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將人帶上來吧,本太子也是很好奇,為何祖母會咬定我不在太子府?」

君無紀的臉上看不出表情,眼色淡如茶。

既然君無紀都這樣說了,其他人自然也就沒有話說了,都靜靜的等著太后的人回來。

半柱香的時間不到,太后的人便回來了,不過這次那些太監的臉色都十分的慌亂了起來。

「人呢?帶上來。」太后厲聲道。

那幾個太監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戰戰兢兢的從外面抬了一具男屍進來,渾身都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沒有一塊好肉。

在場群臣見狀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怎麼回事?」太后臉色立馬變了,指着地上的屍體怒道,「好好的人怎麼會成了這個樣子?」

「太太后,奴才們去的時候火勢剛滅,這這犯人就已經是這樣了!」

那群太監立馬就嚇得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道。

火,好好的牢獄裏面怎麼會着火?而且她還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太后回過神來,眼神陰鷙的看向君無紀。

君無紀搖開摺扇,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道:「皇祖母,這就是你說的孫兒找的傀儡?還是你打算就這麼隨便找一具屍體就要冤枉了孫兒?」

太后咬牙,「是你!是你放的火!」

君無紀一愣,笑得越發的妖孽又無辜,指著一旁的眾人,道,「皇祖母,孫兒可是一直都被你囚禁在此,眾大臣也都是有目共睹的。怎麼能說是孫兒放得火呢?」

「就算不是你親自動手,但也是你的人——」

「太后!」永寧候出聲打斷了正在憤怒指控君無紀的太后,盯着她道,「如今邊疆動亂,皇上重病,太后在這裏指控太子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回歸正題,眾大臣都齊齊看向了太后。

