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想要進入天空之城最少也得是通天境的實力,上星空戰場好像最少是神級,」皇子羽有點不確定的說道,

「以實力為標準,這麼說越級挑戰也算其中了,」樂天問道,

「應該是,我記得我爹和我說過,十七年前,一個來自四大家族的年輕人力壓同輩之人,就算是我的叔叔他們都被此人鎮壓,當除他只有天啟境的實力就輕鬆擊敗我叔叔等人踏上了天空之城,但是后來,不知發生什麼事情他又回來了,而且聽說好像是被人追殺,」


「追殺,被誰追殺,」樂天一聽這話就知道皇子羽口中的人是自己的父親,聽說自己的父親被人追殺,樂天頓時就急了,一股無名火湧上心頭, 「你急什麼啊,我也不知道,只是聽說而已,」皇子羽不解的問道,


「沒事,激動了,」樂天平復下心情,想到,當初楚夢楊的實力能夠力壓神魔大陸,成為當之無愧的第一人,那能夠追殺他的人自然也一定不會是什麼小勢力,這種事情,還得自己去天空之城的時候細細打探一番,

「追殺我爹,這個仇,我來報,」樂天心中暗暗攥緊了拳頭,

樂天想著,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凌九天,皇子羽,秦澤,文城等人都相續在後,慢慢地,只有連皇子羽都追不上樂天的腳步了,只有凌九天還能跟隨在樂天身邊不被甩開,

十圈,十一圈,十二圈,十三圈……

當樂天不知道跑了多少圈的時候,後面有人大喊,

「噗通,轟,」人和金木一齊摔倒在地,

「終於跑完了,」有人一頭栽在地上,上氣不接下氣,臉色煞白不見血氣,

樂天渾身也被汗水打濕,但是樂天卻不曾停下,既然有人跟著跑,身後的人也不甘落後,也都跟著一起,

但是,跟在樂天身後的人越來越少,最後,樂天也支撐不住,倒了下來,

「嘭,」樂天向後仰去,看到身後一人沒有,連凌九天都向他豎起了大拇指,

「呼呼,好開心,」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真是變態,足足跑了四十八圈,」有人為樂天數著,而且這四十多圈只多不少,

「老大就是老大,「孫離看著樂天說道,

「好樣的兄弟,」任自行朝著樂天的方向大叫,

墨羽寒,楚笑天面無表情的看著樂天,心裡有點打擊,雷聖看著樂天只是笑笑,並未說話,

「快看那邊,」這時,有人大叫,

只見九位美女和冰夏在修鍊場中的叢林中展開了大戰,火靈兒,蘭嵐身上都有被長槍劃出的痕迹,

「唰,」冰夏向一顆樹上射了一槍,一到白光打來,一下子鑽到了水中,

冰夏一招手收回了長槍,長槍變幻,一下子變得很長深入水中,一身白衣的沐仙兒被長槍挑了出來,

長槍插在沐仙兒的束腰上,渾身被水打濕,身上凹凸顯現,備感誘惑,

沐仙兒發現那群男生盯著這裡看,一掌拍在水面激起一到波浪,轉身逃走,

「真誘惑啊,」

「身材好,模樣好,」

「總之就是好,」


「啊,」一位身穿綠衣的女子被冰夏在樹上隱藏,冰夏一下子飛到樹上,將此人拎在了手上,第一位出局的,

緊接著,第二位,杜樂兒,第三位,洛依依,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第七位,第八位,但是就是不見第九位,那就是晴,

「有點意思,」冰夏手中的長槍掄動,在尋找晴的身影,

附近,男生們聚集在一起,盯著對面的八名美女看個不停,有的身上的衣衫不滑破,露出了白嫩的肌膚,有的衣衫浸水,緊貼身軀,有的束起的長發被打亂,更顯迷人,這些一個個的公子哥,雖說見過的美女不在少數,但是質量上和這些卻真是不能比啊,

「轟,」冰夏後方的一顆數木被重力擊打,上方的樹葉紛紛落下,一股輕風吹來,樹葉順著輕風飛了出去,

「噹噹當,」柔嫩的樹葉居然飛出去釘在了其他的樹上,這些樹葉被元氣包裹,堪稱利器,

冰夏手中長槍掄動,旋起了一到風牆,將飛來的樹葉紛紛擋在了牆外,冰夏手中的長槍飛舞,射出一道又一到風刃,

「轟,」冰夏手中的長槍將樹葉紛飛的樹木洞穿,樹木炸裂,木屑四濺,

晴躲在樹后,朝後退去,冰夏手中長槍飛出,追擊晴的身影,長槍鎖定了晴,一下子將晴的長衣釘在了木樁上,晴將衣衫撕開,果斷逃走,

冰夏來到小山腳下,上面巨石滾落,晴發起了攻擊,

冰夏的身影飄飄而起,如同仙女一般,飛來的巨石沒有一顆砸到了冰夏,冰夏再次將長槍扔出,一道白綢從巨石后飛出,將長槍拖住,隨後晴將長槍綁在了一塊巨石上,任憑冰夏怎麼召喚,長槍都無法擺脫束縛,

晴果斷出擊,如同仙子下凡一般,飄飄而來,轉眼間,晴已經來到了冰夏的身後,兩人展開了一場近身的肉博,

晴揮動秀拳朝冰夏打過去,冰夏兩根手指掐著晴的手腕,繞著晴的手臂轉了一圈,將晴別在身後,晴雙腿一瞪,騰空躍起,將冰夏甩了出去,冰夏手掌一揮,一道風刃從手中甩出,風刃速度極快,晴急忙閃躲,但還是划傷了臉龐,

