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物流方面,雨墨集團做得就挺好的。聽說,這主要是和錢家展開了深度合作的結果。」

不得不說,柳江城作為一個商人,眼神還是很銳利的。

對市場也有很深的了解。

而且對雨墨集團的分析,也很透徹。看出了很多關鍵的問題。

當然,看出來是一回事,能不能解決,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們柳家,能對雨墨集團提供多大的幫助?」陳墨乾淨利落的問道。

「這要看賢侄你的靈液有多少了。」柳江城笑道。

這就開始叫賢侄了。

這個老狐狸。

不過,陳墨也沒有跟柳江城勾心鬥角打馬虎眼,直接道:「一瓶靈液。」

柳江城問道:「多大一瓶?」

陳墨道:「柳思思之前帶回去多大瓶,就是多大瓶。當然,那種瓶子你們提供。」

柳思思用來裝靈液的瓶子,是特殊材料製作的,裡頭的空間很大,就跟小說里的空間戒指似的,能裝上百斤靈液。

張凝雪也有這樣的瓶子。

至於其中的原理,陳墨暫時還搞不懂。

反正就是能裝很多靈液就對了。

柳江城笑容燦爛,連忙道:「我們柳家,是做建築起家的,有專業的建築團隊。別的不說,就說造房子,整個臨江,沒人比我們柳家建得更好,建得更快。我能幫助雨墨集團,快速擴充商鋪。」

「就這?」陳墨皺了皺眉,「你造得再快,能快多少? 鮮妻抗議:餓狼請節制 一天能建造一棟嗎?不可能吧?要真造成了,我還擔心安全隱患呢!」

「我們的建築隊遠比其他人要專業,只要有地皮,一個月之內,你要建多少有多少。」柳江城說道。

「聽起來是挺牛批的。」陳墨頓了頓,還是打消了跟柳江城掰扯的想法,而是直接道:「具體的事宜,你跟明雨卿談吧!只要她滿意就行。至於靈液,等事情談成了,我就給你。另外,如果明雨卿需要的太多,那靈液的數量,我們還可以商量。」

陳墨後面那句話的意思很明顯了。

柳江城滿臉的激動,忙不迭的點頭道:「你放心,我會竭盡全力,傾盡柳家的資源,去幫助雨墨集團的。從今天起,我柳家和雨墨集團就是戰略級合作夥伴了。」

陳墨想了想,又問道:「天殘門那邊,你能聯繫到嗎?」

柳江城搖了搖頭,「天殘門那邊,是沈家在聯繫。我倒是也認識一個長,但那位長老已經死在了天山。」

「我記得,你柳家好像是跟郭氏集團合作的吧?」陳墨又忽然想到了這個,「雨墨集團和郭氏集團是競爭對手,你柳家今後要怎麼對待郭氏集團啊?」

「柳家和郭氏集團的合作並不密切,哪裡有和雨墨集團的合作重要。」柳江城義正言辭的說道:「我倒是覺得,那郭氏集團的誠意不太夠,可能要考慮切斷跟他們的生意合作。」

「半瓶靈液,你們柳家徹底給郭氏集團斬斷關係。」陳墨開出了價碼。

「成交。」柳江城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又趕忙問了一句,「半瓶靈液,用得還是我家的瓶子嗎?」

「是你家的瓶子。」陳墨笑著點頭。

難不成用礦泉水瓶裝靈液咩!

