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就得連幹好幾場,有時候還得思想教育,這幾天我靈力就沒滿過,基本上都是半瓶子水晃悠。

一覺無事。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天都快黑透了,看着高高升起的月亮,我用力地伸了個懶腰,下了那張柔軟的牀。

老婆大人有點暖 這幾個小時是真把我睡爽了,突然我發現有些不對勁,這外面咋就這麼安靜呢?難道黃石磊夫婦睡了。

我疑惑的打開門,結果剛一開門,就是一陣陰氣襲來,我瞬間激靈一下,整個人都精神了,這尼瑪哪來這麼大的陰氣?黃石磊還沒動靜,難不成他們出事了?!

我暗自提氣,給自身上加持了一道御字訣,並且向水冰淼借了點力量。

能夠不聲不響的搞定黃石磊夫婦,修爲絕對不低,指不定是什麼修爲呢,小心無大錯!

說實話我真有點擔心這傢伙是六竅的大佬,如果真是六竅的話,不光是黃石磊夫婦危險,就連我都無法保全自己。

但是我也不能不管啊!置黃石磊夫婦於危險而不顧,這種事情可不是帶把的人做的,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我早就把它倆當成了自己人。

我給自己暗暗提了一口氣,拔出暗虎刀,小心的四處尋找起來,可是繞了一大圈後,卻沒有任何的發現。

廚房、浴室、桑拿房……,我都搜遍了,別說人了,連根毛都沒有發現!

這尼瑪到底是什麼情況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的!就算是綁架勒索,也得留下個訊息把!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所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勁風,我想都沒想,反手就是一刀,劈在襲來的物體上。

結果發出金鐵交鳴的聲音,緊接着就是一陣大力襲來,我不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去,連帶着沙發都翻了一圈。

我有些狼狽的從沙發後面站起來,有些緊張的喝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九哥九嫂是不是你擄走的!

聽到我的問話,襲擊我的人張口說道:當然是要你命的人!至於你說的九哥九嫂應該是那兩隻黃皮子吧,他們先走一步,去陰間等你了。 聽到這話,我的腦袋彷彿被大錘猛砸了一下,感覺十分地發懵,血液一下子涌上了上來。

我死死盯着眼前的那個人,結果發現我根本看不清這個人,他的周圍被一層厚厚的黑霧包裹着,無論我怎麼努力都看不透。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的心裏瞬間浮現出一個人物,於是我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道:你是鬼教的黑霧人?!

黑霧人聽到我的話後,頓時愣了一下,似乎是在猶豫什麼,連身邊的黑霧都不穩定的晃動了起來。

面對他的反應,我更加認定了自己的觀點,這傢伙恐怕想不到,我能認出來他吧。

但是我更希望自己認不出來他,因爲那樣我也不至於產生膽怯的心裏,雖然我已經想到了,能不知不覺弄掉黃石磊夫婦的只有六竅的大佬,可是我怎麼也麼想到,會是這樣的人物。

要知道,當初有三位六竅的大佬敗在他手裏,其中更是有赤陽子、林中將這樣的大佬,至今爲止他的修爲還是個謎。

但是有一點想都不用想,這傢伙的修爲絕對要高於常爺,應該與二爺這樣的極限高手相當。

讓我面對這樣,比常爺還要強的高手,我該怎麼打?這不是純粹的送死麼?不過當我想到黃石磊夫婦後,心中的膽怯就降了下去。

且不說他殺了黃石磊夫婦,我必須得爲他們報仇,就說這傢伙既然出現在這裏,我可沒有天真到,這傢伙會饒了我的命。

我暗地裏拼命的藉着水冰淼的力量,即便我知道我不可能打過他,但是能在臨死之前噁心他一下也可以啊!咱也算是堂堂正正的被幹掉! 花錦良緣 說出去也不丟人。

不得不說,水冰淼這傢伙雖然平時挺消停的,但是真章上還真給力,這纔多一會的功夫,這傢伙就借了我六成的力量。

只不過我現在心裏生不起一絲喜悅,畢竟刀都架在脖子上了,還指望着我能笑出來麼?

