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這裡是哪裡?」方逸天目光一沉,問道。

莫妮卡將這個區域逐漸的放大,丹尼爾看了一眼,目光驟然一冷,緩緩說道:「洛杉磯第五街區!蘇老大的位置在第五街區的爵士酒吧中!」

「第五街區爵士酒吧?」方逸天默念了聲,目光閃動著,臉上已經是顯露出了一絲按耐不住的興奮。

「不錯!第五街區一直就是MS-13組織的地盤!爵士酒吧名義上是一個酒吧,可卻不是那麼簡單,裡面有著暗道,直通洛杉磯的一個最大賭場。如果我猜得不錯,蘇老大就在賭場裡面。」丹尼爾沉吟說道。

「那麼,這個酒吧的平面規劃地圖可以弄得到嗎?最好還有這個賭場的規劃圖。」龍嘯天這時開口說道。

「這個不難,你們等等,我這就讓手下的人去般,能將這個酒吧區域以及裡面賭場的平面規劃圖給找出來。」丹尼爾緩緩說道。

「好的!那麼規劃圖一到手,就準備行動!直接殺進去,擒獲這個蘇老大!」方逸天語氣一冷,眼中殺機隱現,說道。

「哼,這個蘇老大,我看過了今晚之後他還橫不橫!老子一定要親手把他的卵蛋給捏爆了!」丹尼爾冷哼了聲,說道。

接著,丹尼爾便是給自己的手下撥打了電話,方逸天他們則是等著這個爵士酒吧的平面地圖一到手,根據附近的地形開始部署,直接殺入裡面,擒獲這個蘇老大! 夜幕降臨,已經是晚上七點鐘。

方逸天與著丹尼爾、龍嘯天他們一起在看著這份送來已經半個多小時的爵士酒吧的平面規劃地圖。

經過了一番討論之後方逸天他們已經是初步的制定出了戰略行動,首先就是要進入爵士酒吧,其次混入賭場中,最後便是將蘇老大給揪出來!

此次的行動可謂是殺入虎穴,根據丹尼爾的介紹,MS-13組織在爵士酒吧這個據點中有著極為龐大的勢力,而蘇老大的身邊更是有著最少七個人的守護,若非是有著足夠的膽量已經強大的身手,沒有人膽敢闖入這個虎穴中。

就算是憑著丹尼爾幽靈組織目前的勢力,知道蘇老大就在爵士酒吧中他也不敢輕舉妄動,這裡面暗中可是有著重型機槍的把手,形成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局勢,根本難以衝殺進去。

三國經銷商 但對方逸天他們來說,這類程度的龍潭虎穴還沒有達到讓他們望而卻步的地步,其實就算是比這還要危險十倍,那麼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膽怯,依然是要去闖,要去衝殺。

事實上,方逸天與龍嘯天、小刀、劉猛四個人聯合在一起,這個世上還真是沒有任何地方能夠說絕對的把他們給困死。

制定了戰略之後方逸天他們便是先吃了個飯,準備晚上八點便開車過去爵士酒吧,開始行動。

在此之前,方逸天走到一邊,從丹尼爾那邊用一個電話給遠在華國天海市的藍雪、林淺雪與慕容晚晴她們幾個女人打了個電話,報聲平安。

他對於自己此行的安危自然是不擔心,可是藍雪她們幾個女孩子不一樣,畢竟她們再怎麼說也是女孩子,就算是方逸天執行一個極為簡單的任務她們也會擔心牽挂,更別說她們知道方逸天去美國執行如此危險的任務了。

不過電話中這些女人一個個倒也是很體貼,囑咐著他一定要小心,說著她們在天海市一切安好,就等著方逸天順利完成任務之後回來跟她們團聚。

…………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夜幕也緊緊地變得深沉起來。

初秋的洛杉磯夜風清爽,夜景更是璀璨明亮,極為繁華,美麗而又讓人心醉。

不過今晚的洛杉磯註定會掀起一場血雨腥風,今晚過後,這場血雨腥風會使得整個洛杉磯成為全世界目光關注的焦點,將會永遠的被人所銘記。

轟轟!

