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輪迴之門?」

柳無邪暗暗說道。

相隔較遠,看的不是很清楚,柳無邪也不是太確定。

看情況不像是輪迴之門,而是通往輪迴世界的道路。

不管是不是輪迴之門,從地下冒出如此一座恐怖的門戶,肯定跟這座世界有一些關聯。

前赴後繼,幾萬名修士,聚集在黑色門戶周圍。

盞茶后……

柳無邪出現在人群之中,隱匿了氣息,將自身的氣息控制的極好,就算是半仙境,一時半刻都無法發現到他。

只要找到離開之法,柳無邪會毫不猶豫的逃走。

「上面好多的文字。」

黑色石門太大了,釋放出恐怖的洪荒之力,就算是巔峰窺天境,都無法靠近,只能站在百米之外。

桃花門門主落下,目光橫掃一圈,最終落在黑色門戶上面。

「這些文字太古老了,你們誰認識?」

上面的文字,像是蝌蚪文一樣,歪歪扭扭,連出現的半仙境,都是一臉懵逼,他們

不認識這上面的文字。

「這應該是洪荒之前的文字,如今流傳下來的極少。」

有人給出解釋。

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產物,經過無數年發展,文字也在更新換代。

那些遠古文字,太過隱晦難懂。

很多文字,代表的含義,跟描述的完全不同,貿然閱讀,可能會出現大問題。

鬼眸施展,黑色門戶上的文字,盡收眼底。

每一個文字,看的清清楚楚。

「這是太荒文!」

柳無邪震驚在原地。

跟他的太荒吞天訣一樣,都是太荒文,要比洪荒還要古老。

太荒誕生於什麼時候,就算是柳無邪也不清楚,也許要比遠古時期還要古老。

大量的文字進入柳無邪的魂海,被天道神書收錄在冊。

「這是……這是大輪迴術的修鍊之法。」

柳無邪眼眸狂跳,這竟然是完整版的大輪迴法術修鍊之法。

要比神子修鍊的還要精妙。

神族掌握的只是一些皮毛,連輪迴之門都無法召喚出來,只能召喚出來輪迴通道。

完整版的大輪迴術,攻擊力很一般,最大的妙用,是打通輪迴之路,召喚出來輪迴之門。

就算你死了,可以藉助輪迴之門,將其復活,這就是大輪迴術最精妙的地方。

神子靠著死去,才終於領悟輪迴真諦。

柳無邪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誰能掌握了完整版的大輪迴術,豈不是掌控了輪迴之門。

不敢輕舉妄動,將所有的文字整理好了之後,柳無邪沒時間修鍊。

參悟輪迴法術,需要一段時間,天神碑中的永恆世界已經消失。

「誰是柳無邪,給我滾出來。」

納蘭家族的人出現之後,對黑色門戶上的文字不感興趣,反正他們也不認識,將文字記錄下來后,回去再慢慢研究。

他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誅殺柳無邪。

柳無邪不死,納蘭家族一日不會安寧。

再多的寶物,也換不回來納蘭家族六位長老的性命。

所有人一愣,紛紛收回眼神,看向納蘭家族等眾多高手。

桃花門這次傾巢而出,由門主帶領,連那些閉關的老古董都出現了。

加上水族,七十二洞海盜,形成一個戰圈,將所有人圍起來。

納蘭奇文親眼看到柳無邪進入這座世界,一定隱藏在人群之中。

早就知道柳無邪擅長偽裝,今日看他怎麼躲。

「納蘭家族好狂的語氣,你們憑什麼要讓所有人祭出自己的真氣。」

有人提出質疑,納蘭家族未免太霸道了。

「我們納蘭家族有六位長老死於柳無邪之手,今日我們納蘭家族必須要誅殺柳無邪,只要證明自己不是柳無邪,每人送上一百塊星晶。」

納蘭奇文很清楚,這時候不宜與所有人為敵,他們的目標,是找出柳無邪。

一百塊星晶不多,幾萬人在場,一人一百塊,也是一筆不菲的數字。

納蘭家族已經頒發了追殺令,誰能殺死柳無邪,獎勵五百萬星晶,這筆資源一直放在納蘭奇文身上,現在正好派上了用場。

「我不是柳無邪!」

很快有人站出來,祭出自己的真氣,的確不是柳無邪。

納蘭奇文看了一眼,納蘭天城立即拿出一百塊星晶丟給他。 一個不知名的巨大靈境之中。

無數的建築密密麻麻,鱗次櫛比地排列在一起。

如果仔細看。

就會發現,整個建築如同一條蜿蜒的巨龍,甚至於規模比外面的皇宮還要大。

還要更加的威嚴雄壯!

而這巨龍的龍頭之處。

就是一個雕欄玉砌,卻又塗滿著黑色顏料的,帶著十分深沉氣息的殿堂。

只要走進來。

就能夠通過這種黑色,來不自覺地達到一種十分肅穆的感覺。

圍牆上雕刻著滿滿的神佛。

每一個都寶相莊嚴,栩栩如生,彷彿怒睜著雙眼,盯著路過的行人一般。

令人走過去,就感覺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幾乎將外部環境做到了極致。

……

「彭!」

突兀的一聲巨響。

只看到一個完全由實木打造而成的桌子,已經完全地碎成兩半。

而那碎裂物品的正中央,就是一個完整的巴掌印兒。

地下是深深的印記。

嗡嗡的聲音,還在大殿之中來回的回蕩。

久久不能停歇。

「欺人太甚!」

「實在是欺人太甚!」

「這群老王八蛋,他怎麼不去死?」

「啊啊啊!」

一陣氣急敗壞的聲音,從這一個透露著深沉氣息的黑色殿堂之中傳了出來。

而無論裡面怎麼樣的打砸,服侍在外面的人,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異動。

很顯然。

裡面的那個人特地下上了禁制,不想讓自己的這一副樣子被別人發現。

終於。

這一個身穿御神袍,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邪魅而神聖氣息的中年人,坐在了大殿之上的位置上。

「讓堂堂法王去當護道者,虧他們這些人想的出來。」

「越過教主,直接下命令。」

「這是赤裸裸的,不將本座放在眼裡,一群叛逆,一群叛逆之徒!」

原本作為白蓮教主。

黃天他的氣質修養,絕對是沒的說。

甚至於。

由於白蓮教還有一部分神棍的氣質,屬於一種有思想的教派。

畢竟沒有永恆的教派,只有長久流傳,經久不息的偉大思想。

所以說,黃天作為整個教派的教主,自然是大忽悠之中的大忽悠。

但就是這樣。

他卻還是仍然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憤怒,這就可想而知了。

是什麼讓他如此憤怒?

原來,就在剛剛,四大護法其中的三個傳消息。

說是他們的真傳弟子,也已經來到了這一處天地法界之中,需要一個護道者。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