突然我想到了一個問題,沾染這些出馬弟子的力量,不會就是鬼教吧!如果真是這樣,那麻煩可就大了。

狗日的鬼教,鬼知道他們有多少高手,整個野仙一族都不一定能幹過他們,想到這我連忙用心神在胡長青的符印上留下一段訊息。

這時黑霧人笑了,他的聲音很機械很難聽,他笑着說道:馬昊天,沒想到你還挺有見識,居然能認出本座來!

聽到這話,我的心裏升起無盡悲憤,不用想了,這傢伙能說出我的姓名,就證明這傢伙絕對是找我來的,黃石磊夫婦也是因我而死的。

心中的憤怒瞬間大過了理智,不過我沒有貿然出手,反而暗暗的聚集着力量,單手迅速結印,身上的殺勢也凝聚在了一起。

我說不定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所以我必須要用出最強的招數,雖然暗天波動眼很強,但是殺傷範圍太廣,一個不好被他躲過去,那遭殃的可就是周圍的住戶了,所以我準備再次召喚出那個異獸出來。

與此同時我的嘴也沒閒着,我滿含冷笑譏諷的說道:我這人沒什麼優點,缺點一大堆,我最大的缺點,就是能記住讓我噁心的傢伙,越噁心我記得越清楚!

你這個樣子,我恐怕倒下輩子都能記得,你說你得多讓我記憶深刻!

聽到我的話,黑霧人不怒反笑,他笑呵呵的說道:能記得我是好事,放心一會我能讓你把我記得更加清楚,說完身上的黑霧翻涌起來,一副要動手的模樣。

我聞言沒有反駁,反而是把嘴閉上了,因爲現在我把力量都集中到了嘴裏,水冰淼的力量集中了四成,我生怕自己一個控制不好,就釋放出來,那可就虧大了,所以我壓根不敢張口。

與此同時,我心神的力量也在盡數的消耗,這麼一會的功夫,就弄出了三成的力量,當然了我並不是白弄的,殺勢的力量也因此越來越強。

這也是我這兩年的新發現,我發現殺勢不光是被動的消耗心神,我可以把心神灌注進去,增強殺勢的力量。

不過尋常的時候,我可不敢這麼用,畢竟心神的力量恢復起來,要比靈力艱難的多。

等白虎嘯天和佛門獅子吼的力量達到相同的時候,我的心神也消耗了近八成的力量,整個腦袋混混沌沌的不說,控制力也下降了許多,好像一年沒睡覺了似的。

不過效果還是有的,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兩者的力量竟然在慢慢的融合,一種全新的生命,正在滿滿的誕生。

可就在此時,我感覺到一件尷尬的事情,我貌似有點玩大了,一次性損耗了那麼多心神,喉嚨裏的力量我有些把持不住了,這股新生的力量躁動了起來。

正當我擔憂的時候,暗虎再次活了過來,他那股清涼的力量傳進了我的喉嚨裏,躁動的力量瞬間平復了下來,甚至誕生的更加快速了幾分。

我現在都塊愛死暗虎了,這傢伙給了我多少驚喜,如果沒有他那神祕的力量,鬼知道我死多少回了,到時候我一定要好好報答他。

不過當我看到虎視眈眈的黑霧人後,心中的激動頓時被澆滅了,能活下來再說吧!

就在此時黑霧人身上的黑霧動了,鋪天蓋地的向我襲擊了過來,眼前的傢俱盡數被黑霧吞沒,我的心裏升起了無數的警兆。

面對這樣的情況,我毫不猶豫的把水冰淼剩下的力量集中到一起,十指併發釋放出殺字訣。

至於我喉嚨裏的殺手鐗,並非是我不想用,主要是喉嚨裏的力量還差一點就融合完了,我有一種預感,這股力量絕對會給我驚喜的。

那些黑霧並沒有我想象中的難纏,沒過幾秒鐘,就被殺字訣給擊破了,只不過周圍的傢俱更慘,基本上破碎的不成樣子。不過現在也不是管這些傢俱的時候,正拼命呢啊!

黑霧人看到我破了他的黑霧,有些譏諷的說道:實力不錯,比那兩個黃皮子強一點,不過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擋住我這招的!

