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知道它們是怎麼冒出來的。」葉問龍苦笑道,他可不想當著這些怪形獸的面承認他發現了它們秘密之事。

他今天尋寶的時候偶然發現了這群白階獸的蹤跡,這也是他這麼多天以來在四層發現的第一批白階獸,而且竟然大部分怪形獸都是白階,這讓他大為好奇,便悄悄跟隨,發現它們竟然是進了一個小幻陣之中,他有小龍指導,便跟了進去,發現那裡竟然別有洞天。

他偷偷潛入,發現裡面竟然有一塊臉盆大小的乳#白色石頭,小龍興奮地告訴他,那是一塊靈乳石,其中蘊含著純潔的鐘靈之氣,這些怪形獸肯定是藉助這塊靈乳石晉陞到白階的,要不是因為受武塔空間規則限制,這些怪形獸早就出現黃階了。

葉問龍自是大喜,潛伏了半天,終於讓他逮到機會,偷了那塊靈乳石就溜,竟然沒有被發現。只是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些怪形獸竟然能夠找到他。 靈乳石是很好的煉器材料,鍛造體器之時加入少許,能夠增加體器的靈性,而加入了靈乳石的體器,與善武者的融合性會提高很多。除此之外,靈乳石對於修鍊者也能起到凈心凝神的作用,在其周圍修鍊,事半功倍,可以說是天地靈物的一種。

這些怪形獸是葉問龍從未見過的光魔獸種族,即便是在老野書架的那本物志之中也未有介紹,所以葉問龍也不知道這些怪形獸是什麼,不過他在跟蹤這些怪形獸的時候,曾經見過它們出手,一隻以防禦強悍著稱的黑階巔峰風甲獸遇到它們,出手的是一頭白階初級的怪形獸,一腳踏過去,那隻風甲獸當即碎裂開去,簡直是不堪一擊,那一幕讓葉問龍頗是震撼,要知道就算換成是他對上那隻風甲獸,一拳之下也只有那個效果,這種怪形獸的力量之大由此可見一斑。

「靈乳石交出來,我們的耐心很有限。」那頭白階巔峰的怪形獸對於多出一人並不在意,誠如葉問龍所見,它們戰鬥力極為強悍,兩個小小的敬愛階人類在它們的眼裡猶如螻蟻。

「我說沒有就沒有。」葉問龍自然不會交出靈乳石,聽了小龍的介紹之後,他也想到了曾看過關於靈乳石的記載,這種天地靈物可是無價之寶,既然他弄到了手,豈有交出去之理。

「既然如此,那你們統統都要死,殺了!」那怪形獸首領大怒,命令一下,一頭白階後期的怪形獸便即低吼一聲向葉問龍沖了過來,宛若一座移動的小山一般。

「小小白階,也想猖狂。」蘇若語似是有些惱怒,出來之後目光一直不敢與葉問龍對視,此時見那怪形獸攻來,她未等葉問龍出手,便已率先迎擊,嬌叱之中,身上劍氣橫拔,三尺青鋒颼地飛出,如閃電般地點刺在那頭怪形獸的腦門之上。

「叮」

宛若鐵釘釘鐵,三尺青鋒竟然被彈了回來,那白階後期的怪形獸額頭上只是出現了一道白痕,同時被磅礴的劍氣轟退而去,表面看起來卻是毫髮無損。

「好強悍的身體!」蘇若語心中暗凜,不過臉上毫無懼意,她順手一招,寶鋒回手,嬌軀踏進向那怪形獸殺去,與那白階後期的怪形獸斗在了一起。

她的機殺一式以速度見長,即便是葉問龍面對之時都差點兒應付不了,這怪形獸雖然力大無窮防禦力驚人,不過在速度上卻要差一些,這隻白階後期的怪形獸被蘇若語一劍又一劍的刺中,雖然不能傷其見血,身上卻也被斬出了一道道白痕,氣得它嗷嗷大叫。

