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這些匈奴人,就交給隴西軍來處理吧!!!」

「喏!!!」

眾人應和一聲,隨後便緊隨公子扶蘇的腳步,朝着狄道城的方向進發。

另一邊,重新退回趙城的冒頓,臉上陰晴不定。

這一輪的箭羽來到太過突然。

而且,他可以肯定,射箭之人絕對不是蒙羽他們,而是另有其人。

這些人是誰?

是隴西軍還是另有其人???

想到此處,冒頓對於隴西郡內接應之人,難免起了疑心。

「這群可惡的大秦人,果然不可信!!!」

冒頓眼神晦澀,低聲說道。

就在他心中猜忌的時候。

蒙羽一行人,已經遠遁而去,不見蹤影。

從趙城衝出來后,蒙羽便帶着眾人一路向北。

「家主,咱們現在真的要去匈奴的領地嗎???」

策馬在蒙羽身旁的元蘇忍不住的再次問道。

算上這次,這已經是他第五次問相同的問題了。

對此,蒙羽無奈的說道:

「是的,咱們現在就是要去匈奴的領地!!!」

「他們這幫狼崽子能夠來咱們大秦境內胡作非為。」

「我們為什麼不能去他們哪裏給他們搗亂添堵???」

聽到蒙羽的回答后,后側的毒叔突然問道:

「小子,人家匈奴可是來了兩千多人。」

「咱們這一百號人去人家領地,是不是有點太瞧不起人家了。」

「再說了,你想給人家搗亂添堵。」

「但咱們這些人的糧草補給又該如何解決???」

面對毒叔的提問,蒙羽淡定的回答道:

「毒叔,補給問題不用擔心。」

「咱們身上雖然沒帶多少糧草。」

「但是匈奴人哪裏有啊!!!」

「到時候,缺補給了,搶他們的就行了!」

說道此處,蒙羽突然提高聲音,對眾人叮囑道:

「所有人都聽好了!」

「進入匈奴領地后,咱們這群人就是一夥山賊、土匪。」

「對方人多,咱們就跑。」

「人少,咱們就上!!」

「有機會,就搶!」

「搶到了拿不走的,就全都燒了!!!」

「匈奴人敢來我大秦境內搗亂。」

「那咱們也去他們那邊逛逛。」

「讓他們好好見識見識,咱們秦人的厲害!!」

蒙羽的話音剛落,暗羽衛便齊聲喝道:

「喏!」 晚上七點,春和館。

唐禾拎着小皮包,款款來到唐靖元發給她的那間包廂前,推門進屋。

放眼望去,偌大的包廂里空無一人,本該出現的人一個也沒到。

唐禾抬手看了眼時間,也沒多在意,進了包廂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便拿出手機刷小視頻。