說完黑霧人身上的黑霧再次併發出來,形成一團團黑色的火球,極速的向我飛過來。

這時我喉嚨裏的力量也凝集完畢了,於是我毫不猶豫的把它吼了出來,只見萬道金光從我嘴裏發出。

吼~! 伴隨着我的吼叫聲,金光漸漸變成了一頭異獸,然而這一次的異獸,要對付胡天龍哪次的,有了不少的變化。

如果說原先的那條異獸,是一頭大獅子的話,那麼現在這頭,至少是大象級別的了,我都有些懷疑,這房間能不能承受着住他。

而且我能清晰的看到,他眼中的智慧已經相對於成熟的多,甚至眼神中會時不時的閃過一絲睿智的光芒,我現在真怕,我讓他去幫我接招,結果他菱智大開,突然反水襲擊我呢?

可誰成想這隻異獸轉頭看向我時,竟然是一臉笑意,而且還給了我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彷彿我們已經相識很久了一樣。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這種熟悉感是鬧哪樣,我於這隻異獸相見的次數,算這次也不過是第二次而已,難不成是一回生二回熟?

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異獸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他擡起爪子,指了指我的左臂,又指了指我手中的暗虎刀。

看到他這套動作,我的心裏升起了一絲明悟,似乎想到了一個夢幻般的事情,不過這件事情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嚥了口唾沫,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你你是老三?

異獸聞言眼睛一亮,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看着我點了點頭。

看到暗虎承認了,我感覺我的小西藏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這尼瑪神奇大發了吧,暗虎居然進入到我的招式裏?!

正當我想要仔細詢問的時候,周圍的黑火突破了我剛纔發出的光芒,直奔我殺了過來。

還沒等我吱聲,暗虎就動了,他身體周圍散發的光芒,盡數凝聚在一點,居然形成了一縷細小的金色火苗。

這時那些火焰已經離我很近了,雖然火焰是黑色的,但是它的炙熱卻要更勝於普通的火焰,如果不是我有靈力護體的話,恐怕我身上的毛髮已經燃燒了起來,即便是這樣,我的頭髮也被灼燒的微微發黃成捲了。

就在此時暗虎動了,他嘴裏含着那金色的火苗,迅速的圍繞着那些火焰席捲了一圈,周邊的那些火球,眨眼之間就消失得一乾二淨,盡數被暗虎掠走。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些黑色的火焰已經聚成了一團,漂浮在暗虎的身邊,大火球的中間就是那縷金色的火焰,這樣還不算晚,那黑色的大火球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金黃起來,就像被漂白了一樣。

看到這神奇的一幕,我不禁把目光放在了黑霧人身上,雖然他的連被黑霧擋着,看不到表情,但是我也能想象到,他此時的錯愕,他死都想不到,他的殺招就會這麼輕易的被破解吧!當然,我也沒有想到。

一兩分鐘的時間,那團火焰已經被盡數變成了金色,乍一看跟小太陽似的,溫暖而又炙熱。

含糊毫不猶豫的張大了嘴巴,把那個金色的火球吞了下去,然後發出了一聲比較響亮的飽嗝,並且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脣。

說句心理話,面對這樣的場景,我感覺自己的冷汗都快下來了,這尼瑪也太六了,暗虎這傢伙不怕燙麼?那個火焰的溫度我可是體驗過的!

事實證明暗虎並不怕燙,他吞下火焰後,身形竟然又脹大了幾分,與此同時一縷縷細小的金色火焰在他身上流轉,說不出的絢麗。

這時我突然發現一件事情,我竟然看不透暗虎,除了炙熱的感覺外,若非肉眼所見,我甚至以爲這一切都是錯覺呢,這種感覺就像是融入了天地一樣,想到這,我猛然驚醒過來一件事,難道?!

似乎是在迴應我的反應,暗虎朝着神祕人,發出了一聲躁動的吼叫,六竅獨有的,融入天地的感覺顯露無遺。

見到這一幕,我還不禁感到自己的喉嚨微微發澀,這尼瑪算咋麼回事,這可是我自己的招式啊,即便發生了一點異變,那威力也不至於跨越那麼多吧?

黑霧人看到這個情況,淡定地說道:沒想到你這小輩還有幾分手段,不過就憑這隻大貓,在本座勉強還不夠看!

