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兒體育老師過來看見我們兩個又在偷懶,肯定要給班主任告狀的。”

“瞧把你嚇得,喏,拿着吧。”

“呀,體育老師真的來了!”

шшш ●ttκǎ n ●¢O

“哪呢哪呢?好啊,你騙我!”

“咯咯,還說自己不怕,其實怕得要死。”



衛生間旁邊的小隔間裏,李胖子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堆沒有洗過的掃帚與拖把。

他手裏拿着手機,正在進行視頻電話,而之前的聲音,便是中傳出。

畫面中,兩名穿着校服的小女生正揮動手裏的羽毛球拍來回擊打羽毛球,姿勢笨拙,反應遲鈍,偶爾還會因爲沒有接到對方打來的球而發笑,笑聲如同百靈鳥,鶯鶯燕燕。

不過,可惜的是,畫面的拍攝距離有些遠,其中一側能看見明顯的豎立欄杆,說明拍攝者應該是站在校外通過欄杆間隙往操場上拍攝的。

左邊那個扎着馬尾,在陽光下笑聲不斷的女孩兒是他的女兒李玲,右邊那個小姑娘也不陌生,是李玲從小玩到大的發小。

甚至因爲兩個丫頭的關係極好,雙方家長經常相約週末一起出來聚個餐,或者帶着兩個寶貝去踏青、去摘水果。

叮。

‘請參加第二場比賽的選手主意了,距離比賽開始還有最後兩分鐘,請儘快到入場通道集合,過時將不得入場。’

衛生間外面安靜的走廊上傳來電子提醒,聲音很有穿透力,即便是在這黑暗的小隔間裏,依舊聽得非常清楚。

“別急,還有兩分鐘你就自由了。”

電話裏突然傳出一個異常沙啞的男人聲音。這聲音很奇怪,彷彿是故意用某種遮擋物擋住了話筒一樣。

“我知道你是趙小康的人!”

嘎吱..

李胖子的手掌很有力,在說着這句話時,恨不得將手機捏爆。但他在忍,在剋制,擔心通訊中斷後,對方誤以爲自己沒有按照約定行事。

“呵呵,我可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沙啞的聲音繼續響起,偶爾還能聽見一兩聲汽車飛馳的聲音,應該是女兒學校外的公路有車輛路過。

“不管你聽得懂還是聽不懂,如果我女兒少了一根頭髮,就算窮極一生,我李莊銘也要找到你,宰了你!”李胖子的臉上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滔天的殺機,連眼睛都因爲死死盯住屏幕而生出血絲。

作者降臨 李玲是他的命根子,誰敢傷她一絲一毫,他會拼命!

“你放心,還有一分鐘,時間一過,我立馬就走。”

叮。

‘請參加第二場比賽的選手主意了,距離比賽開始還有最後一分鐘,請儘快到入場通道集合,過時將不得入場。’



叮。

‘請美食街參賽選手李莊銘立刻到入場通道集合..’

一邊是女兒的人生安全,一邊是美食街崛起的希望,李胖子心裏百感交集,鼻息之間因爲極致的怒火而發出如猛獸般的低吼,宛如被鐵鏈束縛的兇獸!

“對了,忘了提醒你了,出去之後最好不要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也不要報警,否則,我可不敢保證會不會再次回來。”男子陰惻惻的發出沙啞的低笑。

轟隆隆..

“下面我宣佈,第七屆廚神大賽團體賽第二階段比賽現在開始,請選手入場!”

這道聲音不再是電子音,而是從賽場那邊傳來的主持人的聲音。

“美食街的各位,對不起了!”

李胖子緩緩低下頭的同時,視屏通話也剛好中斷。 “美食城加油!”

“張雲、張磊衝鴨!”



美食城的觀賽區爆發出幾聲吆喝。

“第二組是來自大食代的王山、周天兩位師傅,團隊目前以27分暫居第二,與美食城僅相差一分,可謂針尖對麥芒。聽說這位王山廚師以前曾是王興主廚的啓蒙恩師呢。”

“大食代加油!”

“王興主廚後援團爲大食代加油!”



入場通道處,每走出兩人,解說席上的劉華與沐沐便會做出相應的介紹,讓觀衆儘可能的認識出戰隊伍與選手。

不過,與第一輪入場時,觀衆的熱情相比,第二輪明顯弱了很多。

主要原因在於,第二輪出場的都不是團隊主力,人氣自然不高,並且從年齡層次來看,大部分也都屬於年輕一代。

當然,除了王興的啓蒙老師王山,他的年紀估計都快五十了。

促成這一變化的主要原因在於第二輪的比賽規定,三十分鐘三十道菜,如此誇張的數量自然在速度方面有着極高的要求。

因此,第二輪出戰的人,起碼身體素質要強,要能承受這般高強度,且持續不斷的體力消耗。

“第三組是來自望江閣的七鴨、小雅兩位師傅,團隊目前以26分暫居第三。不得不說,望江閣的每一位廚師都有鮮明的個性,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彷彿充滿了創造性。”