兩聲汽車轟鳴的聲音響起,方逸天他們率先出發,按照計劃,方逸天與龍嘯天他們四人帶著莫妮卡先去爵士酒吧。

而丹尼爾的人手則是潛伏在洛杉磯第五街區四周,等著方逸天的電話行事。

帶上莫妮卡,一是因為莫妮卡曾幾次流連過爵士酒吧,二是MS-13組織的人對於莫妮卡的身份並不知曉,還不知道她就是幽靈組織的人。

莫妮卡在爵士酒吧是有會員證的,由著莫妮卡帶路,那麼方逸天他們幾個人進入爵士酒吧也不會瞬間引起MS-13組織的人的關注,而通過莫妮卡在爵士酒吧的會員身份,才有機會接觸到更深裡面的賭場。

方逸天開著莫妮卡的那輛悍馬H2,副駕駛座上坐著莫妮卡。

莫妮卡今晚可謂更加的美艷靚麗,一襲紅色的低胸長裙,胸前的V領隱約露出了她那對高聳豐碩的雪峰冰山一角,然而,僅僅是這高高鼓脹而出幾欲要漲裂出來的冰山一角足以讓人大噴鼻血,難以自持。

另一輛車則是由小刀開著,拉著龍嘯天與劉猛,一路朝著洛杉磯第五街區飛馳而去。

此行方逸天他們沒有帶任何的武器,如果要進入賭場,那麼MS-13組織的人肯定會提前搜身,因此帶著也是白費,況且對他們而言,武器已經不是那麼重要。

夜色之下,方逸天開著悍馬車一路飛馳前行,對於第五街區他不是那麼的熟悉,因此莫妮卡便是給他指著路,一會兒便是駛入了洛杉磯的市中心。

有著市中心在朝著另外一條街道飛馳,接著又拐入了另一條街道,朝前行駛一會兒方逸天便是看到了第五街區的牌子。

在莫妮卡的授意下,方逸天驅車駛入了第五街區,這條街區極為繁華,四周都有著酒吧夜店,璀璨的街燈將這條街道照得明亮如白晝,極盡繁華之意。

「戰狼,前面那家酒吧就是爵士酒吧,就在那裡下車吧。」莫妮卡伸手指著前面,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車子開了過去后便將車子緩緩停下,在指定的停車場將車子停了下來,隨後小刀也開車過來停下。

方逸天他們走了出來,莫妮卡一身惹眼而又性感之極的長裙,略施粉黛的臉嬌艷美麗,張揚著一股野性之美,眼眸眨動間有著萬千的魅惑風情,加上她那副在長裙的勾勒之下曲線畢露的性感身段,絕對的誘人眼球,讓人血脈賁張。

方逸天看了眼龍嘯天與小刀劉猛他們,點了點頭,接著莫妮卡便是挽著方逸天的手,朝著酒吧走了過去。

龍嘯天他們三人也是跟在後面,一行人朝著酒吧裡面走去。

現在這個時間點酒吧內還沒有多少人,而方逸天他們也是很順利的便走進了酒吧裡面,他們注意到,走進酒吧之際,酒吧外站著的七八個保安目光在他們身上停留了許久,最後看到莫妮卡之後這些保安沒說什麼。

顯然,這些保安自然就是MS-13組織的打手,也間接的負責著爵士酒吧中的治安情況。

方逸天他們找了一個大的卡座坐了下來,不一會兒,一個身材性感穿著熱褲以及性感弔帶的女服務員已經是朝著他們走了過來。 走過來的這個身材性感火辣的服務員看著方逸天他們幾個華國男子,顯然,方逸天他們對她而言顯得極為陌生。

她對前來光顧爵士酒吧的客人或多或少都會見過,但方逸天他們第一次來,而且還是亞洲那邊人的面孔,看著陌生且讓她感到一絲的好奇。

不過轉眼看到依偎在方逸天身邊的莫妮卡時她那張臉微微一怔,顯然,她對於莫妮卡是認識的。

莫妮卡不是爵士酒吧的常客,可是每一次過來都會成為萬眾矚目的對象,她要想不認識也不行,不過在她看來,莫妮卡這個美麗性感的女人在爵士酒吧中極受歡迎,可也沒有看到那個男人能夠得到她的青睞,從而能夠接近她。

