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抬手,轟的一聲,獸車直接炸裂開來,唐宋三人無處可躲,直接暴露在他們的視線之下。蒙恬指著唐宋,道:「父親,他就是唐宋!」

不用說,蒙赦就已經認出了唐宋,雖然他第一次見過唐宋,可是卻聽過對唐宋的描述,所以一眼就認出了哪個是唐宋。

含恨出手的蒙赦沒有做什麼考慮,直接一掌向中間的唐宋打了過去。

一股排山倒海之勢向唐宋他們壓了過來,首當其衝的鐵牛和蒙河兩人被一股力量拋了出去,但是卻並沒有什麼重傷,蒙赦雖然很憤怒,可是卻也沒有連累到別的人,尤其其中還有一個是丞相之子。

唐宋感覺到那絕強的威勢臨身,四周一股股絕強的力量擠壓著空間,讓他無處可躲,頃刻之間,蒙赦就已經在唐宋的周圍構築了一個封閉的絕對空間。唐宋心中大駭,立即啟動了三生輪迴秘法,雷神之體的防禦之力開啟到最大狀態。

將青虹劍提在手中,一招驚雷劍法向前斬了出去,硬生生的破開了一絲縫隙,縮地成寸之術立即啟動,將身體挪開了一點點,沒有被蒙赦的攻擊正面的擊中。

噗!

就算只是側面擦到了一點力量,可是還是被擊飛了出去,鮮血灑滿天空。這可是一位武尊後期高手的含恨一擊,裡面蘊含強烈的界域之力,可以瞬間在外面構建一個與真實的空間一模一樣的世界,不過這個世界有大有小。

武尊強者,又叫做界域強者。

而蒙赦作為一個武尊後期的強者,體內的界域之力已經修鍊到了很圓滿的程度,絕對可以在瞬間便將方圓幾十里的空間都徹底的換成他的世界,徹底的封鎖,斷了對方的後路,這就是武尊高手最恐怖的地方。

領域雖然厲害,可是卻只能增幅攻擊和防禦,對上戰力逆天之輩,就算你領域施展開來,人家也有可能直接以力破開。

畢竟領域只是領域,只是一個虛的存在。

可是界域不同,界域是真實的存在,是一個世界,雖然武尊之境的界域比不上武聖強者的界域世界,可卻是界域世界的基礎,所以能夠施展部分界域世界的妙用。

唐宋能夠靠著寶器之利還有驚雷劍法之威撕開一個口子,已經是僥天之幸了。

蒙赦也很意外,唐宋居然能夠將他的界域封鎖撕開一道口子,這個太讓他吃驚了,雖然他只是動用了三成的界域之力,可是這股力量就足以瞬間將一個武王大圓滿的武道強者給秒殺。

「這唐宋居然能夠破開他的界域,戰力果然逆天,難怪天兒會敗在他的手裡,看來他與天兒一戰,並沒有出全力,隱藏得夠深的。沒想到這蒙山運氣這麼好,居然能夠招攬到這麼一個逆天之才。這樣的人,絕對不能夠讓他成長起來,他必須要死!」

蒙赦的腦海之中瞬間閃過許多的念頭,其中一個,就是將唐宋扼殺在成長的搖籃之中。畢竟作為大統領府的直接競爭對手,蒙山對他的威脅太大了。如果日後唐宋成長起來,左丞相府絕對會蓋過大統領,這是蒙赦絕對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唐宋必須死!

界域之力瞬間從三成提升到了五成,這是準備將唐宋一舉擊殺了。

一個念頭湧出,一道巨大的掌印在空中形成,發出一股股讓人心悸的威勢,彷彿要毀天滅地一般的湧向唐宋。界域之中,此刻只有唐宋一人被鎖定,所以這一擊所有的威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界域強者的力量控制,絕對是非常的精準,一點都不會外泄,意念所指,即是力量攻擊之處。

唐宋只覺得一股絕強的力量臨身,讓他根本就無法動彈。絕對的力量壓制之下,再玄妙的秘法也沒有用處。所謂一力降十會,就是這個意思。力量相差太懸殊,絕對不是靠秘法可以彌補的。


第二次,唐宋感覺死亡離自己是如此之近,第一次是在時空通道之中,被那道數十萬米長的劍氣劈中的時候。

拼了! 拼了!