說是這樣說,但是身上的黑霧突然不穩定了起來,由此可見他心情的不平靜。

暗虎同樣聽到了這句話,不過憑藉他的智慧,自然也發現黑霧人的異樣,暗虎向前一個翻滾,隨後他的尾巴好像吃了*哥一樣,直愣愣的朝着他抽了過去。

然而黑霧人也不甘示弱,他身後的黑霧化作一隻大手,死死地抓住暗虎的尾巴,並且往裏面不停的灌入黑氣。

面對這樣的情況,暗虎沒有半點驚慌,眼神中反而閃過一絲陰謀得逞的快感,只見暗虎故技重施,身邊的金光包括身邊的火焰,在此匯聚到了一起,只不過這次不是嘴巴,而是他的尾巴。

黑霧人見狀,身上的黑霧也聚集到了一起,把那隻大手變成了實質,甚至於暗虎緩緩的託了起來,看樣子是要用黑霧氣把暗虎撐爆。

我也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了,於是我抓起暗虎刀,把身體裏的陰陽二氣集中到暗虎刀中,使其斷掉的刀刃,再次生長了出來。

我縱身一躍,炒着暗虎刀,朝着黑霧手的手臂看了下去,不管怎麼說,先斷他一條臂膀,爲以防萬一,我把鮮血琳在暗虎刀上。

結果還沒等我的攻擊到位,暗虎縱身一躍,就脫離了尾巴,如果仔細看的話,你會發現,暗虎的尾巴上居然包裹了一層金色火焰,任何東西都難以對他厲害。

不過面對這樣的情況,也並非絕對安全的,如果剛纔黑霧人發發狠,把那些黑霧徹底爆發出來,那可就要涼了。

剛剛掙脫出來的暗虎,見我衝了過去,也不敢含糊,身上的金光大盛,朝着黑霧人狠撲過去。

可能是有些不難煩了吧,黑霧人面對氣勢洶洶的暗虎,誒有絲毫的退縮,身上大多數的黑霧都凝絕在拳頭上,然後一拳把暗虎轟飛了出去。 看着破窗而出的暗虎,我的心中升起一絲苦澀,因爲我感覺到,暗虎在飛出去的剎那,身上的力量就開始飛快的潰散,可見黑霧人這一招之中。

這時我的左臂上升起了熟悉的清涼感,暗虎回來了,看來這一招徹底涼了。

望着舊力已去新力未生的黑霧人,心裏升起了一個強烈的念頭,即便是死,看清他的真面目也好啊!我也算是有所收穫。

說幹就幹,我的大腦黑沒反應過來呢,身體就先動了,右手把殺字訣匯聚在手掌,而左手則把剩餘的力量灌注在暗虎刀裏面,形成暗天波動眼。

現在我已不怕了,因爲我都想好了,只要不把這股力量用切割的方式,釋放出去就好了,在釋放的一瞬間,我直接引爆陰陽二氣!這樣最多就給其他人產生震動的感覺。

當我的攻擊落在他面前的時候,這傢伙居然還有氣力,身邊的黑霧涌起,彷彿大繭一樣,把我團團包住(火影忍者裏面我愛羅用砂縛柩的即視感)。

我心念一動,左手的暗虎刀揮出,陰陽二氣瞬間交織爆破,直接把這狗日的黑霧炸了個粉碎,我也脫身而出。

不過這麼近距離的爆炸,怎麼可能不對我造成影響,現在我的嗓子裏充滿了血腥味,五臟六腑也說不出的痛,百分之百是受內傷了,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我強行嚥下要吐出的鮮血,我可不能因爲吐血而耽誤時間。

右手狠狠的揮出,手上早就準備好的殺字訣,凝結在一切,彷彿大砍刀一樣,劈開了黑霧人,臉上那層薄薄的黑霧。

黑霧人也沒有想到,我居然這麼快從他的手裏逃脫出來,以至於殺字訣劈在他臉上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反抗。

看到那張黑霧下的臉時,我整個人都愣住了,口中的鮮血,再也忍不住狂噴了出來,我不敢相信的指着黑霧人說道:六爺!怎麼會!怎麼會是你!

沒有錯眼前的黑霧人就是六爺,劈開他的臉龐的黑霧後,出現的那張面孔,正是我熟悉的六爺。

胡長青見我識破了他,深深嘆了口氣,隨手一揮周圍的黑霧盡數散去,顯露出狼藉不堪的酒店酒店房間。

胡長青有些無奈的說道:三哥,快點出來吧!昊天識破了,以後這種的罪人的事情,你可千萬別找我了,真是的!

