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自己被艾瑟琳那個女人半途拋棄,聶風心裏就不爽的很。這讓聶風心中升起了一種被利用的感覺。

也許這次自己真的是被那個艾瑟琳利用了,只怪自己太心軟,這麼容易就被那個女人的淚水給欺騙了。下次再看到那個艾瑟琳,我一定不給她好臉色,奶奶的!聶風在心中憤憤的想到。

當聶風灰頭土臉的回到雲來仙飯店時,擔心了一晚上的小夭和凌娜紛紛起身相迎,看到聶風那一身的灰塵,兩女紛紛露出心疼的表情。

兩女一邊替聶風拍打着身上的灰塵,一邊擔心的問聶風昨晚到底遇到了什麼事?

看到兩女這麼關心自己,聶風頓覺心裏暖暖的。看到小夭和凌娜,聶風漸漸有了家的感覺,而小夭和凌娜則像兩個小娘子一般呵護自己。

聶風歉意的對着兩女微微一笑,他不想將艾瑟琳拋棄自己的事情說出來,只是隨便的安慰了下兩女,便了事。

如果說出這件事,以小夭的火辣性格,要是遇到了那個艾瑟琳,一定會大大出手,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聶風還不想樹敵太多;而凌娜要是知道內情,以她那善良的性格,一定會爲昨晚的求情而感到內疚不已;所以聶風決定將這件事暗藏在心裏,等以後有機會再向艾瑟琳報這個仇也不遲。

於是,小夭替聶風找了一沓乾淨的衣服,要替聶風換上;而凌娜則張羅着給聶風準備早餐。看着兩女各自爲自己忙碌着,聶風臉上浮現出一絲溫馨的笑容。

片刻之後,小夭就替聶風找來了一沓乾淨的衣服。這沓衣服都是黑色的,顏色很新,一看就知道是新做的。

隨即小夭便催促着聶風將那沓衣服換上,看着小夭那一臉的期待,聶風也不好掃興,便拿着衣服朝裏屋走去。

看到聶風要走,小夭急道:“主人,你不要走啊!我要看着你將這些衣服換上。”

“啊!就在這兒換啊!”聶風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在他心中,畢竟還是存在着中國儒家保守男人的思想“男女有別”。

看到聶風那一臉的不情願,小夭的眼中頓時佈滿了一層水霧,晶瑩的眼淚不停的在那美麗的大眼睛中打着轉。

看到小夭竟然這麼介意,聶風頓時有些猶豫了,要是自己還一意要進去,小夭怕是真的會哭。

看到聶風眼中的遲疑,小夭的眼神裏悄悄閃過一絲狡黠:嘿嘿!主人果然是個心軟的男人,以後遇到什麼事,都掉幾滴眼淚,保證主人心一下子軟下來。

聶風哪知道小夭心中打的小心思,還以爲小夭真的傷心了,急忙說道:“小夭別哭啊!我不進去還不行嘛!”聶風的語氣中帶着些許無奈,這個讓人傷腦筋的小夭啊!

小夭“嘻嘻”一笑,將聶風手中的衣服一把奪過來,利索的給聶風喚起衣服來。

看到小夭將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脫下來,聶風頓時驚叫道:“啊!幹什麼?不要啊!”

頓時,小夭眼中的水霧再次呈現,看到小夭眼中那晶瑩的淚水,聶風頓時不在吼了,只能任由小夭將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脫下來。

聶風本來穿了三件衣服,最裏面則是一件貼身內衣,小夭一件件爲聶風脫下,當聶風只剩下最後那件貼身內衣時,小夭還想繼續脫。

感受到小夭那雙小手在自己身上不停的遊走,聶風身上頓時有些燥熱了,心臟也不爭氣的快速跳動起來,當小夭要開始脫聶風內衣時,聶風用有些發顫的聲音說道:“別……讓我自己來吧。”

