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嫂,你放開我!」天佑扯開郭嫂的手,蹬蹬的跑到葉簡汐和慕洛琛跟前,然後展開雙臂,對著慕洛琛喊:「臭爸爸,不許欺負媽媽!」

「天佑,你給我讓開,我沒有欺負你媽媽!」

慕洛琛咬牙,怒氣噴薄而出,恨不得把天佑扔到一邊去。

這個臭小子,哪隻眼睛看到他欺負簡汐了?

「我不!」天佑沒讓步,抱住葉簡汐說,「媽媽,你別怕,有我在,不會讓爸爸欺負你的!」

幾乎處於癲狂的葉簡汐,聽到他稚嫩的話,心,彷彿被針給扎了一下,疼得無法呼吸。

滾燙的的熱淚順著眼眶湧出,她猛地抱住天佑,顫著聲音說:「佑佑,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沒把寶寶救回來,還害了自己……」

餘下的話,葉簡汐沒說,只是緊緊地抱著天佑,瘋狂的流著眼淚。

天佑見她哭了,眼圈也泛了紅,「媽媽不哭,我跟爸爸一起去救寶寶,一起保護媽媽和寶寶。」

葉簡汐搖了搖頭,「不……沒用了……」

她已經不幹凈了,還有什麼資格做洛琛的妻子,做他們的母親?

慕洛琛在旁邊看了一會兒,忍不住上前,放緩了聲音說:「簡汐,你跟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就是他這句話,像是刺激到了簡汐。

她忽然推開了天佑,抱住自己的腦袋,臉色蒼白的,渾身顫抖的喃喃:「不,洛琛,別問我,求求你,別問我。」

「簡汐。」

「媽媽。」

一大一小兩個人同時抓住葉簡汐的胳膊,想讓她冷靜下來。可在他們碰到她的那一刻,葉簡汐像是觸了電一般,暴跳了起來,一腳踩在沙發上,往通向後院的門口沖。

「攔住她!」

慕洛琛抓住了往後傾倒的天佑,同時朝著周文達暴喝。

周文達立刻去追葉簡汐,在門口的時候,扣住了她一隻胳膊,「少奶奶,你別鬧了,跟我回去。」

「別碰我!」

葉簡汐嘶啞著喊出聲,重重的推了周文達一下。

周文達根本沒想到,她忽然變得這麼大力,一時不防竟然被推得踉蹌了下。

趁著這短短的幾秒時間,葉簡汐掙脫了他的桎梏,沒命的朝著外面跑。

周文達立刻追出去。

可眨眼之間,葉簡汐就消失在了走廊里。

周文達沒敢耽擱時間,拿出對講機,讓警衛出動,到後院這邊搜尋葉簡汐。

……

慕洛琛把天佑和妞妞交給郭嫂,追出來,看到只有周文達,暴跳如雷的問:「簡汐呢?」

「我追出來,少奶奶就不見了,現在已經通知了所有的警衛和傭人一起去找了。」

周文達邊跑邊回答。

慕洛琛低咒了聲,不再管周文達,自己到附近去找葉簡汐的蹤影。

從後院一寸一寸的搜索,到安家最大的假山那邊,慕洛琛忽然聽到了輕微的悉悉索索的聲音。

他腳下頓了頓,朝著那邊走了過去。

那聲音忽然消失不見,彷彿只是風吹過樹葉,發出的聲音。

可慕洛琛知道不是,因為這會兒根本沒風刮過。

他屏住呼吸,朝著那個角落走過去。

一步……

兩步……三步……

最後看到一抹亞麻色的衣角,迅速的跑過去,堵住了所有可能出逃的方向。

躲在假山堆里的葉簡汐,被突然出現的他,嚇了一跳,本能的轉身想跑。

然而,下一刻……

慕洛琛伸出長臂,將她撈到了自己的懷裡,低啞著聲音說:「簡汐,別再躲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跟你一起渡過。別再躲我了,好不好?」

葉簡汐脊背一僵,緩緩地低下頭,有熱熱的眼淚,滾到了他青筋暴起的手背上。 心,猛地被刺了下。

慕洛琛手上加大了力道,扳著她的身體,強制她面向自己:「簡汐,不怕,已經回到家了。我們共同面對,不怕的……」

他的話那麼動聽,讓人忍不住的被蠱惑。

葉簡汐淚眼婆娑的望著他漆黑的眸子,好一會兒,唇瓣顫抖著,像是要開口說話。可嘴巴剛張開,腦子裡快速的閃過一些凌亂的畫面,她剛平復下來的臉色驟然變化。

有那麼一瞬間,她幾乎按捺不住心裡的衝動,想把他推開,然後找一個安靜的地方,了結了自己!

