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去吧,祝你們好運!」枯骨巨龍沉聲你說到。然後龐大的龍區嘩啦一聲化為滿地的碎骨,不過每一節骨頭都是完好,只是失去了神秘魂力的連接而已。

李麟對邪尊和落星辰點點頭,準備踏入其中。就在此時,一道身影裹挾著三道金色鑰匙沖入其中,措不及防的眾人臉色神色不由的一愣。

「他竟然也有三枚!」邪尊說道,忍不住將目光看向跟在李麟身後的落星辰。

落星辰不過是武尊初級,和邪尊神級的修為根本法相比。

「這東西給你,不要找他的麻煩。」李麟沉聲說都,將一枚金色符篆丟給了她。這樣他的手中擁有三張,競爭力大增。

邪尊神色移動,想到之前那名進去的神級強者就擁有撒沒鑰匙,現在他確實需要,自然不會拒絕。

「你是碧落皇朝皇帝吧,沒想到最後一枚鑰匙竟然在你的手中。」邪尊沉聲說道。

「你也是柳家之人,朕之前曾近見過你。」落星辰臉色難看的說道。

「如果你要報仇,老夫自然奉陪。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出手就是找死。」邪尊冷聲說道。

「哼,柳家又如何,早晚有一天我要將其沒網,恢復碧落皇朝的繁榮。」落星辰沉聲說道。

「有志氣,希望你的運氣足夠好。別成為了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的倒霉蛋。」

城堡古樸而厚重,走入其中彷彿進入一個全新的世界。金色鑰匙的光芒和整個城堡產生關聯,一道道金光籠罩眾人,每個人的雙眸都緊緊的閉上,彷彿陷入了最深的沉睡。

在未知的領域之中,四道身影靜靜睜眼看著一位背對眾生的白衣人。

「大幕開始了嗎?看來我也要儘快登場了。」聲音自然自語,彷彿從始至終都沒有看到眾人。

「前輩,我們!」神秘強者開口,可惜他話音未落,一道烏光閃過,他整個人竟然被抽的炸裂。然後化為煙塵消失不見。

「記住,在我說話期間不要有人打擾。」白衣人不滿的說道。其性格變化實在是給人一種難以捉摸的感覺。

被黑影抽碎的神秘強者重新恢復,只是看向白衣人的雙眸之中滿是震撼之色。

四人默默的等待,最後白衣人轉身,不過他的相貌讓眾人臉色一變。

「沒有面孔,又是沒有面孔,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李麟眾人心中滿是震撼。(未完待續……) 「能夠獲得本尊的傳承鑰匙卻是緣分,不給你們點好處看來是不行了。不過什麼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本尊的東西也不是那麼好拿的。如果你們放棄,現在可以安全離開,如果選擇繼續,將有生死之虞。」面邪祖沉聲說道。

眾人面面相覷。

「我放棄!」落星辰開口說道。

「落兄,你這是做什麼?」李麟沉聲說道。

「李兄好意心領了。之前如果不是你,我恐怕已經死了。這枚鑰匙給你,這樣你才能夠不吃虧。」落星辰知道其他兩人手中皆有三枚鑰匙,李麟只剩下兩枚,自己手中一枚。雖然不確定這金色鑰匙和邪尊傳承的關係,但以落星辰的智慧,自然明白其中不可能毫關聯。既然有關聯,自然是鑰匙越多越好,李麟救了他,他自然也不能讓李麟因為自己而去死。

「落兄,這是一次很大的機緣,大家公平相爭,你不應該放棄。」

「機緣又如何,沒有命去享用也是一場空。李兄,這裡就拜託你了。」落傾城對著李麟拱拱手,一個閃身消失不見。

「很好,剩下三人,每人三枚鑰匙,機會均等。你們是否有人放棄?」面邪祖再次開口說道。

「前輩還請開始吧!」剛剛吃了虧的神秘強者這次謹慎了很多。[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城堡大門轟然打開,一股邪異的氣息從內部涌動。

三人陸續踏入其中,當李麟進入的時候,神色忍不住一愣,眼前的景象讓他彷彿來到了前生的世界。高樓大廈林立,車輛穿梭如潮。李麟彷彿一個身穿古裝的怪異青年突兀的立在街頭。行人投來好奇的目光,更有些少年少女舉著手機過來要求和李麟合影。對於這一切李麟既不拒絕也不同意,神色漠然的被眾人拉著照了幾張。

滴滴滴——!

