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荊棘叢生,滿都是坎坷和生死局,稍有不慎,滿盤皆輸,萬劫不復!

“族長!”侍候在葉流雲一側的則是冷月,與風霓裳熱切的打招呼,同時傳遞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

風霓裳頓時羞紅了臉,明眸前所未有的明亮有神,顯然是記得當初與劍聖立下的生死婚約,現在劍聖安然歸來,是不是……是不是要履行當初的諾言呢?

龍皇雨卓丞微微一笑,這個笑容三千年不曾出現過了,他身旁的第六代冰神殿聖女靈兒柔情似水的俏立在身旁,龍皇雨卓丞對秦守說道:“葉流雲剛一歸來,就已經聽到了你進入神禁的消息,想要親自跟你交手,探測一下神禁領域的奧祕。”

秦守暗暗咋舌不已,心道劍聖還真是個劍癡,一心都在追求更強的道路上堅定不移的行走着。

這纔剛剛一分神的功夫,風霓裳已經紅霞滿面,心滿意足的拉着冷月離去了,顯然葉流雲予以風霓裳非常滿意的答覆,好吧,秦守心頭暗暗在葉流雲的腦門上加了一個‘情聖’的標籤。

“我來作爲公證人,見證你們的這次的交手!”龍皇說道。

劍聖葉流雲微微一笑,這笑容很具有感染力,讓人如沐春風,秦守本身對這位劍聖院長帶着年少時期偶像的崇拜,現在能與劍聖如此過招交戰,是他夢寐以求的,葉流雲露出柔和的笑意,輕聲說道:“不必留手,讓我親眼見識一下你的全部實力吧!”

“如你所願……”秦守點頭說道,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當他睜開眼的時候,露出來的不再是龍皇熟悉的永恆萬花筒寫輪眼,而是波紋狀的輪迴眼!

從未見過的波紋狀,深邃而銳利,淡紫色的至高之眼彷彿擁有執掌乾坤的魔力,翻手間足以江河破碎,秦守所釋放出來的氣勢更是與衆不同了,這股氣勢浩博而深遠,如神王臨塵,目光中帶着桀驁不馴,有着目空一切的傲然。 雖然輝等人的去留還沒定下來,但至少在他們的傷好之前,他們倒是能穩定一陣子了。

與此同時,背叛了組織的九,最近也沒事可做,她身上的傷極大限制了她的活動範圍。

這天,正當九躺在軟椅上養神之際,一陣熟悉的腳步聲打斷了她的思緒。來者不是別人,正是九的新同伴,銘音。

銘音之前在九走投無路之際遇到了九,並幫助九度過了最困難的一段日子。如果沒有銘音的幫助,九必然會因傷逝去。

九感謝銘音救了自己一命,但這份謝意可不是九留下來的理由。九之所以冒著被組織逮到的風險留在銘音這裡,是因為她感受到了似曾相識的溫暖。雖然銘音和十是完全不同的人,但九所感覺到的溫暖卻是相同的。

這份溫暖讓九意識到,銘音是可以信賴的,而且是目前唯一能信賴之人。這份溫暖也同樣減輕了九心中的怨恨,讓她重新拾起了以前曾被她丟棄的一些美好事物。

不過,銘音給九帶來的影響是有限的,即便銘音讓九重拾起希望,但九心裡卻依舊沒有放下對十的執念以及對異類的怨念。九是個好強的人,也許,等她的狀態好一些之後,她就要去終結這些麻煩事了。

