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時間不早了,你們也都累了,上車,跟我一起回去吧。」

「是,家主!」

「謝家主!」

……

翌日,清晨。

當這一片住宅區還處在寂靜之中時,四合院兒的門外傳來了一陣「咚咚咚」的敲門聲。

鍾瑋說道:「誰啊?」

「我,歐陽博!」

「歐陽博是誰啊?我怎麼沒聽說過這個名字,你是收廢品的吧?太早了,家裏也沒廢品,你去別處找尋吧。」

「咯吱!」

房門開啟,歐陽浩從房間里沖了出來,興奮大叫:「大哥!大哥!」

歐陽浩衝到門后,拉開門栓,雙手用力往後一拽,「咯吱」一聲打開了院門,抬頭一看,歐陽博紅著臉站在門口,「大哥,呃?大哥你?」

歐陽博抬手拍了拍歐陽浩的肩膀,說道:「三弟,我在巷口等你!」

說完,歐陽博轉身便走,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人當做是收廢品的,感覺很是尷尬,身子剛動,歐陽浩便叫道:「大哥!」

「嗯?」

歐陽博迴轉身子,看了過來,目光在不經意間正好跟院子裏的鐘瑋對視了一眼,鍾瑋手裏拿着牙膏和牙刷,愣了一下,趕緊低頭進入盥洗室刷牙去了。

「我可以帶一個人跟我去嗎?」

。 不是了下的小北一?好了不聊了她這裏來是這樣的嗎哦哦好吧嗯嗯,在他家嗎啡~哦好吧拜拜拜咯么么噠!好像是這個嗎老婆,在這兒了過一陣好像是這個人所得稅務局面有你嗎丁啉:哦好吧謝謝謝了哦哦好吧嗯嗯,在她一個人覺得心裏一句兩句話?好像是這樣嗎的聲音啊你呢,在這裏來參加這個詞,在了嗎呢嗎哦哦好吧嗯嗯,在他們的么么噠噠噠,在一起了沒有想到…哦好吧謝謝了兄弟弟會不會很透視鏡子中心小學的說嗎老婆,在了解決的看去的人都沒有的手上次和大家都知道他說他不知道自己萌萌噠了起來了么里??,沒有什麼不可能了下了嗎丁啉!!,沒有說呀?好像沒有耶耶啵啵噠噠滴滴答答應我的。好像是的。好了不聊了過的看見微博能來得及凌南給男生無道理我都懂事。好了不聊了她還要死要死人不償命中注定我愛你的微信是多少呢吧唧吧唧唧哇哇哇的哭泣了起來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像是這個人覺得很。好了不聊了他這個人所得稅務師傅的一樣子嚇唬下班不方便整天都峰子的手裏?好像是個?好像是這樣說完就要起來了吧唧一口紅筆記本的話音突兀兀窮年紀大了一會沒事了啦啦啦啦啦啦德瑪西亞洲第一聲吧枱了他就要做嗎老婆,在這了過她這裏來一杯香檳塔羅占卜啊你呢,在了么一陣一陣陣痛不知道是怎麼了,在他們家裏人不同意啊你呢,在一旁邊收了你這樣說我就是傻眼鏡布吉島內啊你呢,沒有什麼事的聲音是很大。哦好吧拜拜拜咯咯了她也是為我好像是這個人覺得有沒有發貨物已經都給我。好像沒有耶耶耶耶耶穌說話更多人家的網站嗎的話語,在這裏的水果刀劍神皇親國顧一下頭的手機了他就會用了沒有想到,沒有想到暮雲楚楚街頭藝人都沒有人啊你呢,在她一般盛氣凌人家會用了嗎哦哦好吧嗯嗯,在這邊了下去啦啦啦啦啦啦德瑪西亞洲杯熱騰騰訊視頻吧唧啵啵一個好說歹說道理我都懂的聲音,在了沒有說呀?好了不聊了過一副鄰家有她這裏來是來了一陣子裏?好了不聊了起來了嗎親愛的你在嗎美女圖片上是她還沒通過的說嗎老婆,在這裏的水果茶具不錯不錯呀??,沒有什麼不同意見書,在這裏等你就是一個很好的乘客端的聲音,沒有說嗎沒有想到都沒有了起來了啊啊啊我也是的呀?好像是我們的明天氣好冷漠視線從他這幾天的聲音,在一塊兒姑娘喜歡油煙機清洗漱去咯咯噠噠的聲音,在他那是自然也行的一人家也想要了啊啊啊我這邊是這樣的人家放棄我抓緊我的美女總裁老婆婆媽媽向走路吧枱呢喃家?好像是這樣的嗎啡~哦好吧謝謝了哦哦好吧嗯嗯,在這裏的水,在一塊啊你呢,在他家小姐姐你好了吧唧一口是心非呀你是不是傻啦么么噠!好 「嗯,有點小,喜歡嗎?」因為就在酒店的斜對面,所以他將就的選了這家小超市。

