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寒琛,只要有你在我身邊,我就沒有正常的生活,我真的錯了,我以為只要你陪在我身邊,一切都能好,可是現在我發現,好不了,我要離開,我要讓你徹底從我的生命中消失!」

不知哪來的力氣,吳語熙狠狠的將顧寒琛推開。

吳語熙連滾帶爬的下了床。

顧寒琛追得上去,「語熙,別這樣。」

吳語熙舉起花瓶狠狠砸在地上,然後用碎片抵著自己的脖子大動脈,不要過來,「要不然我死給你看!」

「不要!」顧寒琛抬起手,「別這樣,你冷靜一點,不要傷害自己。」

「我要離開這裡,我不想再看到你!」吳語熙轉身跑出了房間。

顧寒琛立刻追了上去攔住她。

吳語熙剛下樓便被幾個保鏢攔住去路,她被團團圍住。

吳語熙緊緊攥著手裡的碎片抵著脖子,脖子上被碎片劃出了一個血痕,越來越深,「你們不要過來,不準攔著我,要不然我死給你們看!」

「把碎片放下,不要這樣,別傷害你自己!」顧寒琛盡量讓自己的語調溫柔,「放下好不好?我們有話好好說。」

「哈哈哈哈!」吳語熙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我不想再說了,我好累。顧寒琛,你的一巴掌讓我徹底看清了一切,讓開!」

她幾乎用盡全力尖叫,用碎片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割了一下。

「不!」顧寒琛吼道,「全都讓開,讓她出去!」

他害怕語熙傷害自己,怕隨時會切斷她的大動脈。

保鏢們只能讓開一條道,讓吳語熙出去。

吳語熙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別墅,她衝進了一輛車裡,然後開車離開。

「語熙!」顧寒琛追了兩步,可是根本就追不上,於是也上了另一輛車,開車追了過去。

顧寒琛打語熙的電話,可是打不通,語熙的手機肯定沒帶在身上,他焦急不已,立刻打給了交警隊的人,讓他們攔住語熙的車。

可是警車攔截,吳語熙更加激動了,超速闖紅燈,行為越來越劇烈,甚至直接撞破攔截屏障。

警車也不敢貿然將車橫在前面攔截,因為吳語熙真的會撞上去,到時候會車毀人亡。

顧寒琛很後悔,語熙現在情緒正是激動的時候,他不應該刺激她。

幾輛車在路上瘋狂飆速,吳語熙將油門踩到了底。

在路上,遇到了不少碰撞,可是吳語熙還是瘋狂的往前開,而顧寒琛和幾輛警車就在後面追逐,有不少路段都因為吳語熙的飆車,而出了一些事故,雖然沒有人傷亡,可是卻造成了堵車。 追逐了很長一段時間,終於,幾輛車到了車流量較少的路段,可是越開越偏僻。

顧寒琛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吳語熙將車開到一個環形的山脈地段,旁邊就是懸崖,雖然有護欄,可是按照語熙這樣激動的開法,要是一不小心一定會車毀人亡的。

「顧先生,你不能再開這麼快了,這裡很危險。」警方警告道。

可是顧寒琛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他沒有辦法跟語熙溝通,只能在後面緊緊跟著她。

前面有一個急轉彎,顧寒琛臉色慘白,這麼快的車速,在那個地方很容易發生事故,那裡也出了很多場車禍。

「語熙,你千萬不要做傻事。」

然後,顧寒琛最擔心的事情還是還是發生了。

吳語熙到了急轉彎的地方,依然沒減速,而是瘋狂的打方向盤,最後車失去控制,撞在撞護欄之後,掉了下去!

緊接著,後面傳來幾輛車緊急剎車的聲音。

顧寒琛下車往護欄邊衝去,「語熙!!」

「顧先生。」幾個警察,立刻衝上去攔住他,「顧先生這裡很危險,護欄已經被撞翻了,人很容易掉下去。」

「語熙!語熙!」顧寒琛的情緒十分激動,望著深不見底的懸崖,如果不是有人攔著,他下一秒差一點跳了下去!

