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特,支援我。」尼雅大喊道,而後化作一陣白光粒子消失在了空氣中,下一秒便出現在了眼前的七名黑衣人中的一人身後,兩隻箭也從木屋後面的草叢裡射了出來。

剛剛他們就是依靠這樣的配合才放倒了三個人,加上有漢尼斯的魔法支援,但此時情況卻起了變化,在尼雅認為快要得手之際,一把長劍擋在住了她的匕首,一股灰色的氣流隱約可見。

尼雅不敢再逗留片刻,化作一陣白光粒子消散在空中,但用劍擋住尼雅攻擊的人彷彿背後有眼一般,已經對準尼雅出現的地方隔空揮出一劍,一道灰色的劍芒狀氣流劃過,尼雅側身躲過了這一下。

但還是慢了,尼雅的肩頭,鮮血順著胳膊一點點流了下來,在看見了尼雅陷入窘境之際,漢尼斯使出最後一絲力氣,手中握著魔晶石,在他剛向要爬起來的一瞬間,一隻箭穿過草叢,把他的手釘在了門上。

漢尼斯的手上頓時鮮血直流,一個拿著匕首的黑衣人對著他沖了過來,隱藏在木屋後面草叢裡的蘭特快速的射出了一箭,阻止了黑衣人的這次攻擊。

但是在下一秒,蘭特感覺到了身後有人,一名拿著一對短劍的黑衣人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只是一錯神的功夫,蘭特迅速的拿著弓箭,擋了過去,唰的一下,蘭特手中的弓斷成了兩節。

鮮血在空中飛濺,蘭特飛身倒了回去,眼前拿著一對短劍的黑衣人看到自己的攻擊只是劃破了蘭特的皮膚,想要繼續動手,但卻無法移動分毫。

「哈姆,我不是叫你逃的嗎?你怎麼又回來了。」蘭特看到這一情景后,喊道。

不遠處的林子里,出現了哈姆,「蘭特大哥,哈姆哪也不想去,只想跟著蘭特大哥。」

哈姆說著,伸出的手指頭動了起來,一個由木頭組成的巨大傀儡從林子里走了出來,傀儡緩慢的朝著蘭特所在的位置走去。

「啪」的一聲,傀儡還沒走幾步便停止了行動,哈姆不可思議的看著已經來到了自己身邊,並且弄斷了自己手中傀儡線的黑衣人,那名黑衣人拿著一個鋸齒狀的圓形武器,黑衣人的武器緩緩的滑向了哈姆的脖子。

「哈姆……」蘭特喊了起來,他站起身子,對著哈姆所在的地方伸著手。

鮮血飛濺,一切似乎都已經晚了,蘭特睜大了眼睛,張著嘴。 眼前的道路還是一望無際,吉克有些擔心起來,身後的艾希莉一直在閉著眼,似乎在和誰溝通著。

「歐森,快點向辦法啊,你再不想辦法,待會姐姐要生氣了。」

天色已經開始微微有些亮了起來,即將迎來日出,尼雅躺在地上,手中抱著已經被割破喉嚨的哈姆,傷口看起來並不深,只是割破了點皮,在千鈞一髮之際,尼雅出現在了歐姆的身旁,一把拉著哈姆躍到了樹林里。

尼雅已經快到極限了,她渾身疼痛,目光獃獃的望著已經發白的天空,手中的匕首也已經放下了,此時的她打算放棄抵抗了,她本來可以逃走的,但卻選擇了留下來,剛剛她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用盡最後的力氣來救哈姆。

「我這是怎麼了,呵呵,最後竟然要和這三人死在一起。」

尼雅清楚的知道剛剛的黑衣人所說的,解決其他人,帶走自己,她知道回去后等著她的是什麼,不如現在就死在這裡,也比起回去受盡折磨好得多。

眼前拿著鋸齒狀圓形武器的黑衣人靠了過來,舉起了武器,對準了哈姆,蘭特看著哈姆,眼中充滿了悲傷,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蘭特的心中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的一時心軟,把本來早該死在烈陽帝國的哈姆帶了回來。

林子里,一個小小的身影正扒在一顆粗壯的樹後面看著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一個琉璃色短髮,長相和艾希莉幾乎一模一樣的小男孩,他的渾身上下正瑟瑟發抖,他便是艾希莉的雙胞胎弟弟歐森,兩姐弟自從出生的那天起就能不用見面,即使在很遙遠的地方也能溝通。

