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三十天……

她能見到洛琛的日子,竟然只有三十天了……

葉簡汐死死地掐著手心,指甲陷入肌膚,也沒察覺到任何的疼痛。

因為這點疼痛,不及心裡疼痛的萬分之一。

梁醫生微微的嘆氣,沒直接回答葉簡汐的話,只道:「慕太太,對不起。接下來的時間,你還是好好陪著慕先生吧,別留下遺憾。」

這是沒有可能的意思。

葉簡汐張了張嘴,想要說話。

可喉嚨里堵著什麼東西,讓她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堵了好一會兒,葉簡汐好不容易攢足力氣開口。

可話到嘴邊,一股腥甜的味道涌了上來。

她捂住嘴,嘔的一聲吐了出來。

鮮紅的顏色,在掌心暈染開來,刺目到了極點,葉簡汐看著那抹鮮紅,想要落淚。

餘生漫漫盼君歸 可怎麼也落不下一滴淚來。

或許這輩子的淚,已經流完了吧。

「簡汐……」

溫如意走到她跟前,視線落在她吐的那灘血上,聲音變了調。

「我沒事,我去看看阿琛。」

葉簡汐擦了把眼淚,起身要往病房走。

溫如意見抓住她的胳膊,說:「簡汐,你先讓梁醫生給你看下,你現在懷著孕,別那麼糟踐自己的身體,阿琛他不會想看到你這樣的。」

溫如意提及慕洛琛,聲音裡帶了一些哽咽。

她沒想到,慕洛琛的病情惡化的會那麼快速。

半年縮短到一個月……

不過才幾天的功夫,就縮短到了一個月……

這不只是要了慕洛琛的命,還是要了葉簡汐的命。

溫如意不敢大手,因為她怕自己一撒手,葉簡汐會躲到某個角落裡,想不開做出什麼傻事。

「如意。」

葉簡汐輕輕喚了她一聲,望著溫如意,抬手輕輕的握住溫如意的手,把她的手往下拉。

「你放心,只要阿琛還在一天,我絕不會做半點傻事。」

她現在只想去看看阿琛。

還剩下三十天……

每一分,每一秒,她都不想再跟他分開了……

葉簡汐話說完,將溫如意的手徹底的拉開,抬步跟著那些醫生和護士往ICU走。

溫如意站在原地許久,忽然出聲問一旁的梁醫生:「梁醫生,你看簡汐的身體,能撐的住嗎?」

梁醫生看了眼溫如意說,「溫小姐,葉小姐的身體,再這麼折騰下去,只怕很難撐到順利生產的那天。」

葉簡汐的情況,他們都看在眼裡。

以她對慕洛琛的在乎程度,接下來的事情,幾乎可以預見。

除非她自己能調整好心態,否則肚子里的兩個孩子,是絕對保不住的……

ICU病房。

葉簡汐走緊病房裡,護士和醫生剛把儀器安裝好。

見到她進來,那些人默不作聲的退出了房間,給兩人留下單獨相處的空間。

葉簡汐緩步走到床邊坐下,看著床上躺著的慕洛琛,心被無形的手,撕得粉碎。

慕洛琛微微的閉著眼睛,像是睡熟了。

可他的呼吸那麼微弱,微弱到幾乎感覺不到……

這讓她聯想到不好的字眼。

葉簡汐顫抖著手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臉側,感覺到他的體溫,她吊著的心,才稍稍的安穩了一些。

一個月……

三十天……

只剩下三十天了……

怎麼夠呢?

她還打算跟他走完接下來的一生的時光呢?

可他不聲不響的拋下她準備走了……

葉簡汐眼底慢慢的浸潤,充滿了無聲的傷痛。

天色漸漸變暗。

病房裡沒有開燈,慕洛琛的五官漸漸的隱沒在黑暗裡,葉簡汐無聲的陪著他,像是可以這樣,一直到地老天荒……

凌晨兩點多。

一直沉入昏迷中的慕洛琛微微動了下,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看到身邊坐著的葉簡汐,他沙啞著聲音叫了她一聲,「簡汐?」

葉簡汐聽到他的聲音,忙打開了壁燈。

橘黃色的燈光,瞬間充斥了整個房間,慕洛琛微微的抬了下手,遮擋住了眼睛。

過了一會兒,他才適應了光線的變化,「簡汐,幾點鐘了?」

「凌晨兩點了。」

葉簡汐用力的握住他的手,酸脹的眼睛通紅。

凌晨兩點了……

過了一天一夜了嗎?

手術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慕洛琛眼裡有剎那的空洞,但很快掩飾了起來:「梁醫生怎麼說?」