聽到這番話,我有些機械的環顧着四周,結果就在窗戶破碎的地方,出現了三個人影,我定睛一看,爲首的不是胡三太爺還能有誰,然後他身後跟着的正是黃石磊夫婦。

即便我再傻,也能看出來這是事先安排好的戲碼,想到這我的心裏異常的難受,有一種被自己人欺騙了的感覺,乾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服上一顆黃三太奶牌療傷藥,默默的治療者自己的傷勢。

黃石磊夫婦看到我這個樣子,尤其是我剛纔那冰冷的眼神,心中頓時大急,通過剛纔我的表現,他們清楚我是真的在乎他們,這種在乎對於野仙來說十分的難得。

如果說原先他們是因爲種種原因跟在我身邊,那麼從今天以後,他們對我絕對是死心塌地的跟隨,無論怎麼樣都不會有二心。

他們的心中此時充滿了愧疚,對於重情義的仙家來說,這種傷人心的事情,真心不願意做,他們也知道我是真生氣了,於是連忙就要過來道歉。

結果他們剛要有所行動,就被胡三太爺攔了下來,胡三太爺衝他倆搖了搖頭,並且使了個臉色,意思不要亂動一切有他。

對於胡三太爺,黃石磊夫婦還是非常信任的,所以他們擔憂地看了我一眼之後,還是退回了原位,緊張的看着胡三太爺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來。

雖然我吃了療傷藥,保持在一個入定的狀態,可是怎麼可能真的入定,我的心神一直在關注着外面,我倒想看看他們對於今天的事會作何解釋。

其實要說我生氣的了把,我還真沒有那麼生氣,胡長青咱先不說,我瞭解他的秉性,如果不是胡三太爺吩咐的話,他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

然而黃石磊夫婦也是如此,再怎麼說他倆也是跟我立下血誓的,絕對不可能做出有害於我的事情,否則的話老天那關都過不去,他們肯定也是受胡三太爺指示的,所以纔會假裝失蹤,胡三太爺的命令對於他倆來說就是聖旨,根本不敢反抗。

說到血誓我真想給自己一個大嘴巴,我剛纔真是急懵了,我用血誓感應一下他倆不就得了,這樣的話我也不至於白白的跟人家拼命,直接就識破了他們。

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胡三太爺那個老不死的,你大爺的玩人有意思是不是,怎麼不去找尼瑪玩去呢?幹!

不過這些話我也就是想想,對於胡三太爺我還是很尊敬的,別的先不說,就憑兒時胡三太爺就我全家一命,我就欠他一輩子的。

但是這件事情真的很讓人難受,用心神偷摸的觀察胡三太爺,看看他想怎麼辦,怎麼擬補我這受傷的心靈。

胡三太爺似乎知道了我的心思,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從兜裏掏出個玉瓶,從裏面倒出來一滴莫名的液體,浮空滴在指尖上。

這地莫名液體一出現,就帶來了一陣的清香,並且很快的就遍佈了整個房間,聞到這股香氣後,黃石磊夫婦和胡長青全都震驚了,眼睛中甚至閃過了一絲貪婪之色,就連胡長青也不例外。

看到這一幕,我的好奇心不由暴漲,這尼瑪一看就是好東西啊!黃石磊夫婦垂涎也就算了,就連胡長青都是一臉的垂涎,有點厲害啊!

只見胡三太爺身上的靈力一動,手裏的那滴液體瞬間就化成了一縷青煙,太爺輕輕一揮手,那縷青煙飛到了我的面前,隨着我的呼吸進入體內。

這下我再也無法保持淡然了,我睜開雙眼,像好奇寶寶似的問道:太爺,這是啥好東西啊! 我這話音還沒落,奇經八脈連同着心神,同時傳來一種炙熱的感覺,我感覺自己身上的靈力彷彿沸騰了一樣。

我那裏還顧得上問話了,連忙盤腿坐在地上,運轉着體內的靈力,希望能夠平復這種燥熱的感覺。

可是我發現我想太多了,我這不運轉靈力還好,靈力一運轉起來,就跟吃了炫邁似的,跟本停不下來。

如果把我現在體內的靈力比喻汽車的話,那絕不是開的太塊,而是飛的太低啊!