雖然今天中午那一餐吃的並不如預期中的那麼愉快,但唐禾還是給了唐靖元面子,晚上的這一餐她來了。

只是,在包廂里干坐着等了二十多分鐘,始終不見有人來,饒是再好脾氣的人也跟着不耐煩起來。

唐禾拿着手機給唐靖元去了個電話,問他在那兒了。

電話里的唐靖元只說自己堵車,還在路上,大概十分鐘就到。

掛斷電話后,唐禾招呼了服務員進來,點了一杯飲料。

唐禾平日裏也沒少和厲硯南一塊來春和館,只不過最近這段時間他們吵架了,所以來的次數也減少了許多。

這家店的老闆和唐禾也甚是熟絡,聽說唐禾來了就在天字型大小包廂里后,立刻差人送了一份新鮮的果盤,上頭還大都是唐禾愛吃的水果。

約莫過了十分鐘左右,包廂門被人從屋外推開來。

背對着的大門正在吃草莓的唐禾還以為唐靖元他們來了,頭也沒抬的說了一聲:「來了。」

來人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徑直走到她身旁,拉開椅子坐下。

一套動作下來,行雲流水。

等唐禾回過神的時候,厲硯南已經坐在自己身旁了。

女人詫異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自己身旁的人居然會是他。

「你怎麼會在這兒?!」

恰好話音剛落時,包廂門傳來一陣敲門聲,隨即服務員們魚貫而入送上菜肴,並且服務周到的一一為他們報上了菜名。

待所有服務員全都退出包廂以後,偌大的包廂里再度恢復了安靜。

厲硯南難得穿着休閑裝,一臉閑適的坐在她身旁,伸手拿起筷子,夾了一筷子她喜歡的糖醋肉放進她的碗裏。

「全都是你喜歡的。」

唐禾眨眨眼,看了看身旁的男人,又看了眼碗裏的那塊糖醋肉,莫名覺得喉嚨一緊。

明明是最喜歡的菜可這一瞬間不知道怎麼回事,覺得格外的沒食慾。

她撂下手裏的草莓,美眸輕掃過身側的男人,語氣輕挑:「厲先生,難得啊,居然會在這兒碰見您這大忙人。」

「我故意的。」厲硯南又夾了面前一隻大蝦,套上手套徑直剝起來。

唐禾楞了一下,還以為自己聽覺出現了幻覺:「什麼?」

男人動作斯文,修長的指節快速的將一隻大蝦去殼又沾了沾醬料,放進她的碗裏。

「唐靖元給你安排了相親,被我截胡了,這會兒你的相親對象應該在另外一間包廂里苦苦等候。」

唐禾重重抿了下唇,心裏煩躁了一瞬,看着碗裏剝好的那隻蝦,拿起筷子夾進嘴裏。

「所以,我爸要給我相親,你跑來湊什麼熱鬧?」

唐禾雖沒有看她,可這心裏頭還是十分不爽。

這男人撂了自己快一個禮拜,他明明知道那天自己肯定是聽見他和薛助理的話了,偏他就像個沒事人一樣對自己不聞不問。

結果現在不知道從哪裏打聽來的消息,說是自己要相親,他就跑來截胡了。

「我不準。」厲硯南語氣霸道的說出這三個字,絲毫不在意女人臉上露出的那一抹涼薄的笑。

唐禾笑了,她直起身子後背輕輕靠向椅背,雙手環胸,長腿交疊。

「不準?你有什麼資格不準?就算我今天真是來相親的,又或者我今天是要和誰立刻馬上就結婚了,跟你也沒有半毛錢關係,厲先生!」

她刻意加重了『厲先生』三個字,擺明了就是故意和他疏遠關係。

厲硯南依舊不急不躁的剝著蝦。

一大盤蝦,撥完后盡數又都進了她的碗裏。

眼瞧著差不多,男人脫下手套,一派鎮定的回頭:「那就和我結婚。」 李翠萍聽到陳明的解釋,站在那裏愣了一下,雙眼泛紅,自動走了回來,坐下,說道:「陳教官,對不起,剛才是我失態了。」

「沒事,我不介意,畢竟,我是在跟你談這個問題。」

說完,陳明拉開椅子坐下,抿了抿嘴,說道:「亞東現在對你有敵對情緒,而且,他在生活中也沒有遇到特別需要花錢的大事。現在的唐亞東並不知道錢有多重要,所以,咱們不能用錢來衡量他的生活。」

其實,陳明心裏明白,李翠萍的世界觀有問題,她把錢看得太重,但是,這其實也可以理解,畢竟,她的人生路很坎坷,陳明試着改了改自己的說話方式,在隨後的半個多小時時間裏,陳明和李翠萍認真的溝通和交流,最終,終於說服了李翠萍。

李翠萍點點頭,說道:「嗯,好吧,我會考慮你說的話,謝謝你幫我照顧亞東。」

晚上,回到四合院兒,陳明發現羅小北也在,羅小北在屋子裏繪聲繪色的跟唐建康和鍾瑋講今天陳明離開之後發生的事情。

「我跟你們說,今天在公司,明哥離開之後,公司的員工一個個都很是驚訝,不敢相信明哥竟然只用了幾分鐘時間就解決了這次的問題,我跟他們說明哥現在是計算機大師歐陽劍川的關門弟子,你們猜他們當時什麼表情?」

「嘿嘿,他們一個個張大嘴,嘴裏足夠塞得下一整個雞蛋!」

陳明停好電瓶車,本想進屋,聽見羅小北這麼說,忽的想起昨晚葉文來找自己的事情,陳明急忙掏出手機,撥通了葉文的電話。

「喂,小師弟,有什麼事嗎?」

電話那邊傳來葉文平淡的聲音,這反倒讓陳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委婉的問道:「師哥,公司的事情解決了,你昨天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哦,我本來是想問你一個關於技術的問題。不過,後來回來一想,我就想明白了,通了,我會了,現在已經沒事了。」

「這樣啊?」

「嗯。」

「那好吧,我先掛了。」

掛掉電話,陳明總覺得葉文是在騙自己,黃成大師可是國內計算機行業圈首屈一指的人物,葉文是他的關門弟子,悟性也高,怎麼會有想不通的技術難題。

難道,他是故意不告訴自己?

想到這裏,陳明一笑,覺得自己很無聊,既然別人不願意說,那自己又何必多問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