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也可以說是吧。」葉塵笑着說道,「小九啊,現在呢,我先送你和老師回別墅,等一會我還要去處理一些事情。」

韓欣比小九看得遠,「葉塵,謝謝,為我的事情,真是麻煩你了。」

這直升機肯定不是葉塵的,應該是部隊的,要是沒猜錯的話,肯定是那個孫平道調動來的。

至於為什麼葉塵突然徵用了這直升機,韓欣還一時想不透,因為如果是威脅的話,這直升機的駕駛員應該在葉塵去校長辦公室的時候早就走了,不可能等葉塵回來。

韓欣是百思不得其解。

「韓老師,你千萬別這麼說,人這一生,都是有劫難的,大大小小的。」葉塵很樂觀道,「就好像唐僧去西天取經一樣,經歷九九八十一難,現在韓老師的這個劫難,可大可小,只要安心等待就行了。」

韓欣點頭:「好,我聽你的。」

「葉哥哥,我也聽你的。」徐小九笑着說道。

「駕駛員,麻煩你可以起飛了,去湖畔小區。」葉塵拍了下駕駛員夏旭的肩膀。

直升機起飛。

那些學生又是一陣羨慕。

龍五等人的直升機也跟在後面。

很快,葉塵就來到了湖畔小區。

「不方便停機,我親自帶你們下去。」

葉塵說道。

「韓老師,小九,把手給我。」葉塵伸出雙手。

韓欣:「葉塵,你說,就,就這麼跳下去啊?」

這距離地面可是有將近十米的高度啊!

「葉哥哥,我相信你,我可以飛了,太好了。」徐小九感覺刺激,直接把手遞給葉塵。

夏旭回頭看了一眼葉塵,這個傢伙還真是牛逼得很啊,他說道:「葉塵,不遠處應該有停機場,那邊有個草坪。」

「不用了,我直接帶她們下去。」

葉塵說;「你稍等。」

夏旭之所以一直在等著葉塵,是因為葉塵對他說過,帶回韓老師和小九后,他會主動『投降』。

就是因為這一句話,夏旭相信葉塵。雖然才是第一次和葉塵打交道,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夏旭覺得葉塵並不是領導嘴中說的對社會造成巨大危險的恐怖分子。