雖然蒙赦是界域強者,可是卻只施展了五成的力量,所以如果唐宋拿出全部的底牌,還是有一拼之力的,唐宋不甘心就這麼死了,就算是暴露了最後的底牌,也在所不惜,畢竟人都死了,底牌再留著又有什麼用?

可是就在唐宋準備祭出龍淵劍,將兩大領域融合之時,一道深厚的聲音從丞相府內傳了出來。~「蒙赦,你這是想要挑起兩府之戰嗎?」

同時,一道手印從天而降,直接將蒙赦的攻擊給擊潰,虛空中,一道身影電射而來,瞬間便已經落在了唐宋的面前,將他護在身後。

唐宋面色有些蒼白,嘴角還有血絲還流淌,渾身很狼狽。

「丞相大人!」鬆了口氣的同時,一股疲憊感湧上心頭,強打起精彩,給左丞相蒙山施禮問候。話剛說完,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剛剛壓制在體內的蒙赦一絲界域之力在他心神放鬆之下,又開始造反了。

蒙山面帶笑意的看了唐宋一眼,點頭讚許道:「很好,唐宋,今天一戰,你打出了我們左丞相府的威風,你放心,本丞相有重賞!」

說罷,一掌抵在唐宋的身體之上,一股力量透入,直接將蒙赦轟入他體內的界域之力給去除,唐宋鬆了口氣,臉上的氣色也好了許多,感激的道:「謝謝丞相大人!」

蒙山擺擺手,然後示意他退到一邊,這裡交給他來處理。知道蒙河也沒事之後,蒙山轉過身,臉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提一臉寒霜,怒視蒙赦,道:「蒙赦,這件事情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交待,那就別怪我將這件事情上報到大帝那裡去了。」

大統領府和左丞相府左右帝都兩大最強的豪門,兩位家主也是蒙闊大帝的左膀右臂,一個把持著帝都最強大的防衛力量,一個掌握著帝國各種資源分配權利。

這兩大巨頭真要是開戰,估計蒙闊大帝都得頭疼。


大統領蒙赦卻是不為所動,道:「蒙山,把唐宋交給我處理,算我蒙赦欠你一個人情。」


左丞相蒙山眼皮跳動了幾下,這個提議很誘人,畢竟蒙赦的人情,價值絕對是不可估量的。可是想想唐宋的未來,蒙山覺得自己真要是答應了蒙赦,那絕對是腦殘了。

即便唐宋沒有什麼出眾的天賦,他也不可能把一個丞相府的人在眾目睽睽之下交給蒙赦,如果是這樣,以後誰還敢加入他左丞相府。更何況,今天的事情,理在唐宋這方,蒙山完全沒有壓力。

「蒙赦,你覺得我像是這麼愚蠢的人嗎?你帶著人強闖丞相府,打傷我的丞相府護衛,你這是要跟我丞相府開戰嗎?」蒙山厲聲喝道。

大統領蒙赦眼皮子都沒有眨一下,回應道:「蒙山,你別嚇唬我,老子不是嚇大的。今天這事你要是不把唐宋交給我,我就跟你沒完!」

左丞相蒙山道:「好,蒙赦,那我們兩個就走上一場,看誰更厲害一些。」說罷,蒙山直接動手,施展界域,向大統領蒙赦攻去。


大統領蒙赦不甘示弱,也展開界域,迎接蒙山的攻擊。

兩人都是武尊後期的高手,界域已經修鍊到了很高的境界,舉手投足之間,界域之力便能夠劃破空間,直接作用在對方的身上。到了他們這個境界的強者交手,反而沒有了浩大的聲勢,所有的能量都被他們壓縮起來,精準到了極致,絕對不會浪費一絲一毫的真元。

可是在周圍觀戰的人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壓迫,就算只是他們兩個身上隨便泄露出來的威壓,就足以讓他們吐血身亡。