「嘶,」

「好疼啊,」

一道血痕出現在晴的臉上,男生們忍不住的呲牙咧嘴,這感覺比打在自己身上還難受啊,

雖然臉上受傷,但是晴卻依然不為所動,

」風之束縛,」

冰夏雙手一揮,無盡的法則之力化成的青絲將晴纏繞,晴微微欲動,

「舞動九天,」晴的身上氣勢暴漲,將束縛的風絲綳斷,

晴在空中起舞,手臂揮動,每動一下,身上的氣勢就增長一分,

「太慢了,」冰夏微笑,

晴只是舞動了四下,身上的氣勢就已經很強了,

「舞動九天,」

「是不是需要九次的加持啊,」

有人在一旁討論道,

六次舞動,冰夏出手,

一道發青的風刃在冰夏頭頂盤旋,

「次元風刃,」冰夏大喝一聲,風刃一甩而出,風刃出動那一刻,附近的空間都變得有些扭曲,

晴被迫中止舞動,將全身的力量融入到了右拳之中,

兩者對擊的那一刻,在場的人都揪起了心,

「轟,」風刃的前段和晴的拳頭對在了一起,風刃炸周圍的樹木的紛飛,山體炸裂,巨石滾動,

很快,晴落入了下風,風刃太強,晴由主動進攻轉為了被迫防守,右拳化掌抓住了風刃,在冰夏的控制下,晴一股大力甩出,生生的改變了風刃的進攻方向,

「嘭,」的一聲,風刃將遠處的一段山峰削落,在樹林之中炸開,參天大樹轟然倒下,灰塵百丈,


「咳咳咳,」晴硬接這一招,已經超出了自身的能力範圍之內,內臟有些輕微的受損,

「嗚嗚,好樣的,」

「漂亮,」

雖然晴落敗,但是天啟境和通天境本來就是兩個等級,晴能做到這一步,不丟人,

晴臉上的面紗依然在抵擋,容顏未見不知道是喜是憂,

「不錯,」冰夏點了點頭,露出了讚賞的語氣,

「現在就累了么,」冰夏看著附近的男女們,

嗯,

眾人一齊點了點頭,特別是男生負重三萬斤跑了二十圈身上的靈氣幾乎都快乾了,女生也好不到哪去,被冰夏一頓暴打,現在抬手都沒力氣了,

「同學們,拜拜,」冰夏一揮手,身體浮空飄了起來,

冰夏飛到半空中,不知道從哪拿出一把東西,向下方一撒,這些東西上附著了風之力,飄蕩向整個修鍊場的四周,

「這是什麼,」樂天看著落在四周的不明物體,

「綠綠的,不知道,」有人答道,

「那是靈食,」冰夏朝著下方的眾人笑了笑,

「那給我們呀,怎麼扔掉了,」有人不滿,

「不是給你們吃的,」冰夏嘴上的笑容越來越盛,

「出來吧,小夥子們,」冰夏一招手,遠處的山峰微微震動,從中一分為二,

「嗷,」一聲沉悶的獸叫響起,

「什麼東西,」

這一聲獸響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嗷嗷嗷,」跟隨的是無數的獸叫響起,從分開的山體之中,一頭渾身長滿尖刺,嘴上頂著兩隻獠牙身長三四丈的綠野豪豬沖了出來,身後還跟隨著近百頭大小不一靈獸,而且實力大都在天啟境左右,

「幹什麼啊,」有人大叫,

「現在,這個遊戲的名字叫「誰是困獸」,你們的任務就是從我扔的一百顆靈食中搶回至少五十顆,不管你們怎麼辦,只要少了一顆就不算完成,失敗的話就在裡面待三天,」冰夏笑了笑了,然回飛向遠處,

「忘了告訴你們,這的靈獸都是靈食喂大的,很厲害的,而且靈食

要是吃光的話,他們會吃人的,」冰夏的話語在空中回蕩,

「轟,」修鍊場四周的鎖鏈圍在了一起,發出重大聲響,一隻飛鳥想要飛出修鍊場,結果被鐵鏈上的白光彈了回來,

「這鎖鏈,原來是這麼用的啊,」有人驚嘆,看著面前的白頭巨獸心裡泛起了嘀咕,這究竟誰是圈養的啊,

「嗷,」一隻白豹在樂天面前一口吞掉了一顆綠色的靈食,

「愣著幹什麼,搶啊,」有人大叫,

白豹被大喝嚇了一跳,一溜煙跑沒影了,

「分散著找,保證人手一顆,不夠再說,」皇子羽說完,朝著附近的靈獸打去,順利的搶回了一顆靈食,

「這,」後面的男女苦不堪言,身體已經快精疲力盡了,還要面對著百頭靈獸,

「這個,不過分吧,」林健雄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冰夏的身後,兩人在半空中俯視地面交談,

「過分,一點也不,」冰夏道,

「這些靈獸不是分三次放出來的么,」林健雄疑問道,

「嗯,」冰夏搖了搖頭,

「這些人以往的修鍊都太過安逸,雖然實力不錯,但是卻缺少了一種血的洗禮,身體的潛力難以激發,只要玩不死他們,那就得往死里玩,」冰夏嘿嘿的說道,

「嗯,」林健雄沒有多說,豎起了大拇指,不是別的意思,女人,狠,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