「九姐姐在想什麼吶?與其是自己想,不如和我說說。」

銘音先是放下手中盛滿各種生活必需品的袋子,然後走到九身後,把雙臂靠在九的椅背上,詢問起九來。

「沒什麼,我只是有些驚訝,我之前居然跟著你去了醫院,而且到現在還沒被人發現。」

「九姐姐還在擔心這個啊,放心好了,我們這麼小心,那些追殺姐姐的惡人怎麼可能發現我們。」

她被偏執大佬寵在心尖 銘音在聽了九的回答后,揉起九的肩膀來,她想讓九放鬆一些,不要整天處於緊張中。

「是啊,我們的確過於小心了,我們居然搬到了城邊來。我真不明白,你的話為什麼能有這麼強的說服力。」

「大概是因為我太幸運了?」

都市超級雇傭兵王 銘音沒再繼續揉九的肩膀,她的手滑落下去,在不觸碰九傷口的前提下摟住了九。

九並不喜歡被人從背後摟住的感覺,畢竟這種姿勢很被動,若身後站著的是別有用心的敵人,那九可能因此喪命。如果九身後是其他人,九早就反擊了。可九相信銘音,她把銘音當成自己的同伴,更是當成了自己的妹妹。雖然她不喜歡這樣,但還是任了銘音。

「你的確很幸運,跟你在一起,我都比以前幸運了。」

九無奈的笑了笑,她認為銘音說的也有些道理,畢竟在她遇到銘音之後,就沒再遇到過組織中人。

「不,這說明九姐姐也很幸運。說起來,九姐姐的身體很棒哎,傷口居然好這麼快。」

「你就別誇我了,我的身體素質很差,我只是個普通的失敗者。而且你沒受過傷,你不知道,這種傷看似好得快,但想真正調養好,得需要大半年時間。」

九這麼說著,她牽起銘音的手,以便讓自己能從軟椅上站起。 兩個人渾身一震,終於接過樂天手裡的錢,樂天把密碼也說了,兩個人連連道謝之後小心地離開了。

「我說……你這是什麼意思?」鄧建輝簡直是看不懂樂天了。

這傢伙平白無故給了別人十幾萬?

這特么就算是自己也不會這麼大方!

「你想知道?」 惹不起的祁三爺 樂天看著鄧建輝。

鄧建輝點點頭。

「一千塊諮詢費!」樂天伸出手。

鄧建輝的火蹭的就上來了,你特么把錢全給別人,你轉過頭就來坑我?你當我是袁世凱啊!

倒是孫浩南遞過來一千塊,樂天看了看,喜滋滋的收了起來。

澡也泡夠了,他慢斯條理的穿起了衣服。

「女人得了尿毒症,男人用自己的腎救了女人,結果女人的身體恢復了,男人的身體卻虛弱了太多,甚至重體力的活都幹不了了,不但如此男人還經常性的神經疼痛,實在沒辦法他只能小量的吸毒止痛……」樂天慢慢的說道。

雖然他說的模稜兩可,可是誰都能聽的很清楚其中的意思。

「你是大哥級的人物……我想問問你,如果有一天你的老婆得了尿毒症,你的配型正好合適,你會割自己的腎嗎?如果有一天你不是大哥了,你不是千萬富翁了,你的老婆會出來賣養活你嗎?」樂天看著鄧建輝。

鄧建輝張了張嘴,這個東西讓他怎麼回答?

這是涉及到人性的問題,是根本無法回答的好吧?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人性!

「所以啊……這樣的苦命人還去難為他們做什麼?就當是今天我為你們驅鬼的報酬了,車我也不要了。」樂天嘆了口氣。

他看了看包間的窗戶,外面的夜色正濃,樂天的心裡卻充滿了暴躁。

他非常想用自己腦袋狠狠的撞兩下牆!

剛剛他還在想為什麼自己還沒開始散財呢?這不太科學……

一般情況下,錢不會在自己的口袋裡過夜,這就是散財童子命數的可怕。

結果現在錢已經飛了。

「你不會是胡說八道的吧?」鄧建輝懷疑的看著樂天。

樂天暴怒的吼道,「你特么會用十幾萬來說一個謊話?」

鄧建輝三個人相互看了看,一時間都沒說話,這樣的處理方式向來不是他們的處事手段,他們講究的就是有仇報仇有怨抱怨,這種對方禍害了自己,自己還倒給錢的方式,他們本能的就是拒絕的。

「你們出去吧!今天的事情任何人不許說出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孫浩南看著角落的三個陪浴小妹。

三個姑娘連連點頭,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行了,既然沒事了,那我就走了。」樂天看著他們說道。

