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案子有點意思,我想研究研究……」

……

當四人走進案發現場王家大院的時候,一陣惡臭撲鼻而來,滿院的屍體原封不動的保留在那裡,有的屍體還正對著他們,被抓爛的臉上一雙依稀有一雙空洞的眼睛在看著他們,周圍散發著腐味,髒亂的地上彷彿還流淌著血水,空氣在瞬間凝結,時間在剎那定格,這是一部活生生的恐怖片場景,一種莫名的感覺涌了上來,這是種感覺直衝大腦,刺入靈魂……

萬力和李涵感覺胃裡一陣翻騰,立刻跑出去大吐起來,陳維維卻若無其事的走進去一個一個的仔細檢查屍體,奇怪,屍體雖然面容被毀但可以看出死之前的神情都很安詳,沒有過什麼痛苦和掙扎,如果是被人活生生砍死怎麼可能會這樣?而且為什麼屍體為什麼都在院子里?陳維維眉頭一皺,轉頭看見一個屍體,那女孩才十歲,陳維維的心一下沉了下來,兇手怎麼這麼殘忍,動機又是什麼?等等,這是什麼?陳維維從女孩屍體懷裡摸出一塊還沒有撕包裝紙的波板糖,陳維維突然想到什麼,卻又說不出是什麼,想了好一會兒,可院子的氣味實在是太讓人受不了,最後只得轉過身走出了院子,孟凡在外面安慰著吐得一塌糊塗的萬力和李涵。

「我靠,你們有沒有搞錯?人都死三天了幹什麼還不埋了,擺在那裡等過年啊?」李涵邊吐邊向孟凡罵道。

「啊!?電視上不都是演的要保留現場等專業人士來調查嗎?所以我們都不敢動。」孟凡反倒有些好奇。

李涵簡直對他無語,吐了半天後也累得沒力氣,靠著牆休息,萬力擦擦嘴巴不是該對孟凡說什麼才好,只好嘆口氣:

「保留現場只要在屍體的位置上模個人形,能夠把屍體的位置和姿勢表現出來就好了,至於屍體的檢查你們可以先把屍體收起來安放到較冷的地方,沒有必要擺在那裡。」

「噢——原來是這樣啊!我們沒經驗,下次不會了!哈哈哈哈!」

三人同時汗了下,無語的看著他:

「……(這種事情你還希望有下次)」

八撲朔迷離這時,有村民急匆匆跑過來,喘著粗氣擦擦汗:

「村長,可找到你了,韓光又說要走,我們死活攔不住,你還是去看看吧!」

「什麼!」孟凡咬著壓罵了聲粗話,大步跟著村民離去,「都什麼時候了,他還添亂!這膽小鬼……」

陳維維他們也好奇的跟了上去,萬力不解的問他:

「村長,發生什麼事了?」

「噢?沒事,就是本村的一個村民說要離開我們村,對了,他就是和你們提過的現場五具屍體的第一發現人韓光,他還口口聲聲說什麼自己親眼看到那個死去的寡婦在王家殺人,堅持要走。」

陳維維身體一顫,轉頭奇怪的看著孟凡:

「五具?可剛才的現場里只有四具屍體啊!」

「什麼?」萬力和李涵大叫了一聲。

孟凡卻哈哈笑起來,沒事一般的和他們說道:

「是五具,有一具屍體不在院子里,在王家房子背後靠牆一個角落的,屍體是王家的媳婦鄭儀,哎!是個苦命的人啊!對了,韓光口裡說的看見寡婦屍體殺人貌似就是說他正看見寡婦在殺鄭儀……」

三人同時打了個冷顫,沒有再問什麼,跟著孟凡來到韓光房裡,發現韓光已經把家底都收拾好了堅持要走,孟凡上前一把奪過他的行李:

「你幹什麼?還嫌不夠亂是不是?那天是你眼花——說了多少次了,根本沒有什麼屍體還魂殺人這回事,這兩個偵探已經開始調查了,相信過不了多久……」

「你算了吧!眼花?我自己親眼看到的自己還不清楚?當時確確實實是那個寡婦!我一輩子都忘不了那個情景:雪白的月光下她拖著鄭儀的屍體就那樣朝陳家走去……」韓光想起都不覺一身冷汗,然後又指著萬力和李涵對孟凡說道,「偵探?你還真把這兩個小孩的話當真了?要是你請的是唐鵬和程帥我沒準還會留下來,可他們?哼!笑話!」

兩個小偵探一聽這話,氣不打一處來,張嘴要和他罵起來卻被陳維維攔住,陳維維環視了一周韓光房裡,最後目光落在他的行李上,陳維維歪著頭想了一會兒,一下變得有些嚴肅,盯著韓光問道:

「這個村子可以說是對外封閉了的,你上哪買這些名牌服裝,而且有些還是最近新買的?」

「兄弟,這你就誤會了。」孟凡笑著解釋道,「我們村子對外確實是隱藏著,可村民是可以自由出去的……只是這裡離城裡較遠,大家也都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很少有人出去,最近好像就韓光出去過一躺……」

韓光瞥了陳維維一眼,滿臉的不屑:

「隨便找個人也學人家破案,你還有什麼覺得不對的?我一一給你解答!」

陳維維沉默了一會兒,剛要說什麼,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回頭一看發現原來是昨天冤枉他的楚以茜,只見她給自己拋了媚眼:

「沒事的,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破案的!畢竟……你是人家未來老公……」

正在喝水的孟凡猛的把口中的水往外一噴,剛好噴到韓光臉上,弄得對方滿臉都是,萬力和李涵一下張大了嘴巴,陳維維差點沒摔在地上:

「什……什……什麼?未來的老公?」

「恩!」楚以茜故作羞澀的把身一轉,「我們村裡的規矩要是女孩子被人看見了對方的身體就要嫁給對方的。」

陳維維整個人都呆住了,結結巴巴的說;

「可……可……可我什麼也沒看到啊!」

「討厭!不許不認賬!」

「可我確實沒有……」

兩人開始爭論起來,旁邊的韓光小聲問孟凡:


「我們村真的有這麼個規矩?」

孟凡一愣,也疑惑起來:

「啊?我不知道啊!什麼時候定的?」

眾人都汗了下,扭頭看著仍在爭論的陳維維和楚以茜兩人,都不知該說什麼好…… 九失蹤(偵探社)唐鵬在接電話,程帥和陳熙兩人圍坐在飯桌上著急的等開飯,陳熙倒是挺耐心的,可程帥卻極不耐煩的晃來晃去,眼睛動不動就望向廚房,裡面果子和劉敏在廚房裡做著香噴噴的飯菜,常晶在一旁仔細的看著他們燒菜的每一個步驟,還不時往筆記本里記著什麼,廚房裡那一縷縷誘人的香味隨著微風飄出來,飄到客廳的飯桌上,早已餓得咕咕叫的程帥一聞到這香味立刻口水直流,偷偷的跑到廚房裡準備渾水摸魚……

「哇!想不到果子妹做菜的手藝這麼棒! 末世甜園 !」劉敏笑嘻嘻的和果子開著玩笑。

果子手裡抄著菜,臉上卻一紅,和劉敏對視了一眼,忽然表情變得有些複雜:

「哪有?劉敏姐又笑話我了,姐姐的手藝才好呢!那個白痴不知修了幾輩子的福,以後可以娶到姐姐這麼賢惠的妻子。」劉敏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只是好奇的看著她,旁邊的常晶小聲捂著嘴笑起來,果子見她一人在那裡偷樂,想把她也拉上,便逗趣的對常晶說,「常晶妹妹,你學做菜還真認真,連筆記都做了好幾頁,是不是準備以後燒給唐鵬吃啊?」