歐森穿著一件棕色的背帶褲,手中抱著一隻布偶熊,他的心裡,清楚的聽到了自己的姐姐一直在催促自己,但天生膽小怕事的他卻遲遲不敢出手。

「姐姐,我怕。」雖然嘴上說著害怕,但歐森還是比較怕姐姐,因為自己的姐姐一生氣起來就沒完沒了,他小步的稍微往前靠了些,舉起了手中的布偶熊,朝著尼雅和哈姆所在的地方的丟了過去。

拿著鋸齒狀武器的黑衣人正向對哈姆下手,而這時,一隻布偶熊出現在了他頭頂上的空中,一陣青色的光芒亮起,布偶做成的熊突然產生了驚人的變化,在青色光芒的包裹下,越來越大。

拿著鋸齒狀的黑衣人眼中露出了驚訝,下下一刻,一隻纏繞著青色火焰的巨熊便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他整個人瞬間便被青色的火焰吞噬,巨熊咆哮者把已經被燒焦的黑衣人丟開一旁,朝著蘭特所在的地方奔去。

青色的火焰所過之處,頓時留下了一大片焦痕,但讓人奇怪的是草地並沒有燒起來,拿著一對短劍的黑衣人看到眼前的巨熊已經撲向了自己,在目睹了同夥的慘狀后,絲毫不敢大意,迅速朝後逃開。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眼前還隔著自己一段距離的巨熊,身上的青色火焰瞬間暴漲,一對熊掌狀的火焰砸向了打算逃開的黑衣人,被砸到的黑衣人都沒來得及反應便消失在了青色的火焰中。

眼前的形式似乎讓尼雅他們看到了一些希望,他們不清楚來人是誰,但看樣子似乎是來救他們的,巨熊快速的跑到了漢尼斯的身前,對著場上僅存的四名黑衣人咆哮著。

「活體魔法么?」漢尼斯囔囔道,他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因為他十分清楚,眼前這個燃燒著青色火焰的巨熊是由一種已經失傳了近百年的魔法構成的,年輕時的漢尼斯對於各種各樣的魔法都有研究,而今天能親眼看到這樣的魔法,他心中某處對於魔法那股狂熱,好像已經熄滅的火焰似乎又燃了起來。

眼前的四名黑衣人已經擺好了架勢,似乎並沒有因為剛剛損失了兩人而出現影響的跡象,一名手中拿著黑色魔晶杖的黑衣人先動了起來,他舉起黑色魔晶杖,嘴中默默的念起了咒語。

一個黑色的牢籠出現在了巨熊的四周,把它關在了籠子里,巨熊咆哮著想要撞破牢籠,但似乎牢籠堅固的程度讓剛剛輕鬆就幹掉兩人的巨熊一時間無法突破。

「沒想到能在土系魔法里混入暗黑屬性的魔法,厲害。」漢尼斯雖然疼痛,但一下子見到那麼多高級的魔法,本已死灰的臉上,現在卻又神采奕奕。

拿著劍的黑衣人站了出來,對著舉著魔晶杖的黑衣人示意,拿著魔晶杖的黑衣人放下了舉起的魔晶杖,在那一瞬間,幾道黑色的劍芒劃出,準確的打中了巨熊。

「呲啦」的一聲,布被撕碎的聲音響起,眼前燃著青色火焰的巨熊消失了,一個被割成了幾塊的布偶熊緩緩地掉落在了地上。

四人的希望似乎在布偶熊掉落在地的那一瞬間,又變為了絕望。

「姐姐,我不行了,你到了沒?」歐森一臉疲憊的癱倒在了地上。

拿著劍的黑衣人對著漢尼斯舉起了劍,凌空劃下,一道黑色的劍芒飛向了已經不能動彈的漢尼斯,漢尼斯閉上了眼,這一刻終究還是來了,「爸爸,我以後要像你一樣,成為一位偉大的魔法師。」


漢尼斯的腦海中,回想起了自己的兒子,二十多年前自己兒子最後和他所說的一句話。

一團火焰把本已開始亮起的天色照的通紅,那團火焰擋在了漢尼斯的身前,黑色的劍芒也在打中了那團火焰后也消散在空氣中。

「喲,老頭兒,想必你的兒子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吧。」吉克一臉微笑,騎著已經燃起了火焰的霍斯特,出現在了漢尼斯的身前。

