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只要你沒事就好,我馬上過來。」

顧錦掛了電話,作為女人的好奇心,她點開了司厲霆的手機。

裡面大約有一百條左右的未讀簡訊,顧錦好奇點了進去,發現那一百條全是愛麗絲髮來的。

她也有些佩服司厲霆別人發了這麼多條他是怎麼忍住不去看的?

近幾條都是最近這兩天發的,不外乎是質問司厲霆之類的話。

顧錦一條條點進去,發現愛麗絲是真的很愛司厲霆,對他的愛簡直到了很卑微的程度。

「史密斯,我真的很喜歡你,你給我一次機會我們相處試試看,你不要一開始就否定了我,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會做的更好。」

像是這樣的內容有很多條,顧錦都能夠想象得到電話那頭的愛麗絲是怎樣的心情。

只可惜她愛錯了人,如果是別人一定會很珍惜她。

司厲霆的手機很趕緊,大多都是業務上往來的信息和電話。

顧錦將手機放到一旁,自己也是魔障了,居然會偷看他的手機。

一年的時間沒有見面,女人的內心中本來也有一些敏感。

發現沒有什麼顧錦才開心的挑選好衣服開始化妝,之前給未來公公留下那樣的印象,顧錦決定要扳回一局。

妝容不能太過濃烈,所以她化得很認真,司厲霆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坐在梳妝台乖乖打扮的女人。

忍不住從背後抱住了她,顧錦嬌嗔道:「三叔,你別鬧,一會兒我睫毛膏塗歪了。」

「蘇蘇,你不知道這是我想了很久的畫面,以前天天和你在一起,習慣了每天看你梳妝打扮,看你問我穿什麼衣服好看。

突然有一天我醒來身邊沒有你,梳妝台前也沒有你的身影,我每天都要茫然很久。」

這一聲感嘆讓顧錦心情也變得十分複雜,「你才離開的時候我也很不習慣,以前每天都是你抱著我睡的,你離開后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噩夢。

我老是會夢到你落水的畫面,一遍又一遍在我腦海之中掠過,醒來背後全是冷汗。

那時候我多渴望你能出現抱住我,三叔,再也不要離開我了好嘛?」

「不會了,再也不會。」

司厲霆抱著她親吻著她的耳朵,嗅著她身上的香味,最大的幸福就是每天早上醒來你會在我身邊。

兩人收拾完畢,顧錦卻怎麼都不放心,「三叔,這個口紅顏色會不會太淡了?還有這個裙擺,鞋子是不是也沒有搭配好?」

「蘇蘇,別緊張,你今天很漂亮。」

打量著顧錦身上這一條簡單的白裙,和記憶中的畫面重合。

「蘇蘇,我想到當年你在唐家的第一天,從樓梯下來就穿著一條白裙,唐茗站在你身邊。

當時的你漂亮得就像是一個小天使,一個笨笨的小天使,走路還往我懷裡扎。」

顧錦小拳頭捶了一下他的胸口,「三叔,你還好意思說呢,當時強要我,我都被你嚇死了,最害怕見到你。

見你直勾勾的盯著我,我腳都在打顫,越怕什麼就越來什麼,最後直接摔到你身上,我呼吸都要停止了。」

司厲霆親昵的颳了一下她的鼻子,「小笨蛋,那時候我就吃定你了,還好我的眼光很好,找到這麼好的一個老婆。」

當時她和唐茗是假結婚,所以對唐家人沒有太大的感覺。

可現在司厲霆是她認定的終身伴侶,見比爾還是會讓她心情緊張。

司厲霆將胳膊遞給她,「我記得當天你挽著唐茗。」顧錦無奈一笑:「多久的事情你還記得。」 清晨溫暖的陽光灑落到房間之中,那張Kingsize的超級大床上兩人緊密相擁。

在陽光中顧錦緩緩睜開眼睛,一睜眼便能看到司厲霆,這大概就叫幸福。

直到現在她都覺得有些不真實,司厲霆和自己一起睡在顧家,不是做夢,而是真實存在。

他湛藍色雙眸在陽光總閃爍著璀璨奪目的光芒,猶如一顆藍寶石。

「早安。」司厲霆在她額上落上一吻。

顧錦還沒來得及享受這種幸福,突然想到一件事,「外公不是約了你早上去晨練,這都什麼時候了?」

「真是個小傻瓜,我都晨練回來了你才睡醒。」司厲霆親昵道。

顧錦小臉粉撲撲的十分可愛,喃喃自語:「還不是你昨晚折騰了那麼久……」

司厲霆的手遊離到她的小腹上,「不知道這裡是不是有我們的寶寶了呢?」

算到顧錦的副作用已經過了,司厲霆迫不及待想要和顧錦有個孩子。

喜歡顧錦佔有很大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便是只要兩人有了孩子,到時候不管是南宮熏還是其他人都只得消停。

從和顧錦在一起的那一天開始司厲霆便一直做好了措施,當初時機不成熟,顧錦也不想要孩子。

現在不同,天時地利人和,兩人即將真正邁入婚姻殿堂,有個孩子只是錦上添花。

有老爺子的支持,南宮熏再怎麼折騰也和他沒有關係了。

想到這裡司厲霆心情很好,看著顧錦的眼神之中寵愛之情都快溢出來。

「哪有那麼快。」顧錦更是紅了臉。

「你是在質疑我的業務能力?要不再補一補?」司厲霆說著又要將顧錦撲倒。

顧錦現在都覺得雙腿有些酸,「別,厲霆哥哥,夠了夠了!時間不早我該起來了。」

司厲霆這才鬆開顧錦,顧錦腳步虛浮邁向洗手間,渾身上下全是某人留下的痕迹,他是屬狗的么!