因此,這個服務員看到莫妮卡這個以往在爵士酒吧中沒有任何男人可以上手過的女人依偎在方逸天身邊時,心中還真是有點驚訝,便是暗忖起方逸天他們的身份起來。

方逸天看了眼這個服務員,笑了笑,而後接過單子開始點酒水起來。

方逸天一開始就是準備擺出一副出手卓闊的大老闆形象,因此所點的酒水無一不是最貴的,比方最為昂貴的人頭馬路易十三、馬爹利,窖藏百年的紅酒等,最後,更是隨手給這個服務員數百美元的小費。

這個服務員一張臉立即笑開了花,接過了小費之後便是朝著櫃檯走去。

方逸天的目光不經意間一轉,眼角的餘光便是看到這個服務員走去櫃檯領取他點的酒水同時,一個白人男子走向了她,而後這個服務員便是在這個白人男子面前說了些什麼,而後這個白人男子的目光便是朝著方逸天他們這邊看了眼。

只不過那時候方逸天的目光已經是若無其事的轉開,漫不經心的掃視著酒吧四周的格局。

「這家酒吧的格局果然有古怪,還真是暗藏玄機。右側角、左側角、酒吧入口以及後面的洗手間方向,有著大約五人一組的安保在巡視著,這些保安自然就是MS-13組織的人。守衛還真是極為森嚴。除此之外,這個酒吧櫃檯也有點奇特,如果我猜測的不錯,那麼酒吧櫃檯裡面應該暗藏著不少武器,一旦出現任何情況,那麼MS-13組織的人第一時間就從櫃檯中將這些武器取出來。」龍嘯天此前也是漫不經心的打量著酒吧的格局,看了一眼之後他便是收回目光,開口緩緩說道。

方逸天從酒桌散落的幾包煙上抽出了一根煙,點上,深吸一口之後便笑了笑,說道:「大哥,看來你的觀察力也沒有下降嘛,哈哈,還以為你這些年不參與行動了各方面能力都下降了呢。」

「怎麼說我也是你大哥,豈能比你差了?」龍嘯天一笑,說道。

「嘿嘿,我倒是發覺這個酒吧中的服務員最大的特點就是一個個身材性感火辣。」小刀嘿嘿一笑,說道。

「媽的,你小子就知道看這些。」方逸天忍不住笑罵了聲。

「刀子,你該不會是心癢了吧?依我看,這些女服務員的身材應該是被酒吧中的客人給摸出來的。」劉猛一笑,戲謔說道。

「喂,你們幾個人到底在說什麼啊?難道忘了嗎?不許說華語,別忘了你們現在的身份,要說只能說英語或者日語。」莫妮卡聽著方逸天他們幾個人說著華語,根本聽不懂,便是嬌嗔的說道。

方逸天一怔,而後便是哈哈一笑,說道:「OK,OK,就說英語。」

原來,前來爵士酒吧的時候,方逸天他們思量了一番,決定暫時用日本人的身份,宣傳他們是日本人。

這麼做的最主要的原因在於MS-13組織劫持的冷夢瑤是華國人,如果他們以著華國人的身份出現,那麼在這個敏感時段,多少會讓蘇老大這個人有所警惕懷疑。

而且根據莫妮卡的介紹,爵士酒吧中偶爾都會有日本人光臨消費,鮮有華國人過來。

超級矮個子 因此,在冷夢瑤這個華國中出色的武器研究專家被劫持時期,湊巧的來了他們幾個華國人,多少都會引起一些注意。

酒水很快便上來了,而這個女服務員更是隱晦的暗示方逸天他們需不需要幾個陪酒的美女。

方逸天笑了笑,既然是來玩的,那麼當然是需要,否則龍嘯天、小刀、劉猛他們三個大男人干坐著,多少也會讓人覺得奇怪。

於是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OK,叫來三個漂亮的,如果不漂亮那麼我可是要退貨哦。」