本已閉著眼睛的漢尼斯微笑著說道,「放心吧,老頭子我現在還有幾十年好活呢。」

蘭特也站了起來,朝著倒在地上的尼雅和哈姆走去,他把兩人拉了起來,「謝謝。」在把尼雅安置在一顆樹旁之時,蘭特誠懇的說道。

「小哥,你為什麼會來呢。」蘭特扯開嗓子喊道,聲音中充滿了激動。

尼雅望著騎在燃燒的魔獸上的吉克,心中有一股無法言語的感慨,她明明已經徹底放棄了,「尼雅,不要放棄希望,總有一天,希望會眷顧到你的,姐姐要走了。」

吉克摸摸頭,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而後他轉過頭,笑著對四人說道,「你們四個,不是還有最重要的東西么?。」

吉克轉過身後,跳下了霍斯特的背,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四名黑衣人,他們看起來都不簡單,而艾希莉帶他來到這裡后便再次回到了假人里,她不希望別人看到她的樣子,現在的情況是四對二。

眼前的形式不容樂觀,「待會先解決那個拿著弩箭的傢伙。」吉克小聲對著旁邊的霍斯特說道,已經吃過蘭特不少苦頭的吉克知道,如果自己在打鬥的過程里被干擾到,會更加吃力。

拿著劍的黑衣人終於開口了,「這是這次任務的目標,優先解決。」

吉克沒有多說,一個縱身躍起,掄起一對拳頭便朝眼前的四名黑衣人襲去,身旁的霍斯特也緊隨其後。

遠處魚肚白的天空,已經越來越亮,新的一天即將來臨,而這場戰鬥,也即將畫下句號。 天空越發的明亮起來,遠處天邊漸漸亮了起來,早晨即將來臨,林子里,艾希莉淺笑著,她斜靠在樹榦上,膝蓋上躺著已經睡著的弟弟歐森,在她的身邊,有一團淡綠色的火焰。

火焰看起來彷彿是活著一般,「艾希莉,命運之輪已經啟動了,選擇吧!如果向反悔現在還來得及。」

「呵呵。」艾希莉笑了起來,她悠悠地說道,「我會跟著那位大哥哥。」

「是么?呵呵呵呵呵……長久以來的選擇,這個選擇在我看來是最失敗的,艾希莉。」那團淡綠色的火焰幽幽地說完后消散在了空氣中。

而艾希莉此時的臉上卻毫無後悔之意,她笑著說道,「在即將到來的命運之日,大哥哥,你可好為了我好好努力哦。」

霍斯特張著大口,連續噴出幾個火球,襲向了四名黑衣人,拿著黑色魔晶杖的那名黑衣人迅速舉著魔晶杖,頓時在幾人的周圍出現了一個透亮的魔法保護罩,幾個火球打在了罩子上,頓時消散。

吉克無視撐起的魔法保護罩,一拳朝著拿弩箭的黑衣人砸了過去,幾人還呆在原地,沒有理會吉克的這一次攻擊,然後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吉克的這一拳卻讓由魔法構築起來的罩子出現了裂痕。

吉克繼而徒手扯開了罩子,沖了進去,他目的明確,找准了拿著弩箭的黑衣人便一拳砸了過去,場地上的四名黑衣人終於有所動作了,其中一名原本手上空無一物的黑衣人手中多了一條銀色的鐵鏈。

吉克剛要集中拿著弩箭的黑衣人一瞬間,他再也無法前進半步,他渾身上下被銀色的鎖鏈纏住,拿著鎖鏈的黑衣人用力一拽,吉克整個人被拽得倒在了地上。


緊跟著樹發弩箭嗖嗖嗖地射向了吉克,在這危急的關頭,吉克的渾身出現了一道黑色的煙霧,如同屏障一般包裹著吉克的身體,幾發弩箭射在了黑色的煙霧上,卻如同射在了河流中的一般,頓時失去了力道和速度,掉落在地上。

