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轟響,整個大門就被轟碎,拳頭攤開,閃電般的一抓。頓時,一個人,就被狠狠的扯了過來。

“嘭!”

血漿炸裂,爆飛而出,染紅一片大地!隨後,長戟擊天,數十道勁氣爆發,那些看守之人在還未反應過來之時便被霸羽穿胸而亡!

“霸羽?”

頓時,一些人的目光掃過霸羽那淡漠的臉色後,驟然一愣,旋即驚駭地叫道。

霸羽沒有理會這些人,眼眸之中的寒光更勝,掃過他們身體,讓他們都毛骨悚然,眼神之中都露出震駭之色。

“雲叔呢?”霸羽問道。

“霸羽你快去校場,雲叔和少爺小姐他們都在校場之上,司空獵殺團已經將他們包圍起來,說不定現在已經動手!”一個人說道。

突然,霸羽嘴角微微抽搐着,然後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心道:“今日你們都難逃蛟口!”

霸羽看着他們,毫無情感地說道:“你們安心養傷,接下來的事情便交給我,今日我包你們無恙。”

挺直身子,動了動抽出的嘴,臉龐之上,一抹猙獰,閃掠而過……

……………………………………………………………………

六個足球場大小的訓練場之上。

黑壓壓的人頭分兩邊簇擁着,彼此對射地目光中,充斥着毫不遮掩的殺意。 鳳闕天下:邪妃寵上天 ,很顯然,有一方人明顯處於弱勢,而且緊張無比。

在那場中,兩道人影正在進行着殊死搏鬥,兩人的攻勢極爲凌厲,若是有任何一點疏忽和分神,都會遭受到絕命的攻擊。

場中。

一道白色人影全身被天地元氣所包裹着,血氣在身上跳閃着,手中大刀掄砍之時,滾滾雷鳴聲,不斷的響徹着。

“雲家四少,中看不中用。” 神醫娘子病相公

不錯,不過雖然雲家四少的攻擊極爲兇猛,可這對於他的對手來說,似乎並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阻礙,每一次在攻擊臨體時,他都能輕易的躲避開。

那人如此輕鬆,很顯然兩人的等級明顯不在一個層次之上,可那青**人影,卻並沒有選擇速戰速決,這般戲謔的模樣,便是猶如那貓戲老鼠一般,讓人心中十分惱怒!

廣場的一旁,冰雲獵殺團成員,雙拳緊緊攥着,怒視司空獵殺團之人。

在這些人位,一個面色蒼白的麗人冷冰冰地站立着,那一雙秀麗的眼眸中,正繚繞着一股瘋狂的怒意。

“小姐,我們已經被包圍,無路可走了。”一名有些狼狽的成員在白衣麗人耳畔,聲音低沉的道。

“那就死戰到底!”女子雙拳緊緊握着,深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臉上如冰,岑寒地說:“既然不能逃,那便拼死一戰吧,想要將我接收的冰雲獵殺團滅了,我要他們傷筋動骨。”

身旁,蒼老的身影劃過自己的鬍子,心中擔憂地說:“小羽子,你可要逃出去,不要牽扯進來。”

“四弟要敗了,雖然修爲同等級,但是他的氣息根本不如對方悠長。”擡頭望着場中接近尾聲的戰鬥,白衣麗人身體輕微的顫抖着,心中憤怒無比。

“雲叔!”突然,白衣麗人懇求地說。

“小姐不必說,老奴明白!”雲帆看着這個有一些人情味的女子,道。

“休要傷我家少爺,雷芒狂戰!”

場下,雲帆一聲怒喝,身體直接化作銀色人影,手中一柄銀色長槍出現,然後詭異地跳躍起重重電弧,然後瘋狂地對着黃色人影后背暴刺而去。

“哈哈,垃圾就是垃圾,狗屁的攻擊,在絕對實力面前,即便你們偷襲又有何作用,都給我去死吧!”

