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就自己挖!我不怕仇人。」

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沒有工具,他就用手刨。

蘇紫萱一看,沒辦法了,她只好示意鍋蓋幫忙,她自己去找工具了。

鍋蓋當然是不能掘土的,所以它只能安靜的陪在樂天的身邊。

蘇紫萱運氣不錯,她居然在以前的守墓人的小房子里找到了一個鐵楸,有了這個東西,挖土方便多了。

樂天接過蘇紫萱手裡的鐵楸,快速的挖著這座墳墓。

「裡面會有什麼?」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蘇紫萱問。

「理論上這裡面只會有一個骨灰盒……但是我認為不是!」樂天回答。

「不是?那會是什麼?」蘇紫萱奇怪的問。

「一具完整的屍體!」

樂天回答。

蘇紫萱一愣。

「火化都已經推廣了幾十年了,不可能還有人直接土葬……」她肯定的說道。

樂天沒有和蘇紫萱爭辯,他大力的挖著土。

慢慢的……一塊木板被挖了出來!

「棺材?這……這怎麼可能!」蘇紫萱驚詫的看著這塊木板。

樂天看了看,微微皺眉。

「這不是棺材……」他說道。

他繼續挖,一直將這塊木頭完整的挖了出來!

原來這真的不是棺材,只是一塊單獨的木板罷了,但是樂天慢慢的將木板拿開之後,下面的東西讓蘇紫萱大吃一驚!

木板的下面依稀是一床被子,這被子因為一直埋在土裡,已經看不清顏色了,可怕的是,被子的上面居然有一具骸骨。

這具骸骨身上的許多骨頭都斷了,身上殘留著一點腐肉,一股惡臭慢慢的瀰漫開來。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蘇紫萱覺得渾身有點發冷的感覺。

「鴛鴦鞋……」蘇紫萱吸了口冷氣。

在這具屍骨上,穿著一雙鞋子……正是鴛鴦鞋!

樂天仔細的看了看這具屍體,他開口說道:「屍體是一個女性,鞋子是有人後期給屍體穿上去的,這個人的手段非常殘忍……他強行將屍體的腳骨掰斷,然後給她穿上了鴛鴦鞋!」

蘇紫萱拿出手機,用手機的上的電筒仔細地看著這具屍體。

「這屍體上的骨頭骨折了,是怎麼造成的?」她問。

「這個不好確定,也許是死後被埋在這裡,木板和泥土的重量導致的也說不準!這個需要韓妮妮過來才能做決定。」樂天說道。

「現在通知韓妮妮?」蘇紫萱問。

樂天點點頭。

蘇紫萱馬上拿出電話打了出去,她順便通知了技術部,這裡還有幾個不太清晰的腳印,採回去做一下對比。

「你要做什麼?」

掛上了電話,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拿出了一張黃紙,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黃紙上快速的寫著什麼。

「趁著韓妮妮沒來,我做點私活……」樂天說道。

他寫完了黃紙,抬頭看了看一旁的虯褫。

「幫個忙……將這裡的陰陽斷掉!」樂天說道。

虯褫晃了晃腦袋,一道道奇怪的波紋從它的身體盪開……

陰陽被攪亂了!

蘇紫萱突然覺得自己完全迷失了方向,一種奇怪的可怕的空虛感從心底升起,她急忙將手按在鍋蓋的身上,她馬上又恢復了過來。

「再躲下去也是無用!還不現身更待何時……」樂天低喝一聲。

手中的黃紙突然自燃了,樂天一抖手,黃紙掉到了這具骸骨上……

骸骨上奇怪的泛起了一道道幽藍的光點……

一道身形慢慢的浮現,她面目猙獰,惡狠狠地看著樂天,看樣子下一刻就會向樂天撲過來似的……

樂天微微皺眉,這個怨鬼……

虯褫突然張開口,它看起來想將這個怨鬼直接吞了一樣!