沒辦法,蘇若語雖然破不了它的厚皮,但一樣的疼啊,每一劍刺到它,都象是針扎的一般,更讓它憋屈的是它根本碰不到蘇若語,完全是單方面的受虐。

「刺它要害試試,我就不信它們就沒有弱點。」葉問龍大聲道。

「叮叮」

蘇若語出劍快如閃電,很快便抓住一個破綻刺中了怪形獸的眼睛,然而這怪形獸也是反應很快,竟在中劍之前閉上了眼睛,蘇若語的劍仍然破不開它的眼皮。

「不用白費力氣,我們晶角族乃是天地間最強大的戰士,刀槍不入,豈是你們弱小的人類能夠傷到的?」那白階巔峰的怪形獸冷笑道。

「晶角族?」葉問龍皺了一下眉頭,並不回應,誰也不知道,此時葉問龍正與小龍交流著。

「哥哥,我想起來了,的確有晶角族,這是一種上古妖獸,它們是天生的戰士,皮粗肉厚,力大無窮,只不過晶角族雖然身體強悍,但成長的高度卻是受到很大的限制,能夠成長到九階就已經是頂峰了,而這些只不過是未入階的小角色。」小龍笑道。

「未入階的小角色?」葉問龍苦笑道:「未入階的小角色就這麼強悍,蘇若語的劍很銳利,此時已是發揮到鉤召階巔峰的實力,卻仍然破不開一頭白階後期晶角妖獸的身體,我想就算是我上去,只怕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哥哥,你可知道,為什麼晶角族的最強者只能到九階嗎?」小龍笑道。


「為什麼?」葉問龍沒有呵責它,小小滿足了一下它的虛榮心。

「自古以來,修鍊者就分為煉體和煉魂,有『煉體成神,煉魂成仙』的說法,其實這是一個誤區,沒有強大的靈魂,根本不可能成神,神仙神仙,神在仙之上,其實這是兩個境界,煉魂確可成仙,但仙者要想成神,卻必須得煉體,很多煉魂者都是到仙者境界之後才開始煉體。


「而煉體者若不煉魂,窮其一生也不可能成仙,更不用說成神,沒有強大的靈魂,是無法駕馭強大的身體的。這晶角族就是這樣一個煉體妖族,在凡間界,它們是天生的戰士,最強大的戰士,這個說法其實並不准確,因為這只是相對於煉體修士而言,對煉魂修士而言,晶角族根本就不是菜。」小龍笑道,

「這又是為什麼?」葉問龍奇道。

「因為晶角族雖然身體強悍,但靈魂卻極為脆弱,你看到它們額頭的金圈沒有,那是天地規則衍生用於保護它們的靈魂體的,不過這層防禦並不算強,若是遭受精神力的攻擊,以哥哥你現在的靈魂之力,最多兩三下便能夠破開其防禦。」小龍笑道,「這層保護一旦攻破,它們脆弱的靈魂便不堪一擊,靈魂破碎,唯有死亡一途,哥哥,你這回可是大發了,晶角一族體內都會衍生一種叫做晶黃的妖晶,這是煉體的好材料啊,比那永恆之水還要好得多,你若是能夠獲得大量的晶黃,達到s等指日可待。」

「還有這等好事?不過我不會精神力攻擊啊!」葉問龍且喜且憂。

「你的冰眼凝眸不就是精神攻擊技?」小龍鄙夷地道:「真是的,連自己的能力都不了解,我真為你感到臉紅。」

「……」葉問龍第一次感到臉紅,無語之極。

萬界之老祖升級系統 。」小龍道。

「我知道怎麼做了。」葉問龍笑道。

一直低頭「沉思」的葉問龍終於抬起頭來,不理還在與那頭白階後期激戰的蘇若語,看著那頭白階巔峰的晶角妖獸首領笑道:「可敢跟我的一賭?」

晶角妖獸首領冷笑道:「你只不過是一個弱小的敬愛階人類而已,有什麼資格跟我們偉大的晶角族打賭,小子,別想跟我玩什麼花樣,識趣的馬上交出靈乳石,我可以讓你們兩個活一個。不要想著逃跑,我們或許速度比不上你們,但是比耐力,十個你們都比不過,我們能夠追到你們精疲力盡。」

「若語你退下。」葉問龍淡然一笑喊道。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光魔獸,那一身皮,比牛皮還要堅韌百倍。」蘇若語到是聽他的話,飛身而退,粉頰微紅,有些氣喘,初具規模的兩峰微微起伏,到是惹得葉問龍多看了幾眼,腦子裡不禁浮現出先前她突然轉過身時看到的一幕來,心中不禁一盪。

蘇若語本來已經有些淡忘那事,被他這一盯,哪裡還不知道他的想法,惱羞成怒之下,一腳便是踩了下去,葉問龍「哎喲」一聲直跳了起來。不過看著她的氣乎乎的樣子,他又偏偏發作不得,心道虧大發了虧大發了,早知道用精神意識掃描偷看個夠了。