所以兩大巨頭開戰之後,所有人都紛紛的撤出戰圈數千米之外。

數千米寬的皇宮大道之上,兩大巨頭展開激烈的交鋒,所過之處,兩邊栽種的珍稀植物都紛紛化作齏粉,消失無影。只有兩邊的建築,因為用特殊的材料建成,所以暫時沒有受到破壞。

可是如果他們兩個繼續這樣打下去,那麼兩邊的建築受到毀滅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條皇宮大道之上,住著的可都是大蒙帝國的豪門大族,真要把他們的家給毀了,這事情就真的鬧大了。所以兩人都有意識的避開了這些人的居所,只是將戰場控制在大統領府和左丞相府之間。

大統領府和左丞相府相連而建,所有的建築連接起來,連綿不絕,一眼望不到盡頭,倒也足夠他們兩個發泄了。

兩人對戰了數十招之後,蒙赦怒喝道:「蒙山老匹夫,難道你真的要與我為敵嗎?」

蒙山怒喝道:「蒙赦,你少在這裡反咬一口,你帶著手下強闖我丞相府,打傷我的護衛,現在居然倒打一耙,你真當我蒙山是好欺負的嗎?」

「怎麼回事,他們兩個怎麼打起來了?」這邊的動靜立即驚動了附近的人,當下就有好幾個帝國巨頭都聚集了過來,畢竟這邊的波動太厲害了,不得不引起他們的注意,而且蒙山和蒙赦兩個都是帝國權利最強大的豪門族長,這兩位打起來,他們不來看熱鬧,實在是對不住自己。

他們到場之後自然就討論開了。

「不知道,聽說是剛剛蒙赦帶著手下,怒氣沖沖的殺進了丞相府,然後蒙山出來兩個人就幹起來了。」

「這不可能啊,雖然平時這兩個傢伙斗得很兇,可是卻從來沒有過直接動手,這要是讓大帝知道,他們兩個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不清楚,不過我看蒙赦好像很憤怒的樣子,難道是蒙山偷了他新納的小妾嗎?」一個巨頭出聲調笑道。

「你們說,會不會是因為蒙赦的兒子蒙天敗在了丞相府的唐宋手中,所以蒙赦帶著人來找唐宋的麻煩的。你們看那邊,聽說那個就是唐宋,看他受傷的樣子,我看這件事情**不離十了。」

「你這也太誇張了吧?他兒子敗在唐宋的手上,他就要親自出馬,這也不太像是蒙赦做得出來的事情啊!他脾氣雖然有些衝動和火爆,可是這種不要麵皮的事情,他還是干不出來吧!」昨天飛機誤點,杭州好多飛機延遲,包括一起成功,西域刀客,人生幾渡等乘坐飛機回去的作者都滯留在杭州機場。晚上十點多到家,家裡狂風暴雨,電力中斷,什麼時候來電現在也不清楚,所以更新也無法保障,不過恢復供電之後一定以最快速度更新,爆發是肯定的,大家拭目以待吧。這是用手機發的,手機打字的速度太慢了,真羨慕那些手機聊天都可以用兩隻手一起瘋狂打字的神人。終於來電了,斷了一根線,弄了一個上午,真是無力吐槽了,戰鬥力只有五的渣啊!

馬上加油碼字!感謝博取的點贊鮮花,感謝七水兄的打賞,感謝yunhe138371兄的打賞! 「你們還不知道吧,我可是聽說了,看到那位唐宋了沒有?他把蒙天手上的霸王刀給贏過去了,據說當時蒙恬提出唐宋換一個要求,意思是把霸王刀折算成其他的寶物,可是唐宋不但不肯,還說要把霸王刀送到拍賣場去,我估計是蒙赫這傢伙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所以發飆的。」

「哦,原來如此,難怪了。誰都知道,蒙赫最在意的就是這把霸王刀了,這可是大霸王刀法的配套手法,沒了霸王刀的大霸王刀法,威力最起碼要弱上好幾倍,這也算是他統領府的一塊招牌了。」

「不錯,真要是讓人把這霸王刀給拍去了,他蒙赫就會成為帝都的笑柄!」

一群帝國大佬站在遠處,看著兩人的戰鬥,然後在那裡輕聲吐槽,聊著八卦。要是讓帝都的一些普通武者看到,估計眼鏡要掉一地。

這些平日里只在傳說中出現的巨頭人物,居然在這裡跟普通人一樣聊起了八卦,實在是太沒有巨頭的節操了。


還好,皇宮大道都被護衛軍封鎖,這裡普通人是絕對無法進來的,所以雖然這邊打得天崩地裂,氣勢恢弘,可是真正能夠看得到熱鬧的,都是帝都的貴族!