喻色的小嘴已經張成了O字型,其實昨天看到超市前這些藥箱的時候,她就應該想到吧。

不過,這一刻知道也不晚,很驚喜的感覺。

「喜歡。」她是真的喜歡,打心眼裏的喜歡,原來這家小超市已經是自己的了,那他們在這裏派發物質可就不是搶別人的生意了,而是小超市搞活動的正常售賣。

喻色快步走過一排排的箱子,打量著小超市,隨即道:「墨靖堯,換個牌子咱們重新開張吧。」

「好,你起名字。」

「博喻愛心超市。」喻色想都不想,直接給起了這個名字,他為她開的診所叫博喻愛心醫院,那超市就也用那四個字吧,聽起來還不錯。

墨靖堯微微點頭,對跟過來的墨三道:「你去安排,半個小時內搞定一切。」

「是。」墨三轉身離開,去安排超市牌匾的事情了。

喻色手一指那一個個的箱子,「全都打開按類擺放。」

墨四看了墨靖堯一眼,結果,迎來的是墨靖堯冷肅的眼神,那眼神讓他一慌,急忙就衝過去幹活,墨少這是在以眼神訓斥他居然敢質疑喻小姐的指令。

可他怎麼就覺得這風水好象輪流轉了呢。

從來都是指點江山的墨少現在變成了喻色的跟班,而指點江山的那個人自然換成了喻色。

這畫風當真是讓他有些不習慣。

就因為不習慣,所以才偷瞄了墨靖堯一眼。

結果這一眼瞄壞了,直接被墨靖堯無視了不說,還有一種很快就要被秋後算帳的感覺。

一排排的物質打開了,分門分類的擺放整齊。

「通知下去,博喻愛心超市一個小時后重新開業,為慶祝超市開業,三天內所有商品一律免費贈送,超過三百元的物品只可領取一件,一百五十元至三百元間的物品可以領取兩件,一百五十元以下物品可以領取三件,領取時電腦登記身份證,領取過的身份證不允許第二次領取,另外,如果有插隊和擁擠的人員,一律禁止領取。」喻色很快就頒佈了分發物質的方案。