聽到聶風語氣中的那絲委婉的拒絕,小夭知道也不能太過火了,於是將自己的手從聶風身上移開。

隨後,聶風有些扭捏的揹着小夭將自己的內衣脫掉,然後再快速的將那套新衣服穿上。

看到聶風那赤•~裸的後背,小夭的眼神中閃現出一絲癡迷。

由於在亡靈峽谷的歷練,聶風的膚色已經不是最開始的慘白色,而是那種健康的小麥色,而且因爲以前的鍛鍊,聶風的身上也長出了一絲絲健美的線條,配上那健康的膚色,的確很吸引異性的眼光。

其實自從小夭和聶風簽訂“主僕契約”的時候,小夭就對聶風情有獨鍾。當時那深情一吻,至今仍讓小夭難以忘懷,不過現在再難有那樣的機會了,並且聶風本是一個比較內斂的男人,不會主動的向女人表達愛意,就算有也是藏在心裏,套句二十一世紀的話說:就是‘悶騷’。

聶風快速的將衣服穿好,然後轉過身來,對着小夭說道:“怎麼樣?好看嗎?”

而此時,凌娜則將聶風的早餐端了進來,看到聶風那一身裝束,端着早餐的凌娜頓時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聽到凌娜的笑聲,小夭臉上呈現出一片緋紅,就像被火烤了一樣,紅的欲要滴血一般。

將手中的早餐放到桌子上後,凌娜仍自笑着說道:“聶風大人,你去哪兒找到這麼一套衣服啊,竟然這麼小,看起來好滑稽啊!呵呵……”

說完之後,凌娜繼續捂着自己肚子,笑得前俯後仰。

而小夭則生氣的哼了一聲,說道:“死凌娜,你笑什麼笑!有本事,你也自己給主人做一套衣服啊!哼!嗚嗚…….”說完,小夭便委屈的流起淚來,這次小夭是真的傷心了。

昨晚,聶風一夜未歸,小夭也擔心的一夜未睡,翻來覆去的她想要給聶風一個驚喜,於是就連夜爲聶風趕製了一套衣服。只可惜小夭以前一直沒有做過針線活,縫製出來的衣服的確有些慘不忍睹。這也是爲什麼小夭要迫不及待的爲聶風換衣服的原因,他只想給聶風一個驚喜,不過很明顯,這次的驚喜,有些失敗。

看到小夭真的流下淚來,凌娜頓時止住了笑聲,她知道這次是真的傷了小夭的心了。片刻之後,聶風才醒轉過來,看到還暗自掉淚的小夭,聶風輕輕的走過去,用手將小夭的眼淚輕輕的擦掉,溫柔的說道:“這衣服是小夭爲我做的啊!真是辛苦小夭了,這衣服很合身,我很喜歡的哦!”

擡起頭,看着聶風一臉的笑容,小夭擦了擦還在不停掉淚的眼睛,委屈的說道:“主人騙小夭的!明明小了,不合適!嗚嗚……“隨即,小夭再次大聲哭了起來,聶風頓時傻眼了。急忙將小夭擁到自己懷中,輕輕用手撫摸着小夭那不停聳動的柔弱肩膀,輕聲的安慰道:”小夭乖,小夭乖!不哭哈!再哭,小夭就不是最漂亮的了,再哭就變熊貓眼了!“

一聽到聶風說‘再哭就不是最漂亮的了’後,小夭的哭聲戛然而止,擡起那雙淚眼婆娑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穿越之相生不悔 ?”

看着懷中小夭那雙動人的大眼睛,聶風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看到聶風遲遲不會答,小夭的眼淚水又要流出來了,聶風無法,只能哄到:“嗯嗯嗯,小夭是最漂亮的女孩。“

隨即,小夭破涕爲笑,說道:“主人真好,我就知道主人最疼小夭了。嘻嘻……”小夭稍微一頓,轉了轉她那靈動的大眼睛,狡黠的說道:“要想小夭不哭,主人必須要給小夭一個獎勵。”

聶風疑惑的問道:“要什麼獎勵啊!千萬被太難的,不然我也辦不到。”聶風有些爲難的說道。

“不難!主人一定能辦到的,嘻嘻!”小夭狡黠一笑。


“恩……那是什麼?”聶風有些忐忑的問道,他害怕小夭又給自己出難題。對於自己這個小妖僕,聶風反而覺得自己更像僕人,而不像主人。


一旁的凌娜看到聶風懷抱着小夭安慰道,心裏升起一絲醋意,埋怨自己爲什麼嘲笑小夭呢?反而讓小夭有了靠近聶風的理由,不過聽到小夭說要向聶風要求獎勵時,頓時她也好奇起來。

遲疑了會,小夭終於鼓起勇氣說道:“我要主人親親小夭一下。”隨即,小夭用她那如軟玉般的小手指,指着她那吹彈可破的臉蛋說道。

“啊!”