口袋裡還有一千塊,至少今晚的住宿問題是不用愁了,這都要半夜了,也該睡覺了。

「樂天兄弟……要不留個電話吧?以後如果有生意,我們也可以介紹給你。」孫浩南開口說道。

「好。」這個是好事,樂天沒理由拒絕。

相互加了電話號碼,樂天這才轉身要走。

「咚咚咚咚……」

樂天剛剛打開門,就聽到外面的走廊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他探頭看了看,就看到兩個保安火急火燎的沖了過來。

「南哥……不好了,又出事了!」一個保安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孫浩南皺眉,沉聲問道:「怎麼了?」

「又鬧鬼了!」保安回答。

「你說什麼?又鬧鬼了?」孫浩南蹭的一下站起身,眼珠子瞪得溜圓。

樂天也驚訝的看著這個保安,他又看到了鈔票在向自己招手,難道自己的財運真的來了?

可是光有財運也沒用啊?該怎麼把財留住呢?

「現在是什麼情況?」孫浩南看著保安。

「我們在第一時間控制了包間的情況,應該沒有外人知道,只有當時的一個客人還有一個陪浴的小妹,他們還都在包間里。」保安回答。

孫浩南點點頭,他心頭的火簡直是蹭蹭的往上冒,剛剛打發了一個,算是給了樂天一點面子,自己沒去計較,這特么又來一個,真當自己是大傻子嗎?

他哼了一聲,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幾個人都跟了上去,樂天索性也跟去看看。

這次是在二樓的一個包間,也算是保安發現的及時,壓制了情況的發展,否則這要是鬧出去,孫浩南這個生意估計要受到重大的打擊了,二樓大廳里休息的人是最多的。

幾個人走進了包間,包間里依舊霧氣遙繞,一個陪浴小妹和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面帶驚恐地縮在一角,幾個保安盯著他們。

孫浩南走進去四下看了看,別說鬼了,屁都沒有一個,他看了看縮在角落的兩個人,心裡哼了一聲,演的還挺像?

樂天走進去就愣了一下,他驚訝的看了看包間的一個角落。

「媽的!你們是不是特么活夠了?敢在我這裡找事?」孫浩南哼了一聲。

「南哥,有鬼啊……是個女鬼……」陪浴小妹驚恐地喊道。

「閉嘴!女鬼是不是還是個弔死鬼? 腹黑總裁:只疼家養小貓 舌頭耷拉的老長?」孫浩南破口大罵。

陪浴小妹嚇了一跳,連連搖頭不敢說話了。

「艹!沒話說了?老子今天就看看誰特么在這裡給老子裝鬼!」

孫浩南一拳就砸在巨大的鏡子上。

「嘩啦……」

鏡子直接被打碎了,可是孫浩南也愣住了。

因為鏡子後面是實打實的牆,什麼東西都沒有!

李大利和鄧建輝也愣住了,兩個人看了看孫浩南,最後三個人的目光齊齊的落在樂天的身上。

沒有獨立的空間和女鬼的畫,那是不是說……這次是真的鬧鬼?

「兄弟……幫幫忙,過來看看!費用你儘管提。」孫浩南看著樂天。

「那個……」樂天猶豫了一下。

「車子就在外面,如果你不喜歡,我還有幾台別的車子,你看上哪輛儘管挑。」孫浩南馬上說道。

這樂天還能說什麼?只能開心的點點頭。

「讓他們離開吧。」樂天指了指陪浴小妹和那個客人。

「橫著出去還是豎著出去?」孫浩南問了一句。

樂天一愣,不明白這傢伙是什麼意思。

「橫著就是打斷腿扔出去,豎著就是自己走出去。」鄧建輝難得的給樂天解釋了一下。

「幹嘛要打斷人家的腿?你這裡鬧鬼你還要打人家?你該給人家一點補償!」樂天瞪著眼珠子。

貼心萌寶荒唐爹 「鬧鬼?你不是說……」孫浩南驚訝的看著樂天。

「這個和上一個不一樣!這個要厲害多了……」樂天壓低聲音說道。 孫浩南一愣,這才示意陪浴小妹和那個受到巨大驚嚇的客人先出去,他也跟了出去,安慰了一下陪浴小妹,告訴她這個月的工資翻一倍,又給了那個客人幾張洗浴卡,告訴他剛才的那些只是和他開了個玩笑,就把他打發走了。

孫浩南返回了包間,就看到鄧建輝和李大利盯著樂天正在看著什麼。

他走進去一看,這個傢伙居然在自殘?