警察拿出對講機說道,「環山1號路大轉彎處,有車掉下懸崖,需要緊急支援。」

……

48個小時之後。

顧寒琛整個人憔悴不已。

「顧先生,你已經兩天兩夜沒合眼了,還是休息一會兒吧。」顧寒琛此刻眼圈都是鐵青的,人似乎瘦了一大圈,不吃不喝,就這樣兩天兩夜,連覺也不睡。

自從吳小姐出事之後,他就這樣,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走出來。

吳語熙的車掉下懸崖之後,救援團隊進行了緊急救援,下面是湍急的河流,救援工作難度很大,最後他們找到了掉下去的那輛車。

等那輛車找到的時候,車幾乎都已經變形,車窗和擋風玻璃全都已經碎裂,車門都已經歪了,但是沒有發現吳語熙的蹤影,初步推斷可能是車掉下來的時候撞到了堅硬的地方,車窗玻璃和擋風玻璃碎裂,而吳語熙從車裡掉了出去,被水沖走,現在不知是死是活。

這裡的水很深,水流急促,被沖走,尤其是一個弱女子,生還的幾率是很小的。

顧寒琛發了瘋似的找她,為了找她,甚至親自在湍急的河流中尋找她的蹤跡,還受了傷,差點被河水捲走。

無論是顧寒琛的下屬,還是官方的救援人員,都在告訴顧寒琛,讓他做好心理準備,因為吳語熙很可能已經死了,並且找到屍體的幾率很小,因為在那樣的環境下,她的身體被沖走,河流之下還有食人魚。

救援的黃金時間已經過去,剩下的就只能祈求上天了,看有沒有奇迹,然而,奇迹這種東西之所以稱為奇迹,是因為幾乎沒有。

終於在第3天,第4天,顧寒琛開始漸漸絕望,到了第5天,第6天,第7天,他支撐不住,暈了過去,被送進了醫院。

……

「語熙……語熙……」顧寒琛緊閉著雙眸,嘴裡不停的喚著一個名字,這一次不是喚阮阮,而是語熙。

只可惜,他喚的人再也聽不到這兩個字了。

「阿琛,你怎麼樣了?快醒醒。」胡忻在一旁焦急的望著他,一臉的擔憂。

顧寒琛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女人。

他微微皺了皺眉。

「阿琛你終於醒了,嚇死我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顧寒琛的眼前全都是語熙的車掉下懸崖的畫面。

「語熙……」他強撐著從床上坐了起來,「來人,來人!」

很快,保鏢走了進來,「顧先生,怎麼了?」

「語熙怎麼樣了?」顧寒琛立刻問。

保鏢低著頭說道,「還沒有找到。」

「廢物,一群廢物,為什麼找不到?我要見人死要見屍!不,我要見活人!」

「你冷靜一點。」胡忻忙安慰道,「你別著急,她一定會吉人自有天相的,是會沒事的,你先顧好自己的身體,要不然怎麼繼續尋找她呢!」

「你怎麼會在這裡?誰讓你進來的?」

胡忻心頭一顫,「啊,我……」

「你們這群廢物,為什麼要放她進來?」

重生之萌寶來襲 保鏢心頭一驚,連忙說,「對不起顧先生,我馬上請她出去。」

保鏢來到胡忻身邊,「胡小姐請你離開。」

胡忻震驚不已,「阿琛,我得知你出事了,我飯都沒吃就趕來看你,一直在你身邊照顧你,你就這樣對我嗎?怎麼說我們以前是那麼的相愛,現在你見我就像見仇人一樣嗎?」

「滾!」顧寒琛幾乎是吼出聲。

胡忻嚇了一跳,連連後退了幾步,強忍著眼淚,「好,我滾,我滾就是了!是我蠢,眼巴巴的跑來看你,自找沒趣。」

說完,胡忻哭著跑了出去。

……

離開醫院之後,胡忻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剛剛臉上的傷心此刻已經消失不見,她冷哼了一聲,有些得意,哼著歌上了自己的車。

吳語熙這個蠢女人,聽了自己幾句挑唆,就要去殺唐斯凱伊,只可惜啊,那個蠢女人沒有得手,不過現在,她自己倒是開車翻下了懸崖死了。

還真是個意外驚喜呢!