「大膽!」

樂天爆喝一聲,虯褫「嗖」的一下就閉上了嘴巴,不過它依舊控制著周圍的陰陽。

這隻怨鬼一動不動,她已經迷失了方向! 上車之後,冷叔從包裏取出來一條毛毯給老人蓋在了腿上。我坐在他的旁邊,能夠清楚的看到他頭上的汗珠。以及急促的呼吸聲。之前在房子裏的蠟燭光線不強。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而這次終於看清楚了,老人的臉色十分的蒼白。這是生命力流失的徵兆。

看來。眼前的這個老人,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想到這兒的時候,我竟然有些心酸。

“葉子。把手伸過來,我再幫你看看。”上車之後,老人家側過身來朝着我說道。

我再次把手伸過去。感受着他那如同刀子一般的手掌心。和之前在房子裏一樣。他十分認真的在看着,不過這回並沒有嘆氣。眼神當中充滿了堅定的神色。

“前輩,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他們說是生死咒。到底是不是?”我想起來之前十三老頭他們跟我說的話。於是直接朝着老人問道。

“你已經知道了?沒錯,是生死咒,這個東西不好解。不過葉子你放心,我已經想到辦法了,一定會給你解開的。”老人家開口朝着我說道。

他看我的眼神讓我都感覺到有些奇怪,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有種親切的感覺,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孫子一般。如果不是我知道爺爺在我沒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死了,說不定我還真把他當成自己失散多年的爺爺呢。

不然的話,他和我好像並沒有什麼關係,憑什麼要幫我呢。甚至於,我之所以能夠長到這麼大,也完全是他的那套七星續命棺的功勞。

“前輩,你和我們傢什麼關係?”我實在忍不住心裏的好奇,朝着老人家問道。

可是當我話音落下的時候才發現,那老人家已經發出了輕微的鼾聲。看來從山上下來確實累的不輕,這麼顛簸的山路居然也能夠睡着。

不過方大師和冷叔他們倒是聽到我的問題了,他們也在懷疑,這個老人家是不是和我家有什麼關聯。不然的話,也不會現在這樣痛苦的延長自己兩三個月的生命,就是爲了幫我。

之前我們都以爲我身上的這些是那個老人做的手腳,甚至七星續命棺也是其中的一個環節,但是現在看上去,他是真的再救我。

這回汽車還是沒有開往縣城,而是直接開到了上次鬼婆和小洛找到他的那個地方,也就是有個破道觀的那座山腳下。在那座山上,我們還發現了百十來個棺材以及棺材裏面裝着的屍體。

下車之後,我們沒有再讓老人家自己爬山,而是我和冷叔張叔三個人輪流揹着往山上爬。

記得之前鬼婆和小洛剛發現他的時候,就被他給甩掉了;而且我和小洛回到村子裏的時候發現的那個黑影子很有可能也是他,當時的速度連小洛都沒有辦法追上,可是到了現在,甚至連走路都會大喘氣。

其實我還有很多事情想要問他,但是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卻又不忍心再打擾他。

等我們到了山頂破廟那邊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只是簡單的吃了一些東西,就被老人喊起來讓我們跟着他走。

這座山上所有的棺材都已經被樑老他們給挖了出來,現在看過去,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特別的難看。

“可惜了,如果晚一點的話,就不會這麼麻煩了。”看到眼前的場景,老人嘆了一口氣,搖着頭繼續帶着我們往樹林深處走去。

這次老人是自己走的,沒有讓我們揹着,一直走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到了樹林深處的一個山谷。沿着山谷而上大概百十來米,看到一個黑漆漆的山洞,老人示意到地方了。

到山洞口之後,老人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我趕緊把包裏的水遞了過去,然後眼睛瞄着身旁黑漆漆的山洞朝着老人家問道:“前輩,這洞裏有什麼呢?”

不光是我想知道,旁邊的冷叔方大師和張叔,肯定也想知道,他們已經在洞口往裏面看了很久,如果不是老人在,估計早就已經進去看個究竟了。

“裏面那些,就是救你命的東西。”老人把氣喘勻了之後,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朝着我說道。

聽他這麼說之後,我對裏面的東西更加好奇了。

老人在外面坐了幾分鐘,就起身帶着我們朝着洞裏走去。幸虧方大師我們的包裏常備着手電筒,所以對於裏面的東西倒是一清二楚。這個洞口很深,走了五六分鐘纔到最裏面。而看到最裏面的場景,我也是有些發愣。

