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熱議之後。眾人心明顯定了下來。

包括林風自己也是放下心來,對局勢有了一個清楚判斷。

經討論后,也是各司其職,任命黃氮接替鉅王成為新的一洲之王。魯王和炎王負責通知其餘聖者,畢竟人脈更廣,尤其是魯王八面玲瓏。絲毫不比舜差多少。

而舜,和自己知會一聲,不知神神秘秘去做什麼了。

其它並沒有太大變化,之前的一番話已是足夠威懾,倘若自己再新官上任三把火。未必是好,尤其是如今這敏感的局勢。

四下而散。留下乩軻,和自己面對著面,四目相對。

「不知乩兄想擔任什麼職務?」林風微笑道。

對這百年前橫行一世的大盜,自己也是頗為好奇,乩軻極是冷酷,獨斷獨行亦正亦邪,話也不多,心裡在想什麼自己完全摸不透他。不像是黃氮,自己對他還能有些許了解,乩軻,相當之詭秘。

打從前面投票時,便令人猜之不透。



但有一樣可以肯定,那便是他對自己應該沒有惡意。

「對付『橘顏宮主』。」乩軻聲音冰冷,卻是語不驚人死不休,林風瞬時睜大眼瞳。乩軻此言,可謂正中自己心口,橘顏宮主絕對是此刻南方域,不,應該說是自己身旁的一枚定時炸彈,隨時可能引爆。

畢竟,她是名正言順的通過帝位爭霸賽的初戰,有資格擔任南方域的職務。

同樣,也擁有決策能力。

自己若要動她,勢必惹人非議,而且橘顏宮主的『地盤』相當之大,因為女子的身份更是交友廣闊,許多聖者對她都傾慕有加。但若不動她,也甚是麻煩,若因一顆老鼠屎壞了整鍋湯,自己恐會後悔莫及。

從剛才起,自己便打算著怎麼處理『橘顏宮主』,卻沒想到乩軻會主動提起。

「為什麼這麼做?」林風目光直視乩軻,此刻相比起橘顏宮主,自己反而更是好奇。因為乩軻不是魯王那種人,他這樣獨斷獨行的強者,斷然不會因為想拍自己馬屁而這麼做。

「你不想?」乩軻眼眸微冷。

林風搖搖頭,「我的意思是,你為什麼要幫我?」

罕有的一笑,乩軻淡然而道,「你搞錯了,我不是幫你,只是幫我徒弟而已。」

言罷,洒然便是離去。

徒弟?

林風望著乩軻離去的背影,眼中一片懵然,卻是不知這到底怎麼回事?乩軻的徒弟,是誰?幫他徒弟和幫自己,又有什麼牽連?腦海中,彷彿有什麼打結似的,林風百思不得其解。

倏然,苦笑連連。

正如舜所言,乩軻確實是個怪人。

但……

起碼,他眼下是站在自己這一邊。

「和乩軻聊的怎麼樣?」舜倏地出現,談笑風生。

「很怪。」林風目光從乩軻離去的方向轉回,搖了搖頭。

「哦?」舜微訝。

「他說是幫徒弟。」林風聳聳肩。

「是么?」舜笑道,微微一頓,拍了拍林風肩膀,「不管怎麼樣,他站在你這一邊總算是好事。別想那麼多,等他想說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走,帶你去一個地方。」

林風輕咦一聲。望向舜。

「一個對你幫助很大的地方。」舜目光灼然。



桃源。

這裡,是堯帝的修鍊之所。


凝集天地靈氣,傳言桃源本身便是一座遠古大陣,這裡是整個南方域最佳的修鍊之地。林風並非第一次來桃源,但對桃源內部卻一點也不熟,但並不重要,反正舜熟就行了。

「以後,你就是桃源的主人了。」舜輕然開口。聲音中帶著一分悵然。

「不可。」林風目光炯然,「堯帝是生是死,如今還不得而知。」

回過頭,舜強顏而笑,「師傅恐怕早已凶多吉少,這一點,天機聖主當日便已暗示。」輕然搖頭,舜望向林風,徐徐道。「其實這是師傅早就傳下來的規矩,日後誰若為南方域之主,便掌管桃源。」

原來如此。

林風點點頭。「我明白了。」

暫且成為桃源之主。對自己來說並沒什麼問題。

「所以舜你要帶我去的地方,是只有南方域之主才能進入的地域?」林風目光微亮。

舜並不隱瞞,輕應道,「沒錯,所以你上次來我並未帶你進入。」延綿彎曲,行走在一片片竹林之中。前方景色一片迷幻古怪,「這裡是『迷竹陣』,跟緊我。」

林風眼眸微亮,步伐緊跟著舜。

周圍景色一片迷幻,這迷竹陣甚是巨大古怪。

「不要小看這迷竹陣。」舜笑道。「就算聖王級別的強者,也未必能通過這裡。」

能困住聖王級別?