緊接著吉克抓著鎖鏈,用力一拉,借著拉力整個人躍起,身後早已蓄勢待發的霍斯特朝著拿弩箭的黑衣人撲了過去。

拿著黑色魔晶杖的黑衣人看到這一幕,迅速把法杖對準了霍斯特,吉克起身後快速的朝著拿魔晶杖的黑衣人奔去,但就在這時,他感覺到了身上纏著的鏈子越來越緊,剛跑幾步他便無法動彈。

霍斯特剛剛撲上去,他周圍的空氣中,卻冒起了陣陣氣泡,緊接著,一團黑色的水流出現,他整個人被包裹進去,如同水做的牢籠一般,霍斯特整個身子都被浸入其中,一時半會無法動彈。

整個局面似乎無法如吉克事先和霍斯特所商量的一般,兩人都被困住了,而拿著劍的黑衣人此時已經舉起了手中的長劍,四名黑衣人團團把吉克圍住,似乎打算馬上就要解決他。

但吉克卻毫無懼意,反而微笑著回過頭,看了一眼漢尼斯,「小子,你不是打算來救我們的么?」

「沒辦法呢,只能用那一招了。」吉克閉上了眼,渾身上下散發出了黑色的煙霧,周圍的四名黑衣人警覺的看著吉克,不敢有一點大意。

然而就在一瞬之間,拿著劍的黑衣人似乎覺察到了什麼,「快點躲開……」

在拿著劍的黑衣人話還沒說完之際,吉克身上的黑色煙霧開始朝著四周旋轉起來,形成了一股強大的氣流,這招數吉克曾經在和蘭特交手的時候用過,但失敗了。

黑色的煙霧瞬間便把吞沒了四名黑衣人的身影,彷彿有生命般的煙霧在空氣中肆意的改變著形態,如同長著眼睛一般,準確的把四名黑衣人包裹在其中。

吉克身上的鎖鏈也斷開了,他緩緩舉著拳頭,「老頭兒,你可要躲好哦。」在說完后,黑色的煙霧頓時化作了一股股濃密而細小的氣流,在四周的空氣中肆虐著。

被困在魔法牢籠里的霍斯特也在這一陣肆虐中得以解脫,他迅速回到了漢尼斯的身前,為他擋下了在空氣中肆虐的黑色氣流。

以吉克為中心的四周一點點被黑色氣流吞噬,被碰過的東西也一點點被割的碎裂,最後直至變為粉末。

地面上一片焦黑,眼前的幾個黑衣人已經倒下了,吉克看了一眼后,坐到了地上,他快要累得趴下了,但眼下他似乎還無法輕鬆,因為眼前的場地上,還站著一名黑衣人。

那名拿著劍的黑衣人,他的衣服雖然被割出了道道痕迹,但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他雙眼冷冷地看著吉克,而後俯下身子,快速的沖了過來。

天邊露出了一絲光芒,太陽開始升起來了,吉克被黑衣人劍上反射的陽光刺得有些睜不開眼,但黑衣人已經來到了自己的身前,吉克想要用手擋開已經斜劈上來的劍,但他還是頓時躲開了。

黑衣人的劍鋒上,附著一層黑色,是勁氣,吉克可不敢硬接,如果剛剛吉克用手去擋,可能自己的手指頭已經被削掉。

反應過來的吉克對準黑衣人的臉部一拳打了過去,拳頭打在了黑衣人的臉上,然後吉克卻驚訝了,眼前的黑衣人紋絲不動,而後吉克才知道,黑衣人在被吉克打到之前便已經運動勁氣,擋在了吉克出拳的位置。

吉克收回拳頭,才看到黑衣人臉前,有一層黑色的勁氣,剛剛吉克便是打在了勁氣上,眼前的對手十分厲害,在武藝者里,至少已經達到了四段以上。

黑衣人再次朝吉克攻了過來,揮出的劍準確的砍向了吉克的要害部位,吉克知道上面附著勁氣,只能不斷的閃躲,黑衣人的動作十分靈活,絲毫沒有拖泥帶水,一劍劍攻向了吉克。

吉克只能躲閃著,而黑衣人似乎沒有想要停手了意思,纏繞著勁氣的劍時刻不停的攻擊著吉克,似乎不想給吉克任何還手的機會。

剛剛使用過那樣招數的吉克一時半會似乎無法再運用黑色的霧氣,而黑衣人似乎就是看準了這一點,吉克被逼得一步步只能往後退。

而就在這時,吉克在躲過攔腰橫劈過來的一劍時,習慣性的想要王后逃開,想要躲開下一輪的攻擊,然後他失誤了,本以為黑衣人會接著斜挑的,但對方卻突然收回了劍,直直的刺向了吉克。