太后正了正神色,攏袖正聲道,「太子為了一個女子,屢次拋下朝政,更是混跡江湖,禍亂朝綱!哀家認為,應該罷免其太子之位,而讓二皇子代之!」

「太后!」永寧候大驚。

而以君連城一派的大臣,卻個個都是大喜,紛紛道。

「太后所言在理,江湖和朝廷豈能混為一談?」

「對!二皇子才是嫡出,理應繼承大統!」

「臣等,支持太后!」

……

君無紀眉梢輕輕一挑,微微笑着開口道,「怎麼,皇祖母要在這個時候易儲?正好,邊疆戰事吃緊,那孫兒便帶着那十幾萬大軍休息一陣吧,這戰事就交給二皇兄了!」

「你竟敢用軍權威脅哀家?」太后震驚的看着君無紀,驚聲道,「難道你要看着大齊被戎賊侵擾?」

「怎麼?就許皇祖母用孫兒母妃來威脅孫兒退位,就不許孫兒用軍權威脅你?」

邪旎一笑,君無紀合上了摺扇,眸中這才露出了寒冷的凜冽。

「我君無紀向來都是睚眥必報,要奪我的位,可以。但可就別怪我毀了這大齊!」

「你敢!」太后驚怒。

。 「天仙境,萬相宗曾經有幾人達到?」四峰中心,地底深處,趙沖雲對着一個形容枯槁的灰衣老者道。

「天仙,算上本座,應是四人。」灰衣老者的身體被無形鎖鏈鎖於半空,虛弱道。

「秘訣是什麼?如何四相合一、凝聚天相?」趙沖雲語氣強硬道。

「想知道?做夢!」灰衣老者平靜且堅決地回著。

「萬相宗不過如此,底蘊還比不上劍門,本蟾反手可滅。」趙沖雲威脅道。

「那何不試試?」

「妖孽,你雖強絕一時,卻也有勝你一籌的存在。」

灰衣老者便是萬相宗宗主,其潛於地底苟延殘喘,被趙沖雲發現后,秘密拘禁。

「你是說那些外來的魔族?」趙沖雲明白其意道。

「不錯,那魔族頭領可是媲美甚至超越天仙的存在,你可匹敵?」萬相宗宗主出言相激。

「正因如此,你更要將秘訣說於我聽。」

「魔族不比我,它們殘忍、暴虐到了極致,可是沖着滅盡此界生靈而來。」

「我雖為妖,卻擁有人性,危險程度比它們要低上不少。」趙沖雲繼續勸說着。

這說的也是事實。

「本座已油盡燈枯,沒有多少時日了,死後,又管它洪水滔天。」萬相宗宗主突然灑脫道。

「冥頑不靈。」趙沖雲氣極,轉身出了地底秘室。

這萬相宗宗主確實是到了油盡燈枯之時,諸多手段都逼問不得,還是要另尋他法。

以十大弟子之首的身份,趙沖雲向雷尊請求下山,回神武城探親。

同時,要來一令,要做那神武朝四大執政之一。

作為最有希望凝聚天相的弟子,九成可能會成為下一代宗主,對他的要求,雷尊自無不應。

回到神武城,趙家人知道他歸來,遠遠相迎。

出了名的廢材,出去一趟,就變成了天下有數的人物,趙家人個個難以置信。

直到看到皇帝的儀仗隊也在迎接行列,他們才正式確定消息的真實性。

皇帝秦斌,當世三大元嬰之一,親自在城門口相迎。

無論實力還是地位,表面上的趙沖雲都有跟秦斌平起平坐的資格。

一陣交流后,皇帝離開,讓正主與家人團圓。

四十三年,趙家人不見老態,只有一雙兒女長成,有點生疏。

「回來就好,走,回家吃席。」趙財發自內心的高興。

一向沒什麼交流的二弟趙安也來了,頭一次見其臉上露出討好的笑容。

一雙兒女也是眼冒崇拜。

秦益作為趙沖雲的妻子,此刻感情較為複雜,激動、不解、忐忑,一改從前的強勢地位,默默跟在眾星捧月的夫君身後。

這便是強大實力帶來的影響,很直接,又很有道理。

「二姐,姐夫回來了?他在哪?」沒過幾日,得到消息、還未出嫁的秦筠便找了過來,一見秦益的面就問道。

「被陛下召去了,好像是代表萬相宗,商議對魔域的再次征伐。」秦益沒好氣地回道。

「姐夫怎麼變得這麼厲害?聽說,能跟陛下平起平坐?」秦筠雙眼炙熱道。

「我也不知道,興許平時是被埋沒了!」秦益百思不得其解。

「姐,那你現在不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能不能幫個小忙?」秦筠奔入主題道。

「你又闖什麼禍了?」秦益第一反應就是這點。

「還不是那沈鵠,老是纏着我。你跟姐夫說說,讓他出面解決一下。」秦筠說明了來由。

秦益也知道那沈鵠,好像是易殿之主沈驚風的嫡孫,最近老是纏着自家三妹。

沈驚風同樣是武道元嬰,地位只在秦斌之下。

按理說由此時的趙沖雲出面,處理這小輩之事,當不成問題。

但畢竟分開了多年,地位驟變,秦益也摸不準趙沖雲的脾性,只能回話自家三妹,會儘力幫忙。

再說那沈鵠也是一代天才,金丹修為在身,未必配不上秦筠。

在中心皇庭,皇帝秦斌與四大執政同時在場。

代表劍門的是小劍仙王真,代表仙靈島的是元神出竅境的張道然,竟都是大蛤蟆的熟人。

「四位,魔族近來蠢蠢欲動,我等該如何應對?」秦斌率先發言道。

「之前便有發現,有高階魔人混了進來,但對方狡猾,一直鎖定不了行蹤。」易殿之主沈驚風補充道。

「仙靈島方面,可有鎖定魔人蹤跡之法?」秦斌問張道然道。

論術法、煉器之精妙,仙靈島當為此界第一。

「這是尋魔鏡,由三位陽神前輩精心煉製而成,百里之內便能感應魔氣所在。」張道然取出幾面銀鏡,介紹道。

「好,先除了這幾個魔人,再談徵伐魔域事宜。」秦斌一言而定。

「事關重大,那高階魔人實力不弱,還請三位回去轉告門中長輩,一同圍捕。」沈驚風建議道。

「好!」包括趙沖雲在內,三方勢力代表都表示同意。

等王真、張道然離去后,趙沖雲留下,看向秦斌、沈驚風道:「斌小子,許久未見,長進蠻大的嘛!」

聽到此話,秦斌、沈驚風同時一驚,而後狐疑般地看了過來。 宋九月義正言辭地看着慕斯爵。

既然狗男人不提前給她打招呼,那麼她當然要好好的『配合』自己家老公的一片苦心,享受這份『驚喜;了。

「有沒有亂攀,你不清楚?」

慕斯爵曖昧地看着宋九月。

旁邊的楚雲驚訝地快要變形了,眼前的慕斯爵是被魂穿了嗎?

不然誰來告訴他,為什麼一向惜字如金的慕少,居然會說出這麼肉麻的話?

跟在慕斯爵身後的十五,一臉嫌棄地看着楚雲。

就這點小場面,楚雲居然都快要綳不住了?

那要是見到他們家慕少給少奶奶撒嬌,楚雲還不得給嚇暈過去?

這頓飯,葉奕深其實是想讓宋九月和楚雲好好培養一下感情的,現在多了一個慕斯爵,宛如三百六十瓦電燈泡,還時不時殷勤地給宋九月夾菜。

看得楚雲真的下巴都快驚掉了。

以前和慕斯爵吃飯,都是別人搶著給他夾菜的,什麼時候,看見慕斯爵會主動給人夾菜?

「看來慕少,和你妹妹,還挺投緣的。」

他忍不住和坐在旁邊的葉奕深吐槽。

總不能讓他一個人驚訝到憋死吧?

「大概是慕少這個人比較熱情一點而已。」

葉奕深皮笑都不笑地開口。

從他內心而言,看到宋九月這次乖乖聽話回葉家,他心裏是歡喜的。

葉奕深喜歡把什麼,都掌握在自己的手裏。

百草藥業是這樣,宋九月也是如此。

但是唯獨慕斯爵這個變數,讓他不好拿捏。

尤其是為什麼今天,慕斯爵會和楚雲一起出現在這裏。

他邀請楚雲,可是要談合作的。

看楚雲這架勢,難不成,要找慕斯爵一起合作?

想到這裏,葉奕深眼裏的寒芒更重了。

整頓飯,除了慕斯爵和宋九月吃得開開心心,其餘的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飯局一散,宋九月就去上廁所。

她前腳剛進門,後腳慕斯爵就跟着進來,順便把門給反鎖了。

「慕先生,這裏可是女廁所!」

宋九月挑眉看着慕斯爵,眼神冷酷。

「怎麼了,老婆,你該不會是生氣了吧?」

慕斯爵眉眼帶笑,上前就想去抱宋九月,結果宋九月身影一閃,靈巧的避開了慕斯爵的『魔爪』。

「我怎麼敢跟慕少生氣啊。慕少是做大事的人,當然有自己的想法。」

宋九月其實也算不上生氣,就是有些出乎意料。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