葉簡汐重重的吸了幾口氣,壓下心頭的那些不好的想法:「我想一個人靜一靜,阿琛,求求你,讓我一個人安靜一下。」

慕洛琛略皺了眉,想了幾秒,說:「好,你想安靜,那我們先回卧室,我不會讓任何人打擾你的。」

「嗯。」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

慕洛琛半攙半抱的帶著她回了卧室,親眼看著她躺下休息,這才緩緩地起身,踱步到了外面。

……

周文達得知已經找到了葉簡汐,通知警衛停止尋找人,然後帶著醫生,走到卧室跟前,說:「少爺,現在要不要醫生給少奶奶做檢查?」

「不用,她現在情緒有些不穩定,等過一些時間再做檢查,你先帶醫生去客廳休息。」

「是。」

周文達引著醫生前去客廳。

慕洛琛一個人站在卧房門口,愁眉緊鎖。

慕江墨說過,會把簡汐平平安安的送回來,可現在簡汐為什麼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折磨?難不成他欺騙了自己?還是簡汐被綁架走的這兩天,發生了一些不可預知的事情?

……

房間里……

葉簡汐在慕洛琛出去后,便睜開了眼睛。

淚不停地順著眼角滾落,猶如決了堤的江水。她安靜的望著天花板,腦海里不停地閃過一幀幀的畫面,那些畫面里無一例外都是慕江墨猙獰的面目。

他兇狠的扣住她的肩膀,告訴她,他早就認識她。

他比慕洛琛更愛她,為她做了那麼多的事情,為什麼她會忘記他?

他還說,看到她跟洛琛結婚生子,他無法忍受,所以把她和天寶綁架了。

最後的畫面,停在了他侵犯她的那一幕。

恥辱和愧疚源源不斷的湧上來,葉簡汐抬手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手背,牙齒撕破了皮膚,楔入肉里,猩紅的鮮血順著皮膚流入口腔里。

她卻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似的,越發的用力。

阿琛……

對不起,對不起……

心裡不停地默默地念著這句話,最後葉簡汐蜷縮成一團,好想就這麼死了。

這樣,就可以不再面對一切不幸的事情。

腦子裡生出這個念頭,便無法再止住,彷彿有一個魔音,不停地在腦海里對她說……

去死吧!

洛琛對你那麼好,你卻和慕江墨發生了關係,你怎麼對得起他?

你已經髒了,枉為人母!

難道你想讓自己的兒女,長大后,知道他們的媽媽被人強暴了嗎?

每一個字都像是螞蟻一樣,不斷的啃噬著她處於崩潰邊緣的理智。

忍耐到了極點,葉簡汐用力的扯著自己的頭髮,對自己說:「不,我沒錯,我是被迫的……」

可這句話猶如沉入大海的石子,沒有泛起任何漣漪。

葉簡汐像是被魘了般,目光獃滯的掀開被子,從床上坐起來,朝著衛生間走了過去。

……

推開門,擰開了水閥,她站在淋雨下,任由冷水不停地散落在自己的身上。

許久后,她伸手摸了摸鏡子,看著鏡子里臉色蒼白的自己,低低的呢喃了聲,「阿琛,對不起。」

話音落,她拿起了琉璃台上的一把修眉刀,然後狠心的朝著自己的手腕上劃了過去。

「嘭!」

巨大的撞門聲響起,緊接著是一道暴喝聲:「你在幹什麼?」

葉簡汐怔怔的回頭望著慕洛琛,獃滯的目光晃動了下。

慕洛琛看著她手腕上那道血痕,只覺得胸腔里的怒火嘭的一聲炸裂開來,要不是自己進來想看看她怎樣了,是不是她就這麼死了?

這個想法生出,慕洛琛氣的臉色發青。

他一個箭步衝到葉簡汐跟前,緊緊地扣住她流血不止的手,掐住她的下巴怒吼:「葉簡汐,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你竟然想自殺!你竟然想自殺!」

怒到了極點,慕洛琛的理智卡了殼,咬著牙反覆的說著這句話。

「阿琛……」

葉簡汐輕輕的喚了他一聲,想要伸手去撫摸他的臉。

可在即將碰到他的時候,她眼前驀地黑了下來,緊接著世界天旋地轉。

慕洛琛下意識的抱住了忽然昏迷的葉簡汐,愣了兩秒后,他才像是反應過來似的,抱著她拚命的往外跑。

……

「醫生!醫生在哪裡?」

周文達隔著老遠,聽到了慕洛琛的吼聲,心裡產生不好的預感。

他立刻拉著醫生往發出聲音的地方跑,走到客廳門口,恰好碰到慕洛琛抱著葉簡汐走過來。

此刻慕洛琛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靜,臉上只剩下了慌張,「醫生,簡汐自殺了,你趕緊給她看看!」