“啊!”

聶風和凌娜齊齊發出一聲驚呼,沒想到小夭竟然要這樣的獎勵。

聶風頓時有些難爲情了,而且凌娜還站在一邊,這叫他如何好意思親小夭一口。

小夭直直的擡起頭,將眼睛緩緩的閉住,那彎彎的眼睫毛,不停的閃動着,好像是因爲害怕,又或許是因爲緊張激動。

看着小夭那一副任君採摘的模樣,聶風的心頓時“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而凌娜則癡癡的張大着嘴,看着聶風會如何動作。

聶風頓時陷入兩難的境界,親吧!凌娜肯定要傷心;不親吧!小夭肯定又要傷心。這該如何是好啊!聶風心中狂嘆道!

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聶風的輕輕一吻,小夭緊閉的眼睛滴出了兩滴晶瑩的淚珠。

看着懷中佳人的眼淚,聶風的心不由得抽了一下,不能再讓小夭傷心了,一個男人不能總是讓自己身邊的女人傷心,否則就是混蛋!聶風心中暗自說道。

隨後,聶風低下頭,輕輕的在小夭那吹彈可破的臉蛋上吻了一下。這一吻只有短短的一秒鐘,就像蜻蜓點水,便快速的分開。

“啪”

凌娜心情凌亂的轉身朝屋外跑去,以至於在跨出門口時,自己不小心絆到門檻都不自覺。此時,她的心情很亂,聶風剛剛對小夭的那一個親吻,讓她的心如墜冰谷。她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一個人躲在屋子裏,抱着被子狠狠的哭一場。

看到凌娜那失魂落魄的背影,聶風將小夭輕輕放開,眼中閃現過一絲猶豫。而小夭此時還緊閉着雙眼,回味着剛剛臉上的那一下親親的吻。

“誒………“聶風輕嘆一聲,他知道這次凌娜肯定又傷心了,不過沒辦法,註定有個人要傷心。

隨後,聶風吃了早飯,便以要休息爲由,將自己鎖在屋子裏,開始悶頭睡覺了。

(今晚來一章生活片,調節調節,總不能天天打打殺殺的嘛,呵呵!求鼓勵,求評論,求收藏,求鮮花!呵呵!無恥一把!不過希望喜歡本書的朋友能給點評論,讓我也知道自己寫的怎麼樣!謝謝了) 這一覺,聶風竟睡到晚上才醒,要不是凌娜來敲門叫他,可能還要繼續睡到第二天早上去。

聶風睡眼惺忪的打開房門,入眼便看到凌娜氣鼓鼓的站在門口,而凌娜手中還拿着他早上換下的衣服,看來是已經替聶風洗乾淨了。

一想到早上的事,聶風頓時感到有些歉意,有些心虛的說道:“娜娜晚上好啊!叫我有什麼事嗎?”

“哼!你還知道是到是晚上了啊,再睡就到明天早上了。”這次凌娜一反以前的乖順模樣,用帶着些責怪的語氣對着聶風說道,不過隨後語氣一緩道:“睡了這麼久,肚子還不餓嗎?”