尖銳的警報聲傳來,人群立刻被這突兀的情況吸引了注意力,眾人圍攏向街邊,只見一輛白色越野車瘋狂的在馬路上狂飆,在其後方數輛警車鳴著警報,正在竭力追趕。

前方紅燈出現,正在過馬路的一個小女孩兒被狂飆而來的越野車驚呆了,竟然獃獃的站在路中間。越野車沒有剎車的意思,高大的車輪向著小女孩兒碾壓而去。

路人皆大驚失色,但是沒人能夠出手相救。眾人彷彿看到了小女兒血灑空中的場景。

就在此時,李麟身體猛然前沖,獃獃發愣的小女兒已經被李麟救走。同時,李麟對著疾馳而來的白色越野車轟出一拳。那狂飆的越野車彷彿撞到牆上一般,行動戛然而止,整個車頭都被生生的砸癟了。

人群發出驚呼,所有人看向李麟的目光就像再看一個怪物。一拳擋住了一輛不下雨一百邁的越野車,再想想他之前救人的速度,這根本不是人類能夠達到的。

李麟看到眾人的神色,眉頭一皺,沒有絲毫停留,快速沖入人群消失不見。之後在一間人看管的服裝店偷了幾件衣服穿上,當其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和現代人的穿著沒有了什麼區別。

李麟最先去的地方是網吧,因為只有這上面的信息才最全面。很快,李麟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信息。

「果然,這一切都是幻覺。」李麟坐在網吧舒適的皮椅上,臉上的神色卻說不出的凝重。能夠將環境製造的如此真實,在李麟的認知之中這還是第一次碰上。最重要的是對方顯然讀取了他的記憶,製造出了前世的場景。

「到底要考驗什麼?」李麟眉頭皺起,有些想不清楚。

就在此時,李麟突然感到周身一沉,一股形的禁制困住了自己體內的真氣,神級戰力化為烏有。同時周身恐怖的力道也在瘋狂退化。幾個呼吸的功夫,李麟就像失去了所有力量,徹底成為了普通人。

「來了嗎?就知道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李麟心底冷笑,面上卻不動聲色。

就在此時,一聲尖叫從李麟身後響起。[

「著火了!著火了!」

只見網吧之中竄起一丈多高的火苗,大片皮椅成為助燃物,使得火焰瞬間封住了出口。

網吧之中混亂不堪,有人撥打119,可惜遠水解不了近渴。

李麟站在火焰前,感受到來自皮膚的灼熱感覺,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種感覺,如果自己只是將其當做幻境,自己在幻境中的死亡將可能導致本體的死亡。

李麟深吸一口氣,準備不惜一切代價衝出去。

就在此時,身後一個小女孩的哭聲讓他身子一僵,他猛然回頭,看向角落中瑟瑟發抖的小人,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他大踏步走過,一把將瑟瑟發抖的女孩兒摟入懷中。

「嫣然,嫣然,你怎麼會在這裡?」那小女孩顫抖的抬起來,露出一張讓李麟朝思暮想的小臉。

「哥哥,哥哥,我害怕!」小女兒的樣子竟然是李麟前世的妹妹趙嫣然,穿著打扮正是當初兩人被遺棄流落街頭的樣子。只不過乾淨了很多。

「不要害怕,有哥哥在這裡!」李麟輕聲安慰道,然後將其輕輕背起來,撕裂衣服將其束縛在身後。

「哥哥,我害怕!」

「嫣然不怕,閉上眼睛!」李麟沉聲說道。然後抓起一個軟椅轟然砸入火苗之中。然後在火焰破開的間隙,李麟一個箭步沖入火海。

「救我,救救我啊!」後面有人大聲哀嚎,但卻沒有勇氣跟著李麟沖入火海。

臉上,胸膛之上傳來劇痛,身前皮膚在恐怖的高溫之下迅速皸裂。鮮血噴涌而出,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李麟的灼傷。

這條火路出乎預料的長,李麟感覺跑了好遠都沒有跑出去。

「他**的,休想要老子的命!」李麟厲聲吼道,強壓痛感,瘋狂向前沖。


呼——!

一陣清涼的風傳來,李麟不但沒有感覺到舒服,反而身前劇痛比。但是李麟顧不得這些,迅速將身後的趙嫣然抱出來,發現她被濃煙嗆暈了,身上只有很小的灼傷,生命恙,李麟臉上露出鬆了一口氣。緊接著眼前一黑,整個人昏迷了過去。