醫生被慕洛琛的嘶吼聲,驚的有些無措:「慕先生,你先把慕太太放下來,我給她看看。」

慕洛琛把葉簡汐放在了地毯上。

醫生迅速的檢查了下葉簡汐的傷口,檢查完畢,發現只有她手腕上有傷,不由得鬆了口氣:「慕先生,太太手腕上的傷口不深,簡單包紮下就可以了。」

「沒有其他的傷?為什麼簡汐會昏迷?」慕洛琛不信,盯著醫生的目光如同針芒一般,刺得人坐立不安。

醫生打了一個寒顫,小心翼翼的說:「慕先生,太太昏迷可能是其他原因導致的,目前先給她包紮手上的傷。等下,再送她去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

「好。」

……

讓慕洛琛把葉簡汐抱到了沙發上,醫生開始給葉簡汐清理手腕上的傷口,然後詢問,葉簡汐從回到家說了什麼。

這些都是很重要的消息,或許是造成她自殺的原因。

慕洛琛沒有回答,只冷聲說:「不用費盡心思找原因了,我會親自去找人問清楚。」 「看來你也不是那麼無可救藥,我們再來幾套卷子,讓我看看你真實的水平是什麼樣的?」

陳昱看著懷裡已經一堆的輔導資料,簡直一個頭兩個大,離高考還剩一個月不到的時間,這麼多輔導資料他做得完嗎?

但是看玉傾歡挑得那麼認真,他還真開不了口去拒絕。

買好輔導資料之後,玉傾歡:「你有沒有想好我們去哪裡給你補課?」

陳昱提議道:「要不然去我家?」

「去你家?方便嗎?」

陳昱:「有什麼方便不方便的,我家裡就我一個人。」說到這兒他眸色暗了暗。

自從他媽走了之後,他老爸也整天忙著工作不著家,一個月也見不著幾次。

「行吧!那就去你家。」玉傾歡給玉興業打了一個電話之後就跟著陳昱回家了。

家裡的傭人都不在,陳昱親自去給玉傾歡洗了水果:「在我家,不用客氣。」

玉傾歡:「不會跟你客氣的,放心吧!把我給你挑出來的這一套試卷做了。」這一套試卷有九張,好厚好厚的一打卷子。

陳昱:「……」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他突然想讓玉傾歡對他客氣客氣。

「好吧!」陳昱垂頭喪氣地妥協了,既然已經決定好好學習了,那他就會認真地把這件事情做好。

反正離這件事情結束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堅持堅持日子就這麼過去了,都是小意思。

等到陳昱把那一套試卷做完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

陳昱不好意思地撩了一下額前的碎發:「是我做的太慢了?」

玉傾歡把他做好的那些事就要整理好,隨意掃了一眼,含糊不清地說:「還行吧,不算慢。」

確實不算慢,因為在這套試卷上面有很多題目陳昱都空著沒有做,可能是因為不會。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剩下我就先拿走了,明天早上再給你,今天晚上你好好休息,明天加油!」玉傾歡把那一套試卷塞到了自己的書包里,準備回去把這套試卷給他批改一下。

陳昱立馬就站了起來:「我送你回去吧,順便帶你出去吃點東西。」

從學校回來之後他就開始馬不停蹄地做試卷了,到現在還滴水未進,早就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玉傾歡吃了不少水果,沒感覺到餓,但是看到陳昱之後,她也沒有拒絕他的提議。

「行。」

陳昱帶著玉傾歡去了一家非常浪漫的餐廳吃了晚餐兼夜宵之後,就把她送回去了。

玉傾歡走到家以後,發現玉興業居然還坐在客廳裡面沒有去休息。

「爸,你怎麼還沒有去休息?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會晚點回來?」

「我知道,反正我也沒什麼事兒,所以就在這裡等等你。歡歡,過來。」玉興業對她招了招手。

玉傾歡走過去坐在了他的身邊。

「你今天去給你同學補課了? 合約情人 男同學還是女同學?」

玉傾歡:「男同學。」

玉興業沉默了一下:「歡歡,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歡畢旭?」 「我沒有跟你說過這個問題嗎?我從來都沒有喜歡過他呀!」

玉興業摸了摸她的腦袋:「我知道了,歡歡,爸爸知道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如果你真的不喜歡他的話,就直接跟他說清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