樂天的手指有一滴滴的鮮血不斷地滲出來,孫浩南看了看,血滴出來大概的形狀是一個半圓形,正好圍住了一個角落。

旁邊就是原本拉著窗帘的窗戶,只不過現在窗帘被拉開了。

「這是在做什麼?」他問一旁的李大利。

「不知道啊,這突然就把自己的手咬碎了,嘖嘖嘖……對自己都能這麼狠。」李大利搖搖頭,他也莫名其妙呢。

血滴好了,樂天抬頭看了看孫浩南。

「我這次可是損失大了!我都好久沒動真血了。」他哼了一聲。

孫浩南眨了眨眼,雖然聽不懂,但是聽起來倒是有種非常的高大上的感覺。

樂天掏了掏口袋,從他的口袋中傳出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拿出來一看,居然是一把銅錢?

「這是古董嗎?」李大利問了一句。

沒人回答他,因為這些銅錢是樂天吃飯的東西,一般都是隨身攜帶,而對於古董文物之類的東西一竅不通的鄧建輝和孫浩南也不能給他解答什麼。

李大利看了看,也閉上了嘴巴。

三個人看著樂天又用銅錢圍著自己的血擺了一圈。

「這到底是在做什麼?」孫浩南忍不住問。

「抓鬼。」樂天回答。

「啊?」孫浩南完全搞不懂。

「我已經織了一張天羅地網!這個鬼已經被困住了。」樂天看了看孫浩南。

孫浩南看了看地上擺的稀鬆的銅錢,這玩意叫天羅地網?騙鬼呢吧……

「怎麼了?你想見見?」樂天問。

孫浩南點點頭。

「不後悔?」樂天問了一句。、

「不後悔。」孫浩南肯定的說道。

「那好,有沒有蠟燭?」樂天點點頭。

孫浩南點點頭,他很快走出去,又很快回來,樂天有些意外,現在蠟燭的使用頻率幾乎已經降低為零了,這傢伙怎麼回來的這麼快。

「這是低溫蠟燭……」孫浩南說了一句。

至於用來做什麼的……大傢伙都是男人,心照不宣啦。

樂天示意把燈關上,然後他點燃了蠟燭,這個蠟燭的光比較的弱,呈現一種黃色的光芒。

鄧建輝看著樂天把蠟燭放到了東南角,他好像發覺了什麼,猛地回過頭。

「卧槽!」他大叫一聲。

被樂天的血和銅錢圍住的角落,一個女人正站在那裡。

孫浩南和李大利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啊……」李大利突然大叫一聲,樣子就像是又見到了小美。

孫浩南看了看鄧建輝和李大利,這兩個人的反應怎麼這麼奇怪?

他又看了看這個突然出現在的女人,這個女人的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衣服,依稀有一些水跡從她的身上滴下來,可是落到地上就消失了。

樂天走到這個女人的面前,仔細地看了看。

這是一個被淹死的女人!

「她是不是很熱?」孫浩南小聲的問了一句。

「你想多了,這是個水鬼……」樂天哼了一聲。

孫浩南挑了挑眉。

樂天又看了看鄧建輝,這傢伙一臉的驚訝,他又看了看李大利,這個李大利就更奇怪了,居然是一臉的驚恐。

「讓我離開……我好難受……」

這個女人的眼睛大部分都是眼白,看起來滲人的很,她的嘴一動不動,可是聲音卻讓幾個人都能聽得見。

樂天微微皺眉,他也發現了異常。

「是誰在控住你!」他呵斥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