當他恢復知覺的時候已經在醫院裡,身前的疼痛得到了極大的緩解,甚至還有一股詭異的麻癢感,李麟知道這是自己的細胞在進行自我修復。

「哥哥,你醒了!」一道關切的聲音在李麟身前響起。

「嫣然?」李麟定睛一眼,臉上的神色變得有些複雜。

「哥哥,謝謝你救了我!還有,咱們是第一次見面,你怎麼知道我叫嫣然?」趙嫣然的聲音說不出的天真,讓的李麟心中倍加沉重。

病房門開,一個身材高挑的護士走了進來。


李麟瞳孔一縮,忍不住開口道:「晚晴,你怎麼會在這裡當護士?」

「這位先生你認識我?」護士打扮的晚晴滿臉好奇的看著他。

李麟一滯,不知道如何回答他。

「哥哥,你餓了嗎?姐姐去給你買東西了。」說著,一個穿著簡樸,留著一頭飄逸長發的少女走了進來。

「你醒了,謝謝你救了我妹妹。」女子看著李麟瞪大的眼睛有些莫名其妙的說道。

「不……不客氣!抱歉,你長得很像我一個朋友。」李麟尷尬的笑道。

「是嗎?她叫什麼名字?」少女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不過她的語氣告訴李麟,她根本就不相信。

「她叫秦雪玲!是我的妻子。」李麟開口。少女臉色一變,緊接著閃過一抹羞惱之意。

「恥之徒,如果不是看在你救了我妹妹的份上,我會讓你好看。」少女的惱怒使得李麟莫名其妙。自己只是說了石化,對方發脾氣也太莫名其妙了。

「哥哥,我姐姐就叫秦雪玲,可是我姐姐不是你的妻子,我們也是第一次見你啊!」趙嫣然滿是不解的說道。

「你叫秦雪玲?」李麟眉頭一皺,忽然轉身對旁邊準備點滴的女護士開口說道:「小姐可是姓宋名晚晴?」

「我是叫晚晴沒錯,不過我不姓宋,我姓林,林晚晴!」林晚晴開口說道。

李麟深吸一口氣,明白了這個所謂的前世幻境中雜糅了另外一世的人。

「抱歉,是我孟浪了!」李麟對臉色不好的秦雪玲說道。

看李麟認錯態度積極,再加上其為了自己的妹妹差點搭上性命,秦雪玲也不好真的給他臉色看。


「你餓了吧,我給你買了些吃的。」說著將用塑料袋包著的幾個包子放在李麟的床頭。

李麟點點頭,抓起一個咬了一口,說實話味道很一般,應該不是出名的吃食。

咕咚!

戲精總裁的養妻手冊 ,顯然是怕李麟發現。

李麟略微一愣,然後抓起一個放到趙嫣然的手中。

「嫣然你也吃!」

「我……不行,這是給你買的。」趙嫣然不接,但是眼中卻又閃過一抹渴望之色。

李麟心底一酸,不由分說將其塞入她的手中。

「吃吧,以後哥哥會讓你吃遍天下美食,一個包子算什麼。」李麟的話引的秦雪玲皺了皺眉頭,但是看著又瘦又小的妹妹,秦雪玲的眼眶也不由的紅了。rs

最快更新,請。 李麟只在醫院裡面呆了一天,不是他不想繼續享受現代醫院的全面服務,實在是因為秦雪玲姐妹太窮了。李麟昏迷的這幾天已經讓兩個女孩欠了一屁股債。因此李麟在了解之後,寧可忍受恐怖的面容和滿身的灼傷也不肯看著秦雪玲在自己面前強裝笑容。

「我需要錢!」李麟對天怒吼,這片幻境世界雖然禁錮了他的修為,封禁了他的力量,但是李麟的身體畢竟達到了神級不滅體,身體之中擁有恐怖的潛能,因此即便不管它,也可以快速的恢復。

前世李麟是個殺手,是個雇傭兵,他精通的唯有殺人。只是這裡是華夏,法制健全,殺人是要償命的。離開出國李麟又沒有身份證明。

思考了很久,李麟最終相出了一個辦法。賭博賺錢。

不管華夏是一個制度多麼嚴密的地方,賭博這種東西不可能完全根除。街頭巷尾的麻將,隱秘的地下賭場對於李麟這樣經常遊走於黑暗中的人來說並不難找。

李麟並沒有直接前往賭場,因為他沒有錢。像賭場這種地方,沒錢進去根本就沒有資格賭。

李麟的目標盯上了街頭賭博,雖然金額都不大,但只要耐心還是能夠積累一些的。

很快,李麟橫掃了整個廣場的麻將桌,在其強悍的賭技之下,所有人紛紛敗北。

足足三天,李麟創造了一個奇迹,大小百場從一敗。其也從身分文的窮光蛋變成了萬元戶。此時李麟的傷勢基本已經恢復正常,只是新生的皮膚極為嬌嫩,看起來讓他多了幾分娘氣。[

進入賭場,李麟著實廢了一番手腳,畢竟國內是禁止賭場存在的,沒有熟人就算你有錢也進不去。

當李麟進入賭場的時候,不由的對這裡的東西皺眉,不但賭博種類少,而且來玩之人只看一眼就知道不是真正的大富大貴。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