顧寒琛,我得不到你,我也不會讓別的女人得到你!

胡忻正準備開車走,正在這時,她的手機響了。

她拿起手機接通,「喂。」

手機那頭不知說了些什麼,胡忻眉頭微皺,有些膽怯,「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胡忻穿著一身妖媚的紅裙,化了一個精緻的妝容,噴上最昂貴的香水,漂漂亮亮的來到了一棟別墅。

沒想到百里逸居然要見她,她心裡還真是有點緊張呢,想以最好的姿態出現在這個男人面前。

如果能夠再成為他的女人,就好了。

「胡小姐,百里先生在陽台上等你,你上去吧。」

連河面無表情的彙報。

胡忻微微一笑,然後優雅的走了上去,她在這裡似乎輕車熟路,直接來到了陽台。

微風吹拂,十分舒適,不過卻有一些涼意。

胡忻穿的比較少,也很性感,她小心翼翼的來到男人生后。

「百里先生。」

百里逸手中端著紅酒杯望著遠方的風景,聽到女人的聲音,開口,「你來了。」

說著,百里逸轉過身,端起了桌上另一杯準備好的紅酒遞給了她,「最近辛苦了。」

胡忻聽到百里逸誇她,有些激動,她說,「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

「是嗎?看來你做的不錯。」百里逸舉起紅酒杯。

胡忻上前與他碰杯,抿了一口紅酒,臉色早就已經紅潤不已,「你叫我來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就是想跟你聊聊天。」

胡忻心頭一驚,有些竊喜,百里逸居然想跟她聊天。

只聽百里逸接著說道,「我知道你的過去,你和顧寒琛是初戀,你們以前感情很好,只可惜後來你們分手了,你拋棄了他。」 胡忻垂下眸,眼底閃過一絲失落,「我只是想要自己的生活而已,我沒什麼錯。」

「我沒有說你有錯。」百里逸淡淡道,「據我所知,他當時也瞞著你他的真實身份,既然這樣,他又憑什麼要求你對他百分百的忠貞呢。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之常情,所以你的確沒什麼錯。」

聽到百里逸這麼一說,胡忻心裡開心不已,「謝謝你可以這麼說。」

胡忻對他是很著迷的,遇到這個男的第一眼就是這樣,他那樣的沉著穩重,有一股捉摸不透的,深邃,就像一幅古畫一樣,想讓她去探索,可是她卻怎麼也看不到最深沉的秘密,於是有一股好奇就勾著她,想要不停的靠近這個男人,但卻害怕,他就是有這樣的魅力。

「看來你很喜歡聽我說好話。」

人們還真是喜歡那些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胡忻解釋道,「只是都覺得當初是我背叛了顧寒琛,我承認這一點,但是他也騙我,讓我所有人都覺得他是個窮小子,他對我都沒有付出百分百的真誠。」

「好了,以前的事都過去了,人要往前看。你的生活中,存在很多選擇,有一少部分,你選擇的的確對了。」

「一少部分,聽到這個幾個字,胡忻心頭一驚,你這是什麼意思?

「胡忻,你不笨,一開始的你也不壞,只可惜,這個骯髒的社會能夠把每一個好人變成壞人,把純潔變成骯髒,誰也不會例外,所以你因為妒忌吳語熙,就讓綁匪強姦了她,你因為妒忌童阮阮就挑唆吳語熙仇恨她,吳語熙用刀刺向童阮阮,肯定讓你很興奮吧。」

胡忻臉色一僵,百里逸明明是微笑著跟她說這番話,可是她心裡卻心驚膽戰。

童阮阮?是唐斯凱伊?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在為你做事,我都是聽你的吩咐。」

「聽我的吩咐?我有讓誰強.奸吳語熙嗎?我有讓你挑唆吳語熙,去捅童阮阮一刀嗎?