感覺到背後暴射而來的攻擊,青色人影不屑地狂笑了一聲,一腳重創雲家四少,碩大的拳頭猛然緊握,其上猙獰血氣和天地元氣瘋狂凝聚,瞬間後,竟然是凝化成了一道能量化的血色拳套,猙獰而狠辣。

青色身影猛然轉身,緊握着拳頭,猛然爆轟而出,劇烈的風聲夾雜着兇猛的勁氣,直直的與那電弧撞擊在了一起。

“轟……”


兩相撞,天地元氣炸裂,青色人影的拳頭幾乎是猶如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毀雲帆的攻擊。然而,在摧毀之後,去勢依然不減,重重的砸在了雲帆的胸膛之上。

“噗嗤……”

遭受到重擊,雲帆臉色猛的一白,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身體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訓練場邊緣的一塊巨石之上。

“哈哈,這點狗屁實力,也敢學人救人,而且是拼上老命救一個廢物!”渾身上下被繚繞着猙獰之氣的中年人冷笑而語。

瞬間,只見他腳掌一踏地面,身體猶如橫衝直撞的巨斧一般,猛的暴衝向雲帆,光弧閃耀,兇悍無匹的勁氣,急速凝聚,看他的這幅架勢,顯然是沒有留活口的打算。

“哈哈,死吧!”

望着那近在咫尺的雲帆,中年人猙獰的臉龐之上浮現殘忍之色,直接怒斬而去。 “轟!”

就在那雙碩大拳頭距離雲帆僅僅一線之差之時,一道青影閃電般的出現在雲帆身前,手中麟龍戟龍吟陣陣,插進地面,而那怒戰而來的攻擊,則是對着那出現的身影轟擊而下!

頓時,一道聲響,便是在場地中響徹了起來。


巨大的勁氣炸裂而出,天地元氣都被震爆,中年人直接橫倒而出眼中驚恐地看着那寶光閃耀的麟龍戟,冷喝道:“誰?”

麟龍戟揚起,龍吟虎嘯,麟龍戟身顫動,青衫少年那單薄的身軀,出現在了衆目睽睽之下。


霸羽微微擡頭,殺機涌現地望着倒飛的中年人,麟龍戟劃出寒芒,豁然指向他,冰冷徹骨的森然聲音,在廣場之中,響徹不歇。

“要你命的人……”

寬敞的場地之上,少年冰冷的平淡聲音,緩緩的迴盪着,讓得無數人側目。

“霸羽?”

望着那忽然出現的青衣少年,廣場的另一旁,白衣麗人身軀突然一顫,她的眼神瞬間一陣迷離,把冰冷的心也出現了一種柔軟。

“他怎麼會來?”

“他不來,誰來救我們,想不到霸羽竟然隱藏如此之深,一拳就能將那司空獵殺團第二號人物就給轟飛!”


“呵呵,看來我們冰雲滅殺團還不該絕啊。”

大半緊握拳頭的冰雲獵殺團之人緩緩的舒展開來,一時之間,吞吐之聲連成片。

白衣麗人深吸了一口氣,雖然心中驚喜但是在面色之上無一點表現,但是眉宇之間的愁容卻是驟然消散。對於霸羽,這些天之中她總是感覺神祕,也派人試探好幾次,但是霸羽就是隱而不發,現在雄風展現,表露出如此強悍的力量。

霸羽偏頭對着身後的雲帆微笑,看着蒼老的身影,霸羽眼神之中露出堅毅。

旋即,霸羽轉頭,岑寒地對着眼前人怒道:“今日,你的命,我來收!”

望着霸羽冷峻的面容,司空獵殺團的一衆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雖然他們很多人都並不知道這個少年爲什麼能夠讓得冰雲獵殺團所有人都如此,但是僅憑那種氣勢,足以讓他們驚恐。


衆人隨着司空老大與這冰雲獵殺團酣戰多年,冰雲獵殺團的戰力他們比誰都清楚,今日遇到如此情況,已經讓他們對這個霸羽摸不着底細。

對於他們,唯一能夠理解的就是,霸羽很恐怖,恐怖到讓他們難以置信的地步!

