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一動。

最後,那尊雕塑,在恍惚間,化成了一個在風中不斷咳嗽的單薄小男孩,而那個女子,則成了活潑可愛的小女孩。

“錢壕,你等着,等我長大了,成了女俠,我就揹着你飛,讓你去看一下外面的景色。”

這樣一句類似誓言的東西,順着風,在林子中,響徹不絕。

林璐走了。

真的走了。

爲了自己的夢想,她義無反顧的離開了。

錢壕成了雕塑,看着她離開,直到已經看不見她了,她已經離開了很久,才往回走去。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此刻,在他頭頂的天空上,錢不夠和林堅,正選浮在上面。

“老林,女兒走了,傷心嗎?”錢不夠看着錢壕離開後,才淡淡說道。

林堅雖是地級高手,但仍是一副管家裝,雙手合拱,站在錢不夠的身後,在聽到錢不夠的話之後,那渾濁的眸子中,微微觸動:“傷心,怎麼能不傷心。”

“可女兒大了,她終究要離開的。”

“雛鷹終有翱翔的一天,我是攔不住的。”

“我們都一樣。”錢不夠淡淡一笑,最後看了遠處的林璐一眼,離開了:“走吧。”

“嗯。”林堅趕緊跟了上去。

自始至終,兩人都沒有說不讓林璐離開的話語。


錢壕醒了過來,在回憶了昨天的那一幕之後,他終於,恢復了過來。

此時,雨靈已經收拾好了眼中的淚痕,根本看不出來。 “轟!”

這是一個場域,神祕而奧妙,雖爲實體,但外人卻不得見,虛空中也無其形態,似虛似實。

場域一方,是無盡的刀氣,密密麻麻,多不勝數;另一方,則相當混亂,各種氣息亂飛,很雜亂。

“錢不夠,你太狂妄了,一對十,你今天必死!”金日成一身金袍,繡着太陽,金碧輝煌,耀眼逼人。

他雙手舉起,手臂發亮間,竟在頭頂上,凝出了一顆磨盤大的圓球,若一輪太陽,光芒四射,普照四方。

它在虛空中,不斷旋轉着,捲起一股靈力風暴,在天地間肆虐。

這是大日金輪,模仿太陽神行,藉助太陽神力,威力滔天,乃太陽神宮鎮宮戰決之一,非嫡系不可學。

“去!”

金日成雙手一推,那金輪若隕石般,狂暴而急速,便衝了過來,錢不夠所屬區域的刀氣,盡數被碾壓,消失了。

“打過才知道!”

錢不夠清嘯一聲,右臂揮出,肉眼可見,他的右臂,在瞬間,暴漲數倍,隱約間,都有鱗甲,鑽了出來,這不像是人的手臂,倒像是野獸的手臂。

“麒麟臂!”

一聲咆哮,從錢不夠右臂傳出,緊接着,一頭全身籠罩在黑暗中的怪獸,看不清真形,鑽了出來,狠狠的撞在大日金輪之上。


麒麟臂,模仿麒麟,運用其力,是一種能將手臂力量,發揮到最大程度的戰決之一。

“咚!”

針尖對麥芒,隕石撞大地,兩者相撞,一聲滔天巨響,炸響開來,那聲音之大,對面的十人,都是身體一震,往後退了幾步。

而就在這時,錢不夠乘機而上,他身體暴動,若一頭蠻龍,根本不理會前方那狂暴的勁氣,右手一張,青銅色的戮雄刀,便是出現在了手心之中。

‘哧吟’一聲,戮雄刀出鞘,一道耀眼無比的光芒,破天而出,一瞬間,整個天地,都被青銅色佈滿,天地爲之一驚。

“這是?”這道光芒太強了,就連金日成也是不由得眯上了眼睛,皺起了眉頭。

一刀出,光芒耀。

剎那間,那大日金輪,就被撕裂,破成兩半,朝下方,掉了下去,而錢不夠則一臉冰冷,以着急速,穿過了大日金輪。

太陽本就是星辰中,最爲耀眼的,所以,身爲太陽神宮之人,金日成的眼裏,自然是最強的,他雖眯着眼,但還是看到了錢不夠的動作,大吼道:“小心,他要過來了,最前方的那個小心一點,他的目標是你。其他人開始攻擊。”

“是!”

聞言,其餘人大喝,毫不遲疑,便使出了各自戰決,眨眼間,那裏光芒洶涌,靈力洶涌,若潮汐一般,恐怖無邊。

可這一切,都太遲了,在所有人剛出手的一剎那,一道淒厲的慘叫,便自前方傳來,戮雄刀貫穿了一人胸膛,地級高手被釘在刀上,一動不動。

等那些攻擊來臨時,錢不夠提着刀,挑着那人,已經遁走了。

殷紅的鮮血,鮮血而火熱,順着戮雄刀流下,只不過,詭異的是,那些鮮血,沒有掉下去,全部被刀吸收了。

金日成等人一陣譁然,這實在是太可怕了!僅僅一招,一個地級高手,就被秒了。

只有像金日成這樣眼裏極好的人,纔看到剛纔發生了什麼,錢不夠的速度很快,但那地級高手反應也不慢,憑着絕強的修爲,瞬間施展戰決,在體表佈下三層防護罩。

然而,那破空而來的戮雄刀,如同地獄魔刀一般,無堅不摧,僅在瞬間,就破開了那三層防護罩,插進了地級高手的體內,將其擊殺。

“轟隆隆!”