想雖然這麼想,她臉上的表情卻透著淡淡的溫柔。

換好了衣服出來,再次出現在司厲霆面前的已經是煥然一新的顧錦。

身穿一條黑色修身傘裙,腳下是七厘米的黑色細高跟,隨手拿了一件風衣過來。

整個人都是職場女性的裝扮,哪裡還有昨晚在他身下的嬌柔小女人媚態。

「厲霆哥哥,我得去公司看看,這段時間都在國內,回來了再不去公司也會遭人閑話。」

「好,你去吧,我也有些事情要做。」

雖然司厲霆的那幾個公司賣了出去,也不代表他過來無所事事。

接下來還有兩場仗要打,他自然要提前做準備,以他的性格喜歡未雨綢繆。

兩人本就不是普通人,除了在一起的時候會恩愛甜蜜,其他時候也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對了厲霆哥哥,過幾天是南宮老爺子八十大壽,我會去南宮家說清楚。」

顧錦小心翼翼看了司厲霆一眼,她知道司厲霆對她很在意,才會一五一十解釋清楚。

司厲霆輕笑一聲,「怎麼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難不成還擔心我不相信你么?」

說著他隨手攬過顧錦,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我相信你,就像你相信我那樣,我相信你可以處理好。」

一開始司厲霆也曾經害怕過,那時候他匆匆回國,顧錦剛剛失憶,面對南宮熏這樣強大的敵人,他不緊張才怪。

然而顧錦在失憶的情況下還做了這些事情,讓司厲霆十分感動,從而也穩定了他的心。

連顧家家主之位她都可以不要,這世上還有什麼能夠拆散兩人呢?