經凌娜這麼一提醒,聶風頓覺腹中空空,是該吃東西了。

於是,聶風匆匆穿上衣服,跟着凌娜來到大廳,此時小夭已經將飯菜擺好。小夭、桑格、以及那個牛頭人小二,此時都已經在桌子前面做好,就差聶風了。

看到大家都在等自己,聶風歉意的笑了笑,便快速的坐入席中。今晚的菜餚,有一隻烤雞,看到那烤的金黃的雞皮,聶風頓時食指大動。

桑格看到聶風那一副眼饞的模樣,笑着說道:“這是娜娜今天晚上特意爲聶風大人做的特色烤雞,以前只有我們翠綠小鎮的人才會做的哦!“

看到桑格眼中那有些意味深長的笑容,聶風悻悻一笑,點了點頭,便開始大快朵頤起來。一隻烤雞很快的被幾人分食乾淨,最後聶風打了個嗝,便又回到屋子裏面。

看到聶風吃飽了,又要回到屋裏去睡覺,小夭和凌娜頓覺無語,心中暗罵聶風是個懶蟲。

回到屋裏後,聶風盤腿而坐,此時的他很清醒,纔來到這個剎羅城兩天的他,已經深深的體會到這個城市的黑暗,這是個強者爲王的世界,一想到自己在城主府中見到的那一幕。

狼人鮑威爾那凌厲的一劍,以及那十幾個飛射而出的腦袋,這一幕幕場景如同幻燈片般在聶風的腦海中反覆上演。

“呼…….“聶風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將自己有些燥亂的情緒慢慢平復下來。

拿出懷中那本從未離身的亡靈寶典,以及那根詭異恐怖的高級亡靈法師杖,心中默唸,暗黑手套瞬間從雙手中浮現而出,而脖子上帶着的那顆“精神之海”也閃爍着溫潤的白光。

看着自己這些家當,聶風那有些恐慌的心,終於得到了一些安穩。

感受到暗黑手套中亞龍獸那低沉的喘息聲,聶風心中頓感踏實。到現在爲止,聶風最大的殺手鐗,就是封印在暗黑手套當中的這頭化液巔峯境界的亞龍獸。上次能將飛鷹傭兵團的團長雷森殺掉,也都是借了亞龍獸之威,否則聶風等人是否能活着來到着剎羅城,還尚未可知了。

如果真的有人要對付自己,自己也不是吃素的!聶風暗暗想到。當然聶風也不允許有人傷害小夭和凌娜。這個世界也只有小夭和凌娜值得聶風捨命相搏了。

如今,聶風感覺自己距離中級亡靈法師的境界已經不遠了。他的精神力早已達到中級亡靈法師的水準,現在差的就是魔法力了。這些天難得有這麼安靜的環境,聶風決定從今晚開始衝擊中級亡靈法師境界。

取出三顆黃色魂珠,以及一杯玄蜂蜂蜜,聶風一口將那玄蜂蜂蜜喝進腹中,頓時一股沁人的甜蜜味道佈滿了聶風的口腔,在玄蜂蜂蜜的滋養下,聶風腦中的三角精神空間快速的旋轉着,顯然是在化解着蜂蜜當中的精純精神力。

這些日子,聶風幾乎每晚都要喝上一小杯蜂蜜。聶風發現,這玄蜂蜂蜜不但能將自己的精神力提純,對於魔力空間的增長也有一些效果,雖然效果不大,但日積月累下來,對於自己早日突破到中級亡靈法師境界也是一份不可忽視的助力。

並且玄蜂蜂蜜幾乎對聶風的身體沒有絲毫的副作用,和那些魔法公會製作的魔法藥品相比,玄蜂蜂蜜簡直就是純天然的魔法藥物,而且天元大陸上,幾乎很少有提升精神力的藥物,如果讓人知道聶風身懷如此天材地寶,必定引來一場腥風血雨。

將蜂蜜喝完之後,聶風便將那三枚黃色魂珠放入手心中,開始運轉魔法心法,片刻之後,三枚魂珠化作晶瑩的液體,慢慢的沁入到聶風的手心當中,再在聶風體內轉化成爲一絲絲魔法力。

感受到魂珠的能量正慢慢的變成自己的魔力,聶風的嘴角微微的翹起。差不多耗去了兩個多小時,三顆黃色魂珠的能量全部被聶風轉化爲魔力,當然其中有一半的能量在轉換的過程當中損失掉了。

對於這點,聶風也早已習慣,不過這次損耗的能量和以前相比,已經少了很多。以前可是一大半都損失掉,而這次才損失一半,可能是因爲那玄蜂蜂蜜的效果吧,聶風暗暗的想到,顯然對於這樣的損失,聶風還是很滿意的,誰叫他的是大路貨般的魔法修煉心法了。