「小子,別想玩什麼花樣,靈乳石交出來,不然你們全都得死。」那晶角族首領看到兩人竟然在那裡打情罵俏,似乎無視它們一樣,不禁勃然大怒。

葉問龍不屑地笑道:「我們要想跑,你們要想追上也難。」

說罷,他腳踏月光步,刷地便掠出數百米外,在晶角族首領大驚想要下令追的時候,葉問龍又一個閃身返回了原地,笑道:「以我這樣的速度要逃的話,閣下認為能追得上么?你要麼就跟我打賭,要麼我們逃你們追,嘿嘿,就算你們耐力再好,想要追上我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那晶角族首領皺了一下眉,旋即果斷地道:「好,你說說怎麼賭法。」

葉問龍笑道:「這才上路嘛,賭法很簡單,就賭你們十個打我一個都打不過我。」

「哈哈,這人類腦子進水了嗎,他以為他是誰啊,黃階嗎,十個打他一個,我一個就能收拾下他。」

「只怕是剛偷看了那母人類洗澡了,腦子不正常。」

「族長不用理他,我一人便能摞倒他,哪用跟他賭這個。」

一群晶角妖獸不屑地哈哈大笑起來,不過不知道是哪一頭猜的賊准,竟然猜到葉問龍剛剛看了蘇若語洗澡,弄得她惱羞不已,狠狠地瞪了葉問龍一眼,若不是面臨大敵,她只怕又要發飆了,不過她聽到葉問龍的狂妄之語,心中也是不信,葉問龍就算此時的實力比她強一些,也絕對不可能力壓十頭晶角妖獸。

那晶角妖獸首領也是一愣,心道這傢伙估計腦子真有問題,敬愛階三#級而已,竟然想要挑戰十個偉大的白階晶角妖獸,真是不自量力到了極.點,銅鈴大眼圓瞪著他道:「卑微的人類小子,你確定你剛才沒有說錯?」 葉問龍淡然道:「道我已經劃了,就看你們敢不敢接下,我贏了,你放我們走,我輸了,靈乳石我幫你們找回來。」

他可沒有傻到自暴靈乳石在自己身上,而且他已將靈乳石收進龍蓮空間之中,他相信沒有任何人能夠查探得到他的龍蓮空間。晶角族之所以能夠找得到他,估計是他收取靈乳石的時候身上還沾著靈乳石的氣息,這些晶角妖獸長期在靈乳石周圍修鍊,對這種氣息有著超強的感知並不奇怪。

「好吧,既然你想被虐,我就滿足你的要求。」晶角妖獸首領答應道,心中卻是冷笑不已,十打一,就算你速度再快,也不可能逃得出我晶角族十個強大戰士的圍攻,到時候就算你想逃也逃不掉。

「你行不行啊?」蘇若語頗是擔心地道。

「我怎麼不行啦,要不你試試?」葉問龍很無語,這妹子也真是的,怎麼能問一個男人行不行,這不是犯禁忌嗎?

蘇若語哪裡有他想的那麼齷齪,不過看到他灼熱的目光,也知道這傢伙肯定又在捉摸什麼壞事,有著先前的尷尬,她也懶得再問,頭扭過一邊,乾脆不理他。

十頭白階晶角妖獸很快被那頭晶角妖獸首領派了出來,晶角妖獸首領雖然不相信葉問龍能一打十,不過對這一戰他還是給予了極大的重視,畢竟他也怕葉問龍在搞什麼陰謀詭計,萬一讓他逃了,它們去哪找靈乳石去。所以這十頭白階晶角妖獸的陣營是極其強大的,三頭白階初期,三頭白階中期,三頭白階後期和一頭白階巔峰。

看到這樣的陣營,蘇若語的俏臉不禁微微變色,以晶角妖獸的強悍身體,就算是她處在黃階的修為,對上這麼一群彷彿有著金剛之身的傢伙,要贏它們也有一定的難度,葉問龍能拿贏得了它們?打死她也不信,不過她又開始有些擔心起葉問龍來,心想這傢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別三兩人被踩死了才好。

尤其是看到葉問龍竟然連曜鐵劍都沒有祭出,她心中更是擔憂不已。

十頭晶角妖獸很快就將葉問龍圍在了中間,身上同時在迸發出強大的氣息,十股氣息凝而成形,宛若一個鐵桶一般,而後狠狠地向站在中間的葉問龍碾壓而去。

「哈哈,你們不是號稱最強大的戰士嗎,敢不敢每人接我一拳?」面對能夠把一個鉤召階巔峰強者壓扁的氣勢,葉問龍卻是宛若未察,全身善力迸涌,頭髮都是揚飛而起,臉上露出了極其狂妄之色。