再說,咱也不是那麼小氣的人吶! 明雨卿剛剛和衛龍談完了生意上的合作,就被陳墨叫去和柳江城談話了。

兩人的談話非常的融洽。

農門丑婦 談的項目也非常的多。

一旁的陳墨完全聽不懂,索性和柳思思找了個卡座,吃蛋糕喝咖啡。

等到明雨卿和柳江城兩人談話完畢,陳墨和柳思思才過去。

柳江城拉過陳墨,低聲說道:「明小姐開得那些條件,你總計得給我兩瓶靈液。」

「我問問她再說。」

陳墨找了明雨卿,問道:「談的怎麼樣?」

明雨卿看了陳墨一眼,說道:「他開得條件非常豐厚,能提供雨墨集團的也非常多,完全彌補了雨墨集團當前的不足。」

陳墨又問:「那他的那些條件,值多少錢?」

明雨卿沉吟了一會兒,說道:「這些東西,花錢也很難買到。畢竟那是柳家的底蘊,是他們積蓄已久的人脈和資源。我說一下他提供的這些資源和人脈,能讓我們賺取多少利益吧!」

「十年內,雨墨集團的估值,至少可以翻五十倍以上。」

陳墨知道雨墨集團的估值。

現在是五百億左右。

翻十倍的話,是五千億。

翻五十倍的話,是兩萬五千億。

兩萬五千億,足以比肩小馬哥的企鵝市值了啊!

當然,跟世界頂級企業比起來,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而這,只需要兩瓶靈液,就能夠換來。

陳墨立即回到了柳江城那邊,讓他把裝靈液的瓶子拿過來。

「回頭我讓思思和你聯繫。」柳江城說道。

「好。」陳墨點點頭,然後帶著明雨卿離開了卡座。

……

「你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能讓四大家族之一的柳家,也給雨墨集團伸了橄欖枝。」明雨卿很是好奇的道。

和錢家的合作,是因為陳墨救了錢家的老爺子。

所以人家才不求回報的幫助雨墨集團。

那這四大家族之一的柳家又是怎麼回事?

怎麼會將如此巨大的利益,讓給雨墨集團,並且幫助雨墨集團走上發展得「高速路」?

難不成,陳墨也救了柳家的什麼人?

「靈液。」陳墨說出了兩個字。

「就是你們在天山裝回來的,被靈石常年浸泡的泉水?」明雨卿愕然道。

「沒錯。」陳墨點點頭。

「你答應給柳家多少?」明雨卿問道。

「大概兩三百斤吧!」陳墨說道。

靈液這種東西,當初從天山裡運回來不少。

不過武芸沒要多少。

她嫌棄那些靈液里蘊含的靈氣太少。

畢竟,她分到了最多的靈石。

這靈液對她來說,就顯得有些雞肋了。

張凝雪倒沒有嫌棄。

她分的靈石少,能多收一點靈液,樂意至極。

那些靈液,大部分,都被張凝雪用來培養安全部門的武者了。

陳墨和武芸當然也拿了一些。

現在,這些靈液,正好派上用場。

「這靈液竟然如此值錢。我那塊靈石,能弄多少靈液啊!」明雨卿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你那塊靈石留著修鍊。」陳墨說道。

錢固然重要,但靈石的價值,可是要比金錢要高的。

陳墨可捨不得拿靈石出來變賣。

靈液倒是沒什麼所謂。

反正這玩意兒從天山上運回來不少。

而且一顆靈石,磨成粉末,可以弄上千斤的靈液。

「既然這些東西價值這麼高,那倒是不能輕易變賣了。」明雨卿點點頭,贊同了陳墨的說法。武芸給的那塊靈石,就留著修鍊吧!

晚會圓滿結束。

明雨卿是不是收穫最大的,不好說。

但對於雨墨集團來說,絕對是有大好處的。

無論是和衛龍的合作,還是和柳家的合作,都很好的彌補了雨墨集團的不足。

特別是柳家,他們給予的幫助實在太大,想要一下子消化,基本不可能。

企業的高速發展,也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不可能一步登天。

至於在晚會上見到的那個肥頭大耳中年人,明雨卿直接就拒絕了對方的會面。

她要的,都在衛龍和柳家那裡得到了,見那個色眯眯的油膩中年男幹嘛?