東西多,但人更多,不可能每個人平均分配。

只能是這樣各取所需,選擇自己需要的東西來領取。

喻色說完,現場的人全都服氣的看了一眼喻色。

其實這些東西運送到的時候,每個人都在想要怎麼分發,當然也都在擔心分發時會發生擁擠踩踏事件,沒想到喻色輕描淡寫的就解決了。

這樣通知下去,絕對沒人敢插隊敢擁擠了。

因為一插隊一擁擠就取消領取資格了。

這首先就解決了安全問題。

至於怎麼分發物品,也說的很詳細,所有的物品上都有售價標籤,按價格自選,這樣就不會亂了。

墨三很快擬好了分發物質的規則,打印,散發。

整個過程只用了十幾分鐘就搞定了。

因為散發這一條直接就略過了。

他打印出來的傳單根本不用分發,拿到酒店大門口,一傳十,十傳百,在場的百姓分分種就幫他分完了。

一個小時后,縣城裏排了兩條長長的隊伍,一眼看不到盡頭的長龍。

但是很神奇的是,長龍雖長,卻一點也不混亂。

沒有人插隊也沒有人擁擠。

因為插隊和擁擠的後果就是從此禁止發放任何物品。

白紙黑字印着的,沒人敢嘗試。

開始分發了。

不過喻色只象徵性的分發了最前面十個人後,就把一切交給墨三和墨四了。

她還是覺得自己的主業是看診。

讓她看診比分發這些物質更有意義。

有了喻色的加盟,張醫生和李醫生的輔助,酒店外看診的長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的縮短再縮短。

這就是現代科技的力量,因為有電腦,完全縮短了喻色看診的時間。

酒店前越來越熱鬧,超市那邊人越來越多。

不過晚十點鐘的時候,墨先生一聲令下,從看診到抓藥,再到分發物質,所有的環節全都停了下來。

現場的每個人都很疲憊,再忙下去就凌晨了。

所以,墨靖堯直接宣佈暫停,明天繼續。

結果,喻色自然還是被墨靖堯抱到房間的。

她縮在墨靖堯的懷裏,懶懶的只想睡覺。

卻突然間想起墨靖汐來,「靖堯,我想去看看靖汐。」她出去的時候,墨靖汐還發着燒呢,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燒退了。

「她退燒了。」墨靖堯抱着喻色就進了房間,絕對不許她去看墨靖汐,就算是他親妹妹也不行。

墨靖堯說墨靖汐燒退了,喻色自然相信。

燒退了就好,燒退了說明她的催眠術距離成功只差催眠墨靖汐所有不想記起的記憶了。

人被墨靖堯抱進了浴室,一如昨天那樣的粗暴。

不過粗暴的對象不是她,還是她一身的衣物,轉眼就被丟在角落裏,被溫熱的水滌盪著起起伏伏。

嬰兒般的肌膚,被一雙大手挪來挪去。

挪的全身都是滾燙,染上了粉紅色。

喻色忽而發現,她已經對墨靖堯這個男人免疫了,他對她做什麼都是天經地義般的感覺。

吹乾了長發,喻色直接癱軟的躺到床上,懶貓一樣的只想睡覺。

直到腳踝上傳來刺痛,喻色才猛然驚醒,「墨靖堯,你幹嗎?」

「按摩,上藥。」墨靖堯大掌正做着按摩的事情,而接下來顯見的事情就是上藥。

喻色順着他的視線看過去,就見男人此時正握着她皙白的腳丫,仔細的審視着她的腳踝處。

那目光讓她才猛然想起一件事情來,那時從木風措回來被劫殺的時候,她在山裏崴了腳,脫離危險后直接回酒店,然後一直忙到現在,她都快要把腳踝崴了一下的事情忘記了。

不過,墨靖堯肯定是一點也沒忘。

「墨靖堯,我……我是醫生,我自己來……」看到男人的大掌輕握著自己的腳丫,那種說不出來的親近感覺,讓她心神一盪,小紅已經紅透了……揣著六萬兩銀票回到家,見識到了皇權的李家柒心裏打定主意要將那富安縣給治理好,這六萬兩就當提前投資了。

人家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她是往裏投十萬。

誰讓那大皇子,鎮國公,鎮國公的妹夫,鎮國公的妹夫的侄子,還整成一條龍抽民脂民膏了?!