「真是狂妄,就你那小拳頭,給我撓痒痒我還嫌輕,有何不敢?」一頭中期的晶角妖獸未待領頭的那頭白階巔峰晶角妖獸說話便即冷笑道。

「哈哈,你就先接我一拳!」葉問龍哈哈大笑中,如豹子般狂奔而前,一記十字絞,「嚯」,大喝聲中,拳頭帶著絞殺的力量狠狠砸在那頭白階中期晶角妖獸的頭上。

「砰」

那頭白階中期晶角妖獸硬受了他一拳,龐大的身軀紋絲未動,甚至是連頭都沒有晃一下,反而葉問龍被震得倒退了數步,誰也沒有看到,葉問龍在拳頭落下之前,兩眼之中一前一後有兩道冰冷的光芒射出沒入那頭白階中期的晶角妖獸額頭金圈之中,其中傳來了靈魂絞碎的聲音,但卻很是巧妙地被他的喝聲和那一拳擊打晶角妖獸頭部的聲音掩蓋住了。


而幾乎是瞬間,這頭白階中期的晶角妖獸兩眼瞳孔潰散,生機消逝,甚至是連臨死前的慘叫都沒有。

「哈哈哈,笑死人了,就他這樣的力量,的確是給我們撓痒痒都嫌輕,還妄言一個打我們十個,老大,有些不好意思啊!」一頭圍攻的白階後期晶角妖獸大笑道。


「不許笑,我就不信不能擊退你們!」葉問龍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身形暴閃到這頭後期的晶角妖獸面前,同樣的大喝一聲一拳打在它的頭上,同樣的被震退。

「哈哈哈哈,這人類真是白痴啊,這樣的實力也敢挑戰我們十大晶角戰士。」

「自不量力。」

「這叫無知者無畏。」

其餘晶角妖獸大笑不止,甚至連身上的氣息也消去了不少,連著對他的戒心也鬆了下來,葉問龍這樣的拳勁,連它們的毛都傷不到一根,更不用說能威脅到它們了,至此沒有人再把葉問龍一挑十當一回事。

「我就不信那個邪,你們每一頭都能擋得住我連後退都不後退一步。」葉問龍似乎因為無功而返以及它們的譏諷而憤怒了,象是發了瘋一般,穿梭在群獸之間,砰,砰,砰,砰,砰,砰,砰,砰,連著七聲喝聲,葉問龍只在頃刻之間便又拳轟了七頭晶角妖獸,大有不到黃河不死心的堅韌。

「好像哪裡不對……」看到葉問龍一拳砸向它,那一頭參與圍攻的白階巔峰晶角妖獸感覺到有些詭異,一時間又想不出詭異在哪,目光不禁向參與圍攻的晶角妖獸掃去,心中登時駭然,兩隻前腳一蹬,急速後退而去。

「晚了!」葉問龍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那麼一拳拳勁陡然大漲,大喝道:「死!」

「砰!」

這一拳仍然是擊在了這頭白階巔峰的晶角妖獸頭上,但是這一拳的結果與前面九拳完全不同,磅礴的拳力將這頭白階巔峰的晶角妖獸掀飛而起,龐大的身軀如一座小山般翻滾出數十米外,將地面都是滾出坑坑窪窪來。

「老大,他……」

「再吃我一拳!」

「嘭」

最後這頭白階巔峰的晶角妖獸受了葉問龍兩記冰眼凝眸的攻擊竟然還沒有死,滾動一停下它便想提醒首領,然而葉問龍哪會給它機會,腳踏月光步閃電般撲至,又一拳砸到它的頭上,兩道冰眼凝眸的攻擊隨之而至,這頭晶角妖獸靈魂登時被絞得粉碎,聲音戛然而止。

葉問龍的最後一拳威力極大,一拳下去,竟是將這頭龐大的晶角妖獸砸進地面一小半,宛若鑲嵌進了大地之中一樣。

「哈哈哈,不堪一擊啊不堪一擊,早知道你們這麼弱,我剛才幹脆一挑二十得了。」葉問龍一副小人得志的狂妄之樣,慢慢地向餘下的晶角妖獸走去,因為他已看到那晶角妖獸首領似乎已有所察覺,其餘的晶角妖獸更是蠢蠢欲動,想要衝過來。