「夠了!你們兩個馬上來見朕!」就在蒙赫和蒙山兩個人打得難解難分,逐漸有將戰損擴大之時,一道洪鐘般的聲音從遠方的宮殿群中傳了出來,直接將蒙赫和蒙山兩個人都震得停了下來,臉上露出忌憚之色。彼此冷哼一聲,蒙山道:「蒙赫,我看你怎麼向陛下解釋!」說罷,化作一道流光,向皇宮的方向射去。

蒙赫冷哼一聲,吩咐了蒙恬幾句,便也去了皇宮見蒙闊大帝。

唐宋凝視著皇宮的方向,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他特意看了一眼鐵牛,發現鐵牛並沒有什麼異樣的表情,唐宋鬆了口氣,或許鐵牛這樣無憂無慮,忘記仇恨的生活一輩子,也是一件好事,可是他真的能夠忘記嗎?

看熱鬧的見到蒙闊大帝出面,都紛紛打道回府。

蒙恬對著唐宋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帶著人回去了,剛剛蒙赫已經吩咐過他了,讓他帶著人回去,今天的事情,或許統領府會有一些麻煩。

畢竟這件事情,蒙赫確實是做的有些過火了,蒙山這個老傢伙又抓著不放,捅到蒙闊大帝那裡,他一頓訓斥是跑不掉的。

唐宋被丞相府的人抬進了南院,送到了五一八院。很快,南院的老大,丞相府的二少爺蒙流就來看他了。看到唐宋只是身體有些虛弱,性格直爽的蒙流很快便又笑了起來,道:「我就知道,你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掛掉,很好,這一次給我們左相府長的大臉,父親一定會有厚賞的!」

唐宋淡淡的道:「厚不厚賞我無所謂,可是蒙赫以大欺小,今日之恥,我唐宋永生不忘!」

蒙流怔了怔,隨即猛然道:「好,唐宋,你是一個真漢子,我喜歡!」

唐宋厭惡的道:「我不搞基!」

大蒙帝國皇宮,天和殿,這裡是大蒙帝國蒙闊大帝平時修鍊和處理事物的宮殿。

大帝御座之上,身高將近三米的蒙闊大帝坐在上面,一臉的威嚴,眼睛開合之間,散發著精芒,讓人不敢直視。

而蒙赫和蒙山兩人則都恭身站立在下方,低著腦袋,不敢直視上方的蒙闊大帝。蒙闊大帝,絕對是大蒙帝國最血腥,最殘暴的一位大帝。他親手砍下了他哥哥的頭顱,然後坐上了大帝的寶座。登基之後,更是大殺四方,將一些反對他的勢力連根拔起,斬草除根。

在他的眼裡只有一句話,那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不論是誰,只要敢反抗於他,就會遭到血腥的鎮壓。

「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身為帝國的護衛軍大統領和帝國的左相,居然在帝都之中大打出手,簡直是丟盡了蒙家人的臉面!」良久,蒙闊大帝覺得氣勢壓制已經差不多了,這才開口。

蒙赫和蒙山兩人都鬆了口氣,剛剛的氣氛實在是太壓制了,讓他們的心裡壓力非常的大。誰都知道,蒙闊大帝只有在不說話的時候,才是最可怕的。

「啟稟陛下,蒙赫帶著人無故強闖我丞相府,而且還打傷了丞相府八個府門護衛。更可惡的是,他居然以大欺小,親自出手想要截殺我丞相府的天才少年,陛下,我出來之後,希望蒙赫可以給我一個交待,可是他口出狂言,非但不給我一個交待,反而反咬一口,微臣實在氣不過,所以才跟他動起手來的。」蒙山待蒙闊大帝發問,便迫不及待的將所有的事情都抖落了出來。