那個女服務員笑了笑,便是走開了,接著,三個裝扮靚麗時髦性感火辣的女郎便是走了過來,紛紛坐在了龍嘯天他們三個男人的身邊。

龍嘯天已經是有妻室,而且為人正直,對於女色向來不沾,不過為了配合演戲,他也只好跟著身邊坐著的那個性感女郎閑聊著,任由那個性感女郎火辣的嬌軀貼上了他的身子。

小刀與劉猛兩人骨子裡本就是騷悶之極,有性感美女送上來,他們自然是不會錯過機會,已經是跟各自的美女聊得一陣火熱,紛紛摟著身邊的美女,一副過來尋歡作樂的姿態。

方逸天看著他們兩人,禁不住苦笑了聲。

接著,方逸天他們便是開始喝酒起來,其間,這幾個叫過來的美女旁敲側擊的問著他們從哪裡來,以前怎麼沒見過他們之類的話。

方逸天他們心中暗自冷笑著,便是說著他們來自於亞洲的日本,這次過來美國投資項目,經熟人介紹過來這裡玩,輕鬆輕鬆。

這樣的回答可謂天衣無縫,從方逸天他們幾乎是一擲千金的卓闊手段開看,也不像是假話。

…………

慢慢地,酒吧中的客人逐漸多了起來,震耳欲聾的爵士樂充斥在了四周,隨著DJ的嘶喊之聲而將酒吧中一個個的高亢熱情給調動了起來。

莫妮卡看著舞池中扭動著身子的年輕男女,她忽而一笑,便是拉著方逸天的手,說道:「親愛的,我們一起去跳舞吧。」

方逸天一笑,說道:「好啊。」

說著,便與莫妮卡走向了舞池。

莫妮卡一走進舞池中,便是立即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搖曳的燈光之下,莫妮卡那張美艷嬌媚的臉閃動著嫵媚誘人之態,而她在一襲低胸長裙的包裹之下曲線畢露的性感身段更是瞬間讓場中的荷爾蒙味道更加的濃郁起來。

走到舞池中后,莫妮卡便是抱住了方逸天,塗抹著唇彩的櫻唇泛著魅惑人心的笑意,與著方逸天隨著那勁爆的音樂而開始舞動了起來。

方逸天能夠注意得到,舞池中好幾個肌肉男壯漢盯向他的目光有點不友善,特別是幾個黑人,目光盯著他,充滿了敵意。

可方逸天也不在乎這些,摟著莫妮卡那嬌柔纖細的腰肢,旁若無人的開始舞動了起來。

約莫九點半左右,猛然間,酒吧入口處有著嘩然的聲音,方逸天的目光看似無意的朝著酒吧入口處看去,便是看到一個穿著白色西裝年紀在三十歲左右的男子當前走著,在他的身邊陪伴著四五個手中拿著大雪茄,略顯富態,一看便是那種有錢有勢的中年男子。

酒吧中的那些保安看到這個穿著白色西裝的男子后一個個臉色恭敬不已,紛紛打著招呼,而這個白色西裝男子的後面則是跟著四個彪悍壯實的保鏢,一個個身體粗壯結實,目光森冷,氣場極大。

那個白衣男子對身邊那幾個大老闆模樣的男子顯得極為客氣,一路引領著他們朝著酒吧裡面走著。

前面則是有著酒吧中的保安在為他們開路,將擋路的酒吧中的客人紛紛推開,讓出一條通道出來。

方逸天看著這幾個人,眼中目光閃動,若有所思。

而這時,莫妮卡突然貼在了他的身體,嬌艷的紅唇湊到了他的耳畔,顯然是在準備跟著他說這些什麼。 「親愛的,你注意到那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了吧?他叫強尼,是爵士酒吧的負責人,也是蘇老大身邊一個最重要的手下。 流浪在影視世界 強尼一般都不會離開蘇老大的身邊,強尼出現在這裡,那麼足以說明蘇老大也是在爵士酒吧中。可能是在酒吧內部裡面的賭場中。而強尼帶過來的這幾個男人就是今晚賭場中的賭客,他們一個個都是有錢有勢的老闆,不過乾的都是黑吃黑的生意。」

莫妮卡性感誘人的嬌軀貼在了方逸天的身上,性感的紅唇貼著方逸天的耳畔,輕聲說著。

「強尼?」

方逸天口中默念了聲,而這時,那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引領著那幾個大老闆在讓開的通道中朝著前面走著,走到了爵士酒吧的最里側,那邊有著一扇門口,或明或暗中有著不少人站在那裡。

看到強尼帶領著人走過來之後,那邊站著的那些人紛紛點頭致敬,而後門口打來,強尼便是隨同著這幾個人走了進去。

方逸天的目光從酒吧最里側中的那扇門一掃而過,在莫妮卡的耳邊問道:「那扇門後面應該就是通向賭場的通道了吧?也就是說,蘇老大極有可能就在這裡面?」

莫妮卡點了點頭,說道:「能有有資格由強尼親自接送的賭客一般都是地位超然,賭資都在千萬美金以上的客人。往往這樣的大顧客,蘇老大都會在現場。因為蘇老大跟這些人都是認識的,他在現場也會起到周旋的作用。」