感受到魔力空間當中的魔力又渾厚了一絲,聶風微微一笑,看來自己距離中級亡靈法師又近了一點。默數了下懷中的魂珠,黃色的魂珠還有近八十顆,而紅色的則還有五顆。

看來只要自己將懷中所有的魂珠都轉化掉,相信達到中級亡靈法師的時間一定會大爲縮短吧,聶風滿懷憧憬的想到。

只要達到中級亡靈法師,那麼就可以解開第四頁亡靈寶典,到時就可以得到下一件亡靈法神套裝的下落,那自己的實力又會再次提升,聶風美滋滋的想着。畢竟這個世界,多一分實力,也是多一分保命的機會。誰知道在將來會不會遇到什麼不測了。

就在聶風修煉的期間,小夭和凌娜也早早的回到自己的屋子裏,開始了修煉。同樣她們也是每天都喝一杯玄蜂蜂蜜,經過這段時間的滋潤,小夭的精神力越來越精純了,隱隱有突破化液巔峯境界的趨勢。

而凌娜在蜂蜜的精神滋養下,對於魔法的控制也越來越輕車就熟,火炎術,以及抗拒火環的威力也較之前大了許多,如今的凌娜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柔弱女子了,而是一名優秀的初級火系魔法師。不過在實戰經驗方面,凌娜還有所欠缺。

修煉到大半夜之後,小夭和凌娜也因爲睡意襲來,而幽幽睡去,一夜的時間,轉瞬即逝。

(17k.com首發,求收藏,求鮮花哦!) 接下來的日子裏,聶風、小夭、凌娜在桑格的雲來仙小店中過着平淡而閒適的日子。轉眼一晃過去了大半月,聶風已經化去了六十顆黃色魂珠,他感覺自己魔力空間中的魔力最近幾天增長的越來越慢了,看來是要到瓶頸了。

經過這些天的證實,聶風也驗證了他以前的一個想法:玄蜂蜂蜜果然對自己魔法修煉心法有改進的作用。這大半月,聶風每晚都堅持喝一小杯玄蜂蜂蜜,隨後再煉化三顆黃色魂珠。


而最近幾天,聶風發現魂珠轉化時,損失的能量越來越少了,現在竟然達到了驚人的三分之一,比起前段時間的二分之一,效率已經提升了好大一截。

此時,聶風再次將三顆黃色魂珠轉化成自己的魔力。可能是經常轉化魂珠,現在魂珠對聶風的副作用幾乎都可以忽略了,同樣,魂珠對聶風魔力空間的助益也越來越小了,看來要馬上突破到中級亡靈法師是不可能的,還是需要聶風不斷的冥想修煉。

感覺到自己魔力空間中的魔力和昨天幾乎沒有什麼變化,聶風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心想:升級到中級亡靈法師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功的事,慢慢熬吧!隨即便仰頭倒在那柔軟的牀上,睜着眼朝着隔壁望去。

斜眼看到隔壁的燈光還亮着,聶風心道:凌娜還真是刻苦,看來以後她必定會成爲一名優秀的火系魔法師吧!

在聶風另一頭的房間也依稀透出些許亮光,那是小夭的房間。顯然,此時小夭也還沒睡,肯定是在修煉無疑了。

看到小夭和凌娜都如此刻苦的修煉,聶風頓時覺得自己好像懶了點,不過聶風天生不是個勤快的人,他更加註重效率。而要有效率,那就必須好好休息,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嘛。會心一笑,聶風便慢慢合上眼睛,進入夢想當中。

隨後不久,小夭和凌娜房間當中的亮光也逐一熄滅,雲來仙飯店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然而,在剎羅城的另一處,卻和雲來仙飯店的情景大不一樣。

此處正是剎羅城精靈一族的大本營。在那個如同軍營般的棚屋羣中,最核心處的大屋子內燈火閃亮,三個人影倒影在那帳篷的布幕之上,其中有兩個男人的身影,一個寬厚敦實,另一個則略顯單薄,而第三個身影則是一個苗條的女性身影。此時從帳篷中傳來低低的談話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