顧錦到了總公司,這段時間她不在都是由顧南滄在打理。

她一回來顧南滄連忙將位置讓給了她,「總算是有個假期了,要是你再不回來,就得將我活生生給累死。」

「哥,這段時間的確辛苦你了,暫時我還不會回國,你給自己放個假吧。」

「現在顧家那麼多雙眼睛盯著你,我哪裡能真的休息,頂多只是不像以前那麼累,還是要替你打點和把關。」

顧錦挽著顧南滄的手甜甜道:「謝謝哥,你這麼善解人意,以後一定可以給我找個貌美如花,溫柔嫻靜的嫂子。」

「得了吧,只要你能坐穩顧家家主之位,我就沒有其它心愿了。」

顧錦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眺望著遠方,離她夢想中的生活越來越近。

總有一天她會和司厲霆並肩站在高處,攜手同行,再不懼任何人的威脅。

還沒有等到有一天消停,下午的時候顧南滄便帶著一個消息進來。

「錦兒,南宮家請你過去吃飯。」

顧錦有些怔住,「什麼時候?」

「今晚,我已經替你答應了。」顧南滄無奈的聳聳肩。

「這也來得太快,我昨天才回來,今天南宮家就有了消息傳來。」

「而且這一次還是南宮老爺子要見你,你做好心理準備。」

顧錦嘆息一口氣,「該來的終究要來,本來還想等著老爺子生日的時候再去拜訪,沒想到他倒是先沉不住氣了。」

「我看是興師問罪還差不多,今晚他邀請的只是你一人,錦兒,你自己有個數。」

「來吧,總不可能吃了我吧。」顧錦繼續埋頭處理手中的文件,只是心已經飄遠。

下班的時間還是到了,秘書提醒顧錦,「顧總,你該去南宮家用餐,再晚就會遲到了。」

「嗯。」顧錦拿出手機編輯一條發給了司厲霆,告訴他自己今晚要去南宮家的事情。

司厲霆很快就給她回復過來,「順其自然,不要太勉強,你沒有對不起誰,天塌下來有我。」

看到司厲霆的這條信息,顧錦心情也變得開始好了起來。

是啊,不管發生任何事情,一切還有司厲霆。

「下班吧。」她關好電腦,拿著手包離開。

上午還陽光明媚的天氣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下起了雨,她都沒有注意到。

裹緊了身上的風衣,抬腳上了車。

蕭瑟的涼意襲來,顧錦才恍然發現現在已經是深秋,快要入冬了呢,時間過得可真快。

透過車窗的雨幕朝著外面看去,街上行人匆匆,外面顯得尤為熱鬧。

本來有些亂的心卻是慢慢變得安靜了下來,顧錦撫摸著手上那枚戒指,就彷彿司厲霆一直陪在她身邊一樣。

「小姐,到了。」

在她心情紛亂的時候車子已經停在了一個異常漂亮的中式庭院之中。

顧錦朝著外面掃了一眼,滿眼全是古香古色的風情,就像是古代的建築物一樣。

她愣神間車門打開,有侍者替她撐起了傘,「顧小姐。」

一股涼意襲來,哪怕今天顧錦特地穿了風衣,仍舊會覺得有些冷。

她握緊了手中的包緩緩下車,雨幕中的南宮家顯得更加漂亮。

煙雨朦朧中的古建築物古香古色,美輪美奐,猶如穿越回古代。

繞過庭院,走過流水小橋,她倒是很喜歡這種中式風格的建築物。

侍者將她帶到一個大廳之中,就連房間里都還是中式裝潢設計。

紅木傢具映入眼帘,顧錦帶著滿身寒氣進屋。

還未曾反應過來,她的身上已經多了一塊大毛巾。

南宮熏站在一旁,臉色一如既往冰冷,「擦擦。」

饒是侍者的傘夠大,她的頭上和身上仍舊被斜飛進來的雨滴打濕。

「多謝。」顧錦沒有扭捏,輕輕擦了擦頭上的水珠。

南宮墨笑意盈盈過來,「小錦兒,有些日子沒有見到,我發現你又漂亮了呢。」

顧錦知道南宮墨帶著善意,對他也並無惡意,「也不算太久,電影怎麼樣?」「估計下月底上線,給你留了包場位置。」 司厲霆輕笑一聲:「有關於你的事情我都記得,我清楚記得那天的你就像是小仙女。」

「嘴甜。」

她又怎麼知道,當初她挽著唐茗的手從樓梯上走下來,彷彿滿身落滿陽光,那一刻的司厲霆都看呆了。

顧錦伸手挽住了他,嘴角弧度上揚,「走吧。」

「別緊張,一切有我。」

兩人本要先去拜訪比爾,才出門就聽到管家說顧南滄來了,估計是想要早點見到顧錦,一路讓人狂飆過來的。

顧錦迎了上去,顧南滄身上還穿著昨晚的禮服,臉上有些憔悴,懷中抱著錦諾。

看到他這個樣子,顧錦心中很是愧疚,「哥,讓你擔心了。」

「錦兒,你沒事就好,只是昨晚你離開也該和我打個招呼啊。」

「我臨走之前給南宮熏說了一聲,我以為他會給你說的,昨晚出了一點意外,很抱歉。」

南宮熏見她去找史密斯,心中知道自己再沒有機會,他黯然離開並且關機找了一個酒吧喝酒,也不知道後面會出這些事情。

就顧南滄傻傻找遍了都沒有找到顧錦的人,最後只有回顧家等消息,一夜沒有睡覺。

「你還沒有告訴我昨晚究竟出了什麼事情,意外在哪裡?」

「我就是那個意外。」司厲霆緩緩走出來,顧南滄看到那張熟悉的俊臉,頓時整個人也愣在了那裡。

雖說他經常勸顧錦司厲霆會回來,但當司厲霆毫無預兆出現在他面前,顧南滄毫無心理準備。

「你,你真的沒死?」

見顧南滄那一臉擔心的神色,顧錦輕笑一聲:「哥,之前你不是說過有可能史密斯就是三叔,現在怎麼被他給嚇到了?」

「我那是為了讓你寬心,這麼說來他一直都在你身邊卻不和你相認?司厲霆,你好狠的心。」

顧南滄反應過來,第一時間將孩子丟給顧錦,摩拳擦掌就要去揍司厲霆。

一手抓住司厲霆的衣領,「讓我妹妹每天為你以淚洗面,你卻和別的女人風花雪月,小子真有你的,當初我就不該把錦兒交給你,你這個混蛋!」

「哥,不是這樣的,他有苦衷。」顧錦抱著錦諾,一手抓著顧南滄。

雖然一開始她知道真相的時候也很生氣,這會兒就只剩下了擔心。

「苦衷?就算是天大的苦衷他不能給你說一聲他還活著?」顧南滄反問。

顧錦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件事本來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

「司厲霆,我不管你現在是什麼身份,我顧家也用不著高攀你。

你墜海之後錦兒每天以淚洗面,狀態差到了極點,你的心有多狠才能讓她大著肚子難過垂淚?

你不心疼自然有人心疼,她死心眼不嫁人,大不了我養她一輩子也不受你這窩囊氣。」

想到司厲霆不告訴顧錦真相,反而還和愛麗絲不清不楚,這會兒顧南滄氣不打一處來。

耳邊傳來一道溫和的男人聲音:

「顧先生,我想你是誤會了霆兒,當然這不能怪你,都是我們的不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坐下來,我會將一切都告訴你。」

顧錦心中沒來由一緊,這算是她的未來公公吧,紅著臉小聲叫了一聲:「叔叔。」

「小錦兒,我聽說你和霆兒在國內的時候就領過結婚證,你是不是應該改口了?」

比爾是很紳士的中年大叔,加上酷似司厲霆的臉頰,這樣的他很讓人有好感。

顧南滄也鬆開了司厲霆的領子,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這就是錦諾吧,可以讓我抱抱嗎?」比爾那雙深藍色雙瞳裡面都在放光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