只見裏面的空間足有一個籃球館那麼大,在最中間處擺放着八具血紅色的棺材,其中最大的一副棺材擺放在最中間,其餘七個同心圓方式擺放在那個巨大的棺材周圍。

這樣的格局,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了。就在前不久,那個拉麪館的地窖裏面,就看到了這樣相同的一幕。只不過,當時的那些棺材和這幾個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方大師和冷叔也是見過那些棺材的,所以看到這些棺材之後,也都和我一樣,同時用一副疑惑的眼神看向了我身邊的老人。

“你們幾個去把牆角的蠟燭點燃。”老人家已經坐在了地上,指了指牆角,朝着我們幾個人說道。

我們這才發現,牆角擺放了一排的蠟燭,不光是牆角,就連棺材周圍也擺放了許多的蠟燭。我們四個人一起去把那些蠟燭全部點燃,整個空間裏如同白晝一般亮堂。

“前輩,這樣做真的行嗎?”還沒等我發問呢,方大師就直接開口朝着老人家問道。

“你們放心吧,我有分寸。”老人家聲音十分堅定的繼續說說道,“把所有的棺材蓋子全部打開。”

當把所有的棺材蓋子都打開之後,我們更加的吃驚了。其中有六口棺材裏面躺着屍體,最大的那口棺材和外面的其中一口棺材是空的。那些屍體看上去好像才死沒多久,但是方大師和冷叔他們判斷,這屍體至少死了有二十年了。

聽到這話我更加震驚,死亡了二十年,屍體竟然還栩栩如生就連皮膚都沒有絲毫的破損,如果不知道還以爲他們只是睡着了。

“前輩,這個是做什麼用的,對葉子真的管用嗎?”方大師再次開口,朝着老人問道。

“這纔是真正的七星續命棺,棺材當中的那六具屍體,命格分別屬於金木水火土以及一個極陰命格,他們全部都是死於非命。也就是說,他們的陽壽未盡。必須在剛死當天就把屍體弄出來用特殊的方法保存,才能把他們的未盡的陽壽封存起來。”老人家指着那幾具屍體,朝着我們說道。

他說,七星續命棺並不是他發明出來的,只不過現在懂得這一點的已經不多了。可能還有很多人也知道,但是他們也沒有辦法封存那些未盡的陽壽。

如果用陽壽已盡的屍體來處理的話,很有可能會導致另外一個效果,就是把將要死的人弄成活死人。很多居心叵測的人,就會這樣使用。

聽他這麼說之後,我和方大師他們對視了一眼,看來之前那個拉麪館看到的,就應該是這種情況。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方大師朝着老人問道。

“過陰你們幾個人肯定都懂,那麼渡陽會不會?”老人家擡頭看着冷叔和方大師他們三個人。

見到三人點頭,老人家也點了點頭,示意只要會就可以了。所謂的渡陽,就是把陽氣渡給其他人。而這裏要渡的並不是陽氣,而是棺材當中這些人未盡的陽壽。不過這樣做有個致命的缺點,就是會折壽。

“所以,你們在外面配合就行了,這些事情我來做,反正就是一個快死的糟老頭子,也不怕這些。”老人家很堅定的朝着我們幾個人說道。

說完後之後,老人家指了指中間的那個最大的棺材,示意我躺進棺材裏面。不管外面聽到什麼聲音,都不要出來。如果實在忍不住的話,就默唸清心咒咬破舌尖等等,一定要時刻都保持清醒狀態。

交代完之後,我就朝着那個最大的棺材鑽了進去。讓我們更加驚訝的是,老人朝着外面七星續命棺剩下的那個棺材裏面鑽了進去。

等我們兩個人都進去之後,方大師和冷叔他們一起把棺材蓋子蓋上了。

我靜靜的躺在棺材裏面,努力的讓自己保持清醒,耳朵不停的在捕捉着外面的情況。沒過多久,就聽到方大師和冷叔他們同時念着晦澀難懂的咒語。剛開始的時候聲音很小,但是沒過幾分鐘,聲音就開始越變越大。

而且,不光是方大師他們在念,就連棺材裏面的老人也在念。更重要的是,這些聲音裏面,那個老人的聲音最大,甚至我都能夠感覺得到,他就好像是躺在我的身邊在念着咒語一般。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咒語終於慢慢的停了下來,可是我卻開始頭暈腦脹起來,棺材裏面空氣稀薄,沒多久我就有了窒息的感覺。 因為虯褫的干涉,這個怨鬼居然毫無反應,眾所周知……鬼不見地這是常理,所謂的鬼不見地的意思就是……在地下的鬼就和在空氣中的人是一樣的!