他連發二十二道冰眼凝眸精神力攻擊,已是有些頭暈目眩的感覺,腦海中魂珠顏色變得黯淡了不少,他估摸著自己最多還能夠再殺三到五頭晶角妖獸,聽過小龍對晶黃的介紹,他本著多獲一顆就一顆的原則,那是一顆也不想放過的。

「嘭」

被葉問龍打中的第一頭晶角妖獸突然倒了下去,緊接著是第二頭第三頭……然而葉問龍卻是在第一頭倒下之時,步法施展到極致,向最近的一頭晶角妖獸撲去,兩道冰眼凝眸悄無聲息地沒入其額頭的金圈,嚓嚓聲中,又一頭晶角妖獸被他絞碎靈魂而亡。

「靈魂攻擊?他是煉魂修士,快跑——」那頭白階巔峰的晶角妖獸終於知道是什麼回事,怒吼聲中,率先轉身飛逃。

「哈哈,要跑也要再留下幾頭,若語幫我攔住一頭。」葉問龍早就算計到它們一旦發現自己的秘密肯定沒有膽量再留下,誰會想到其實自己的靈魂攻擊已經施展不了幾次。

葉問龍狂笑聲中閃電般掠出,擋在三頭晶角妖獸面前,也來不及施展冰眼凝眸,砰砰砰砸出三拳,將準備逃亡的三頭晶角妖獸轟回了原地。

蘇若語看到剛才與葉問龍交戰的十頭晶角妖獸全都倒斃在地,哪還反應不過來,葉問龍截下三頭妖獸,她也是以最快的速度撲了過去截住一頭,寶劍祭出不斷的攻擊,將那頭晶角妖獸不斷的逼回。

這幾隻晶角妖獸聽到首領的提醒后也已知道葉問龍的厲害,對他都已有所防備,都是盡量不讓額頭的金圈面對葉問龍的眼睛。只不過它們都是嚇破了膽,更沒有捨己為人的精神,只是一心想要逃亡,反而給葉問龍帶來了機會,片刻之後其中的兩頭被他靈魂斬殺,另一頭卻是三頭白階巔峰的其中一頭,中了葉問龍的一記冰眼凝眸之後還是讓它逃走了。

葉問龍也是感覺到自己最多還能施展三次冰眼凝眸,就算追上,在其有防備的情況下不一定就能斬殺它,只得無奈放棄,轉而撲向被蘇若語截下的那頭,有著蘇若語的牽制,這頭白階中期的晶角妖獸很輕易地被葉問龍兩記冰眼凝眸絞殺而亡。

只是,隨著這頭晶角妖獸的轟然倒地,葉問龍也是一陣天眩地轉,撲通一聲向下倒去。

「葉大哥——」

蘇若語本處於興奮之中,正想問葉問龍怎麼做到的,卻是突然看到他向下倒去,驚呼一聲衝上前去將他抱了起來,焦急地道:「你怎麼了?」

再次躺在她溫軟的懷裡,葉問龍笑得很燦爛:「沒什麼,就是虛弱了。」

他是靈魂的虛脫,這比身體的虛脫還要嚴重得多。

「怎麼才能幫到你?」蘇若語擔心地道。

「什麼也不用做,你的懷抱就是最好的恢復聖葯。」葉問龍心情大好,忍不住調戲她道。

「小混蛋,你想得美!」蘇若語突然將他丟下不再理他。 葉問龍也不以為意,呵呵一笑,聞了一下她身上的香味,似乎還真精神了不少,盤膝而坐,開始修鍊神龍第一訣的太初九式前三式恢復靈魂之力,蘇若語倒是沒有打擾他。

神龍十八訣也當真神奇,葉問龍抽空的靈魂之力,竟然就在他將太初九式前三式連續修鍊十多遍后便已恢復了七#八成,不過要想完全恢復卻沒有那麼容易,葉問龍一直修鍊了前三式一百遍,才勉強恢復到九成,他問了小龍,才知道這並不是壞事,是凝鍊靈魂的必然過程,一旦他恢復到十成,那麼他的靈魂便更加凝鍊一些。


一個多小時后,葉問龍終於是停止了修鍊。

「葉大哥,這些晶角獸的屍體怎麼處理?」蘇若語見葉問龍站了起來便問道,臉色平靜,似乎早就忘了先前葉問龍調戲她的事。不過葉問龍修鍊恢復期間,她倒是很小心地替他護法。

「當然是開顱取寶了。」葉問龍笑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