黑衣人帶著勁氣的劍威力十分強大,速度極快,吉克即使奮力的想要閃開,但還是晚了,長劍貫穿了吉克的左肩胛骨,巨大的衝擊力讓他的骨架似乎都要散架了。


而黑衣人似乎沒有想要住手的樣子,他把吉克整個人挑了起來,然後重重地甩到了地上,而後舉起劍,對準了吉克的胸口就猛刺下去。

然而讓黑衣人沒有想到的是,吉克竟然迅速起身左手錯開了他的劍,而後右拳狠狠地砸在了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朝後摔了出去,跌在了地上,而後他馬上起身,用劍支撐著身體,一隻手捂著胸口,似乎是受傷的樣子。

吉克站了起來,被刺中的地方已經開始恢復了,吉克甩甩手,看著黑衣人,「來吧,第二回合。」 太陽從天邊升起,整片天空紅丹丹的,彷彿一塊光焰奪目的瑪瑙盤,緩緩地向上移動。紅日周圍,霞光盡染無餘,雲朵輕舒漫卷。

吉克望著眼前拿著劍半蹲在地上的黑衣人,早晨清涼的微風拂過,吉克身上感覺到了絲絲涼意,他並沒有馬上攻過去,眼前的黑衣人雖然被他打中一拳,但看起來並沒有大礙。

黑衣人站了起來,把劍收回了腰間,眼中所透露出來的敵意也消失了。

「怎麼了?不打了么?」吉克看到對方並沒有敵意,也跟著放鬆下來。

黑衣人目光中透著一股嘲弄的意味,他轉過了身,一副想要離開的樣子,吉克一頭霧水,眼前的人分明是要來殺自己的,卻停手了,而眼前這名黑衣人的實力深不見底,如果繼續打下去,吉克也不能保證可以打敗對手。

而後黑衣人把手伸入懷中,掏出了一個經營透亮的水晶球,黑衣人把水晶球放在了手心中,對著吉克。

水晶球發出了陣陣柔和的白光,四周泛起了陣陣的白光漣漪,在水晶球里,出現了一團黑色的東西,「吉克,你還真是學不乖。」

一個男聲響起,然而在聲音響起之際,吉克臉上卻突然顯得悲傷起來,卻又帶著點遺憾的意味,這個聲音的主人吉克再熟悉不過了。

「哥哥,是你嗎?」


「你還記得我,哈哈哈,你還是老樣子,那麼天真,七年前我還以為你變了,唯有力量才是一切。」水晶球中的聲音顯得有些憤怒。

「好了,這次本來打算測試下你有沒有資格加入我們,結果你連幾個廢物刺客都無法解決,你就好好享受接下來的日子吧。」

吉克臉上神情激動,他快步跑向了水晶球,而就在這時,水晶球中,出現了一縷黑色的霧氣,吉克再熟悉不過了,這便是自己平時所使用的招數,但眼前出現的黑色霧氣和自己所發出的卻截然不同,其中透露著邪惡而又陰冷的意味。

黑色的煙霧頓時纏住了吉克,「啊……」吉克才剛剛碰到這陣煙霧便叫了起來,渾身如同置身在冰凍的雪原上一般,而吉克身上,臉上也被這股黑色的霧氣一點點啃噬著。

吉克腦子裡一片空白,兒時的記憶中,吉克只記自己醒來就和哥哥在巴魯漁村了,而後自己和哥哥就一直生活在小漁村,起初自己的哥哥對自己很好,但過了一段時間后,自己的哥哥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變得凶暴無比,很多村裡的人都被他傷害過。

「吉克,總有一天你會看到地獄,唯有力量才是一切。」哥哥在十九年前丟下這句話,在一個風雪交加的雪夜裡離開了吉克。

吉克的身體中,開始滲出了一縷縷黑色煙霧,想要對抗從水晶球里出現的黑色煙霧,然後在吉克身上出現的黑色煙霧在碰到水晶球里的黑色煙霧時,頓時被吸收,吉克全身上下被包裹得嚴嚴實實。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