當然,這其中還是有一點區別的,人在空氣中依靠風的流動來辨別風向,鬼在地底是沒有風的,他們辨別方向的辦法就是陰陽氣息!

這個世間的陰陽氣息是固定的,自北向南生生不息的流動!

除非是有高手改變了小範圍的陰陽環境,否則這陰陽氣息的流動是永遠都不會變的。

虯褫是攪亂陰陽的第一高手,所以這隻怨鬼現在已經完全分辨不出方向了,但是她的攻擊力依舊在!

怨氣從她的體內不斷的湧出,慢慢的籠罩了周圍。

鍋蓋和虯褫彷彿對這種氣息非常的享受,它們都是變異品種,這種怨氣可以給它們營造一種遠古的狀態。

這和虯褫剛剛忍不住想攻擊這隻怨鬼有極大的關係。

「啊……都要死!殺死你們……」

這隻怨鬼凄厲的嚎叫。

蘇紫萱看著這一幕,因為她的手按在鍋蓋的身上,所以她可以清晰地看到這隻怨鬼的樣子。

看來看去……蘇紫萱居然覺得這怨鬼和那個自己見過的鄭果有幾分相似?

樂天微微皺眉,怨鬼極難收服,對付它們的辦法最好就是直接下重手將它們擊潰!但是面前的這個明顯還不到擊潰它的時候!

樂天扔出了幾片柳葉,他的手指快速的掐著自己手決,最後樂天咬破自己的手指,將自己的血甩了出去。

「嗤嗤……」

怨鬼的身上突然湧起了大片的濃霧,樂天的血居然將它灼傷了。

「壓制!」

樂天低喝一聲。

這一聲不是喊他自己的,而是喊虯褫的,這個傢伙有壓制怨鬼的能力。

虯褫不想出力,但是蘇紫萱馬上重複了一遍樂天的吩咐。

虯褫「絲絲」的吐了吐信子。

它再次張開口,將自己的嘴巴對準了這隻怨鬼。

「咔咔咔……」

一種極其奇怪的聲音從虯褫的嘴巴里衝出來,就連蘇紫萱都感覺自己的頭彷彿微微的暈了一下。

怨鬼突然散了形!

樂天手指一動,剛剛扔出去的那幾片柳葉開始快速的圍著一團霧氣環繞,慢慢的……那隻怨鬼又被逼了回去。

顯而易見的是,她彷彿萎靡了許多的樣子,剛剛的凶厲神色也消失了許多。

「你居然這麼厲害?」

蘇紫萱驚訝的看這虯褫。

「絲絲……」

虯褫彷彿很得意,它晃了晃自己的腦袋,可是下一刻它就看到樂天不懷好意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它馬上收回了自己的信子。

「壓制!」

樂天再次低喝一聲。

這隻怨鬼的力量還是太強,這個傢伙毫無顧忌的殺了幾個人,怨念幾乎達到了極致……

這樣穿著鴛鴦鞋的怨鬼除非它將鴛鴦鞋子里那張紙條上的所有人都殺光,它才會慢慢的將怨氣散去……

虯褫腦袋都耷拉了,剛剛它可是下了大力氣了,那種極限的控制陰陽的手段可不是一直可以用的,每用一次,對它都是一種巨大的損失。

「再來一次!」蘇紫萱說道。

虯褫慢慢的抬起腦袋,它再次張開口!

那種奇怪的聲音再次響起!

蘇紫萱不知道這是什麼聲音,但是樂天知道,這其實就是陰氣氣息劇烈激蕩的聲音……

這個虯褫居然可以將陰陽氣息壓縮,然後通過嘴巴將它吐出去!

這種陰陽氣息的震蕩直接就可以將怨鬼擊潰!

「啊……」

這一次面前這次怨鬼的尖叫聲都帶上了哭腔,她再次被擊散了,大量的霧氣瀰漫開來,鍋蓋居然張大了嘴巴不斷地吸取這些霧氣。

這些東西對它來說都是養分,可是讓它的身體長時間的維持在遠古霸王蠑螈的狀態。

「想跑?沒門!」

樂天哼了一聲,他再次強行壓縮這隻怨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