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羣人如身經百戰的戰士,氣勢滾滾,戰意沖霄,無邊氣勢掃蕩整座城池,惹來衆人圍觀,纔不過凌晨而已,熱鬧程度不下於白天。

“是雷族的人,那個身穿紫金戰袍的人是雷族的天才雷澤!”有人驚呼。

“雷族來得好快,不知道那個缺德道士有沒有在這座城裏?”

“說不定,他們以祕法傳信,早就封閉了傳送門,那個道士肯定跑不掉,前面沒有搜到那八成就在這裏了!”

“這下好了,有熱鬧看了!”

“噓,小聲點,看雷族的熱鬧還這麼大聲,不要命了嗎?”

“這就是雷族的天才嗎?”龍天也在打量着雷澤,他的實力應該也是第二層天,與古聰一樣,“只是不知道死道士跑到哪裏去了?”

道有道知道了消息,昨天就跑了,不過傳送門被關,不知道他會不會逃入大荒之中。

雷族之人強勢霸道,速度迅如雷電,一點都不拖泥帶水,一個個氣勢洶洶地衝入城內,開始排查,誓要找出道有道。

領頭的雷澤更是拿出一面觀天鏡,鏡光照射,城內景象在鏡中顯現出來,人頭攢動,一個個活靈活現,好像真的生活在鏡子裏。

很快,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出現了,正是道有道。他已經改頭換面了,換上了一件土灰色粗布衣裳,躲在在一個牆角邊上偷偷摸摸地看着衆人。

“找到了!”雷澤二話不說,親自動手,手中戰矛瞬動,一下子洞穿虛空,暴烈電光疾馳而過,在道有道身旁炸開一個大洞,讓他嚇了一大跳。

“無量你媽的,不就騙了件寶器嗎,要死要活的,貧道怕你嗎?”道有道怒跳連連,破口大罵,同時手捻道訣,一道神紋閃現,化作一團靈氣,一個太極圖隱然乍現,陰陽交擊化作怒雷滾滾,夾雜天煞火氣向着雷澤轟去。

雷澤臉色冰冷,戰矛划動,雷音炸響,熾烈電光化作戰矛虛影射殺,撲滅天煞罡雷。

趁着雷澤擋下攻擊,道有道向着龍天扔出一支白玉鳳凰簪子。

看到簪子飛過來,龍天下意識地接住了它,但是下一刻他臉色大變,想要扔開。

“兄弟,東西拿好分頭跑!”道有道猛地一聲大叫,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龍天身上。

雷澤轉頭看着龍天,眼神冷然,一矛刺下,雷電交加,組成一條雷蟒怒斬而來。

“該死的!”龍天來不及解釋,收起簪子,龍戰玄黃化作戰甲護臂,一拳打在雷蟒上。

“轟”地一聲巨響,頓時雷火齊閃,煙塵漫天,強大的爆炸讓他後退了幾步。

“死缺德道士,我什麼時候跟你是兄弟了,我靠!”看到雷澤又要攻擊,龍天暗罵一聲掉頭就跑,身後雷澤騎着神狼追來,戰矛鋒利,寒光爆射,激出道道電絲弧光。

看到衆人的注意力被引到了龍天那裏,道有道拿出一道神紋玉牌,用力一捏,神紋閃過,他藉助神紋之力遁逃走了。

臨走時他還不忘大聲叫喊,道:“小兄弟,爲兄先走了,貧道知道你吉人自有天相,肯定能夠化險爲夷,來日爲兄給你念幾遍往生咒!”