蒙闊大帝眼睛轉向蒙赫,問道:「是這樣嗎?」

蒙赫耷拉著眼皮,回答道:「啟顫陛下,微臣也是一時氣憤所以才會強闖丞相府的,還請陛下恕罪!」

蒙赫很清楚蒙闊的脾氣,在他面前說謊,簡直就是找死,直接承認,處罰還能更輕一些。

蒙闊大帝淡淡的道:「那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蒙赫道:「陛下,那丞相府的唐宋實在是太猖狂了,不但打傷我兒蒙天,而且還把霸王刀給搶走了。最可惡的是,他居然出言辱及微臣,所以微臣才一時氣憤不過,闖上丞相府要人的。」

「你放屁!」蒙山出口大罵道:「唐宋在擂台之上打敗蒙天,那是光明正大的手段。更何況,霸王刀本來就是他們之間的賭注,何來搶走一說?至於你說唐宋出言辱及你,我更不相信。唐宋那孩子絕對是一個非常忠厚老實的人,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出言辱你,蒙赫,你這樣空口無憑的血口噴人,實在是太無恥了,枉你身為護衛軍大統領,就你這樣的人品,如何統率帝國護衛大軍?」

「你才放屁,當時那麼多人都聽到了唐宋口出狂言,完全不把統領府放在眼裡,這件事情我兒蒙恬親眼見到,親耳聽到,難道你還抵賴不成?」蒙赫也直接暴了粗口反擊。 「你放屁!」蒙山直接又暴了粗口,臉紅脖子粗的跟蒙赫兩個人爭辯了起來,整個大殿之中,就剩下他們兩個的咆哮聲了。

而蒙闊大帝也沒有阻止他們兩個,他的脾氣就是這麼古怪,他不能容忍別人在他面前說假話,但是他卻可以容忍別人在他面前暴粗口,他認為這才是真男人。甚至有些時候,在有限的幾個大臣的面前,他也會暴粗口。

所以蒙闊大帝只是靜靜的看著兩個爭辯不休,不斷暴粗口的兩個手下,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可是心裡卻是已經很淡定了,一個做皇帝的,最怕就是手下的大臣都相處融洽,那樣雖然可以凝成一股,讓勢力更加強大,可是這樣的後果就是他的大帝之位不穩。

就好像他的大哥,就是因為太信任他了,所以將大部分的權利都交到他的手上,他大哥自己則一門心思的修鍊。所以他才有機會將蒙赫和蒙山這些位高權重,勢力強大的手下們聯合起來,將他大哥給拉下馬。

現在蒙赫和蒙山兩個人來這麼一出,反倒讓他鬆了口氣了。當然,矛盾可以有,但是絕對不可能真正的到水火不融,影響帝國穩定的地步。

所以眼看兩個人又要打起來了,蒙闊趕緊叫停,等兩人都冷靜下來之後,才繼續道:「既然你們都各自說有理,那就把當事人都叫進來,來個當場對質吧。」

蒙赫和蒙山兩人都很意外,蒙闊大帝真的願意把唐宋和蒙恬都宣到宮裡來問話?

要知道,平時的蒙闊大帝可是連帝國的大臣都很難見到的,也只有他們這些位高權重,打個噴嚏都能夠影響到帝國穩定的巨頭,才有資格隨時都可以求見蒙闊大帝,但是他願不願意見,還得看蒙闊大帝的心情。

「來人!」蒙闊大帝不理會已經驚呆的兩人,直接把人叫了進來,吩咐道:「叫幾人去趟統領府和左丞府,把……,對了,他們叫什麼名字來著?」

「唐宋!」蒙山回答道。

「蒙恬!」蒙赫回答道。

蒙闊大帝便揮手道:「唐宋,蒙恬,把這兩個人帶到宮裡來,朕有事情要問他們。」

進來的人領命而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