,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只因爲我已經受夠了這種窒息的感覺。

電話嘟嘟嘟的聲音,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我期待電話一端的周曉曉馬上出現,幫助我離開這裏。

然而,我打了很多次的電話,一開始還有嘟嘟嘟的聲音,到後來就是中國移動提醒我,您波的電話暫時無法接聽,請稍後再撥。

我愣了一下,望着手機屏幕,一片漆黑,像極了秦安身後的那個黑洞。

聯繫不上週曉曉,這讓我心急如焚。

當初從秦安的別墅離開的時候,是周曉曉安排了父親的去處,爲的就是不讓秦安找到我父親的下落,以免喪心病狂的秦安利用我父親來威脅我。

可是,現在竟然連周曉曉的手機也無法接聽了,我嘗試着打了一下家裏的座機,還是沒人接聽。看樣子,父親真的沒有回到家裏面。

他能去哪裏呢,這些年我們的生活過的很不好,身邊的親戚我基本上很少見到,父親的性格也不可能會在這個時候去什麼親戚家裏面。唯一的可能就是,父親和周曉曉在一起,或者乾脆按照周曉曉的安排,住在了什麼地方。

可現在,不管是父親還是周曉曉我都聯繫不上。

這一刻,我十分的懊悔,早知道有這麼一天,我就應該攢錢給父親買一部手機。

內心的焦急折磨着我,我迫切的想要知道父親的下落,我很擔心秦安會不會對周曉曉和我父親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這裏是宮洛的古宅,秦安都敢半夜闖進來對我下手,更加不要說周曉曉和父親了。

周曉曉雖然會一點玄黃之術,可說到底那小丫頭性子頑劣,跟着師傅這些年估計也沒學到多少本事,不然當初在別墅的時候我們就不會差一點被困在裏面了。

如果秦安找到了父親和周曉曉,那麼依靠周曉曉那三腳貓的功夫,根本就不是秦安的對手。

我的內心無比焦灼,一邊想着父親和周曉曉下落不明的事情,一邊回憶着秦安臨走前的那些話,他到底和宮洛之間有什麼樣的祕密,還要苦苦的瞞着我。

秦安一定會對我父親下手的,既然我現在有宮洛保護,秦安只有抓到了我父親,才能威脅我,逼我乖乖就範。

我的大腦一片混亂,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就像是走馬燈一般,一樁樁一件件在我的腦袋裏面交織着,糾纏着。

不行!

我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如果父親和周曉曉都落在了秦安的手裏,那麼後果可想而知,周曉曉知道秦安的真面目還在其次,我父親根本就是什麼都不知道,天才知道秦安會怎麼對待我父親。

秦安怨毒陰狠的眼神,就像

是一條毒蛇,我一刻都不敢耽擱下去了。

我抓起牀上的包包,將手機塞進包裏面,轉身就往外跑。漆黑的院子就像是一張野獸的嘴巴,很可能就這樣將我給吞噬掉了。

不行,這個時候我不能害怕,我不能夠讓秦安做出任何傷害父親的事情來。

想到父親的安危,我的心裏面就像是燃燒起了一把火焰,一股強悍的力量支撐着我,一步一步朝着院子裏面走去。我甚至沒有想到過,我該怎麼樣離開這個古宅,該怎麼樣到達市區。

估計,就算是讓我一步一步走到市區,我都不願意在這裏坐以待斃。

我心驚膽戰的朝着院子裏面走去,大廳裏的過堂風就像是來自地獄的陰風,冰冷刺骨。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我邁出第一步開始,大廳裏面的過堂風就變得越來越猛烈了。

“韓沐顏!”

一聲怒喝,嚇得我幾乎心臟都快吐出去了,我猛地一轉身,宮洛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我的身後,不遠處,遠山黛眉微微蹙起,面帶怒色的注視着我。

“你想去哪!”宮洛用一種質問的口吻詢問道。

我楞了一下,不知道爲什麼,在看到宮洛的這一瞬間,淚水奪眶而出,心裏面的恐懼和懦弱也在一瞬間釋放出去。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將父親和周曉曉失聯的事情告訴了宮洛,我希望能夠得到宮洛的諒解。我知道宮洛是不希望我離開古宅的,他說過要保護我,不受到秦安的傷害。