常晶臉立刻燒得發燙,噘著嘴巴不說話,這時,一隻手摸索著爬上了菜板,一點點的向已經做好的一碟糖醋排骨探去,劉敏發覺后正要開口,卻被果子攔住,順便也給常晶做了的手勢,讓她們假裝不知道,而那隻手抓了幾塊糖醋排骨就一溜煙閃出了廚房,不久後傳來程帥的慘叫聲:

「媽的!救命啊!辣死老子了!水,水!」

廚房裡立刻爆發出一陣鬨笑,陳熙看著嘴唇脹的紅腫的程帥,小聲笑了笑:

「兄弟啊!不是我要說你,我提醒過你好幾次了,吃飯的時候千萬不要進廚房裡偷吃——這是我結婚幾年來的經驗(也可以說是教訓),為何你老是不聽呢?」

「靠!你個蹭飯的『妻管嚴』沒權利說話,給老子閉嘴!」程帥紅著嘴巴氣呼呼瞪一眼陳熙,又看看了廚房,一股燎人的香味再次傳來,兩行眼淚『刷』一下從程帥眼裡流了下來,他心裡急切的想要罵人來平衡,剛好聽到唐鵬還在打電話,程帥一下把矛頭對準他,「你個白痴有完沒完?打電話不要錢是不是?哪有那麼多廢話講不完,老子……」


「啪」一個茶杯砸到程帥臉上,原本帶著一張紅腫嘴巴的臉上再添上兩道鼻血,程帥一下子跳起來要撲向唐鵬,陳熙連忙把他抱住,用盡全身力氣攔住程帥的發飆,唐鵬依然慢條斯理的打著電話,表情異常的嚴肅:

「好的,我們知道了,放心,我們盡量幫忙,你別著急……」

唐鵬掛下電話,神色一下子沉了下來,一聲不響的坐到飯桌上,滿臉的心事,陳熙習慣了他這樣,也沒說什麼,程帥本來想要發飆,但一看到唐鵬這副表情,也忍了下來,只是略微好奇的看著他,過了好一會兒,唐鵬才說道:

「陳誼打電話說陳維維又失蹤了,而且失蹤前說是要到偵探社來……還有,接電話是不要錢的,笨蛋。」

程帥先是一愣,原本不爽的情緒似乎一下找到的發泄口,張開腫著的嘴巴就罵道:


「又玩失蹤!靠,那個『算盤刑事通』大腦是用什麼做的,豆腐渣還是鐵塊?失蹤失上癮了是不是?媽的,他方向感怎麼這麼差?老子估計世界上找不出方向感比他還差的人了……」

「……我們已經找到了,而且就在眼前……」唐鵬和陳熙同時汗了下,搭著眼皮看向程帥。

……

十真相之迷(貴賓房內)「阿嚏!」陳維維突然打了個噴嚏,眉頭輕輕皺了皺:是不是有人說我壞話?或者是我感冒了?他看了看窗外:這麼快就天黑了,也該睡覺了,還是把窗子關了好,免得著涼……於是,他走到窗前準備把它關上,可突然發現了什麼,愣在那裡一動不動,萬力感到好奇,走過去問他:

「你在發什麼呆?」

陳維維指著窗台上的一些泥土,表情滿是疑惑:

「你不覺得奇怪嗎?這裡怎麼可能會有泥土?」

萬力也奇怪起來,仔細觀察著那些泥土:

「對啊!這些泥土像是人踏過留下的……可誰會偷偷摸摸的從這裡進來,他進來又幹什麼——算了,不管這些了,這個案子你有沒有什麼發現,本來想和李涵商量的,誰知他一回來就睡著了……」

「睡著了?」陳維維想到什麼,伸手摸向包里在現場發現的波板糖,可它卻不見了,陳維維一征,四處尋找起來,突然發現李涵手裡拿的正是自己找的那塊波板糖,他連忙走過去觀察了下李涵,忽然又愣住了,萬力完全不知他怎麼回事,不解的走過去想要問他,誰知陳維維猛的爆發出一陣大笑,只聽用幾乎顫抖的聲音說道:

「終於……終於……終於等到這一天了,我跑了那麼久的龍套……終於等到我表演的這一天了……哈哈哈哈!這個案子我已經破了!」

「……(你是程帥還是陳維維)你破案了?真的?能不能給我講講?」萬力將信將疑的看著他。

「可以。」陳維維收起笑容,變得一臉嚴肅,「兩萬!」

萬力冒滴汗水,無語的望著他:

「你是人還是吸血鬼?我不要你全說出來,就要你把你發現的線索大致說一下,其餘的我自己想,好歹我也是未來世界級的名偵探!」

「親兄弟,明算賬!一半的價格,一萬!」

「……成交!不過要回去才能給你錢,我打欠條……」萬力隨手找來字和筆寫了張欠條遞給陳維維,「你現在可以說了吧?」

「你有沒有奇怪一件事情?」陳維維接過欠條,神秘的看著神色茫然的萬力繼續說道,「我檢查了下屍體,他們的神色都很安詳,也就是說死之前沒有掙扎和痛苦,你覺得在什麼情況下人被弄成那樣還沒感覺?還有就是我從屍體的殘留跡象推測出他們的死亡時間是凌晨兩點到四點之間,那個韓光說他當時看到寡婦屍體殺人,並且是在後院——一個人這麼晚到人家後院幹什麼?而且為什麼王家的屍體都在院子里——再告訴你一件事,李涵睡著的原因是吃了這個波板糖,而它是從一個女孩屍體上找到的,可這個『野原山村』沒有地方在賣波板糖,今天在韓光家裡時我發現他大多的行李是早在幾天前就收拾好了的,極有可能是王家被殺的那天……你現在知道真相了沒有?」

萬力出神的聽著,腦子在飛速旋轉,種種的迷題和件件怪事全都拋了上來,想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所有的真相都解開,他呆了一會兒,突然一拍桌子:

「我知道了!兇手是韓光!他應該在之前拜訪過王家,並在他們的食物里下了迷藥,目的可能是想深夜到王家偷東西後者是和鄭儀偷情后躲到城裡,不管什麼,最後他被誰撞破后就無意間殺了人,他害怕自己被查出來,又見王家人沒有了抵抗力,於是狠下心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們全殺了,還故意把現場弄成寡婦屍體殺人一樣和留個活口當替罪羊,把屍體拖出來的目的應該是他怕村裡人到房子里發現自己下藥留下的線索,因為村民對於刑事知識很模糊,村裡又沒有刑警,所以他們一看到屍體在院子里就不會再到房子里調查了——我不愧為名偵探的接班人,簡直太神了!」

陳維維汗了下,正要說什麼, 薑味兒的糖

「救命啊——惡鬼殺人了!」

當大家趕到時,只看到一個村民流血的屍體和空洞的眼神,一旁的妻子渾身瑟瑟發抖,眼睛里被恐懼填滿了,嘴裡不停的念道:

「是她,是她,那個寡婦,她又來了,又來了,救命,救命——」

…… 十一信念村裡的小路是用石子鋪成的,小石頭把皎潔的月光反給過路的行人,一塊塊都亮晶晶的,顯得那麼迷人,那麼好看,在風景如畫的這裡,它們就那樣閃閃發著微光,給夜晚再添一絲美麗,可如此怡人的景色卻始終不能讓陳維維和萬力臉上的疑雲散開,兩人都皺著眉頭,腦子裡全被疑惑塞滿了,根本不會理會這讓人沉醉的鄉間夜色,取而代之的是死者妻子那番令他們毛骨悚然的講述:

「我起夜時他還好好的,一回來就看到他渾身是血的躺在床上,窗子外邊,窗子外邊有……有個人影在晃動,我忍不住仔細一看——是那個寡婦!就是她!錯不了,手裡拿著刀,刀上滴著血,一點一點的慢慢離去……救命,救命!我要走,我要走,讓我走,讓我離開這個村子!」

萬力突然立住,抬起頭獃獃的看著天,那是一個沒有星星的天空,那一望無際的黑夜彷彿萬力心中的迷茫,看不見黎明,看不到曙光,一切都是灰濛濛的,原本自信的眼中全被迷霧布滿:

「韓光沒有必要和動機殺那個村民,那個村婦也沒有說謊——難道我們錯了?難道真的是屍體還魂殺人?這個世界上難道真的有鬼?沒有的話那這一切又是怎麼解釋?誰能告訴我——」

陳維維低頭嘆了口氣,無奈的搖搖頭,想要說什麼卻不知說什麼才好,只得陪著他一起望向天邊的黑夜……

「不準嘆氣!我相信你一定能破案的。」一個女孩的聲音從他們背後傳來,柔細的語氣中卻含著堅定的信心,陳維維一轉身,目光剛好和楚以茜相撞,那汪泛著輕光的秋水裡卻有著深深的信任,不知為何,陳維維覺得身體被什麼電了一下,一下子恢復了精神,同時心又莫名的跳得厲害,剛要說什麼,楚以茜又開口說道,「我不許我未來的老公為任何事而感到喪失信心,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在背後默默支持你的,親愛的!」

陳維維汗了下,不知如何回答,萬力識趣的自己偷偷溜了回去,留下這對痴男怨女讓他們自由發展……

(貴賓房內)不知不覺一夜過去,隨著一聲報曉的雞叫聲,李涵睜開朦朧的眼睛,打著哈欠從床上爬起來,一起來就看到萬力一臉茫然的坐在窗前發獃,嘴裡囔囔著什麼,李涵好奇的走過去問他發生了什麼事,對方沉默了好久,慢慢抬起頭看著他:

「一個偵探是不是不能迷茫?」

李涵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不明所以的看著他,一向自信的萬力第一次低頭嘆了聲氣,隨後把自己和陳維維的發現和昨晚的事告訴了他,李涵抓了抓頭髮,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切,你那副樣子還好意思吹自己是未來的名偵探?偵探又不是神仙,誰說就不能迷茫?關鍵在是迷茫之後——一個偵探必須冷靜的面對自己的感情,有時要面對的還有自己——還有這兩句:人們總以為自己看到的是事實,卻不知這個事實背後隱藏了怎樣的真相。再大的烏雲也不可能永遠遮住太陽——對了,這句應該有效:想哭的時候就吃個冰淇淋,這樣起碼嘴裡是甜的……」

「……你在莫名其妙的說些什麼啊?」

「我怎麼知道?拜託,我只是一個小孩耶!作者大大居然要我安慰人,我沒辦法,只好把唐鵬和程帥兩個笨蛋說過的較經典的語錄找出來了。」

「……」

十二黑影這時,門被打開,陳維維一臉睏倦的走了進來,雖然神情很疲憊,嘴上卻微微掛著笑意,進門后沒有躺倒床上休息卻坐到客桌前,並獨自倒了杯茶端在手裡,眼神中滿是幸福,還不時的傻笑幾聲,過後不久臉色又忽然暗淡起來,嘴裡嘀咕著:

「不行,她是好女孩,可我心裡只有果子,我不能那樣,不能……但昨晚的談話真的好愜意——我該怎麼辦?」

萬力和李涵無語的看著他,同時嘆口氣:

「又一個陷入瓊瑤愛情故事的迷途羔羊,唉!」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陣嘈雜聲,三人好奇的走出來看熱鬧,只見村長孟凡和幾個村民氣哄哄的在商量什麼事情,之後又很著急的要去什麼地方,陳維維覺得奇怪,連忙上前打聽,只聽孟凡解釋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