「媽,你怕嗎?」小九問道。

「媽不怕,葉塵說沒事,那就沒事。」韓欣也是很快把手伸出去。

葉塵左右手握著韓欣,小九的手。

「好嘞,那我們就下去啦。」

葉塵牽着兩人的手,直接一躍而下。

「啊。」

「啊。」

韓欣驚叫的聲音,這沒徵兆啊,都沒來得及深呼吸呢。

徐小九則是高興手舞足蹈,烏黑髮亮大眼睛一直看着,原來飛的感覺這樣。、

十米的下降速度很快,就一兩個呼吸之間,葉塵就帶着韓欣,徐小九安全落地了。

「葉哥哥,刺激,太刺激了,我還想來一次。」徐小九開心道,比坐過山車更刺激。

「小九,別胡鬧。」韓欣嚇得臉都有點白了,按照着地之後,她是真的雙腿都在發抖的。

韓欣看着葉塵的眼神都變了,這傢伙太厲害了,快落地的時候,好像有什麼無形的力量托着她們的雙腳。

「韓老師,小九,很快就有我的一個朋友來保護你們。」葉塵笑着說道,「到時候,你們聽他的話就可以了。」

「葉哥哥,你要去哪裏啊、」徐小九擔心道。

「葉哥哥,要去一次省城。」葉塵道,「去處理好你媽媽事情,我就回來和你們一起吃飯啊。」

「葉哥哥,要很久嗎?」

葉塵:「不久不久,做多明天就回來了。」

「葉塵。」

韓欣深呼吸,想說點什麼話,可是喉嚨好像被什麼堵住了,一股暖流流淌全身。

「老師,什麼都不用說,等我回來。」

葉塵微微一笑,身子彈簧而起。

上了直升機。

「走吧。」

葉塵對夏旭說道。

「這個葉塵。還真是厲害啊。」

後邊某直升機上的龍五看到葉塵這一手絕活,也是震驚了。

十米的高度,說跳就跳,這彈射能力,變態至極

龍五也有這個能力,只是,需要一定的助跑才能騰空而去。

不像葉塵,直接站在原地就彈射上去了。

「跟上。」

五架直升機直接跟在葉塵後面。

「龍哥,是孫領導打來的。」

一個隊員把手機遞給龍五。

龍五臉色很平靜接過。

孫平道咆哮的聲音:「龍五,葉塵人呢?有沒有被槍斃?」

「孫領導,你先不要着急。」龍五淡定道,「現在葉塵正在飛機上,我們帶他去省城。」

「韓欣呢?」

孫平道一愣,控制住葉塵了?太好了,那剩下來好辦多了。

「我們並沒有待帶韓欣回來。」

孫平道一愣,然後罵道;「龍五,你是做什麼的,你是特戰隊教官,這種殺人犯你居然放過了?」

「孫領導,葉塵被我們控制,我覺得他才是這個案件的最主要的人。」龍五有理有據的說道。

龍五心裏有點不爽孫平道,要不是看在對方職位以及身份上,他根本不鳥孫平道,就知道發號命令。

「龍五,你等著被免職吧。」

孫平道冷笑道;「把葉塵帶回來,記住,你帶不回來,不僅僅是你,你全組成員都要跟着遭殃。」

孫平道直接掛了電話。

「現在沒有了葉塵保護,韓欣不足為患。『

孫平道又是拿起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馬上去抓韓欣,這一次,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總之,天黑之前,在省城,我要見到韓欣。」

「孫老闆,我這就帶人去抓韓欣,你放心,一定在天黑之前,把人送到你前面。」

某個豪華大別墅。

「師伯,剛才孫平道給我打電話,說葉塵已經被省城特戰隊的人控制,現在被帶到省城,接受進一步的處理。」

楊晨臉上樂壞了,終於,這個可惡的葉塵要離開江州了,就說嘛,江州是絕對不可能容許有這麼牛逼的人存在的。

「被帶走了?」

姚栓也是微微一愣;「憑着葉塵的手段,就這麼輕易的被陸戰隊帶走?這有點不可置信啊。」

楊晨道:「師伯,你可不要小看省城特戰隊的人,那些都是有真功夫的,雖然葉塵會法術,可,法術能抵擋大炮和子彈嗎?」

「再說了,省城特戰隊裏面也有一些能人異士,之前我去京城的時候,我爸就給我介紹一個,那個人很厲害,也是會術法。」

姚栓笑道:「這個我自然知道,江湖之大,人外有人,既然這個葉塵被帶走了,那省的我們去找他算賬。」

「師伯,現在是要把韓欣帶到省城。」楊晨說道,「不然,加國那邊又打電話來催了。」

姚栓道:「你派一些人去抓韓欣吧。」

楊晨點頭:「師伯,那個韓欣有一個女兒,長得美貌動人,要不?」

「有心了,有心了。」姚栓桀桀笑道,「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接受吧。」

楊晨心裏罵娘,這個老色筆,就喜歡小妹子,他拿出手機叫人去抓韓欣和徐小九。

湖畔小區別墅。

「媽。葉哥哥是不是很快回來啊?」

徐小九說道。

韓欣;「嗯,他是這麼說,我相信他很快回來的。」

「媽,那我們就等葉哥哥回來,等他回來了,我就給他煮吃的,你說,葉哥哥喜歡吃酸甜排骨嗎?」

徐小九期待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下廚、」韓欣瞪眼,天方夜譚啊,這閨女第一次要下廚,「你確定你煮出來的排骨不把葉塵毒死?」

「媽。」

徐小九很委屈的樣子:「你就不能鼓勵安慰我啊。」

「徐小九啊,你是白眼狼啊,我養你這麼多年了,也沒見你給我煮過一餐,完了,完了,古人說女大不中留看樣子是真的。」韓欣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徐小九狡辯;「媽,我先給葉哥哥嘗一下我的手藝,不被毒死呢,我就再給你煮,是不是,嘻嘻。」

雖然沒下出廚,可,網上一搜不就有了嘛,對圖下廚,很正常的嘛。

嘭。

大門被人一腳踹開了。

「把人帶走,速度要快。」

瞬間,衝進來十幾個窮凶極惡的社會男子。

。璇風瓑浼氬啀璇.. 縱橫交錯的血焱光芒凌空飄搖。

秦楓留下的道道殘影在空中浮現,凜冽的殺機充斥著四方。

殺向梁朝將士的世界之力被悉數轟散,化作漫天洶湧的氣浪。

好快的速度!

怡文仙人心裡一驚:秦楓出手的速度比想象中要快!但這在自己的世界之力中,自己才是至高無上的主宰者!

轟!

他猛然張開雙手,口中念念有詞,無數道文字激射而出。

蠅頭小字充斥著四方空間,瞬間讓秦楓舉步維艱。

殺!

秦楓神色微動,一刀揮出,無心焱滅的光芒隔空爆發,聲勢驚人。

「哼!」

怡文仙人冷哼一聲,驟然消失在原地。

那一刀落空了。

「小子,你空有天品仙術的攻擊,但卻沒有與之匹配的速度,又有什麼用?」他露出譏諷之色。

雙手交織間,恢弘的氣浪洶湧向秦楓。

片片白光激射而出,似薄薄的書頁,但殺機十足。

「你是覺得本王不夠快?」秦楓眼瞼微動,幽幽道,「那就如你所願!」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