九人的攻擊,在前方炸響了,若漫天煙花在綻放,很是漂亮,只是,這股漂亮,好似在爲錢不夠喝彩而已。

九人的臉,變得難看起來。

纔剛開戰,己方便折損一人,這仗還怎麼打?

“錢不夠!”金日成直接怒罵出聲,那三個字,都是從牙縫中,一個接一個憋出來的。

因爲,死的那個高手,是太陽神宮的人。

在大宗門之中,地級高手,並非頂尖高手,但也是中流砥柱,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尤其是現在,各大宗門的封印,還未解開,能出來的高手,太少了,死一個就少一個啊,他豈能不心痛。

“怎麼,心痛了!”錢不夠臉色冰冷,盡是冷漠,既然主動是敵人,已經開始打了,他就不會仁慈,全力斬殺,絕不放水。

“這就是你們要對付我的代價。”他右臂一掄,那挑在戮雄刀上的地級高手,便咻的一聲飛出,朝着金日成而去。

不過,在那屍體,即將到金日成身邊時,那道屍體,砰地一聲,爆炸了,化成了無數碎片。

血肉飛濺,骨頭四溢,那人死無全屍,有部分血肉,都是飛濺到了毫無準備的金日成身上。

這是羞辱!

這是**裸的羞辱。

殺了人,連屍體都不留。

“殺!”金日成徹底暴怒了,他不理會身上的血肉,大吼一聲,又是一個大日金輪碾壓而去。

與此同時,他不敢藏拙了,再次帶來的金棍,被他使出,化成巨柱,朝着錢不夠砸了過去。

其餘七人,從震驚中,醒了過來,也不遲疑,便殺了上去。

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死,沒有餘地,沒有其他。

八人衝上去了,而屍血倒是沒動,他伸出手,抓住那破碎的血肉,拿到鼻子前,聞了一下。

“沒有血!”他極爲驚訝,擡起頭,看了錢不夠手中的戮雄刀一眼,那常人看不見的眸子中,閃過一絲貪婪:“可以吸血的神兵。”

“若送這個東西給老祖,老祖一定會喜歡的。”

眸子中的精光一閃,他也衝了上去。

“殺!”


沒一會,殺聲四起,刀劍橫空,光芒四射,各種戰決,被施了出去,在這片似虛似實的空間中,綻放着自己的光芒。

死了一人,金日成等人更加謹慎了,也不敢留手,施展出了最強大的力量,靈力充斥,這裏成了混亂的海洋。

“咚!”

一招麒麟臂,打飛了一柄金劍,錢不夠便急速轉身,戮雄刀揮出,擋住了一柄大刀。

一對九,真的很簡單,才這麼一會,他的身上,就留下了好幾道傷痕,雖然不深,但也影響了一絲戰力。

“燕子轉身!”

錢不夠低喝一聲,腳步急轉,那身體竟真的如同燕子一樣,變得扭曲了,活生生的,躲過了那必定會砸在自己後背的銅錘。

燕子轉身,這是一門身法戰決,準確來說,它不屬於戰決,因爲它就是用來躲避,用來逃命的。

避過一擊後,他的身體急動,在那絢爛的攻擊中,不斷穿梭着,直到,他衝到了偏僻處。

那裏只有一個敵人。

“金易,小心。”死了一個門人了,可不能再死了,金日成變得很小心,再看到金易旁邊,沒有其他人時,他不由的急了,大喝一聲,與此同時,那金棍急忙衝了過去。

纔剛開戰,就給一個門人,被錢不夠一刀秒殺,這在金易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恐懼,所以,當他看到錢不夠朝自己衝來時,也不等金日成說話,他便很果斷的就要躲開。

“想走,遲了!”

錢不夠臉色冰冷,一個燕子轉身,便到了金易身前,那左手伸出,朝着金易的頭顱抓去。

畢竟是地級高手,不可能坐以待斃,金易金色的長劍一揮,便砍了過來。

與此同時,那根金光閃閃的棍子,飛了過來。更有一柄銅錘,兩個人頭大,很是厚重,正對錢不夠的後背。

這是圍魏救趙,若錢不夠強硬要殺金易,勢必會重傷,這是要逼着他逃走放棄。

錢不夠的眸光,一掃四周,便明白了一切,不過,沒一會,他的眸子中,便涌出一道寒光。

這個機會,不容錯過。

“去!”他右手一揮,戮雄刀飛出,化成一道流光,自動的,擋住了金棍。

接着,空出來的右手,急速膨脹,化成麒麟臂,堅硬不可摧,一把握住了金易手中的金色戰劍。

至於身後的銅錘,沒有辦法了,只能硬抗了。

“去死。”他的左手,還是義無反顧的抓住了金易的頭顱,在那手心微扣的同時,有一蓬黑色的火焰,黝黑無比,噴了出來。

“死!”

錢不夠虎目大瞪,怒吼一聲,那左手手心的黑色火焰,便在衆人驚愕的目光中,自金易的天靈蓋衝入,下着下方灌去。

只聽見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那黑色火焰,太霸道了,金易竟直接被燒成了飛灰,從頭顱、到胸膛、再到下半身,都是消失了。

他被活生生的燒死了。

而就在這時,那把銅錘,以急速衝來,若一輛疾馳的大卡車,狠狠的撞在錢不夠的後背上。

‘咚’的一聲,他直接被砸飛了。

銅錘的力道也很強,錢不夠硬抗這麼一下,相當不好受,那嘴角都溢出了鮮血。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