「如何混進賭場裡面?」方逸天語氣一低,問道。

莫妮卡嬌美一笑,眼眸看著方逸天,忍不住伸手掐了掐他的腰身,說道:「笨蛋,要想進去當然得要進去賭了。不然老大給你那張卡幹嘛?裡面起碼有幾百萬的錢。」

方逸天笑了笑,由於今晚的行動要混入賭場中,因此臨行前丹尼爾便是給了方逸天一張全新的銀行卡,密碼也告訴了他,說著混進去以後想賭什麼隨便賭。

那張卡裡面有多少錢方逸天不得為之,聽到莫妮卡這麼說后他還是驚詫了一下,丹尼爾隨手竟然就給他一張有著數百萬以上的卡,這種對他的信任也讓他心生暖意。

「我們也用不著在此浪費時間了,想想能通過什麼方式混入賭場裡面吧。」方逸天語氣一沉,說道。

莫妮卡嬌艷一笑,說道:「這還不簡單,交給我好了。你先回去跟你的兄弟坐著,我去去就來。」

說著,莫妮卡便鬆開了抱住方逸天的雙手,朝著酒吧的櫃檯走了過去。

方逸天看了莫妮卡一眼,便走回到了龍嘯天他們的卡座上坐著,自己倒了杯人頭馬路易十三,喝了一口。

那三個叫來的陪酒美女臉色紅暈,糾纏著小刀他們,除了龍嘯天比較保守之外,小刀與劉猛對身邊這兩個美女可是毫不客氣,暗中也不知道用了些什麼手法,竟是將這兩個美女挑得氣喘吁吁,媚眼如絲。

方逸天看著禁不住搖頭笑了笑,而後他放下酒杯,轉眼看去,便是看到櫃檯上莫妮卡正跟一個白人男子在說這些什麼,那個白人男子目光時不時的朝著他這邊看過來。

顯然,莫妮卡已經是在跟這個白人男子交涉著他要進入賭場裡面賭錢玩玩的事情。

而後這個白人男子點了點頭,莫妮卡便是轉身朝著方逸天這邊走了過來。

…………

由於場中有著酒吧裡面的三個陪酒女坐在旁邊,莫妮卡走過來后也沒說什麼,她朝著方逸天笑了笑,而後便是拿起了自己的酒杯,喝了口酒。

方逸天看著莫妮卡一臉輕鬆坦然之態,心知這件事已經是差不多達成,也許是等著爵士酒吧這邊派個人過來與他們接頭。

「哈哈,我聽說有從日本過來的朋友要來我這邊玩玩?」

突然,一聲低沉的笑聲響起,而後一個男中音極為渾厚的聲音在方逸天他們的耳邊響起,方逸天回頭一看,便是看到了之前那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強尼。

「你好,你好!」

強尼走了過來,一雙精光內蘊的目光盯著方逸天,口中接連的打著招呼,說的卻是日語。

「你好!請問你是?」

方逸天坦然以對,說出口的完全是地道的日本話。

「我是這裡的主管,歡迎你們。」強尼改口用英語說著,而後看著方逸天,漫不經心的問道,「幾位朋友是從日本來玩的?」

「他叫山本一郎,是我的一個朋友,這次他來美國是來投資一個大項目。閑暇之餘我便是帶他過來這裡玩玩,可在酒吧中喝酒也沒什麼意思,因此他打算去拉斯維加斯試試手氣,可我一想強尼哥你這裡不是有賭場嘛,所以就讓山本在這裡玩也是一樣的。」莫妮卡這時開口,說道。

強尼看了眼莫妮卡,朗聲一笑,說道:「原來是美麗動人的莫妮卡小姐帶過來的朋友。你可是有段時間沒有來這裡玩了,上次羅伯特老闆見過你一次后可是對你念念不忘。」

「是嗎?下次有機會我一定跟羅伯特先生喝兩杯酒。」莫妮卡笑了笑,說道。

強尼一雙目光掃視了方逸天他們幾個人,而後便是問道:「不知山本先生你準備玩大玩小?」

「呵呵,這次隨身帶著的錢不多,大概數百萬美金,不知道能不能在你這邊玩兩把呢?」方逸天一笑,取出一個空杯子,倒了杯人頭馬路易十三,遞給了強尼。

強尼臉色一動,心中暗暗吃驚了一下,數百萬美金,這可是潛在的大客戶啊!