可是,我實在是放心不下父親和周曉曉的安全,我必須要去看一看,他們到底怎麼樣了。

宮洛靜然而立,美好的如同畫卷中的容顏,就這麼面無表情的注視着我,一雙漆黑眼眸流光溢彩,帶着我讀不懂的情愫。

“韓沐顏,你真的想去麼。”宮洛一步一步走到我面前,低下頭,居高臨下的望着我。

我本以爲宮洛是要阻攔我的,一股腦的說出去了一大堆的理由,試圖說服宮洛,不要再阻攔我了。

誰知道,他竟然勾了勾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不過轉瞬間又恢復到了面無表情的模樣:“好,我不攔着你,但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我心頭一陣狂喜,忙不迭的點點頭回應道:“好好好,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上刀山下火海我都答應你。”

宮洛擺擺手,一臉嚴肅的說道:“保護好你自己,足矣。”

我整個人愣在原地,突然發現眼前的這個宮洛也不是那麼不可理喻,甚至傻乎乎的安慰自己,剛纔宮洛的冷漠只是在生氣罷了,是故意做給我看的。

這個男人的溫柔,總是會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即使宮洛刻意的隱藏着,我還是能看到他的眼中,一閃而過是我熟悉的模樣。

“謝謝你,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的。宮洛,你溫柔起來的時候,很帥氣。”我神經大條的調侃道,這一刻,眼前的男人似乎也不是那麼的神祕了。

宮洛聞言,瞬間就收斂了嘴角的

笑容,看我轉身要走,一把拉住了我,不由分說直接將我拖回了大廳裏面。

“喂,你不能說話不算話啊!”我想掙脫宮洛的手,奈何被他拖着根本沒有力氣,只能急急忙忙的喊道。

宮洛將我拖到大廳裏面那副畫像的面前,畫中人,凝視着我,一雙眼眸就像是有生命一般,令我不敢再去看。

這時候,宮洛放開了我,轉身從古畫的後面取出來了一個東西,直接塞到了我的手中。

我只覺得獸心裏面冰冰涼涼的,從質感上來看應該是什麼金屬物體,我腦補了一下,這傢伙該不會給我什麼兇器吧。低頭一看,才知道自己想太多了。

這是一個珠釵,看顏色應該是用金子打造的,我是考古系的研究生,但是卻從來都沒有看到這種造型的珠釵,更加無法分辨這東西的年代。從上面的氧化程度來看,應該也是一個古董了,尤其還是孤品,更是價值連城。

金子打造的珠釵十分奢華,上面鑲嵌着一顆十分圓潤的珠子,珠子呈現淡淡的紅色,這紅色卻勾起了我不美好的回憶。我在古墓的石像上面曾經看到一枚紅色的珠子,正是那種顏色。

我的手抖了一下,差點把珠釵掉在地上,幸好宮洛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珠釵,隨後憤憤的瞪了我一眼:“韓沐顏,這東西要是丟了,你也不用活着!”

“是時候交給你了,”

就在宮洛剛說完話的時候,我的耳邊響起了一個聲音,我無法分辨,只是依稀聽見了這麼一句話,是時候交給你了。

我疑惑的望着宮洛,心說會不會宮洛說得太快了,我纔會產生錯覺。

爲了能夠順利離開古宅,我忙不迭的重新接過了珠釵,當着宮洛的面,小心翼翼的將這寶貝放在了包包裏面。

宮洛卻是一句話都沒有說,直接轉身走出了大廳,將自己的車開過來,示意我上車。

暖色的燈光下,我發現宮洛的臉色有些蒼白,大概是被我剛纔冒失的舉動嚇到了吧。

宮洛將我送到了市區,接了一通電話就把我趕下了車,最終還是我自己坐出租車到達周曉曉的家。

周曉曉的家門是打開的,這個丫頭竟然如此冒失,萬一秦安來了可怎麼辦。我一邊埋怨着周曉曉不夠謹慎,一邊走進了屋內。

整個屋子一片漆黑,我走進屋子裏面才覺得有些奇怪,這丫頭怎麼不開燈。

我剛邁出一步,腳下猛然掛起一陣微風,冰冷的感覺順着腳踝一路蔓延,我打了一個冷顫,怎麼這麼冷,空調開了多久沒關。

我下意識的抓緊了自己的包包,小心翼翼的朝着黑暗的屋子裏面走去,一步兩步,屋子裏面迴盪着我的腳步聲,除此之外竟然連一點聲音都沒有。

“周曉曉,你在麼,爸,我是沐沐啊,你們在哪?”我沙啞着嗓子,喊着兩人。

屋內的氣溫,驟然下降,我被凍得一縮脖子,面前出現了一道門,這丫頭竟然在玄關還弄了一道門。

(本章完) 難怪我會看到一片漆黑,合着玄關這裏還有一道門,我被周曉曉這種奇怪的裝修風格弄蒙了,又好氣又好笑的打開了玄關的門,同時怒罵道:“周曉曉,你個死丫頭,嚇死我了。”