眾人結束了晚會,回到了家裡。

梧桐水仙等人,當然是回到了隔壁的別墅。

簡詩琳也開車回去了。

剩餘的人,該洗澡的洗澡,該休息的休息。

畢竟,時間也不早了。

明雨卿主動進了陳墨的房間,臉上精緻的妝容,身上華麗的禮服,讓她看起來嬌艷無比。

「今天你幫了我這麼多,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我都滿足你。」明雨卿朝陳墨眨了眨眼睛。

原本是想給他拋個媚眼,但拋得很生硬。

沒辦法,搔首弄姿的事情,她就沒做過。

「什麼要求都可以?」陳墨雙眼放光道。

「什麼要求都可以。」明雨卿點頭。她還算了解陳墨,這廝又沒有什麼怪癖,不會做出那種把她吊起來,皮鞭蠟燭伺候的事情。

頂多,就是讓她叫幾句「好哥哥」罷了。

今天陳墨給她帶來了如此巨大的資源,別說叫他兩句「好哥哥」,叫他「爸爸」都行。

「等我一下。」陳墨轉身進了裡屋,好一會兒才出來。

而他的手裡,提著一大袋衣物。

明雨卿上前一看,竟然是各種各樣的職業制服,以及配套的貼身衣物和鞋子帽子等小玩意。

摸了摸衣服的材質,還很不錯,想必價錢也不便宜,不是某寶上的那些爆款便宜貨。

明雨卿得出一個結論:陳墨這廝還是有怪癖的。

不過,既然都說什麼要求都答應他了,明雨卿也自然會履行諾言。

「先穿哪套?」明雨卿一邊整理著陳墨那些職業套裝,一邊問道。

「算上你身上的禮服,還有這六套吧!」

陳墨選了六套。分別是:護士裝、OL麗人裝、空姐裝、女僕裝、水手服以及一套性感比基尼。

明雨卿一一看了看,然後點頭道:「沒問題。」

「嘿嘿。」

陳墨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緩緩朝妝容精緻,依舊穿著晚會禮服,打扮得漂漂亮亮,清麗脫俗的明雨卿走去。

……

「陳大哥,這是空間瓶子。」

在一家咖啡店裡,柳思思將兩個黑色的瓶子推到了陳墨面前。

「這瓶子是什麼材質做得,怎麼能裝這麼多東西?」陳墨拿起瓶子,仔細查看,但並沒有看出有什麼特殊之處。

唯一不同的,就是瓶子里深不見底,感覺有種黑洞的幽深感覺。 「我也不知道這瓶子是什麼材質的。」柳思思搖搖頭,說道:「我只知道,這些材質很罕見,製造一個這樣的瓶子,很不容易。我們家裡,總共也就兩個。」

陳墨研究了半天,還是沒能夠看出來什麼。

索性就此作罷。

「瓶子我帶回去,明天就給你裝滿靈液。」

「謝謝陳大哥。」柳思思俏生生道。

她今天已經卸去了濃妝,換回了休閑裝。

天藍色的牛仔褲和白色的長袖衫,外面還套著件運動外套,看起來非常的青春活潑,和昨晚相比,就又是另外一種風情了。

這一聲聲的「陳大哥」,叫得陳墨心裡十分的舒坦。

「好了,那我就先走了。」陳墨收起了兩個瓶子,對柳思思說道。

「陳大哥,我想請你吃個飯,你現在有時間嗎?」柳思思站起身道。

「有。」陳墨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中午了,也到了該吃飯的時候,所以也沒有拒絕柳思思,而是道:「不過,哪有女人請男人吃飯的,還是我請你吧!」

「好。」柳思思笑著點頭。

兩人離開了咖啡店,來到了一家小飯館。

因為雙方都是武者,所以點的菜也比較多。

兩人一邊吃,一邊閑聊。

其實也沒聊什麼私密的事情,就是聊聊家常,以及身邊發生的事情。

當然,不能說的事情,陳墨一樣都沒說。

反倒是柳思思說了很多自己家族的事。

陳墨也從中了解到了有關於四大家族之間的巧妙關係。

一頓飯吃完,柳思思有些戀戀不捨的道:「陳大哥,那我就先走了。明天這個時候,我們還在咖啡店見面。」

「嗯。」陳墨點點頭。

老實說,跟美女吃飯,無論是心情還是胃口,都有很大的提升。

陳墨還是挺樂意和柳思思吃飯的。

兩人分別之後,陳墨便去了安全部門。

從天山運回來的靈液有很多,而且安全部門自有一套保存靈液的辦法,可以讓靈液不那麼容易揮發潰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