“死道士,我跟你沒完!”龍天憤怒大罵,臉色難看,身後雷澤追來,殺氣騰騰。

“靠,我不是死道士的同夥,你追我幹嘛?”龍天大叫。

雷澤臉色冰冷,一言不發又是一矛刺出,電光“滋滋”炸響,令人頭皮發麻。

龍天一邊擋開雷電,一邊奔跑,雷澤冷傲的姿態讓他憤怒,城裏都是雷族的人,他只能跑出城外,再次進入大荒。

城門口,幾個雷族強者圍了過來,手中長槍吐露雷芒,殺伐之氣橫溢,讓人心神爲之一凝。

不願就此拖延,既然雷族已經誤會他了,龍天也只能奮力一搏了。

他催動氣血,龍戰玄黃隨之衝出,他化身一頭人形暴龍,玄黃護體成爲最堅固的守護。

玄黃之力暴衝,龍天運使騰龍極速,快速閃到圍過來的人中,速度快的讓幾人反應不過來。

他幾拳暴打,神力狂涌,圍過來的人在他的神拳之下,一個個倒飛出去,狂噴鮮血,倒地抽搐。

沒有停頓,趁着雷澤還未追來,龍天快速衝出城門,衝入荒林之內。 衝入荒林之內,龍天奮力疾馳,藉助荒林地勢躲開雷族之人的追擊。

“靠,死缺德的道士,有沒有搞錯!”龍天氣極,沒想到先是紫源山族,現在又無緣無故惹上了雷族。嗯,不對,風雷雨火同氣連枝,那就是五個大族了。

“現在該怎麼辦?”看着手裏的白玉簪子, 他臉色陰沉,很有把道有道抓出來大卸八塊的衝動。

“哎呀,小兄弟真是好本事,居然能在雷族之人手下逃走,貧道真是佩服!”熟悉的聲音傳來,語氣依然是那麼的欠扁。

“死道士,是你!”龍天咬牙切齒,看着樹叢裏走出來的道有道,眼睛都快噴出火來了。

“哎呀,無量天尊,我說我們有緣吧,你還不相信。咦,這不是我的簪子嗎?”道有道一把抓向龍天手裏的簪子。

“哼!”龍天彈指一揮,神紋劈出,嚇得道有道一把跳開。

“無量他媽的,小兄弟,你幹什麼呢,嚇了貧道一大跳,來來來,把簪子還我,拿着別人的東西可不好,拿着又累,摔壞了還得賠,來,貧道我自己拿!”道有道伸出手繼續抓向簪子。

龍天一把躲開,怒道:“死道士,你還有臉說,你害得我得罪了四大大族,還想拿回簪子,沒門,這簪子我要還給他們消除誤會。”

“無量天尊!”道有道口誦天尊寶號,一臉痛心道,“小兄弟,貧道也是無奈之舉啊,誰能想到這好好的交易,靈石怎麼會變成假的呢?唉,世路險惡啊!我看小兄弟面露紅光,丰神俊秀,必是大福大貴之人哪,肯定不會有事的,要不然貧道怎麼會做這等損人不利己的事?”

“你還敢說,那造靈大法是什麼,你不是還要給我念往生咒嗎?來,念幾遍我聽聽!”龍天語氣不善,看道有道裝得越像,他心裏面怒火就越盛一分,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麼生氣過,肺都要炸開了。

“造靈大法?往生咒?貧道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往生咒那是佛門那些禿驢纔會的,貧道怎麼可能會,無量天尊!”道有道繼續裝。

“死道士,你裝,你裝得再像一點!”龍天咬牙切齒,恨不得活颳了他。

死道士臉皮夠厚,不管龍天多恨他,涎着臉湊過來,道:“小兄弟,可以把簪子還給我嗎?”


“不還!”龍天轉頭。

“還不還?”道有道臉色有些難看。

“不還!”龍天堅持。

突然, “靠,死道士,你幹什麼?”看到道有道一把向着自己抱過來,龍天嚇了一大跳。

趁着龍天沒注意,道有道手指靈動,穿花般拂過龍天手掌,白玉簪子瞬間易主。

“死道士,你夠不要臉!”龍天沒想到道有道居然會來這招,一個不小心簪子已經沒了。

道有道一臉坦然地把簪子收入儲物戒中,喜笑顏開,道:“小兄弟,我怎麼會不要臉呢,貧道還要靠着這張臉行俠仗義呢!”

“你!”知道簪子拿不回來了,龍天憤怒甩臉,轉身就走,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哎呀呀,小兄弟,你不要走呀,我們來打個商量怎麼樣?”道有道一把閃到龍天前面,攔住正要離開的龍天。

“你要幹什麼?”龍天一臉的警惕,他現在對道有道可是戒備之極,不想再被坑了。

“沒什麼,就是想要跟你合作一下,咱們來個雙天出擊,活捉雷澤。”道有道滿不在乎的說道。

龍天瞬間嚇了一跳,道:“死道士,你瘋了嗎?我可還不想死呢!”

“哎呀,小兄弟,你彆着急啊,我可不是開玩笑的,”道有道臉色肅然,不再嬉皮笑臉了,“現在我們都得罪了四大大族,他們肯定會派人追殺過來,只有藉助傳送門我們纔可以逃走。”

“得罪了也是你害的,況且,我可以越過大荒,不需要傳送門。”龍天斷然拒絕。

笑話,先不要說有沒有那個能力捉住雷澤,就算捉住了,那才更是把雷族得罪得死死的,連和解的可能性都沒了,他纔不會跟着死道士發瘋。

“你真的以爲這樣就完了嗎?”道有道突然嗤笑着說道。


“什麼意思?”龍天心裏隱隱有些不安。

“你認爲一件普通的寶器能夠引來那些大族追殺嗎,又不是通靈兵器,最多派個把人意思意思就可以了,怎麼可能讓大族年輕天才親自出動。”

“那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心裏的不安越來越強烈。

“什麼情況,雷澤作爲雷族天才,他需要磨練,而磨練需要磨刀石懂嗎?”道有道道。

“你是說他們把我們當做可磨刀石,來磨礪他們族內的天才。”龍天臉色難看,陰沉似水。

“當然了,所謂的找回顏面只是他們的一個藉口而已,他們需要境界差不多的年輕天才當磨刀石,而剛好有了藉口,所以你我都已經被選上了。很快那些大族天才就會雲集過來,對我們進行追捕。天殺的,貧道很生氣,後果很嚴重!”道有道大怒,對雷族的做法憤憤不平。

“你還有理由生氣了,要不是你我會被盯上嗎?”龍天氣道,怒火騰騰燃起,玄黃血氣暴衝,很想對着死道士的臉揍上一拳。

“貧道也不想啊,但你是我接觸過的最強的年輕人之一,我只能拉你下水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無量天尊!”