玄關的門打開了,發出吱呀一聲悶響,木質的門和地板摩擦的聲音,令人牙齒髮酸。屋內仍舊是一片黑暗,藉着窗外的月光,勉強能看到屋內的情況。

一張慘白毫無血色的女人臉對着我,臉蛋上塗抹着兩圈紅紅的東西,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瞪着我,空洞毫無感情。屋內陰風掠過,我下意識的到退一步,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我想起宮洛給我的寶貝,趕緊拿出來,死死的抓着那珠釵,對準了前方喃喃道:“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我鬼叫了半天,可那個女鬼一點動靜都沒有,我鼓起勇氣擡起頭,頓時給嚇了一跳。

紙人,我面前竟然站着一個紙人,只是剛纔太緊張了,誰能想到周曉曉的家裏面,一開門竟然還站着一個紙人。

我從地上爬起來,這才發現,並不是僅僅是這一個紙人。屋子裏面擺放着很多的紙人,冥幣,在屋子的正中央甚至還擺放着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棺材正對着我,上面畫着血紅色的圖案,應該是五福圖。

碩大的棺材完全超出了我的認知,現今社會已經很少能看到這樣大的棺材了,就算是在古墓裏面,這種規格的棺材也很難見到。

周曉曉的家裏面,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紙人冥幣,還有這口棺材又是怎麼一回事。

我的目光已經完全被那碩大的棺材吸引住了,死死的盯着那棺材,手中的珠釵下意識的對準了棺材。

沒聽說周曉曉家裏有什麼人過世了,就算有人過世,也不至於將棺材擺放在家裏吧。我愣了一下,心說難不成周曉曉怕秦安來,所以將父親藏在了棺材裏面,我仔細的打量着棺材。

藉着微弱的月光,我看到這棺材蓋得嚴嚴實實,棺材這種東西從來都是嚴絲合縫的,儘量會去避免有空氣進去,以免加快屍體的腐爛。

古代的一些棺材,甚至可以做到完全隔絕空氣,使得裏面的屍體歷經百年而不受到氧化作用的傷害。但是,那是因爲裏面是屍體,如果是活人被關在棺材裏面,不超過半個小時就會被活活憋死在裏面。

我站在玄關的門口,看不到棺材的另一面是不是有什麼通氣口,正想走過去,卻發現棺材上面竟然釘着釘子!

棺材釘,顧名思義,就是用來將棺材完全封死的,據說是爲了防止屍體發生事變,我曾經在教授的一份資料裏面看到過。在一個商朝的古墓裏面,就發現了被棺材釘釘死的棺槨。後來經過考古人員的考察,發現棺材板上面還有大量的抓痕,明顯是裏面的人撓出來的。

後來根據史料的考證證實,裏面的人是一個官吏,活着的時候就被塞進了棺材裏面,強行給活埋了。因此,纔會被釘上棺材釘。而棺材釘這種東西,一般都是在入土的時候纔會釘上,

在靈堂之中是不會釘上的。

可現如今,周曉曉家中這口碩大的棺材,竟然已經被釘上了棺材釘。

難不成,秦安已經來過了,他將我爹和周曉曉全都塞進了棺材裏面,並且釘上了棺材釘。

不對,秦安怎麼可能扛着一口棺材過來,周曉曉也不會讓他進來的,還有這一屋子的紙人和冥幣,總不可能也是秦安準備的吧。

我想了很多種可能,一個一個被否定了。

最終,我鼓足勇氣試探性的喊道:“周曉曉,爸,你們在哪。如果……如果你們不能說話的話,發出一點聲音也行,你們是不是被關在裏面了!”

說完話之後,我甚至覺得自己已經瘋了,我竟然對着一口棺材說話。

我站在玄關的門口,猶豫着還要不要進去,死死的握着手中的珠釵,卻是連擡腳的力氣都沒有了。

突然,眼前一片白光,整個房間一下子亮了起來,我面前的那個紙人,慘白的臉正對着我,烏黑烏黑的眼珠被燈光照着十分逼真。

“啊!”

我驚叫了一聲,整個人下意識的後退,直接撞在了身後的門上,背部冰冷的觸感將我的思緒拉回來。

“你怎麼來了?”屋內響起一道蒼老的聲音,卻十分的熟悉。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乾坤道長。

當初,在周曉曉的引見之下,我見到了乾坤道長,並且還順利的拜師了。雖然從那以後就沒有在見到乾坤道長,不過尊師重道這種事情我還是懂得。

我收斂了一下內心的恐懼,也不管自己笑得多難看,還是衝着乾坤道長扯了扯嘴角:“師父,您,您怎麼也在這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