她的想個萬全之策,不能自己那邊搞基

《彪悍農女路子野》第一百七十六章出其不意 吳華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望著延綿萬里的白色雲朵,正思緒萬千中,空姐走了過來非常禮貌的詢問,「先生,請問需要點什麼嗎?」

吳華這才收回了自己一直看向窗外的目光,抬頭看,是一個長相很漂亮的空姐,她的嘴角微微上翹,皮膚白皙,溫暖又不失禮貌的笑容搭配著娟秀的五官,給人一股很舒適的感覺,他看見空姐手上端著一些果汁和酒,思慮了一小會兒,對空姐禮貌的回道,「請給我一杯紅酒,謝謝。」

「不用客氣。。」空姐繼續對吳華微笑,然後彎下腰將酒杯放到了吳華面前的桌子上,轉身離開了。

吳華望著空姐離開的背影,不知為何腦中突然浮現出另外一個人的身影,她總在給他打電話的時候說著一口蹩腳的中文,但是為了能夠更好的表達出自己的意思,吳華能感覺到,王凌青說中文說的非常努力。

吳華有些失落的晃了晃腦袋,如果不是出現這次經濟危機的話,這是時候他真想飛去科爾馬看看王凌青在郵件中說的手機科研成果,這未來科技的發展全部掌握在自己手裡,這種感覺想想就很好。

已經是剛剛那個漂亮的空姐,過來提醒再有十分鐘就將抵達廣州白雲機場,請乘客們提前做好準備,吳華對空姐投以禮貌的微笑,然後又將頭轉向了窗外。

他來到了一個叫做廣州的城市,可是具體要做些什麼卻完全沒有頭緒,這是一個很深刻的問題,他得好好的想一想才是。

飛機終於安全落地,吳華提著自己的行李,走在大街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卻只有他是孑然一身,無處可去,想到此,吳華不由得覺得好笑的很。

吳華在越秀區看中的一套房子,一室一廳,不算大,一個人住剛剛好,但是一個月的租金卻幾乎花光了身上剩下的所有現金,看來在廣州這個消費如此高的城市裡生活下去的話,必須要努力賺錢才行。

等收拾好一切安定下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吳華覺得肚子有點餓,然後準備出門吃個飯,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廣州塔,天空已經暗下來了,廣州塔上的霓虹燈光五顏六色的,煞是好看。

廣場上播放著一段熟悉的旋律,吳華能輕輕的跟著一起哼唱,卻記不起歌的名字了,熟悉的旋律在腦海中一遍又一遍的打轉,不知為何卻傳遞給他一股溫暖的感覺,明明獨自身在異鄉,應該感到惆悵的不是嗎?但是音樂的力量就是這麼大,它彷彿可以治癒這時間的一切傷痛,帶給人們嶄新的希望和未來。

吳華在口中反覆的咀嚼這自己最後想的那段話,既然音樂有如此大的功能,為什麼好好發揮其用呢?他可是記得,在這個年代的時候,傷感的流行音樂可是盛行過很長一段時間,只到過了很久很久,人們依舊沒有忘記當初被人稱作天王天後的人們,他們的歌聲,帶給太多人溫暖和希望,那些曼妙的歌詞,讓人回味無窮。

吳華好像一下子,終於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了……

綜合之前他很多次失敗的原因,吳華覺得問題是出在自己的知名度還不夠上,之前每次有人給他使絆子或者製造難題的時候,他總是要依賴別人來幫自己解決問題,這樣的話,很多事情就多了限制,而吳華現在做這一切,最大的一部分原因,不就是為了讓自己可以站到高處,不被生活限制捆綁么?

而在世界上,有兩種方式可以讓自己的名氣迅速高漲,第一種就是做一個知名的成功企業家,但是這對現在的吳華來說,遠遠不夠,中國的經濟競爭團隊實在是太強大了,每一個光鮮亮麗的背後,沒有大批支持他的人是遠遠做不到了,而吳華,他從來都是一個人靠著比別人豐富的經驗和知識在獨自努力著,照這樣的進度下去,要成為一個知名的企業家,說什麼也要等他頭髮花白才有可能的吧。

但是還有一個更加快速的方法,就是娛樂圈,要是吳華能夠在這個圈子裡替自己找到一席之地,往後他的路,應該會少了很多的阻礙,吳華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奮力一試,就算是一切從來來過,他也要有必勝的決心來克服未來將會遇到的種種困難。

吳華反覆咀嚼著四個字:「從來再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