“靠,我救你,那誰救我?”

“小兄弟,你不要着急呀,貧道拖下來的人又不只你一個,還有衆多同道中人呢!”

龍天:“……”

最終,他答應了道有道的計劃。既然得罪了,以那些大族的強勢,他們也不需要什麼狗屁和解,滅殺一個普通的修士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易如反掌,甚至他們都不會在意有沒有他這麼一個人存在。


看雷澤追他的時候那種冷漠的神情就知道了,他根本就不需要解釋,只是單純進行獵殺遊戲而已。

明明有那麼多人還故意放他們走,這是要在荒林裏獵殺,以荒林的兇險提高磨練的難度。

有大氣魄,但是太過自大與狂妄了,讓人不爽,特別是被盯上的龍天和道有道,非常的不爽,

和解的希望已是渺茫,如今也只能鋌而走險了,只要捉住雷澤,借傳送門到了人族居住地,一入人海兩茫茫,誰都找不出來。

很快,道有道開始準備他的盜天術,要刻畫禁雷神紋,趁其他人還沒到,一舉擒拿雷澤。

不過,龍天對道有道可沒有好臉色,好好的修行之路被打斷,還惹來了不可預知的大敵,他的心情糟糕透了,要不是雷族不講理,他恨不得跟雷族中人一起擒殺死道士。

死道士人品不好,實力卻是不差,只是他一直在隱瞞實力。

他的真實實力絕對不比雷澤弱,但就是不願意親自動手,喜歡背後下黑手,或是偷騙等等,所以才得了個“坑蒙拐騙不留財”的惡名。

不過,也正是道有道的神祕讓龍天決定同他合作。

龍天自己雖然可以抗衡雷澤,但是根據城裏的聽聞,趕來的人應該不止他一個,雷澤只是第一批而已。

既然被人誤會了,估計整座城池裏的人也都把他當做道有道的同夥了,他也只能與道有道合作。

死道士修習盜天術,盜天地靈氣,演化無窮,神祕無比,一道道神紋劃出,四方靈氣都在暴動。

只見他雙手刻畫,一股股禁制的力量無聲擴散,讓人氣血一凝,動作都有些遲緩,就是不知道原始圖騰是什麼,讓人心驚。

看着道有道努力刻畫神紋,龍天疑惑道:“你不是說還有同道中人嗎,怎麼不見他們人影?”

“唉,幾位熱心腸的道友身處前面幾座城池,爲貧道擋下諸多殺劫,讓貧道認識到了人間大愛,悲哉痛哉!不知幾位恩人現況如何,貧道只能遙相祝福,希望他們能夠平安。無量天尊!”道有道停下神紋的刻畫,一臉悲痛道。

“死道士,你能再缺德點嗎?” 荒林裏,古木參天,藤蔓羅織,各種兇獸橫行咆哮,而此刻,一條人影在無邊巨木中閃現,口中喃喃自語:“奇怪,怎麼還不來,死道士不會騙我吧?”

此人正是龍天,他和道有道定下計劃,前來引誘雷澤前往禁雷法陣所在地。

他正納悶怎麼這麼久雷澤還沒追上來,突然,“嗷嗚——”

一聲狂暴的狼嘯聲響起,雷澤戰矛雷光騰繞,破開藤蔓古木,來到龍天眼前。

龍天瞬間身體緊繃,做出防禦姿勢,看着眼前的雷澤。

果然是爲了磨礪己身,他一個隨從都沒有帶,孤身入荒林,想要在兇獸的阻撓下滅殺龍天和道有道,以此加大磨礪的難度。

當然,他能夠這麼快追上來與他的護靈神狼離不開,神狼有天賦追蹤能力,採集了兩人的氣味,一路趕來。

“不跑了嗎?”雷澤冷冷地看着龍天,心中不屑,他需要磨刀石,但眼前的人實力還不夠,可惜道有道跑得快,他沒來得及追上。

看着雷澤那冷漠無情的眼神,龍天神紋暗運,眼中精光閃爍,冷笑道:“雷澤嗎,想要拿我當磨刀石,不知道你這把刀經不經得起我這粗糙的石頭。”

“卑微的螻蟻!”雷澤眼神一冷,手中戰矛電刺而出,向着龍天洞穿過去。

戰矛如電,鋒芒裂世,龍天不敢大意,雷澤畢竟是第二層天的天才強者,他雖然有可以與之抗衡的實力,但也不能馬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