「他說……情況有些差。」

葉簡汐緩慢的回答。

慕洛琛的指尖微微顫抖了下,反手握住她的手又問,「有多差?還有幾天?」

葉簡汐眨了眨眼睛,淚落下,說不出最後的期限。

慕洛琛心底凝結了一層厚厚的冰。

因為他們都知道,此時此刻的沉默代表了什麼。

葉簡汐安靜了好一會兒,忽然說:「阿琛,我們還有機會的,一定可以找到合適的心臟,凌南晟能找到合適的心臟,我們也能找到……」

話到最後,她熱淚滾滾。

慕洛琛扯了扯嘴角,淡笑著說,「嗯,簡汐,沒到最後一刻,我們都不放棄。」

葉簡汐點了點頭:「我明天就讓人加大力度尋找合適的心臟。」

慕洛琛看著她滿面的淚痕,臉上依舊笑著說好。

可心裡一片荒蕪。

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他不能把太多的精力放在機會渺茫的尋找心臟上。

現在……

他不得不面對最後一件事了。

哪怕再怎麼不願意,他只能把簡汐託付給查理,只有他能全心全意的對待簡汐,把簡汐放在心上。

其他人,都不行……

哪怕是如意,天佑,也沒人能陪著簡汐走完餘下的一生。

簡汐,簡汐……

這輩子他不能陪著她走下去了,只希望有人能代替他好好的照顧她。

慕洛琛許久沒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葉簡汐。

那雙黑眸里的情緒,夾雜著千言萬語。

隔天。

慕洛琛給查理打了電話,讓他過來醫院這邊一趟。

查理來的時候,慕洛琛特地把葉簡汐支了出去。

查理走到病床前,望著慕洛琛說,「慕洛琛,你的情況,我已經聽醫生說了。」

「那想必你也知道,我只剩下一個月不到了。」

慕洛琛淡聲說。

查理艱難的點了點頭,「我已經知道了,你還有什麼事情需要交代的?只要你說到,我都會儘力做到。」

「我要的不多,查理,我只要你好好的對簡汐。 重生狂飆時代 天佑、天寶,你若是不喜歡,我可以安排把他們送給別人養,還有簡汐肚子里的寶寶……你若是不喜歡,我也可以讓她打掉,只要你好好的對她,照顧她一輩子,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替你安排好。」

「我思想沒那麼狹隘,天佑、天寶他們……都是簡汐的孩子,我會讓他們留在簡汐身邊,視如己出。慕洛琛,我會好好的對待簡汐的。」

「嗯,那就好……」

慕洛琛低聲說了一句,頓了一會兒又說,「查理先生,如果可以……我希望在我死之前,看到簡汐能跟你步入結婚的殿堂。」 查理聽到他的話,神色微動,讓慕洛琛親眼看到簡汐嫁給他,對慕洛琛和簡汐來說,無異於都是殘忍的。

可他明白,只有由慕洛琛安排這一切,簡汐才能心甘情願的跟他踏入婚姻的殿堂,對他也沒那麼多的怨恨。

查理不得不承認,慕洛琛思考的很深。

每一步計算精準的讓人心驚的同時,又忍不住心酸。

一個將死的人,彌留之際,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為另外一個人,殫精竭慮……

能有幾個人可以做到這一步呢?

「我可以答應,不過……簡汐那邊,我不知道她會不會答應。」

查理一動一動的站了大半個小時,緩聲說道。

「她會答應的。」

慕洛琛篤定道。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查理卻沒有半分開心,反而覺得胸口壓著一塊沉甸甸的石頭,怎麼也無法舒暢的呼吸。

「……那就沒什麼事情了。」

「謝謝你,Mr.Charley,具體的我會讓文達跟你商量。」

「好。」

簡單說了幾句話,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慕洛琛讓查理離開。

查理知道葉簡汐要回來了,也就沒再多停留。

跟慕洛琛道了聲別出了病房。

從病房裡出來,走沒多遠。

查理看到迎面走來的葉簡汐,停下了腳步。

原本想避開的,沒想到最後還是碰上了。

查理心裡微微的嘆息,藍眸靜靜的望著憔悴的葉簡汐,叫了她一聲:「簡汐。」

葉簡汐聽到他的聲音,遊離的思緒拉了回來。

抬眸看到是查理,勉強扯了扯唇角,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沒那麼沮喪。

「查理,好巧。」

「嗯,是挺巧的。」查理說了一句話,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你來醫院,是陪著朋友來的?」葉簡汐心不在焉的問。

查理遲了兩秒,說:「差不多,來看一位朋友。」

「哦……」

葉簡汐應了一聲,沒再繼續說下去。

查理深深的凝視著她,視線從她的頭髮上,移動到她蒼白的面上,再到她乾澀的唇瓣上……心底某塊地方忍不住的抽疼。

慕洛琛生病,簡汐的精神氣也一點點的被抽離了。

這樣的她還能撐多久呢?

他答應慕洛琛,不是出於同情,而是真的希望,能有一個人好好的照顧她。

哪怕作為慕洛琛的替代品出現,他也不介意。

「簡汐。」查理輕輕的喚了她一聲。

「嗯?」葉簡汐有些遲緩的看向他。

「無論發生怎樣的事情,都要好好照顧自己,不為你自己,也為那些在乎你的人。」

查理說。

葉簡汐先是一怔,而後點了點頭:「我會的。」

「嗯,那沒什麼事情,你去看慕洛琛吧,我先走了。」

「嗯。」

葉簡汐滿腦子都想著慕洛琛,也沒注意到查理的欲言又止,轉身匆匆的往病房的方向走。

站在原地,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

查理許久才收了目光,踱步向醫院外面。

葉簡汐走到病房前,放緩了步子,輕輕的往裡面走。

慕洛琛的眼帘微微的瞌著,面色平靜而安詳。

葉簡汐以為他在休息,拉開椅子,想要坐下,但剛拉了一下,慕洛琛忽然出聲,「簡汐。」

「我吵醒你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