不過他表面上依然是不動聲色,接過了方逸天遞過來的酒杯,哈哈笑著說道:「山本先生不要誤會,我剛才的話沒有冒犯之意。既然山本先生想要試試手氣,那麼我自然是歡迎。」

「如果不介意,就跟我過來吧。」強尼將杯中的酒喝光之後笑著說道。

方逸天點了點頭,而後便站了起來,而龍嘯天與小刀、劉猛也是跟著站起來。

強尼看了他們一眼,便帶著他們朝前走著,走到了最里側的那扇門口後有專人的人打開門口,方逸天他們走了進去。

走進去后竟是看到這扇門口後面是一條通道,通道沒五米都會有一個彪炳大漢站著,手中拿著各色武器,一個個臉色冷峻。

「山本先生,說起來抱歉,進入賭場前我得要檢測一下你的身子,我想你不介意吧?」強尼笑了笑,說道。

「當然不介意。」方逸天一笑,說道。

隨後強尼從通道中一個男子的手中接過一個紅外線的檢測棒,將方逸天、龍嘯天他們四人從上至下搜查了一遍,接著也檢測了莫妮卡的全身,沒有發現什麼武器之類的后才放心下來。

「這是公司里的規定,希望山本先生不要放在心上,好了,諸位隨我來吧。」強尼一笑,說道。

方逸天笑著點了點頭,一臉輕鬆,隨著強尼朝前走著,身邊跟著莫妮卡,龍嘯天與小刀、劉猛他們也是臉色如常的跟在後面。

方逸天他們表面上的平靜之下,心中已經是泛起了一絲的激動以及血性,一路上他們的目光有點漫不經心的四處看著,實際上卻是將沿途走過的一切細節都記在了腦海中。 在強尼的帶領之下,方逸天他們一行人朝前走著,又經過了一扇門口,接著順著階梯朝著地下室走去。

這一路來或明或暗中都有著不少MS-13組織的人在把守著,如果是採取強硬的手段直接衝殺進來,憑著方逸天他們的能力的確是能夠安然無恙的衝殺進來,但是這當中要破費周折。

而且將會鬧出極大的動靜,那麼在下面賭場的蘇老大得到風吹草動之下將會立即從秘密通道直接逃脫。

因此,方逸天便是將計就計,明著是來到MS-13組織在洛杉磯管轄下的賭場中賭幾手,暗中的目標自然就是這個蘇老大,也就是說,今晚將會是一場豪賭!

營救冷夢瑤的行動成功與否就取決於今晚的豪賭!

方逸天他們跟著強尼順著階梯朝下走,走了幾步便是聽到了下面傳來的各種輪盤賭桌、老虎機、21點等等機器的聲音,以及硬幣的叮噹聲響。

再朝著下面走幾步,眼前一片豁然開朗,這是一個數千平米的場地,有著各式各樣的賭桌,而西裝革履的賭客則是穿梭其中,現場中有著不少穿著三點一式的妙曼女郎,負責給客人端水送酒,以及給賭客換取各式各樣的賭博籌碼等等。

這個賭博場地布置得極為豪華奢侈,堪稱是金碧輝煌,懸挂著的明亮吊燈灑下萬千光輝,裡面的各式各樣的賭桌上坐著神態不已的賭客,有的神采飛揚,有的垂頭喪氣,有的眉頭緊蹙……

「不知道山本先生喜歡玩什麼呢?」強尼臉上帶著笑意,對著方逸天說道。

「我喜歡玩輪盤。」方逸天淡淡說著,而後又說道,「麻煩強尼先生帶我過去換點籌碼吧,先換十萬美金的籌碼來玩玩,看看手氣如何。」

「好,好,那麼山本先生請隨我過來。」強尼笑著,看向方逸天那熱切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一頭待宰的肥羊一般。

隨後,強尼將方逸天領到了賭場中的總櫃前,方逸天將丹尼爾給的那張銀行卡取了出來,通過刷卡直接刷掉了十萬美金,換取了相應數額的籌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