“是的。我們可以看到入場的選手們正在朝着賽場中心走去。這第二輪的比賽區域分佈並沒有抽籤形式,全部圍繞在食材區域附近。”劉華笑道:“如此一來,大家在衝擊速度的同時,也不用再擔心因爲拿漏食材所引發的困境。”

“嗯,我記得第一輪就出現過選手爲了折返拿取食材,結果導致鍋里正在處理的食物沒有控制好火候,回來的時候已經焦糊了。”沐沐感嘆一句。

“來了,第四支隊伍出場了,她們是來自竹林茶園的趙霞與九月兩位師傅。”

“兩位都是很年輕很漂亮的女廚師啊,相信應該會有很高的歡呼聲。”沐沐的話音剛落,觀衆席果然爆發出陣陣喝彩與口哨。

主要是這兩位廚師的穿着都和沈師傅相同,透着古樸與典雅。

“雖然趙霞與九月兩位美女大廚的廚藝非常之高,甚至與沈師傅相比都不遑多讓,但可惜的是,這一輪的比賽需要充沛體能與耐力,而身爲女性的她們,天生存在劣勢。”劉華略微感慨。

“希望她們好好加油吧。”沐沐與劉華對視一眼,都露出一抹苦笑。

毫無疑問,竹林茶園的整體實力完全可以在決賽上發光發熱,但今年這一屆廚神比賽的第二輪賽制對她們非常不友好,甚至整個團隊歷來都是以慢與優雅爲主色調,包括菜品的反覆程度,就算想快,也非常之難。

同樣在賽制上吃虧的還有古道漁府,因爲團隊中的廚師年紀普遍偏大,而新一代的廚師們又沒有快速崛起,導致年齡線出現了斷層。

劉華二人繼續介紹着,剛把排名第六,來自龍江古鎮的隊伍介紹完畢之後,身後卻匆匆跑來一名工作人員,遞上了一張紙條。

劉華拿在手中看了眼,頓時露出驚容,然後打亂正常順序,介紹排名第八的碧水公園餐飲區、排名第十的橋頭堡以及排名第九的青山港灣三支隊伍。

而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其他人從入場通道出來了。

本該是十個隊伍,如今卻只有九個,這一變故立刻就被所有人察覺,當下不少人都開始小聲議論起來。

快穿:龍套好愉快 “大家稍安勿躁,還有一支隊伍出現了一些變故,我們的工作人員正在與其溝通。”沐沐話音落下,便和劉華聊起了其他事情,以免冷場。

觀衆席上,趙小康已經看見對面美食街衆人難看的臉色,嘴角不由勾起一抹上揚的弧度。

他不清楚陳沖的底細,一時半會兒想不到合適的方法給對方製造難題。但這不重要,因爲他了解李胖子,更知道李胖子的死穴在哪裏。

“如今少了一人,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束手無策了吧..”趙小康心裏冷笑不斷。



“好的,大家久等了,我們收到最新消息,由於美食街臨時缺少隊員,所以..”劉華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所以只有一人蔘賽!”

譁!

“一個人參賽?難道沒有替補嗎?”

“沒有,聽說美食街這次參賽只有三人,其他人在初選的時候都沒有入圍。”

“這也太慘了吧,看看其他隊伍,哪個不是五六人甚至二三十人,替補隊員多得數不過來。”

“唉,曾今輝煌一時的美食街,如今卻淪落到這般田地,連個替補都找不出來。”

“本來我還挺期待他們能夠創造奇蹟的,結果現在..可惜了。”

“是啊,一個人在三十分鐘時間裏又要拿菜,又要完成食材處理,還要動手烹飪,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是我,乾脆退賽算了,反正也沒有晉級的希望。”

“不,你不懂。這種時候繼續參賽雖然只能淪爲陪襯,但卻能賺上一波同情,變相提高美食街的知名度。”

“呃..好像是這個道理。”



在衆人交談之際,只見入場通道緩緩走出一名短髮青年,接近一米八的個子,身材不算魁梧,卻非常結實,猶如矯健的獵豹。他穿着短袖短褲,腳上踩着一雙簡單的人字拖,暴露在外的膚色偏黑髮亮,精神頭十足。

“這位獨自參賽的年輕廚師叫做陳沖。”劉華這句話剛剛說完,卻尷尬的發現資料上沒有關於陳沖的多餘介紹,當下只能即興發揮,“雖然這位選手明知無望晉級,卻依舊選擇參加比賽,這種頑強的拼搏精神讓人尊敬,所以,請大家送上掌聲,以示鼓勵!”

啪啪啪..