林風心之一忖。好奇道,「所以,桃源其實真的是一座古陣?」

「不,它並非古陣。」舜的回答出乎林風意料,「這裡,其實是一個修鍊的洞府。」回頭望向林風,舜眼眸輕爍,「但並非普通人的修鍊洞府,聽師傅說,這個洞府的主人已然突破軒輊,成為星空強者。」

什麼?

星空強者的修鍊洞府!

林風心之一震,宛如窒息。

何等驚人!

「意外吧?」舜笑道,「其實外面這些陣,僅僅只是障眼所在,有許多是後來人所搭建的,真正的洞府只有歷代南方域之主方才知曉。包括十二聖主同樣不知道,切記保密。」

「我知道。」林風面色正然。

這非同小可,星空強者所遺留下來的修鍊洞府,倘若被人得知定會搶破頭顱。

難怪得如此秘密!

「正因為有此洞府的存在,堯帝的實力在十二聖主中穩居前列。」舜冉冉而道,林風傾聽著,自然能理解。擁有如此好的修鍊條件,堯帝的實力自然非同凡響。

「但,堯帝當年卻是完敗於另外一個聖主。」舜話音突轉。

林風眼眸一亮,好奇道,「誰?」

能完勝堯帝的,實力絕對在人類地域為巔峰所在。

舜回過頭望向林風,目光灼然,「雲槍聖主,十二聖主中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聖主。」林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自己聽過,除九大域之主外,人類十二聖主剩餘三大聖主分別是雲槍聖主,天機聖主以及桃花聖主。

原來,雲槍聖主如此之強!

「師傅說,雲槍聖主的槍法已然超越聖王級的層次。」舜輕然道,「當年師傅與雲槍聖主這一戰,我和二師弟尚是年輕,親眼目睹,無不驚為天人。那一戰,連師傅也是敗的心服口服。」

林風目光微爍,略帶疑惑的望著舜。

卻不知舜為何突然講這個。

等等!

雲槍聖主!?

林風面色倏地一變,心中冉起一分震然念頭,頓時驚訝的望向舜。

「沒錯,當年擊敗師傅的就是這一槍『雲起』。」舜的聲音直落林風心中,震駭無比,「你今日在挑戰台上,擊殺鉅王的最後一槍!」聲音灼然而落,舜的眼中異光流彩。

林風,心之大震!

那個教導自己槍法的神秘男子,竟是傳聞中的——

雲槍聖主!

… 所有一切都是恍然。

記憶中,那背著巨大槍鞘,滿臉鬍渣的男子,原來竟是鼎鼎盛名的雲槍聖主!

「我早該猜到的。」林風心中輕凜。

自己雖感覺到他是人類強者,但並未能肯定。

再者,自己也只是聽過『雲槍聖主』之名,但他長什麼樣,擅長什麼並不清楚。還以為『雲槍』是他的名,眼下看來指的應該是他的槍,及所擅長的槍招。

「雲起……」林風眼眸微炯。

這式槍招確實很強,就算自己未發揮全部威力,便已是如此強大。

但,在自己感覺這仍未是雲槍聖主最強的槍招。

深不見底!

「你不認識雲槍聖主?」察言觀色,舜儼然比林風更是驚訝。

連雲槍聖主的招牌槍招『雲起』都施展而出,還以為林風和雲槍聖主關係甚密,卻沒想到林風竟茫然不知。

「現在認識了。」林風眼眸微粼,反更顯好奇。

雲槍聖主這等閑雲野鶴的世外高人,為何要教自己槍法?

舜也是輕訝,「到底怎麼回事?」

林風也並不隱瞞,便是將之前遇見雲槍聖主之事一五一十道出,聽的舜驚嘆不已,「原來是這樣,得到雲槍聖主的親身指點……」倏地,彷彿看著怪物一般望向林風,「你是說七天,七天時間你學會了雲槍聖主的招牌槍招『雲起』?」

深深被震駭。

倘若是普通槍招,舜定不會震驚。

但這招雲起可是貨真價實。與當年雲槍聖主擊敗堯帝的那一槍一模一樣!

怎麼可能,短短七天就學會!

「不。」林風搖了搖頭,「我並沒學會。」

自己知自己事,雖然成功施展出『雲起』,但事實上大多是運氣成份,眼下再讓自己施展一遍便無能為力。況且,就算之前擊殺鉅王的那一槍,相比真正的『雲起』也還有點差距。

「只是與鉅王那一戰被逼到絕境。就這麼莫名奇妙的施展出了。」望著疑惑的舜,林風解釋道。

舜恍然的點點頭,「就算這樣也很不得了,有過這樣的一槍,日後領悟必然事半功倍,相信林風你很快能掌握『雲起』精髓所在。」

「嗯。」林風微笑點頭。

獨自的施展出這一槍,和教導學習完全是兩個概念。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