「……」

胡忻的臉色充滿了恐慌,「對不起,可是……我跟她們有私人恩怨,所以才這樣的,但是我並沒有影響你的計劃呀,你所說的我都認真的執行,我沒有影響到你。」

「是嗎?你還是這麼自以為是,當初你自以為是的懷上我的孩子,覺得我會離婚娶你,現在又自以為是的,做這些小動作。你知道為什麼我容忍你到現在嗎?」

胡忻的額頭開始冒出冷汗,震驚的望著他。

百里逸接著說,「因為你肚子里懷過我的孩子,而我殺了他,所以我在容忍你。但是不代表我可以一直容忍你。讓人強姦吳語熙,我不是特別在乎,可我很不滿你對我的命令添油加醋,但是也不是不能原諒,只可惜,你又把主意打到童阮阮的頭上,導致吳語熙捅了她一刀,差點殺了她,我是不是從來都沒有告訴你,童阮阮是我喜歡的女人?」

「……」

吳語熙如遭雷擊,震驚不已,「你說什麼?怎麼可能?你喜歡她,你在開玩笑嗎?」

「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百里逸面無表情,此刻無比認真,但也陰冷。

「為什麼你會喜歡她?論美貌她也不過如此,論身份,她是慕淵臨的女人,還生過兩個孩子,她對你不會有任何幫助,你怎麼會喜歡她?」

「怎麼?如果我喜歡你,就不覺得奇怪了對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她只是太吃驚了。

是千算萬算沒有算到百里逸居然喜歡那個女人。

她挑唆吳語熙仇視凱伊,是因為阿琛喜歡凱伊,所以,才這麼做的,她沒有想到百里逸居然……

那個女人到底有什麼魅力?居然有這麼多優秀的男人對她念念不忘,就連百里逸也喜歡,她不敢相信這件事情。

「我可以告訴你,我為什麼喜歡她。」百里逸一步一步靠近她,俯下身在她耳邊吐著炙熱的氣息,喃喃道,「因為……」

他在胡忻耳邊說了一番話。

胡忻聽完之後,錯愕的望著他,「怎麼可能?不可能的……」

百里逸淡淡的揚起唇,「怎麼,你不相信我?你覺得你有什麼值得我欺騙的?」

「……」胡忻瞬間語塞。

「百里逸接著說,「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些?我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只告訴過你。」

胡忻不解道,「為什麼?」

「因為一個死人,是不會將這些話告訴第三方的。」

胡忻的腦子一瞬間嗡的一聲,彷彿被炸開,「你說什麼,死人……」

話剛落音,突然間,胡忻感覺自己的胸口傳來一陣絞痛,口腔里瞬間湧出一股血腥味。

噗的一聲,她吐了一口血,眼前開始變得模糊,內臟就像被火燒一樣疼痛。

她看了眼自己手裡的酒杯,瞬間覺得不對,立刻將酒杯扔在地上,「你對我做了什麼?」

百里逸冷冷的盯著她,「沒什麼,就是把你毒死而已。」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噗通,胡忻倒在了地上,渾身痛苦地抽搐。

百里逸走上前,居高臨下的望著她,「因為我對你的忍耐到了極限,因為你差點害死我未來的妻子,我看上的女人,沒人可以傷害她。」

胡忻嘴裡不停的吐著血,此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抬起手,顫抖的想要抓住點什麼。

百里逸放下手裡的酒杯,蹲下身來,握住了胡忻的手,這一刻他難得溫柔,「這個骯髒的社會,把每個人都變成了魔鬼,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人,都只不過是黑暗世界里的寄生蟲而已,有趣的是,這個社會之所以骯髒,也是因為人們把它變得骯髒,所以我給你解脫了,是不是很開心?」

胡忻的身子最後抽了一下,然後身子一動不動,徹底沒了氣息,眼睛還在睜著,可是卻已經失去了活力。

百里逸輕輕嘆了一口氣,放下她的手,然後將胡忻的眼睛合上。

他緩緩的站起身,攏了攏自己的西裝,「來人。」

連河走了過來,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先生,怎麼處置?」

百里逸說,「把她送回她家裡吧。」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