隨着時間的推移,靈力運轉的速度非但沒有變慢,反而越來越快,至於控制嘛!那就不要想了,我現在根本無法制止。

與此同時心神也發生了變化,那氣體進入體內後,心神的力量就已經盡數恢復了,並且也像靈力那樣沸騰了起來,但是要比靈力溫柔的多,心神包括我的靈魂,就像是在小火慢燉一樣,慢慢煎熬着。

這時我的經脈傳來一陣脹痛,感受到這樣的變化,我連忙從心神中退出來,感受着體內的變話。

結果我發現,身體裏的靈力竟然發生極爲奇怪的變化,我的靈力因爲一些原因,要比大部分的同修都要純淨,但是相對於來說,數量要少的多。

可是現在隨着靈力的轉動,我的經脈正在慢慢開擴不說,就連靈力都變的粘稠起來,看這個樣子,恐怕要不了多一會,我的靈力就要變成液體的狀態了。

想到這一點,我的內心變得十分地火熱,那可叫靈力化液啊!要比正常的靈力不知道強多少倍,我這等於是提前進入六竅的階段了啊!

據我所知,靈力實則分爲三個階段,但是由於地球污染嚴重,靈力缺失的厲害,所以今年內,生死道上的人把靈力分成了四個檔次。

第一檔次、雜粕氣態靈力,就是剛剛修煉的人,所提取出來的靈力,要知道那個時候修行控制力極差,能夠運轉靈力就不錯了,根本不可能精煉,不過凡事都有例外,有一些名門子弟,剛修行的時候就用藥物輔助,使其修煉的靈力得到過濾,如此一來就直接進入了第二個階段。

第二檔次、氣態靈力,這種靈力可以說是第一種靈力的昇華版,兩者並沒有相差太多,只不過在運轉的速度上有一些差異而已,除了那些從小修行的,剩下的想要達到這種地步,要麼像我一樣,有奇遇,要麼就是慢慢的磨。

不磨也不行啊!修爲靠前還行,如果修行到後來,比如五竅的時候,如果你的靈力還是第一階段,那麼你就會和第二階段差出三成的力量,而且容易走火入魔。

靜候錦年 第三檔次、液態靈力、這種靈力就是由第二種靈力壓縮轉化而成,也是成立六竅的必要條件,因爲六竅的靈力儲量實在太大了,如果還是氣態靈力,無法發揮實力不說,甚至有可能直接被氣態靈力給撐爆了。

第四檔次、固態靈力、衆所周知,液態壓縮凝固後,就會變成固體,靈力同樣也不例外,但是這種靈力對於常人來說,根本接觸不到,傳說這時七竅的大神獨有靈力,就像是修仙小說中的金丹境一樣,身體的靈力,都會在丹田處聚集,成爲一個小球。

達到這個地步後,根本就不用擔憂靈力不足的問題,因爲諸天世界的所有力量,都會通過靈丹變成靈力,無論運用多少力量,都從外界吸取就好了。

至於我現在的狀態,就是第三個階段,由氣體變成液體,如此一來我靈力的數量大大增加不說,運用什麼祕法,力量也會加強不少。

可讓我意想不到的是,我的氣液變化,似乎和常人有些不同,人家都是純粹的靈力轉化,而我體內的陽氣和陰氣摻乎什麼呢?

伴隨着我體內靈力的轉動,陰氣和陽氣也摻乎了進去,陰氣在左,陽氣在右,兩者相互變化,沒過多一會,我體內的陰陽二氣和靈力就全部化作了液體。

燕奔我還有些擔心,陰陽二氣盡數消失對我會不會有什麼影響,但是我發現我想太多了,轉化成液體後,非但沒有影響,狀態反而且所未有的好,渾身輕鬆。

在我的體內,只剩下最後一步了,那就是陽靈液和陰靈液的交融,不管怎麼說,我體內的靈力都是要匯聚到丹田的,如果兩種靈液產生衝突,那我可就慘了!

現在不比從前,以前的話兩種氣體力量衝突,胡長青和胡三太爺都能出手鎮住,可是現在以我體內的力量,按照質量來說,根本不弱於兩位野仙,一旦衝突了他們根本救不了我。

伴隨着我的心情,兩者的力量終於相遇了,但是並沒有像之前一樣,化作一個太極,反而相互交雜起來,根本沒有相容的意思。

看到這一幕我冷汗都要下來了,這尼瑪太嚇人了,什麼情況啊!不會真的要涼涼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