“咳,咳…”

雲帆劇烈的咳嗽出許些血跡,霸羽的整個身體都緊緊繃了起來,恐怖的殺機開始在天空瀰漫。

躺在地上,雲帆聲音略微有些嘶啞的笑道:“小羽子,讓你離開你偏偏不離開,不讓你牽扯進來你偏偏牽扯進來,現在還來爲我一個老頭子出頭,難爲你了!小心一點,他們實力突然暴漲,我們纔會如此狼狽。”

“雲叔,抱歉,我來晚了。”

霸羽低聲道。

他的身軀在這時繃得更加厲害,恐怖的寒芒開始縱橫,天地之間交織着濃烈的勁氣,麟龍戟龍吟咆哮,最爲奇特的是,他肩膀上那條雙頭蛇,也拱起身子,寒芒畢露!

一抹笑容中,透着一抹猶如餓狼般的猙獰與陰狠。

“二弟小心!”司空獵殺團的老大司空冉驚駭地說!

與此同時,他的身軀暴起,一道猙獰無比的天地元氣凝聚而成的寒槍對着霸羽的胸膛穿透而來,氣勢狂傲至極,恐怖的威勢足以穿透霸羽胸膛!

“要一起來嗎?”

森然地笑了笑,霸羽眼眸之中吞吐的寒光更勝,那略帶着許些笑容地臉龐,驟然間變得猙獰如修羅一般,陰冷的如九幽寒冰地目光,讓得所有人頭皮略微發麻心底發虛,感觸最深的就是。

“你到底是誰?”

立新宋 ,而木麻手臂,陰沉着臉,對着霸羽冷喝道。

沒有理會他的喝聲,霸羽眼眸迸發金輝,極爲狂傲的勁氣翻涌而出,魔霸之氣迅速地在體內涌動着,頓時,麟龍戟破滅而出!

“麟龍破滅戟法,一擊百獸震!”

勁風呼嘯,天地巨震,一種讓百獸臣服的龍威爆發, 怒蛟龍騰空而出,麟龍戟光芒大陣之間,就是破滅而出!這一擊,毫無情面,有的只是霸羽一腔怒火!

望着霸羽那恐怖的攻擊之力,中年人臉色微微一變,如此凌厲的氣勢出現在一個年輕人身上他還是頭一次見到,當下臉龐上微顯凝重,厲聲喝道:“小子,你找死!”

司空冉則是更能體會到那恐怖一擊的威力,頓時,司空冉面色陰沉地怒吼:“二弟小心!”

可是,已經晚了!

“雲騰絕空掌!”

司空冉低吼,恐怖的掌力在他身前驟然凝聚,猶如怒龍飛騰一般,一掌絕空而來,氣勢浩蕩至極!

“戰龍手,戰!”

那青衣男子怒呵,身體內力量最大限度的爆發,天地元氣也是恐怖匯聚,但是面對霸羽如此恐怖的一擊,一切都是顯得那麼蒼白宇徒然。

“轟……”

麟龍戟破空,氣勢浩蕩至極,力壓千古一般,橫衝而上!

“嗤……”

“你……”青衣中年男子雙手無力地擡起,嘴中嗑血,話未說完,就已經倒下,其胸膛之上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空洞!

“嗤……”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霸羽就像是看着魔神一般,心中充滿敬畏。一招制敵,那是何等雄風。

“二弟……”

“殺!”

雲騰絕空掌掌力已經完全逼近霸羽後背,那等掌力讓霸羽都感到恐怖,交織的煞氣讓天地瞬間冰寒下來。

“呼……”

一道玉光爆發而出,霸羽直接橫空而起,寬大的羽翼從他背後生長而出,翅翼彎曲,立刻形成一道盾牌,玉骨如刀,玉色寒的讓人驚恐!

“鐺!”

“噗嗤!”

“嘭!”

接連幾聲聲響發出,他人只見的那恐怖掌力瞬間滾落而下,轟擊在霸羽翅翼之上,瞬間霸羽被震飛,空中直接噴出一口兵血,而那玉色翅翼光芒爆發,恐怖的反震之力也將司空冉轟擊而退!

“殺……不管你是誰,我都要拿你頭顱祭奠我二弟!”

司空冉聲音降到冰點,岑寒無比的聲音讓冰雲獵殺團的人都如墜冰窟,手腳都開始發麻了,雲帆更是滿臉擔憂。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