現場掌聲雷動,隆隆不絕,氣氛莫名有些高漲。

感受着成千上萬道目光以及各種攝像機,陳沖心裏發慌,趕緊來到工作區域站好。

“喂,小子,你們美食街臉皮夠厚的啊,這種方法都能想出來。”不遠處,那來自美食城的雙胞胎中,名叫張雲的青年嗤笑道。

陳沖冷眼看了過去。

“看什麼看,難道說錯了?”另外一名叫做張磊的青年譏諷道:“明知無法晉級,就想出這種辦法賺知名度,果然好手段。”

張雲和張磊屬於美食城的新生代,雖然不清楚美食城與美食街之間的具體恩怨,但並不妨礙他們對美食街的敵意。尤其想到對方在比賽開始之前那副目中無人的樣子,更是冷笑不斷。

“第一輪排名第七,第二輪直接少了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敢大放厥詞,聲稱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當真可笑。”張雲繼續說道:“如今看來,一切都是博得眼球的宣傳手段,當真是沒臉沒皮。”

話音落下,周圍不少隊伍看向陳沖的目光都有了一些變化,似乎非常認同這種說法。畢竟說出這些話的人,是上一屆的冠軍隊伍。

當然了,也不是所有隊伍都是如此,就比如竹林茶園、古道漁府這種老牌強隊,因爲自身有底氣、有名氣,根本不會將這些弱小的隊伍放在眼裏。

在他們看來,當清楚認識自身的實力水平後,利用比賽提高一下知名度沒什麼不合適的地方。

“臥槽,今天出門沒看黃曆,走到哪裏都能遇見瘋狗,見人就吠,見人就咬。”陳沖不鹹不淡的說道。

“你說什麼?有種再說一遍!”張雲大怒,趾高氣昂的指着陳沖怒喝。

由於此時主持人還在進行暖場,所以比賽區的聲音根本沒有傳進觀衆們的耳朵裏。

“你不是已經聽到了嗎?裝耳聾嗎?”陳沖鄙夷道。

“我讓你有種再說一遍!”張磊在一旁幫腔。

“你是不是這裏有問題啊?復讀機嗎?他說什麼你說什麼,我回答起來不累啊?”陳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噗嗤。

此言一出,其他隊伍倒還好,只是驚訝陳沖居然敢和美食城硬鋼,反倒是竹林茶園與望江閣的參賽者差點笑出了聲音。

見狀,雙胞胎更是氣急敗壞,臉都脹紅了。

“哼,只會耍嘴皮子的傢伙。”張雲憋了半天才嘣出這麼一句。

“哦?難道不是你們自找的嗎?”陳沖若無其事的聳聳肩,“不然誰會願意和瘋狗打交道。”

“你..”張雲氣得暴跳如雷,還想繼續叫囂時,卻被一旁的張磊攔了下來,“哥,咱們別和他一般見識,這種人,最喜歡靠這種方式博取關注,小心上當。”

“說得對,差點兒着了他的道了。”張雲認真的點點頭,“等一會兒比賽結束,實力會說明一切。”

“我發現你們兩個長得人模狗樣的,連顛倒黑白,自圓其說的本事也非同凡響啊,難道美食街全是你們這種貨色麼。”陳沖咂了咂嘴,不以爲然。

“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反正我們是不會再理你了。”張磊冷笑道。

“那最好,耳根子清淨。”陳沖撇撇嘴,結束了這場毫無意義的爭吵。

若這種事發生在平時,他肯定會毫不猶豫,上去就是兩巴掌打了再說。但現在情況不同,一是沒有機會,二是好像染上了李香的臭毛病,喜歡和人互懟。

“各位選手請注意,十秒之後比賽開始,請做好準備,10!”

恰在此時,主持人的聲音響起,然後上方的屏幕出現一個三十分鐘的倒計時,而現場觀衆也跟着主持人一起,倒數起來。

9..

8..

7..

6..



隨着數字變小,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臉嚴肅。

2..

1..

“比賽開始!”

29:59:59!

這一刻,參賽者們迅速朝着食材區域蜂擁而去,生怕慢上一步,被別人搶走需要的食材。

陳沖也在其中,但尋找食材的速度明顯比別人慢了很多,往往剛找到一樣,其他隊伍便已經找到了兩三樣,甚至更多。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在缺少李胖子的情況下,他只能獨自完成所有工作。

“快快快,你去拿雞肉,我先回去處理現有的食材!”

“好!”



“小雅,我這邊差不多了。”

神祕總裁很不純 “我還差幾樣調料,不用等我,你先進行下一步。”

“行,你儘快。”



“趙霞,我拿到主食材了。”

“走!”



“李胖子啊李胖子啊..”

聽着周圍各種配合的聲音,陳沖嘆了口氣,然後不再浪費時間,開啓食材鑑定術的同時,在肉食區挑了幾塊品質最好的豬肉,接着又趕往下一個區域。

而當他找齊所有食材時,其他隊伍都已經清洗好了所有食材,甚至速度快的都開始對食材進行各種處理了。

“小子,抓緊時間哦!別等我們菜都做好了,你還在苦苦切菜啊。”美食城的雙胞胎不忘挖苦兩句。

陳沖懶得理會,按照平時自己的習慣,有條不紊的擺好所有佐料之後,纔開始清洗食材。

要製作三十份的量,食材自然不少,陳沖清洗得不算快。

時間還剩下25分鐘..

……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